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姊妹花 正文 十三、骤然而至的枪声

陈正举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URL] 且说刘仁一看红菊跑掉,气得紫着小脸说,你叫我拿什么去救那两个弟兄!叫着,一枪结果被红菊捆绑的小匪,气急败坏地吼一声,回堂窑(回他们的老巢百丈崖)!他带人走几步,又回头对李京虎吼道,赶紧去打听一下,我们的两个弟兄怎么样了!如果他们遭遇不测,我们就去踏平田家峪! 李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


且说刘仁一看红菊跑掉,气得紫着小脸说,你叫我拿什么去救那两个弟兄!叫着,一枪结果被红菊捆绑的小匪,气急败坏地吼一声,回堂窑(回他们的老巢百丈崖)!他带人走几步,又回头对李京虎吼道,赶紧去打听一下,我们的两个弟兄怎么样了!如果他们遭遇不测,我们就去踏平田家峪!

李京虎哈巴狗一样,颠着屁股,跑到刘仁跟前说,大当家就是英明果断,田成奇、田红菊对我们不仁,我们就不能跟他们发善心,赶紧去田家峪灭了田成奇,活捉田红菊来,给您做压寨夫人。

李京虎入了匪伙,成了刘仁的眼线。上学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刘仁一有行动,他就得去见刘仁。

赵疤眼见李京虎不看火色,给刘仁火上浇油,就对李京虎喝道,还不赶快去打听,你瞎罗罗个啥!

刘仁为什么对两个被田成奇他们捉去的土匪那么在意,非要救出不可。因这两个土匪中有一个名叫陈鹏的。陈鹏曾冒死救过他的命,刘仁对他格外看好,委任他为第一分队队长。

五天后,李京虎弯拉着麻杆腰,气喘吁吁来到百丈崖,说,田成奇明天一早就放掉被他们捉去两个弟兄。他们将人送到三泉,要咱们派人去接。

这下,刘仁跌入五里雾中,田成奇葫芦到底卖的什么?

李京虎说,大当家的,田成奇对我们恨之入骨,现在怎么又生出了菩萨心肠?我看这里边一定有诈,是不是他设下陷阱,引我们上钩,一举敲掉我们?

刘仁说,是呀,小妈妈娘的,我们得多长一个心眼,可别让他们算计了。于是,便对赵疤眼说,二当家的,你带十个弟兄去接,其他弟兄随我和三当家的赵龙在后跟随,一旦他们算计我们,我们就一拥而上,敲掉他们。他们用那些大刀片子、破鸟枪,在家里凭借着围墙寨门,还能跟我们对付一阵子,要是出了村庄,狗屁不是,就成了地里的谷个子,由我们收拾。

李京虎眉眼里都迸溅出笑来说,对,大当家的厉害,什么都能一眼看透,这回可是收拾田家父女的绝好机会!

刘仁小眼眯缝一阵子,也咯咯笑了。

第二天一早,赵疤眼带领十名弟兄,出发去接陈鹏他们。

刘仁带其余匪徒悄然跟在赵疤眼他们身后,以防不测。

山里崎岖蜿蜒,拐弯多,小树林深草棵随处可见。刘仁的人马很容易隐蔽。他们隐蔽得连赵疤眼都未觉察。

赵疤眼带领十个弟兄,心有鹿撞地向田家峪走去,很快就走到交接陈鹏他们的三泉。

沂山脚下的留虎崮悬崖上有三个鸡蛋大的洞。从这三个洞内有泉水流出,经年不断,泉水很旺。人离老远就能看见那三个泉眼,喷珠吐玉,像盛开在悬崖上的三朵白菊花。泉水流到石下,形成一个很大的池塘。人们取名三泉。三泉纯净像一面镜子,山崮树木清清楚楚倒映在里边。翠鸟水鸭鸳鸯,成双捉对,在水上水中追逐嬉戏,动情啼鸣。这里也是人们解渴纳凉洗除灰垢的好去处。

赵疤眼一行走到三泉,见田成奇已带人抬着陈鹏他们等在那里。

陈鹏他们由于田成奇请医生给他们及时治疗,伤处已止疼消肿,只是还不能下地走路。

因不能行走,所以田成奇才带人送他们。如果他们能走,也就不用人来接,不用人来送了。

田成奇见到赵疤眼一行人,就喊,是刘仁的弟兄嘛?

