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番外(类OVA) 穿越正传 第十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十三

陈捷连夜坐红眼航班回到武汉,首先到家一看,卓衍和陈隽不在家,不过卓衍留了条子是回自己家了,看到太晚了就没打电话,又连夜回到了红狼基地。到了第二天,陈捷拨通了卓衍的电话,于是他又请假前往卓家。

到了卓衍家,发现一家人表情都非常凝重,卓衍见他进来了,连忙把他迎进来,坐在他身边,陈捷问:“隽隽呢?”卓衍说:“去上学了,你昨天去上海做什么了?去找那个王珈琪吗?”陈捷说:“嗯,好不容易找到了,但是原谅我小卓,我没有劝好她,她提出的条件太苛刻,我没办法答应。”卓衍问说什么条件,陈捷索性竹筒倒豆子,把昨天和王珈琪所谈的大概都说了一遍。卓衍非常感动,抱住了陈捷,把头依偎在他肩膀上。

卓峰却还是怀疑,问:“那么好的条件,你为什么不答应呢?有富婆当情人,那么大的产业你也可以参与?”陈捷严肃起来,说:“大舅哥,你不能这么说吧,我真要贪这个答应了,不说我自己心里过不过的去,你们家的产业不就完了吗?”卓峰说:“反正又不是你家的产业,你牺牲掉怕什么呢?”卓衍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对卓峰说:“大哥!你从小一直都对我很好,而且你也从来不会说那么刻薄的话和乱猜疑人,今天你到底这么了?从他一进来那句话不是横着出来的?”

卓峰说:“现在的社会,不这样能行吗?你说说看,他说他去了上海谈事情,为什么要关机?他说他半夜回了武汉,为什么不来找你!”陈捷说:“我关机是想专心去谈判,昨天半夜回来没来找你们是怕打扰你们休息,我回部队了,这是有据可查的。”

卓一飞这时候站起来说:“好了,小陈,你也别介意,卓峰他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发泄一些,你也别太吃心,我还是相信你,你也尽力了,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我们从董事长成为董事而已,你也不用太在意了,这事不怪你,生意场上就是这么风云莫测。”

卓峰愤愤的说:“妈的,要是真这样了,我就把余下的股份都卖了重新注册一家公司再来过!”陈捷说:“我也想好了,我家里没什么钱,我就把房子卖了凑钱支持你重新创业。”卓衍也说:“对,大哥,那我也把你和爸爸给我的的嫁妆钱支援你。”卓峰说:“谢谢你了妹妹,家里再怎么样,不还至于缺你们这点钱。”

这时候卓峰的秘书打电话过来了:“卓总,今天股市一开盘那个收购我们公司大量股份的大户把他们收到的股份全部抛售了,现在很多散户在认购!”卓峰和卓一飞眼睛一亮,卓峰说:“公司账户上还有多少闲置资金?哦,可以,拿出80%去抢购一些。”

卓峰说:“妹夫,你昨天的谈判看来有效,那个女人开始放股了,她这一放,我们又是第一股份了。”陈捷哦了一声,心想王珈琪虽然很强势,但是毕竟心肠不坏,她终于想通了。

过了几个小时,秘书说他们已经抢购了4%的股份回来,现在他们的股权已经有40%了。卓峰对卓一飞说:“爸爸,我去银行把我们家的几处房产去银行抵押贷款,我想把股权至少拿到50.5%,这样免得那个女人变卦我们就又被动了。”卓一飞点点头,卓峰走过陈捷身边时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卓衍微笑着看着陈捷,小声的说:“谢谢你!”陈捷笑着把她搂进怀里,说:“都两口子还说什么谢谢啊?”

接下来的几天,卓越彩印又接到了几个大单子,几家大型旅游公司的海报及一些宣传,指导资料的印刷,很多酒店的客房指南,宣传资料等的印刷业务等等,挽回了不少损失,虽然陈捷怀疑也是王珈琪安排,但是也不敢肯定,也许只是巧合呢?”

过了6年。

陈隽16岁了,出落的亭亭玉立,虽然在红狼里每天训练,但是由于卓衍和王珈琪的缘故,她的皮肤一点没有受汗水和日晒的影响,依旧白皙光滑,而眼睛和眉毛则继承了张筱,错落有致的眉毛下一双如湖水般清澈的大眼睛,而鼻子和嘴巴则像父亲,高高的鼻梁下面的用赵兰的话来说性感的嘴唇,身高也已经长到了1米73,卓衍说陈捷你们家除了有美人细胞以外还有傻大个细胞。

陈隽现在的烦恼是,因为她的跳级,所以她现在就可以考大学了,妈妈和干妈想让她读宋京大学,而父亲则想让她考军校。陈隽说我想留在红狼,没想到不但妈妈不同意,爸爸也根本就不看好,说你这样的就算了吧。但是就军校和宋京大学陈捷和卓衍也是打结婚以来第一次出现了重大分歧,王珈琪则诱惑她说你从宋京大学出来我就给个月入10万的美差你,赵兰也来凑热闹,说宫里差女官,隽隽的身高相貌再合适不过了。

陈隽实在没着了,一天找到爸爸,说:“老爸,我想和你谈谈。”陈捷说:“谈什么?读什么学校吗?”陈隽说:“是啊。”陈捷说:“我的意见是去读军校,你妈妈和你王阿姨想让你读宋京大学走职场之路,你皇阿姨那边的不太靠谱就不提了。”陈隽说:“说实话,身边的同学也好,电视上的也好,我很的不大喜欢职场这种氛围,我估计我就是读出来了也做不长。”陈捷眼前一亮,说:“那你就读军校啊?”陈隽说:“可是我看了一下啊,军校女生能报的项目只有电子,医护,雷达和后勤,当这样的兵有什么意思啊?要当就当您那样的。”陈捷一说:“男女有别啊,女孩哪里能像男人一样去真的在第一线作战呢?”

