美军早知日本细菌战 为独吞成果战后赦免731罪魁

狐狼001 收藏 0 185

2011年10月07日 09:23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吴波

核心提示:青木富贵子介绍,“美国早在战时就已经知道日本在从事细菌战的研究,只是出于独吞珍贵的细菌战研究资料和活体标本的目的而一直未敢公布。战后又对日本细菌战犯及其罪行进行包庇和隐匿,让最应受到严惩的战争罪人奇迹般地逃脱了战争审判。”


美军早知日本细菌战 为独吞成果战后赦免731罪魁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2010年12月8日B12版,作者:吴波,原题:《美国纵容日军从事细菌战》


近日,日本纪实作家青木富贵子撰写的《731——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该书作者以二战50多年后发现的石井四郎两本亲笔日记为线索,采访许多亲历的当事人,查阅了美国新公布的相关原始资料,内容真实严谨,层层解析,还原历史真实,将错综复杂的美国军方与日本军部的内部交易清晰地展示给读者,对我们解开日本细菌战战犯为何没有受到惩罚的谜团大有裨益,受到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的大力推荐。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进行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肆无忌惮地多次实施细菌战,无数中国人受到残害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在日本至今还有人百般抵赖,其理由之一就是远东军事审判中没有此类战犯受审判刑。该书披露大量细节:为了研制出所谓新式秘密武器——细菌武器,竟然将活人做实验品。该部队还在平民居住地以及战场上投放细菌弹,造成大量人群死亡。其手法之残忍,运用范围之广泛,比纳粹德国更甚。


石井四郎罪行笔记曝光


731部队是一支在二战中从事细菌战的臭名昭著的日本秘密部队。有相当数量的中国人、朝鲜人、俄罗斯人、美国人、英国人被731部队用作活体试验和解剖。该部队还在平民居住地以及战场上投放细菌弹,造成大量人群死亡。


《731——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的日本作者青木富贵子,通过大量原始资料揭露了731部队的罪行和秘密。“一个是自我标榜为民主自由楷模的美国,一个是自诩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殊死战斗,但战争刚结束就为了细菌武器迫不及待地秘密合作起来,而细菌武器则是为《日内瓦议定书》所明文禁止使用的化学和生物武器。731部队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从事细菌武器研制和使用的秘密部队,由石井四郎负责建立并指挥。”


该书的翻译凌凌说,青木富贵子为找这些日记费尽周折。“那是两本泛黄的A5开笔记本,1946年所记的笔记本封面上有其本人书写的名字‘石井四郎’。翻开一看,笔记是用铅笔书写的,是一种旧式汉字的独特草书,里面夹杂着难以解读的文字和数字。这是一本记述当日发生的事情和重要事项的记事本,即所谓的备忘录。细细读来,我的手也颤抖起来。石井四郎担心美军调查审讯,不想将它们放在自己家里。然而,1952年占领军撤出后,他完全可以取回这两本笔记本的,但他为什么还要把它寄放在别人家呢?我觉得石井四郎或许在希望他的日记经过一段岁月后哪一天能发表出来,将他生活的战后历程留传给后世吧。面对石井四郎留下的晦涩难懂的日记,我一次又一次地拿着放大镜反复阅读,苦苦思索。”


触目惊心的活体解剖


石井四郎于1932年和1933年之间,两度窜到中国东北,化名为东乡一大佐四处活动,并组建了731部队的前身——恶魔“东乡部队”。1936年,成为日本天皇批准的正规部队,总部设立在靠近哈尔滨的平房。在那里,石井四郎肆无忌惮地实施把细菌当作武器的恶魔设想。他还劝诱京都帝国大学等校一批医学部研究生来服役。日本陆军为石井部队毫不吝惜地投入了巨额经费。


石井四郎特地从其家乡附近征召村民来负责平房的工程建设,还在平房设施内特设牢房关押“丸太”,即细菌武器活体试验品,并由他二哥石井刚男带领家乡子弟兵组成特别班负责看守。石井四郎指挥日本军医惨无人道地对平民和俘虏进行活人细菌感染、解剖实验。


筱冢良雄,15岁就作为少年队成员被石井四郎征召到731部队服役。他曾讲述道,来平房后没多久了解到“丸太”的含义,凡是被日本宪兵逮捕的,无论是有间谍嫌疑的,抑或是无罪市民,一旦被打上“特别移送处理”的烙印,那就注定成为“丸太”了。这些人被集中到哈尔滨市内某些特定场所,如位于火车站附近的哈尔滨特务机关、宪兵队分部、宪兵队总部,以及那幢用石头围墙围起来的漂亮西式建筑物的地下室,即日本领事馆的地下室,由运送“丸太”的特殊车辆定期到上述场所接“货”。被看作是防疫实验材料的“丸太”则以1根、2根来计数,戴上手铐,腰上再拴两道绳索,5人或10人排成一串,被强行拉走。驾驶员说了句“领到丸太10根”,就把人强行带到平房,关进特设牢房内。特设牢房由3、4、5、6号楼四面围住,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入口处有一扇沉重的铁门紧锁着,人员不得自由出入。