赵疤眼四下瞅瞅,见只有田成奇红菊秋菊鎖柱七八个人来送陈鹏他们,就放心大胆地走向前,接过陈鹏他们,道一声,谢了!就急匆匆向回走。

赵疤眼他们走出好大一截路,田成奇还站在那里,望着他们,在清凉的泉水流动声中,说,问你们大当家的好,有空来我们村做客。

随后接应的刘仁一看,田成奇带的人不多,看看路两边山上,也没有可疑的武装人员,就带着赵龙他们向回撤。不料他带着匪众向回走了一阵儿,就听到身后枪声大作。骤然而至的枪声,令刘仁大吃一惊,急忙带人回转来。那里枪声已停,硝烟散尽,除了赵疤眼陈鹏他们十二具尸体,再无别人。

刘仁一看,小脸就扭成一截枯藤,叫道,赶快给我追查,看看是干的!

这时,李京虎哈腰点头,对刘仁说,大当家的,这还用查吗?就是田家峪的田成奇田红菊干的。

刘仁小脸仍扭成一截枯藤问,你怎么知道的?你亲眼所见?

李京虎说,我我我,我们猜就是他们。

刘仁说,你猜,猜能猜得准吗?

就在这时,三当家的赵龙一指对面山上说,大当家的,你看那里有人,好像带着武器。

李京虎一看惊愕不已,可是他的惊愕只是瞬间的事,很快就镇静下来说,那是上山打柴的,你没看着他们扛着扁担,拿的是柴刀什么的。

刘仁说,是什么人,给我追上看看就明白了。

赵龙将手中的枪一挥,快追呀,不要让那些鳖熊跑了。

于是,那些土匪吆三喝四跟头骨碌地跑到留虎崮下,却让一条沟拦住了去路。那条沟里流水哗哗,虽不深,但必须脱了鞋子涉水过去。土匪们攀藤附葛,费尽气力下到沟底,稀里哗啦,踏石涉水过了沟,爬到崮顶一看,那些人早已进入山留虎崮西坡的一片树林。

站在留虎崮顶,居高临下地一看,留虎崮西坡被松林覆盖。那片松林,像一条翠绿的毛毯披在崮坡上,一直铺伸到崮下。松树林里的松树有粗有细,有直有弯,有的笔直笔直,像一个训练有素站立的士兵,有的就像那些土匪歪三扭四,丑态百出。有的枝叶触地,遮掩着一片崮坡,有的突破遮天蔽日的枝叶,去饮长风,吸白云,寻找自由。这片松林因为茂盛浓密,松林里边干干净净,没有杂树,也没杂草,树下铺满厚厚的松叶,恰似一张棕色的地毯,人们走在上面软绵绵,睡在上面挺舒服,只是偶尔感到有针在扎。松林边透风向阳的边沿,却荒草丛生,杂树葛藤葱茏茂盛,将整个松林包围起来。

刘仁带着土匪闯进松林,看见了一些人或躺或坐在厚厚的松叶上休息。

赵龙一脚踢起一人喝问,你们是干什么?

不等那人回答,有一个粗黑的汉子,从另一堆松叶上翻身起来说,我们,我们是出外找活干的。没有找到活,大家饿得走不动了,就来这里凉快,睡上一觉,养好身子,好去前边村子看看,能不能找到活。

刘仁将小眼一挤巴说,小妈妈娘的,别听他瞎咧咧,给我搜搜看有没有武器。我看,这些人很不地道!

粗黑的汉子僵着嘴巴,说,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庄户人,哪里有枪,不放心,你们就搜!

