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败露(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见到罗培缨有如此大局观的配合,付瑞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从感情上来说,他已经完全相信了自己这位战友。而此时,他也只能是一位执行者。走到了临时设备桌前,轻声的交待着技术警员:“结果出来,第一时间报告给我。”

警员点了点头,答了一声:“是。”

付瑞向着罗培缨投去了信任的一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向门外走去。“越强首长让我告诉你,秦浩也正在经历和你一样的程序。”正要走出室外的一刹那,付瑞突然转身对着罗培缨说了这么一句。这原本是应该在罗培缨如果通过测谎程序后,越强交待可以转告的话。付瑞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提前告诉这位坚强的女警官。他相信她的意志力足够抵挡一切猜疑,她也应该有这个权利知道这个信息。

果然,罗培缨听到这句话,身体微微一动。但随即恢复如常,只是朝付瑞莞尔一笑,轻声回了句:“知道了,谢谢。”便将自己的右眼对准了桌上仪器,一个伸出来的类似验光机的眼套。手指上套进了脉搏计数器,准备着测谎的开始。

十分钟后,付瑞踏进了新建的指挥中心。

房间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操作大厅,正前的大墙上,已经并排安装了几个大型液晶显示器。这个城市的主要街道、交通和进出港的实时监控画面都分别在显示在上面,滚动播出。此外,还有电子地图,分别以平面和三维立体的形式出现在电子屏上,并且对周边的建筑物,干道,人流数据及时更新着。并且还有市内主要警力和专案组警力以不同的颜色标注在各个区域中。

呈扇形的操作台分外三排面对着这些大型液晶屏。指挥中心的警员头戴着统一的无线耳麦,根据分工,处理着自己的数据流,和情况变更。所有的数据在这些人们的手中,汇成精确的总成反馈,集中到了另一个房间,也就是真正的指挥调度室。和这个大房间只隔着一道玻璃墙的小房间里。副局长和一个助理正站在这个调度中心里,监视着这个城市的一切。

看见了付瑞走了进来,副局长搁着玻璃墙向他招着手。付瑞戴上了同样的无线耳麦,匆匆进到小房间。

“怎么样,情况?”付瑞只是朝着副局长点点头,看着桌上电脑里反应的情况,直接问起起来。两人已经不需要寒暄,直接进入了临战状态。

副局长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找到马贵。我们追踪了他所有的电子设备。手机信号已经完全消失。也没有任何电子付账和转账记录。我们仔细过滤了他出派出所后的交通录像。只是发现在他进入了一家医院后,就失去了踪迹。我们也调阅了该医院的摄像监控,只有他进入正门的最后影响,而后便没有了他的行踪。应该是他掌握了监控死角。我们已经对其家属进行了布控,包括通讯设备。”

“哦。”付瑞点了点头,头也不抬的继续问道:“交通进出口我们布置了没有?”

“在倪晓燕接到情况出发后,我们已经部署完毕。所有进出这个城市的通道,已经发出了协查。而且,”副局长的脸上飞快的掠过了一丝尴尬,只是语气稍微停顿一下,立刻接着道:“而且,他带走了他的配枪以及一盒子弹。我们已经告知了所有相关协查人员。”这的确让人难堪,也给追查工作和社会治安带来了潜在的危险性,副局长的脸色显然并不好看。他的话并没有停:“这次,我们吸取了朱斌的教训,即使是人为步行的进出,我们也已经动员了力量。我们有把握他不会逃出本市。”副局长此时的话显得很有自信。

“好。”付瑞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来,对着副局长一笑:“您辛苦。这么快的时间就有这么高效率,包括这个高现代化的指挥中心。我得向您学习啊。”他适时恭维了一句。立刻又进入了另一个话题:“赵静珠那边准备得如何了?”

“一切完毕,他的通讯频道已经建立,随时可以通话。”

付瑞真正感到了一切都满意,这才是一个高现代化,高素质的政府安全职能部门应有的风范。他冲着一旁的助理,请他立刻呼出赵静珠,前来指挥中心。他们将根据目前已有的资料,针对X市的几个毒品窝点,制定好一体打击的计划。

随后的时间里,他向副局长通报了上面的指示,以及对罗培缨如何安排的事宜。一切具备,只欠东风。

马贵是在出了市局后,就发现情形不对的。在开车回所的路上,他的潜意识隐约中,老是觉得有一种危险在逼近。果然,他装作不在意的闲聊中,发现了那两个警员的异常。故意的套话中,他发现自己的手下,却滴水不漏,一问三不知。这个和他平时了解这两个小伙子的性格可不一样。没有问题,恰恰就是有问题。尽管马贵背地里干了些有违法律精神的勾搭,可是作为职业,他也是一名老练的警察。为了不引起更深的怀疑,他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自己在头脑中仔细的过滤了一下整个过程。

他不得不承认,由于时间的仓促,自己留下的纰漏实在是过于明显。报案笔录的涂改,交还接警记录的时间差。突然,他的冷汗下来了。一个重要的情节,却被自己遗漏了。正是他,送朱斌和贾冰临两人出了派出所,态度还很亲和。车中,他偷偷冷眼看着两名警员的脸部表情,愈发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警员们的脸显得有些紧张,不自觉中,还不停的朝他瞥着。随便开几句玩笑,也显得很生硬。完全没有平时的那种融洽,也不是工作失误上那种忧心忡忡。那只能是对他的防范感。

马贵知道自己的前途就此开始了灰色旅途,继续伪装,这不是一个上策,他并没有可以取胜的赌注。他只能下了决心。

回到所里,正常的上班还没有开始。他若无其事的,像以往那般,查看了巡逻记录,问了一下情况。并不回避那两个似乎已经是影子的警员。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他关上门,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有轻轻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虽然,室外显得很安静。但他知道,已经有两双眼睛,狠狠的盯着他。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马贵立刻行动了起来。将办公桌抽屉全部拉了出来,从抽屉底部扒下两个横排粘在上面的信封。里面是他一直准备好的信用卡,身份证、护照和一叠现金。拉开后面的柜子,他取出了自己的佩枪,又从下面一个角落里,拿出了一盒子弹。熟练的检查着枪械,将子弹重新装进弹匣。扣了几下扳机,空膛发出的清脆声音表明了手枪性能的完好。将弹匣一下子进后,检查了保险。随后,插进了自己的后腰。又将钱和证件分别塞入了自己的口袋。这才坐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看着这间办公室。马贵突然觉得有些感伤。从一个也是怀有理想和热血普通小民警,他花了将近二十年,才走进这间办公室。当中的过程也有着许多辛酸苦辣,也见证了他的蜕变。现在,这辛辛苦苦得来的一切,就像梦一般,都要失去了。放下了茶杯,他站了起来,手不自觉的轻抚着桌上的电话、公文栏、椅子,还给那盆小文竹仔细的掐了一下,去掉了一小节已经枯了的细干。

这几分钟,放佛让马贵又走过了一次从警以来所有的日子,他发现自己的眼眶竟然有些潮湿了。长吁了一口气,他的手捏成了拳头,重重的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也似乎是下着最后的决心。

走到门前,将门打开,只是虚掩着半扇。人又走回办公桌前,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声音显得很洪亮:“是我,什么?好,我立刻过来。“对着只有拨号音的话筒,他故意说着。

然后,他一把抓起椅背上的风衣,快速走出了办公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