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十二节 杀戒

朱凯明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应该说杨明辉任务完成的相当出色。他将日本侨民、日资商铺、日资商社分别用三张手绘的城区图细致的标记出来,并用阿拉伯数字作为序号,在空白处一一列数了他所知道的、探查到的那些商铺、商社和侨民富商的主要资产、财富、人数、业务主项等诸多信息,可以说这三张图绝对称得上是居家旅游、打家劫舍、杀富济贫的上佳寻宝图。

当史招财拿到这份作业图时,眼睛陡然一亮,连看两遍,然后眯着眼睛瞅着杨明辉,心里暗道:真他妈的人才啊。

“吆唏,杨桑,你干得很出色,凡是认真完成任务和工作的人,就应当得到奖赏。”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小袋大洋扔到了桌子上。

史招财用下巴点着那袋子大洋继续说道:“这是对你的奖励,同时再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两天晚上去老客街转一转,别跟我说你没去过。把你看到的和听到的回来后汇报给我,我相信你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

从兜里又掏出一小袋大洋扔到桌子上,“这是你的活动经费,好好做事,别让我失望。”

“谢谢太君。我……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这次杨明辉真的是感动得流泪了。

他知道自己只是这乱世中谋生的最底层的小民,他本无意做数典忘祖的那类人。在这不大的凌源城,不管谁来统治它,是边防政府也好,是中央政府也罢,或是现在的日本人,或者和日本人一丘之貉的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美国人,哪怕是大鼻子苏俄人,不管是谁来统治,他只是个没有任何政治欲望诉求的讨生活的小民。他渴望统治他的人能够欣赏他的为生存而展现的工作能力,并且能够按照游戏规则诚信的付给他相应的工作报酬,他就有一种被人理解、被人尊重的满足感。他不去想什么国家、民族、阶级、主义这些他认为是虚妄的东西,他的诉求点非常简单,就是生存下去。

看着拿着两袋大洋感恩涕零离去的杨明辉,史招财收回了装酷的表情,歪着年轻的脑袋瓜,陷入了沉思。

满清异族统治下的中华文明的精神之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萎缩糜烂了。曾经的煌煌唐风、四海宾服的浩瀚国威以及国力、族力鼎盛时期养成的优越的精神因子,似乎一夜间飞快的凋谢沉逝。那些近代在海洋里崛起的民族和国家,以强盗的扮相,给了这个古老的中华帝国太多的打击和震撼。“洋”这个字成了一百多年来套在中国民众百姓头上的紧箍咒语,似乎所有带洋字的或跟洋字沾边的事务或东西,都是好的、高贵的、碰不得的、惹不起的。

一个盛盛衰衰、起起伏伏但却顽强的薪火相传了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所浇灌的民族,却被一个“洋”字压弯了傲挺了数千年风雨的脊梁,曾经雄风万里的帝国和它的亿众黎民在西洋人、甚至后进崛起的东洋人面前毁节折辱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令人扼腕痛惜的是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勇气和自信抬起那古风傲然的头颅。

中国人衰了!衰得心性大变!衰得自欺欺人!衰得只会用文字游戏来掩饰自己卑微、猥琐的心思和意识。说是四万万个同胞,可是真的面对日本人如丛的刺刀,有多少人会选择反抗?有多少人会选择逃避?有多少人会选择做小民、做亡国奴?

那些选择逃避的,大部分是高官显贵、强贾富商、中产阶级,这些阶层的人,到什么时候都是最惜命的。

那些选择做小民、做亡国顺民的,大多是眼巴前儿还能活下去的或是象杨明辉一类谁来当主子给碗饭吃就行的底层百姓,少数则是数典忘祖的叛逆另类阶层。

而那些选择反抗的,有哪些是站在国家、民族的立场上进行反侵略抗争的?有哪些是抱着一定的政治目的而选择反抗的?有哪些是因为实在活不下去了被逼的走投无路时才反抗的?

中国历代农民起义,都是两种信念在支撑着那些揭竿而起的民众。一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与其等死不如一战。另一种是仇富、仇官、仇财富不均。所以均贫富才是农民起义的根本动力。什么主义?什么革命?编织再多的理论贴金,到头来老百姓们要的还是均贫富。这种观念已经作为一种文化基因早就沉淀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里了,在适当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来,并产生极大的摧毁力。

如果这种潜在的基因用在了侵略者的身上,则产生的后果就不是克制性的诉求了,很可能是一泻千里的仇恨发泄,拦都拦不住的杀戮。

歪着脑袋看了看手中的三张资料图,史招财歪歪爽的坏笑着,先让小鬼子尝尝啥叫打家劫舍均贫富。

﹍﹍﹍﹍﹍﹍﹍﹍﹍﹍﹍﹍﹍﹍﹍﹍﹍﹍﹍﹍﹍﹍﹍﹍﹍﹍﹍﹍﹍﹍﹍﹍﹍﹍﹍﹍﹍

现代战争中什么最宝贵?情报啊!