陈隽想了想,说:“爸爸,你还记得吗,我当初想找你学打架的目的是什么?”陈捷说:“怎么不记得呢,保护你妈妈呗。”陈隽说:“对啊,妈妈脸上的疤痕至今还有淡淡印子…爸爸,我决定了,我要去读警校!”

陈捷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说:“整半天你去读警校?你完全是浪费你的学习成绩啊,我宁可你读宋京大学毕业以后即便职场里混不出来再去考警察都强点的,你去读警校,时间都给耽误了,学不到文化!”

陈隽说:“老爸,你太守旧了,什么叫文化,专业知识才是文化,那你看那些学考古的,学哲学的,离开了这个行当就什么都不是,您说的文化就是文科的知识吗?或者是商业方面的,可是脱离了这些行业,一样也没用啊,我读警校,以后当警官的话钱也不会比去王阿姨那里少挣,最重要的,我可以保护我妈妈了,上班都在一起嘛,嘿嘿。”

陈捷想了想,难得女儿有这样的心,心想反正女儿也提前了2年毕业,就让去警校试试吧,于是陈隽就去投靠了大宋首都警校,当卓衍知道这事情以后,先是非常惊讶,当陈捷对她说陈隽以前对他所说要保护卓妈妈的话以后,卓衍释然了,心里暖暖的,也就没有在干涉女儿的选择了。

一个够宋京大学分数线标准的人,考警校易如反掌,陈隽很快通过了初试,选专业的时候问姑姑应该选专业,陈曦巡警出身,也不想让陈隽当刑警那么危险,她也知道这个侄女也有些本事不会安于后勤调度之类的,想到巡警这一块自己还能说上话,于是就推荐她去报巡警,于是,陈隽就成了大宋首都警校20届的一个巡警学员。

来到警校的第一天,陈隽拿着报道书进入所安排的2020巡三班,一,二,四,五都是男学员,三班则全是女学员,她一进教室,里面已经有二十多个女生了,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很是热闹。陈隽进来以后,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生过来说:“同学你好,我是班主任指定的临时班长我叫沈婷,请你把你的报到书给我吧,我负责收集等会给班主任呢。”陈隽说:“沈班长你好,我叫陈隽。”说完就把报到书交给了她。

过了一会班主任进来训话,内容不过就是希望大家勤勉学习,将来毕业了要为了国家和民众的安全而努力工作云云,最后一句话则是:“接下来两周是体能强化训练,教官姓向,以前当过兵,他要求很严格,脾气也很古怪,你们做好思想准备。”

班主任刚走,就听见部队里的紧急集合哨,然后就是如大发雷霆般的吼叫:“巡20届三班,全体在操场上集合!”这二十多个女生除了陈隽以外,顿时都像没头苍蝇一般往门外跑,碰撞事故计11起,撞门槛5人次,摔跤3人次。

等到她们列队完毕,向教官走了过来。陈隽见这人个子不高,约摸三十岁左右,级别比妈妈稍微低一点。向教官看了看表,叫道:“你们这些废物!一个集合居然用了那么长时间,还这么狼狈!最可气的是,虽然你们不是军人,但是也是纪律部队,站个队列居然也站个稀烂!”一个女生小声嘀咕说:“我们才第一天进来嘛,又没经历过训练….”向教官耳朵灵,听见了,立刻让那个女生出列,说:“上学第一天顶撞教官,罚你跑三圈!”那个女生不愿意跑,向教官招呼旁边一个路过的教员:“老王,帮我监督她跑步!”那个教员掏出警棍,那个女生吓的撒开丫子乱跑,那个教员在后面追着监督。

剩下的几个女生面面相觑,向教官说:“我现在好好训练你们,是为了以后你们能够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你们一定很恨我吧?告诉你们,你们恨我,我还不想教你们吗?你们知道为什么要找你们这些女的当警察吗?别听外面说的为了对付女犯人,为了城市形象,都是扯淡,说白了,就是男的人手不够,在一些无所谓的位置上拿你们来充数而已!”这话一出,地下的女生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陈隽小声嘀咕道:“这人,不就是学部队里训新兵那一套嘛,学的煞有其事,还侮辱女人,真是差劲!”身边一个和陈隽身高差不多的高个子女生也说:“对,你也知道训新兵是弄这啊?这个教官咋咋呼呼,不一定真有什么本事。”

这个女生这句话被向教官听到了,说道:“这样吧,你们觉得你们谁能打败我的,出列。”陈隽心想我来试试,没想到身边那个女生很快出了列。

向教官说:“胆识不错啊,你叫什么?”那个女生说:“报告教官,学员柳漪,学员号010120035,!”向教官没再多什么了,拉开架势说:“来吧!”陈隽一看柳漪是学过跆拳道的,一招一式还挺有样,但是看到向教官的身手,典型的军格,心想这女孩战败只是时间问题。果然,没有几个回合,柳漪就露了破绽,被向教官一个扫腿扫倒在地,向教官用拳头打向她得面门,柳漪吓的大喊一声,闭上了眼睛。

拳头在离柳漪还有10公分的地方停住了,向教官站起来让柳漪入列然后说:“还有谁?”半天没有应答,这时候陈隽说了句:“我来!”说完站了出来。

向教官打量陈隽半天,他对这个女生个子和他差不多高但是视觉上比他显得更高很是不满,问道:“你的名字!”陈隽说:“报告教官,学员陈隽,学员号010120029!”

向教官看看她的走路的样子,心里觉得有点不对,但是还是拉开了架势说:“来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