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62章 背后有极大阴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袁丽娜早晨刚到单位,秘书小李告诉她郝县长找她,袁丽娜心里咯噔一下,县长找她有什么事情,难道是和丁德顺的关系被人发现了,他们是怎么发现的。不应该发展这么快,她来到县长办公室,见黄丽梅也在场,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不知她来此的目的。

“小袁,丽梅同志找你了解一些情况,你把情况和她说说,再有我明天要去市里开会,主要是汇报我县计划生育工作的措施和效果情况,你安排一下形成一个文字材料,要有重点和具体事例,有关情况可以到计划生育局和生殖健康中心了解一下,下午把材料交给我。”郝县长见她到来说。

“丽梅同志,你们慢慢谈,我要出席一个会议,失陪了。”说完便走了。

“到我办公室谈好吗?”袁丽娜说。

“好的,本想直接找你,见你不在,正好遇见郝县长,所以和他呆了一会儿,并了解一些其它情况。”黄丽梅说。

“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些事要和你仔细说说。”袁丽娜说。

黄丽梅便和袁丽娜到了她的办公室,首先处理了一些工作事务,待人们走后,她把门关上,同时告诉秘书没有特殊情况不要打扰她,她有重要事情要办。于是,把她和丁德顺的关系告诉了黄丽梅。

“那天你是不是去了别墅,可你为什么不报案,这样把案情搞得更加复杂了,要不是张景明被我们抓住,会把我们的侦破方向引入另一个方向,特别是客厅留下的女人脚印,会让人感到这是一起情杀案。”黄丽梅说。

“我知道我的做法十分荒唐,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见到他的尸体,吓得我的魂都没了,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心情。哪还想到这些,只想尽快离开那个鬼地方,被人知道我哪还有何脸面见人,说我是个那样的女人。”袁丽娜说。

“这个我能理解,可是你如果马上报案,杀人凶手就不可能轻易跑掉,我们在短时间内可以抓到杀人凶手,也可洗刷你的嫌疑。”

袁丽娜点点头,说:“话虽是这么说,可这种事情如何说地出口,这都怪我一时的冲动,才会有这样的结局,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一旦让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我哪里还有脸面活在这世上,所以我这些天来心里压了特别大,但是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袁丽娜说着流下了眼泪,说句实话,这种事情确实是难以让人启齿,尤其是一个女人,特别是袁丽娜,堂堂的一个政府办公室主任,竟然出了这种红杏出墙之事,人们会怎样看她,会认为她是一个淫荡不羁的女人,会成为街谈巷议的话料,她把当时的有关情况和黄丽梅说了。

“丽娜姐,你说的情况基本和我们掌握的一致,丁德顺是利用你的感情乘虚而入,才出现这种结局,现在我们一是要追查凶手,二是要查清他的款项去向,在他的家里我们没有发现赃款,不知他藏在了哪里,因为这可是一个不小数字,他的背后一定有很大的背景,这会牵扯到其他一些人物,必须将他们绳之以法。”黄丽梅说着把纸巾递给留着眼泪的袁丽娜。

“这我知道,丁德顺这个人对我虽说对我很有感情,但他城府很深从不轻易表白,我知道他利用职权捞了不少钱,有些事情也怨我,没有过多的规劝他,钱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只需要的是情感和爱怜,如果一个女人没有一个真正情感,那么她的心理滋味是无法诉说的。现在看来,男人的内心世界你是无法理解的。他们只是为了达到他们的欲望,而女人则是他们的工具,可女人的真正情感是无法得到的。”袁丽娜擦着眼泪说。

“你是否知道丁德顺那些钱的下落?在他的家里我们没有搜出过多的现金,不知道他贪污钱的去向,他不可能把钱全部挥霍了,目前对我们来说还是个谜,你是否知道一些线索?”黄丽梅问。

袁丽娜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我确实不知道,我对他只是一种感情上的寄托,钱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吴海涛毕竟是一个企业家,有着无人能比的经济实力。”袁丽娜说。她低下了头,小声地哭泣着,浑圆的双肩在微微地抖动。

