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人物 正文 009 簸箕洼伏击

西路转运使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URL] 老王一本正经地走到赵永刚的面前,“司令,我想和你好好地谈谈。”赵永刚又郁闷了,还没谈够啊,这个冒牌的教书先生求学的精神真是坚毅不拔、孜孜不倦啊。 “又什么事?王先生。你看,我还要出去训练呢。”赵永刚想要尿遁。“司令,我想留在这里教战士们读书识字,你看怎么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老王一本正经地走到赵永刚的面前,“司令,我想和你好好地谈谈。”赵永刚又郁闷了,还没谈够啊,这个冒牌的教书先生求学的精神真是坚毅不拔、孜孜不倦啊。

“又什么事?王先生。你看,我还要出去训练呢。”赵永刚想要尿遁。“司令,我想留在这里教战士们读书识字,你看怎么样?”好事啊,一只没有知识的军队战斗力是大打折扣的,特别是对高技术兵种。老王也是好算计,在教育士兵的同时可以向他们灌输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潜移默化地影响部队的思想,改造部队的成分。老王这么做对赵永刚也是一种试探,毕竟只是讨论过理论性的问题,还没有把握赵永刚的思想倾向,还是谨慎一些,多交流、多沟通,探出他的真实意图。老王也在想:这个赵永刚明明看出自己是一名党员,还和自己云山雾罩的,真是看不透,真想把他的脑盖掀开看看什么构造,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马列主义理论,诠释的这么清晰、细致,就是党的高级理论家也不过如此。

赵永刚也在想:老王这么做最后会使部队完全变了颜色,既然这样,还不如采取主动,等到那时,就被动了。晚行动不如早行动,早行动不如现在就动。想到这里,赵永刚便不在犹豫。

“老王,你是党的人,我说的没错吧。”老王稍一寻思也感觉到赵永刚情绪的变化。“是的,我是张家口特委军事部的委员。”老王想想还是决定以实相告,想争取对方。哦,知道了,当年看过中央台军事节目播出的抗日同盟军,这个特委是中央为了与冯玉祥联合而特别成立的,军事委员,应该是黄埔一期宣侠父的部下了。“到这里是联合西北军抗日?”宋哲元当时是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兼二十九军军长,长城抗战后撤到察哈尔,是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将军的老部下。老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个赵永刚屡屡语出惊人。就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赵永刚自言自语“日军已经进逼察东,察哈尔局势危急,冯将军要高举抗日大旗,南京和北平的当权者反对,自然会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老王突然问“你会不会参加?”赵永刚很严肃地回答“要我参加可以,前提是就是抗日不反蒋。”老王有些愕然。“如果只是抗日,我将义无反顾亲自带队上第一线打鬼子。”老王有些愤然的问“为什么不反蒋?”赵永刚作为一个后世的人谈不上对蒋的仇恨,另一个原因就是抗日同盟军虽然取得了一些战果,但最后在中央军和日军的联合围剿下,特别是在后期冯玉祥被迫辞职离开后,同盟军分裂。一部以方振武、吉鸿昌为首的坚决抗日派进军察北,竟然又错误地决定进攻北平,被中央军和日军围住解散;一部东北义勇军和民团被二十九军收编,后来开赴平津;一部党控制的武装转战东北,都离开了察哈尔。赵永刚不想离开自己辛苦建立的根据地,也不想过早地把自己暴露在世人面前,这时候反蒋弊大于利。

“你想想,如果反蒋,那势必会引起和中央军的正面对抗。抗日军将会面对日军和中央军的夹击,甚至还会有陕军和晋绥军的加入,你希望这种局面发生吗?出现这种局面又怎能完成抗日大业。我为了抗日不怕死,但不想被人背后下刀,带着弟兄不明不白去送死。”老王在争辩“打日本鬼子又岂能畏首畏尾,大丈夫死则死矣,何必计较太多?”赵永刚针锋相对“保存好自己,才能好地消灭敌人。现在鬼子的力量还很强大,目前不宜正面作战,应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依托山地为根据地,放手发动群众,进行麻雀战、破袭战、地雷战、地道战打击敌人。”老王气得袖子一甩走人了,末了还来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赵永刚哑然一笑。