赵龙一声吼,给我搜!。

于是匪徒们你呼我叫,在树后、落叶、触地的松枝下,横亘的小沟、乱石堆,松林边没人的荒草杂树中,仔细搜过,一无所获。只是没有想到搜查那些人身下铺的松叶。

刘仁见匪徒们没有搜到能枪杀他手下的武器,对这些人的怀疑去了许多,态度和缓了一些,便问,见没见到有拿枪的人从这里经过?

粗黑的汉子磕磕绊绊地说,没没,第三个“没”字没有说出,就被李京虎踢了一脚,瞪了一眼,那一眼先是朝粗黑的汉子一瞪,然后一摆脑袋朝田家峪的方向看去,随即喝道,看没看见拿枪地从这里跑过去了?

粗黑的汉子似乎豁然明白什么,便说,嘿,有啊,刚才,有一伙拿枪的人,急急火火地奔田家峪去了。那些人中里边有一个人我看着很像田成奇。

刘仁一下子揪住粗黑汉子的衣领喝问,你看清楚了?

粗黑汉子说,八九不离十,那人就是田成奇。我还看见,有一个女子,一个大脚女子。

刘仁问,一个大脚女子?

粗黑汉子说,对,一点不假。

李京虎赶紧向前烧火,说,大当家的,事情很清楚了,人就是田家峪那些青鳖枪杀的!田成奇来阴的,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不灭田成奇,大当家的,你能咽下这口气吗?

赵龙也义愤填膺说,大当家的,“青”(杀)了这些青鳖(青旗会),为二当家的他们报仇!

刘仁将绿豆眼一下瞪成两个核桃,骇人地吼道,小妈妈娘的,田成奇呀田成奇,竟敢跟我阴的,走,给我踏平田家峪!

刘仁一伙杀气腾腾赶到田家峪,呼啦一下就把田家峪给包围起来了

田成奇送走陈鹏他们,回到家,刚刚端起饭碗,就听到牛角号紧急响起。他一扔饭碗,走上村里的围墙一看,见村子已被刘仁他们团团围住。那些红了眼的土匪正扯着嗓门儿嚎,

死了孩子的娘们儿还是妈,

砍了脑袋的爷们儿不倒下,

有种的二十年后还有种,

人去了阴间还要打杀,

我去了哇!到那疙瘩儿呀!

娶你祖奶奶睡你小妈妈娘……

田成奇身后左有红菊,右有秋菊,身后是鎖柱,还有上百名青旗会员,也不示弱,一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声声叫喊着,

刀枪不入,

神灵保佑,

恩将仇报,

刘仁坏透······!

田成奇突然一声吼,别唱了!接着拿起铁皮做成的喇叭,就冲围墙外喝问,刘仁,你为什么恩将仇报?

刘仁嘶声啼血地喊,小妈妈娘的,田成奇,你把我的弟兄交给我们,为什么又打我们的埋伏?你玩阴的,还有脸说我们恩将仇报!

田成奇一听,也大吃一惊说,神灵在天,向你保证,我们绝没有打你的埋伏!

刘仁说,你没打我的埋伏,那是鬼把我去接陈鹏的十名的弟兄和陈鹏他们全打死了!田成奇,田红菊,老子跟你不共戴天,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红菊按捺不住,一下夺过田成奇的喇叭说,呀呀呸,刘王八,老魔头,我告诉你,想死你就说声,别胡乱找借口,栽赃我们杀了你们的人,姑奶奶没有时间跟你磨牙,你再敢向前一步,我们的大抬杆就把你们全打成蜂子窝!

刘仁气势汹汹地来,就是为弟兄们报仇,既然红菊向他挑衅,他也不是软柿子,大吼一声,小妈妈娘的,弟兄们,为了死去的弟兄,给我“挂焦壳”(开仗),冲呀!

刘仁的命令一下,土匪一个个像起性的豺狼,嗷嗷叫着,向田家峪寨门冲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