手里拿着精确的寻宝图,大字不识一筐的义勇军战士们浑身兽血沸腾。

“咣当”、“咣当”、“咔嚓”,都是练过几天身手的壮汉们卯足了劲,抬腿就是一脚,十几扇木质的门扉同时被踹得四分五裂,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很远。紧接着数十条身影顺着敞开的十几扇破门窜入了屋里。很快,男人的咒骂和女人的尖叫声彻底的撕裂了凌源城的夜空。

猬集在一起的日侨居住地成了首个被洗劫的目标。

见过这样的打家劫舍吗?里面干得热火朝天,人畜鼎沸,喧嚣无比,门外不远处就是荷枪实弹的“日军巡逻队”。

围着日侨区的三组全副武装的巡逻队慢腾腾的转着圈子,不但不理不管,反而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喷射出羡慕妒忌的狼光。

(1935年,先是被《新京报》称为东北史上最无耻、最卑鄙、最不讲究道义规则的凌源抢劫案随即立刻就被关东军司令部死死封杀的新闻,在朴实的东北老百姓嘴里却被说成是小鼻子(东北百姓对日本人的蔑称)占领时期最最牛逼的一次抢劫案。

事后韩大侠在跟丁家两朵姊妹花眉飞色舞的吹牛逼说到此处时讲了一句实话:道义规则?他娘的小日本还要不要脸?那群倭狗畜生来中国杀人放火就是讲究道义?

规则?战争中没有规则,有规则那是游戏!切!一群猪脑子!

慷慨陈词之后换来的是两双盈盈若水的秀目里崇拜得无以复加、能够瞬间融化北极冰山的我见犹怜的楚楚眸光,喜得韩大侠浑身战栗尿意频频飘飘欲飞,得瑟的全身上下闷骚闷骚的,骚热的只想放喉高歌只想在身旁的鲜花绿地上打几个滚儿躺在花蜜中赖身不起。)

抢劫开始时,咒骂声、尖叫声、肢体冲撞声响成了一片。随后,咒骂声渐渐的消失了,就剩下尖叫声了。

义勇军兄弟们手里的三八枪单刃军刺上都是淋漓的血迹。在宰了几个负隅反抗的日本男人之后,刚开始时的亢奋激情在见到血之后,都在瞬间变成了噬血的野兽,积压在胸中的仇恨、痛苦、屈辱、愤懑随着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便直接演变成了兽类的杀戮。什么抢劫,制造混乱,在见到日本人的那一刻,仇恨的火焰就把理智烧糊了。每踹开一扇门,冲进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见男的就杀。

理智在主宰杀戮权的强者面前还有存在的空间吗?

那些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家的义勇军战士们在轻而易举的取得了杀戮权之后,噬血的眼睛里都是跳动的疯狂的火苗。

单线条的思维逻辑下,此时此刻就是人类最简单的同态复仇的原始意识!原始的意识驱动下就是原始的情感宣泄!原始情感宣泄的直接表现就是原始的本能行为。

不要指责义勇军没有军纪,不要指责义勇军的原始行为,当日本人将一场突如其来的侵略战争强加给东北民众的时候,就注定了两个民族之间的九世之仇必须用鲜血来解决。

有多少东北百姓亲眼看着日本人的野蛮屠杀,亲眼看着他们实施禽兽般的蹂躏,多少人亲身经历了瞬间失去亲人的痛苦以及亲人被蹂躏致死的噩梦。

抢劫,是为财;杀戮,是为恨。这恨,被压抑得太久太久了。

日本人杀我们的亲人,我们就杀死杀光你们日本人,报仇,报仇,就是报仇。

义勇军战士们沸腾的血液开始变冷,冷得连手里的军刺都透着仇恨的寒芒。

抢劫变成了以杀止杀的极端行为。

战争中随时随地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作为弱者的反侵略一方,对恃强凌弱、无恶不作的侵略一方所做的任何反抗手段,都是不应该受到指责的。

战争中没有道义。

战争中没有伦理。

但战争中会有……意外。

任何完美的计划都会有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

有两个对日本人仇深似海的义勇军战士一时杀红了眼,在一个日商家里,杀光了几个男性后,面对两个厉声尖叫的长得天生就像是被虐对象的日本女人,一时仇恨之火烧昏了头,没把持住,两个兄弟同时亮出了自己的家鸟,恶狠狠的爬上去借个地方暖了暖鸟窝,泄了泄肝火。

正在外面保驾护航的三组巡逻队刚刚麻利的摆平了两组闻讯而来的日伪军巡逻队,忽然听到夜空里尖叫的女高音陡然间变了调门,当哼哼唧唧的女低音声传来时,身为义勇军临时教官的胡硕脸色瞬间黑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