其实赵永刚在内心还是很佩服这个时代的人,为了理想和追求可以不计个人得失,为了唤起民众的抗日热情,警醒国人,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走向战场。相比自己这个后人来说,什么事太愿意计较得失,在对己有利的情况下做一些事情,这也是他对部队的灌输。想想这些,也不禁感到有些羞愧。

嗯,抬头一看,老王又回来了。老王诺诺地问:“什么是麻雀战、破袭战?”赵永刚笑了,也不怪老王不知道,这是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期采取的著名战术。赵永刚摸了摸鼻子,坏坏地问“想知道吗?”老王使劲地点着头,点头的样子不禁使他想起了儿子小时候看《猫和老鼠》中汤姆的样子,心中哑然一笑。

“麻雀战,是部队以弱胜强的游击战法。由士兵组成战斗小组,忽来忽去,忽聚忽散,主动灵活。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时而三三两两,时而成群结队,出没在山野密林,狭谷隘口,地道暗洞,青纱帐里,像麻雀啄食那样,东一枪、西一枪,出敌不意,乘隙而入,扭住敌人,一阵猛打。敌人反击时,就立即撤离,隐蔽得无影无踪。敌人撤退时,就呼啸而来,枪声四起,杀声遍野。使敌人打又打不着,追又追不上,陷入吃又吃不好, 睡又睡不香,心神不宁,狼狈不堪的境地。”

“红军有时也这么打过,但没人说得这么具体。”老王说。

“麻雀战有三种手段:一是袭击,打击驻守之敌。战士们利用人熟地熟的有利条件,摸清敌人的各种情况,抓住敌人的活动规律,乘敌不备,突然袭击。 二是伏击。在敌人必经之路,设下伏兵,拦头斩腰打尾巴;或者用几个人引敌人入套,用排枪、地雷大量杀伤敌人。三是阻击。采取分散隐蔽,瞅准时机,用冷枪杀伤敌人。用这种方法,常常使敌人遭受伤亡,却不知道子弹是从哪里飞来的。对于离队、掉队的单个敌人或者少量敌人,以及敌人据点周围的哨兵、警卫等,更是开展麻雀战捕捉和射杀的对象。”

“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那破袭战又是什么?”

赵永刚继续说“破袭战顾名思义就是对敌人的道路交通进行破坏,使之运输不能保证通畅,切断敌人运送兵员、弹药、粮食补给线,消弱敌人的持续战斗能力。具体地说就是在公路上挖坑、埋雷,使敌机械化部队难以通行……”“什么是机械化部队?”赵永刚这个郁闷,“机械化部队就是以坦克和装甲车为主实施运动和战斗的部队,具备较强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可以快速机动……”又问“什么是坦克和装甲车?是那个铁甲汽车吗?”赵永刚彻底无语。

是不是说早了,这个时候古德里安和巴顿的坦克进攻理论应该出来了,怎么还会有人不知道。赵永刚哪里知道,这时的中国只有东北军有一些法国老式的雷诺轻型坦克,中央军的机械化团还没有建立呢,直到37年抗战爆发时杜聿明的装甲兵团才成立。

“好了,老王,今天我累了,改日再聊好吗?”赵永刚一脸的疲惫状。老王灿灿地想说些什么,终于没有再说出口,一脸失望地出去了。


什么都没谈出来,讲了一大堆,赵永刚很是郁闷。在屋里琢磨,怎么找机会和老王再谈一次,把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和盘托出。自己贸然申请加入,显得太突然,最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

此时,附近各县情报站的布置效果出现了,山下的情报员报告:209团一个营和保安团一个营有近千人,配备了重机枪和迫击炮,在209团团副和罗大团长的带领下进山围剿,而且不知用什么办法,绥远的兴和县和察哈尔的尚义县也各出动一个营的保安队配合进剿,还扬言把山庄夷为平地,鸡犬不留。有这么大仇吗?也不想想,端了人家的煤矿,抢了人家的钱庄,让人家破了多大的财,这仇还小得了吗?