据731部队军医少将川岛清说,每年被押进731部队本部监狱用作实验材料的有400至600人,每年因受实验而死去的至少有600人,最保守估算,6年(1939年至1945年)内至少有3000人丧生。731部队还有一条铁的纪律,就是“不许看、不许听、不许说”,所以该部队所做的伤天害理的事很少被揭露出来,就是在战后日本也是如此。战时,日军在我国布下了庞大的细菌战体制,人们统称为“石井机关”,从事所谓的防疫给水业务。石井机关由18个“师团防疫给水部”组成,加上派往北京、广东和新加坡的防疫给水部及其分部,以及该部队系统的总部——东京“防疫研究室”等,在各条战线前方从事细菌战。


细菌战犯与盟军高层的肮脏交易


青木富贵子介绍,“美国早在战时就已经知道日本在从事细菌战的研究,只是出于独吞珍贵的细菌战研究资料和活体标本的目的而一直未敢公布。战后又对日本细菌战犯及其罪行进行包庇和隐匿,让最应受到严惩的战争罪人奇迹般地逃脱了战争审判。我们可以从美国其后在朝鲜战争中使用细菌战,在越南战争中使用毒气的行径中便可一窥美国的险恶用心。”


●1939年,日本东京陆军军医学校的助理教授内藤良一在洛克非勒研究所访问时搜集了有关黄热病病毒的资料,并以3000美元收买该所职员盗取疫苗,从而引起了美国陆军参谋部二部的关注。


●1941年2月25日,菲律宾防卫司令官纳德少将截获了日军在华实施细菌战的消息。


●1942年4月11日,美国大使向美国国务卿报告中国外交部和保健部谴责日军于1940年10月27日于宁波使用鼠疫作战,并于1941年11月4日在常德故伎重施。


●1943年起,部分屯驻在“满洲”的日本部队被派往南洋地区作战,其中部分与细菌战相关的部队被美军俘获,泄露日军拥有细菌作战部队的事实。1943年发行的《细菌战的真实》手册,使美国确认日军有实施细菌战的能力。


●1944年5月,美军终于掌握了日军使用细菌战的决定性证据。在太平洋地区统和情报中心第8438号文件中,曾引用获自日军俘虏的细菌炸弹教育的手册两本,证实了日军制造及使用细菌武器的事实。


●1944年11月4日,美军在美国本土包括加利福尼亚、阿拉斯加、奥勒冈等西海岸地区陆续发现气球炸弹。美国怀疑日军利用气球炸弹散布病原体。同年12月在美军驻华司令部调查之后,更进一步发现了设在南京的多摩部队(即1644部队)进行的细菌战的事实。


●1945年以后,前苏联公布日军是用活体实验来获得数据后,美国迫切想独占日军细菌战资料,在战后立即派出了科学调查团前往日本调查日军生物战的实况。其后写成《桑德斯报告》。


●1947年1月24日,美国国防部联合参谋部发布了“WX95147”号训令指示美国驻日盟军司令官麦克阿瑟,要他获取并保守731部队的秘密。麦克阿瑟决定免除日本细菌战部队相关人员的战犯身份,以换取情报。因为美国意识到“日本的细菌战经验,对美国的细菌战研究计划和国家的安全保障具有重要价值,远比用它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罪更为重要”。于是,美日有关细菌战资料的交易达成,一批本应严惩的日本战犯逃脱惩罚,逍遥法外了。


细菌战犯石井四郎


石井四郎:日本军国主义时代的众多畸形产物之一,日本那个畸形时代的代言人。石井四郎于1892年6月25日出生在日本千叶县的一个大地主家庭,排行第四。年轻的石井四郎“古怪反常”、“行为乖僻”。1920年,他毕业于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后进入陆军军医学校。为了出人头地,他采取两项重大行动:一是迎娶京都帝国大学校长荒木寅三郎的千金,攀龙附凤;一是赴欧美旅行,以求今后青云直上。


破译“石井密码”


石井部队的战后情况彻底被湮没在不知有多少层的“深雾紧锁的黑暗”中?


青木富贵子说,“为了防止泄密,该部队使用过多种名称,先是叫东乡部队,接下来是加茂部队和石井部队,后又被称为关东军731部队。被送至该部队服役的村民,从15岁的少年到木匠、泥瓦匠、瓷砖工匠、司机、中餐店厨师等,形形色色,应有尽有,可以说是当地劳动力的总动员。毋庸赘述,贫穷佃农的次子和三儿子是最多的。据说人数多达一百几十人,他们领取比日本内地人多两三倍的工资,并把钱汇到自己老家。”


二战行将结束的那年夏天,前苏联红军席卷中国东北大地,在731部队服役的加茂村民们死里逃生,侥幸回到日本内地。自那以后,他们就三缄其口,一直在为石井四郎保守着“黑暗帝国”的秘密。石井四郎曾严命他们摧毁掉平房,“把731部队的秘密带进坟墓里”,而他们也遵从了石井四郎的命令,自匿其踪,过着隐居般的生活,有的人连养老金也不能领取,生活窘迫潦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