黄丽梅默默看着她,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女人,她的背后隐藏着多少无法诉说的情感,难道……,情是女人的致命弱点。但事非曲直它意味着一个女人的命运,有些事情是任何一个女人无法抗拒的。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的,……。如果都像郑万江这样的男人,……。黄丽梅的脑海里一闪,……。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一阵跳动,脸上觉得微微有些发热,她还是一个姑娘,因为工作紧张,一天到晚都是忙不完的案子,没有过多的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也没有时间去考虑。

“这个男人你认识吗?”黄丽梅拿出骆飞的照片问道。

“他叫骆飞,山西人,曾经当过兵,这个人特别文雅,丁德顺是通过王文桐认识他的,丁德顺说他是个能人,对锁很有研究,人们都称他为锁王,无论什么样的锁用一小节铁丝就能打开,我是在和丁德顺旅游时认识他的。”说到这里,袁丽娜的脸显得有些发红。

黄丽梅回到局里把袁丽娜的情况作了汇报,通过各方面的情况来分析,一切焦点都集中在这个骆飞身上,这无疑是一谋杀案,假如说是受王文桐的指使,那么王文桐又是怎样知道我们在调查丁德顺的情况和他的活动规律,他不可能知道丁德顺有一套别墅,可以说是丁德顺这一切做得极为隐蔽,张景明为了自己也不可能把这件事大加宣扬。

据王大庆交代王文桐、骆飞之间关系,他们只是互相利用,后来他跟上了吴海涛,关系一般,骆飞明白杀人的后果,不可能轻易答应他,他是如何把枪交给骆飞的,这其中必有一定的关系。说明是有人在给他们通风报信,才使杀人凶手得逞,并顺利地逃走。这个人会是谁?胡治国的疑点逐渐显露出来,因为他是公安局信息比较灵通的人物,可以从各方面得知一些情况,其他人因为工作纪律是不可能透露的。

“我已经把情况跟马局说了,他也向上级有关领导作了汇报,他指示我们,一定要有确凿有力的证据,因为他的背后有着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在活动,由何金强一案所引发的一系列案件,这些都有内在的联系,何金强死亡一案可以说是整个案件的始发点,以后所发生的案件都是围绕何金强一案,目的只有一个,是怕暴露何金强死亡的内幕,把一些人牵扯出来。”郑万江说。

随着侦破工作的进一步发展,使案件又向更深一步发展,这足以说明这一点,对手和公安局几乎同步开始行动,更何况胡治国和吴海涛在社会上很有着一定地位,现在又牵扯出了政府办公室主任袁丽娜,后果可想而知。县领导对此十分关注,它直接关系到政府领导班子的调整,这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难度很大。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开展?”黄丽梅问。

“全力抓捕骆飞,加紧艺苑小区的尸体尸检工作,从中找出蛛丝马迹。这是一起凶残地杀人案,仅凭几个证人的证词是不行的,关键是证据。”郑万江说。

“如果真是吴海涛杀人的话,哪……。”郑万江没有说下去。

因为吴海涛是一个拥有数亿元资产企业的法人代表,且是县里的知名人士,没有十足的证据无法把他办倒,其影响和结果那无法想象,弄不好会把公安局撩进去,县委和县政府会怎么看,这还是个未知数,他不得不这样想,他使劲地挠挠头皮,想把自己的思路梳理清楚,自己一筹莫展。

“袁丽娜会不会没有把事情全部说出来,她隐瞒了一些情况。”黄丽梅说。

“我认为她在有地方没有说实话,她的心里还有些顾虑,是怕把自己牵扯出来,这一点我们能够理解。”郑万江说。

“我们要不要对她采取措施?”黄丽梅说。

“你有什么证据说明她有问题,她和丁德顺只不过是有暧昧关系,我们还没有掌握她犯罪的事实,对她采取措施,是要经过县委和政府领导同意才行,这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对她还不能轻举妄动。”郑万江说。

吴海涛也不是个简单人物,有些事情牵扯到他,不是怕事找麻烦,关键是还不知吴海涛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一个堂堂的著名企业家,为什么要掺和进来,这里面必定大有原因。为了哥们和江湖义气,难道是为了钱,这有些说不通,他背后有着极大的阴谋,只是还没有被我们发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