“胡一刀,马上通知分队长以上人员到这里开会,咱们来活儿了。”胡一刀一听眼睛放光,兴奋地跑出去,又是一个好战分子。功夫不大,参会的人员陆陆续续做好,有的还相互打听着、分析着这次和谁干。赵永刚和文参谋长商议了一会,就宣布开始开会。由老文介绍情况:“弟兄们,咱们刚得到可靠消息,二天内敌人分三路进攻,南路是驻防天镇的209团一个营和保安团的一个营,由209团团副和保安团罗大团长带领,配有4挺重机枪2门迫击炮有1000人;西路是兴和县保安大队300人,有3挺轻机枪;北路也是尚义县一个保安大队300人,有2挺轻机枪。敌人定于明日凌晨同时发起攻击,情况就这些。”

没有地图、没有沙盘真是不方便,赵永刚下定决心,近期让杨斯同带人测量,一定要尽快做出一个附近地区的地形沙盘,也好让这些干部对战斗区域有一个整体的认识和了解。赵永刚站了起来“敌人这次来势汹汹,还配有重机枪和迫击炮,火力很强。在兵力上有1600多人,3倍于我。进攻路线是兵分三路,多点进攻。这都是不利因素,怎么打大伙都议议。”战前会议讨论这也是赵永刚的想法。部队没有固定时间对干部进行专门培训,只能在战斗中学习,在学习中战斗,不断提高指挥员的战术素养和指挥能力,逐步建立他们的大局观察力和分析能力。

经过激烈的讨论和分析,在判断出现的种种可能后,赵永刚作总结“敌人这次进剿,进攻意识最坚决的要数南路了,什么原因大家知道。”众人都笑了起来。“其他二路不会像南路这么积极的,这也是地域之间和敌人之间的矛盾所决定的。我们的力量相对来说还是很弱,不能同时出击,只能选择其中一路消灭。”有几个人在说“打罗大虎。”“对,就打这个兔崽子。”

“你们几个说得对,我们准备在天镇县北100里处的新平堡设伏。”安国敬眼睛一亮,“好啊,那里是天镇的地界,敌人肯定不会防备。”杨斯同说“按敌人行军速度,我们能抵达。”彭应风接着说“离咱近。”新任侦察分队长钱伯光说“那里地形好,我去过几次。”这个侦察队长原来是个马匪,活动在草原上,骑术很精,枪法也可以。上次在天镇警察局被救出来,经过考察就入伙了,赵永刚准备以后让他继续干老本行—草原骑兵,这里接近草原,骑兵的机动性还是很强的。

“各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决定在新平堡南面的簸箕洼设伏。去天镇时路过那里二次,注意了一下,那里的地形很适合埋伏,大致呈一个簸箕状。部队明天傍晚出发,晚上潜伏,后天白天发现敌人就发起攻击。”

文参谋长起来说:“下面布置各部战斗任务。”听到这话,这帮人耳朵都立起来了。4个大队和火力支援部队都派到南方了,文参谋长带警卫队和工兵队分别负责阻击其他两只保安队,骑兵队负责侦察和三方联系,特勤队分成3组配合3支部队,守备队守家。

“老文,你去阻击辛苦了,就是注意不要把那二只保安队打怒了,牵制和迟滞住就行,等待我们回援。”老文笑着说:“放心吧,司令,我领着他们在山里打转转,拖死他。”

赵永刚最后说:“我们这次打的有晋绥军的正规军,千万不要轻敌,那不是稀松的保安队。晋绥军善守是出了名的,做好计划,要快打快攻,不给敌人以喘息机会,仗打得胶着了对我们很不利。都记住了吗?”众人回答:“记住了。”“好了,今天攻防练习,明天傍晚出发。特勤队?”“到。”彭应风应声而出。“你们先出发。”“是。”

新平堡镇位于天镇县的最北端,属山地地形,境内山区较多,尤其是南部为环翠山,地势险要,山路陡峭。计划利用地形前封后堵、两侧夹击消灭敌人,虽然部队在人数上处于劣势,但具备地形有利、打击突然、火力雄厚、训练有素、射击精准等优点,至少有七成胜算。

