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刘子建没心情欣赏梁晓燕是否漂亮,只是忙着验明正身:“你叫什么名字?”

抱着孩子的女人回答道:“我叫梁晓燕。”

刘子建又问:“你和惠涛是什么关系?”

梁晓燕回答道:“以前我们是夫妻,现在我俩已经没关系了。”

刘子建继续提问:“为什么?”

梁晓燕如实回答道:“两年前,我和惠涛结婚。由于我俩脾气不一样,所以经常吵架。后来我的病犯了,甚至不太清楚,不知怎麽回事就稀里糊涂的出走,而且一走就走到一条山沟里。晚上碰上狼,幸亏碰上皮得贵救了我。后来我就和老皮结了婚。这样,我和惠涛也就不可能再有夫妻关系了。”

刘子建追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梁晓燕回答道:“你们不是说惠涛把我害死了吗?我来这儿是让你们瞧瞧,我没死,我还活着。你们咒我死干什么?”

刘子建心说:“你是烧香找错了庙门。谁咒你死啦?要不是贺梅到公安局认尸,我们知道你是谁?”但这只是刘子建的潜台词,他心里想的是一番话,嘴里说的确实另一番话:“你为什么现在才回平州?”


梁晓燕回答的也很清楚:“认识老皮的头一年,我始终稀里糊涂的,什么都记不得,更甭说回平州。后来一生孩子,我倒是什么都想起来了,可也没脸回来了。前两天孙春丽找到我,告诉我惠涛的事。我觉得自己已经对不起惠涛了,不能再因为自己让惠涛稀里糊涂的把命送掉。于是我就跟孙春丽回来了。”

原来孙春丽一直怀疑小梁的死亡,她总觉得梁晓燕出走时精神不太正常、身边又没带什么钱,如果没死于非命,肯定不会走得太远,说不定被什么人藏了起来。于是她发动所有能发动的亲朋好友,在方圆百里之内仔细寻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山西朋友那里打听到梁晓燕的下落,得知消息后,孙春丽立即动身,在一条山沟里找到了梁晓燕。孙春丽告诉梁晓燕,如不愿与惠涛过日子,决意嫁给皮东,就应当与惠涛办理离婚手续,不能用此重婚方式与皮东姘居。如果还想跟惠涛破镜重圆,就应当离开这里返回平州。孙春丽还告诉她说平州市的公检法机关误认惠涛杀死了梁晓燕,而判了惠涛死刑。梁晓燕大吃一惊,决定马上回平州市为惠涛鸣冤。回来当天听说法院正在开庭,就急忙打的闯进法庭,来了个“死人”复活。

面对眼前的梁晓燕,周庆安感到无话可说,他来不及想检察长汇报,就决定向法庭申请撤回对惠涛的起诉。合议庭商量之后,一致认为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平中法刑初字第111号刑事判决书已经被省法院撤销。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现在进行的是一审程序,所以在判决之前应当允许检察院的撤诉申请。于是,一桩惊动平州市的杀人案便这样以检察院撤诉、被告人无罪释放而戏剧性的结束。当刘子建宣告惠涛无罪时,惠涛激动地涕泪纵横。在书记员的指引下,多里哆嗦地在送达回证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那个迷信的老太太米馨和孙春丽、以及郝铭遥、小朱等人的簇拥下走出法院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