傍晚出发,半夜进入簸箕洼布置警戒后部队休息。第二天凌晨急忙构筑工事,做好伪装,埋设地雷,设置陷阱,安置火力配备,标出射击诸元,忙活完了一切,就静静地等待敌人的到来。清晨,骑兵侦查队来报告,敌人接近了。登高远望,隐约见到敌人行进的队伍。过了一会儿敌人走近了,后面是身穿蓝色军服的晋绥军,前面是颜色浅一些的保安队。重火力基本都是在晋绥军的队伍里,扛着机枪和小炮。待敌人进入伏击圈后,赵永刚舒了一口气,大喊:“打。”顿时步枪、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等各种枪炮打了过去。首先看见几个聚在一起骑马的敌军官应声落马,然后是扛机枪和小炮的也损失惨重,士兵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倒下。这时的素质差别就明显了,保安队的在四处乱串,有的干脆躺在地上装死,而晋绥军就地卧倒,取枪射击,低级军官在指挥部队集中。但随着低级军官伤亡的加大、火力支援弱、射击角度太高等的问题,晋绥军也开始有点乱了。赵永刚看到敌人的伤亡已超过一半、且无大规模组织抵抗、士气大降之时,不失时机地下令:“重火力掩护,部队冲锋。”战士们从四面八方从山上冲了下来“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在战士们冲锋的路上,大部敌人被打的已无斗志,举枪投降。还有一小部分人,几挺机枪利用地形在负隅顽抗,这时,部队出现了伤亡,有几个战士被打倒,再也没有站起来,那伙是安国敬带的部队。这样更引起了战士们的怒火,急眼了,不顾敌人的枪炮,没有按照规定动作攻击,又有几个受伤了。安国敬急忙大喊:“不要急,几个龟孙子,跑不了,按规定战术进攻。”战士们心一静,射击精度就准了,敌人的机枪几次哑火,趁机又冲近了许多。赵永刚气鼓鼓叫道:“胡老大,给老子把那几个机枪给我打掉,要不拧掉你的脑壳。”他也不想战士们出现更多的伤亡,后世的他对战士们的生命格外爱护,总是在说“能用枪炮解决的敌人就用枪炮解决。”“拼刺那是在最后一刻用的。”“战士和武器之间我选择战士。”这也是他被战士们衷心拥戴的原因之一。

“轰轰”几声炮响,胡老大果然不负众望,敲掉了敌人最后一个火力点。硝烟还未散尽,战士们便冲上了阵地,还有几个挣扎站起,都被愤怒的战士们用刺刀捅死,地上布满了敌人的死尸和被炸毁的武器。赵永刚大喊:“打扫战场,押好俘虏,撤退。”又把彭应风和陆虎叫道跟前吩咐如此如此,二人低头兴奋地领命而去。赵永刚心里在想:不收点利息,怎么好意思回去?他始终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战斗理念。他告诉彭陆二人先行化装成晋绥军进入新平堡,准备赚点外快,搂草打兔子两不误。

快到新平堡,彭陆二人已经乐呵呵地在等候。赵永刚大手一挥:“有用的全带走,让那些俘虏背着。”按照赵永刚的原则,地主恶霸的东西一般只取十之七八,在基地附近不要把事情做绝,以后兴许还是盟友呢。

回到山里一统计,这次收获还不小,计有手枪33枝、步枪800多支,轻机枪12挺,重机枪6挺,子弹近20万发,迫击炮4门,炮弹500发,骡马46匹,大洋2万多块,还有一批粮食、烧酒、罐头、药品、帐篷、布匹、盐巴等物资,还有一个小留声机,这哪里是去打仗啊,游玩一般,怪不得败得这么快。这次战斗毙敌团副以下400余人,俘敌保安团罗大团长以下600余人,这位罗大团长真的怕死,奇迹般的保住了一条命,枪声一响,就趴在地上装死,直到战斗结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