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12章

hawk735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URL] 萧汉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三天,他整个人都脱像了。没办法,仙儿带给他的压力实在过于沉重,每每想起那能把战斗英雄夯倒在地的女人,他就觉得不寒而栗,就想拔腿开溜,然后找条地缝钻进去,一辈子也不出来见人。所以他心灰,他意冷,以至于把这种极度悲观的情绪,不经意地带到了工作中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萧汉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三天,他整个人都脱像了。没办法,仙儿带给他的压力实在过于沉重,每每想起那能把战斗英雄夯倒在地的女人,他就觉得不寒而栗,就想拔腿开溜,然后找条地缝钻进去,一辈子也不出来见人。所以他心灰,他意冷,以至于把这种极度悲观的情绪,不经意地带到了工作中去。

“淀”师团两个俘虏,是由他负责监管,可刚一见面,彼此间就被对方的气色给吓了一跳。

萧汉是脸色铁青,瘦得像一只狒狒,而桂木和野仓,则是因为八路优待俘虏,所以足足胖了一圈。很鲜明的对比,完全不同的两条人生,所以世间为什么会有悲剧产生?也就不言而喻了。

“你们准备一下,过几天,会有人送你们去该去的地方。”萧汉有气无力地说道。

相互对视一眼,桂木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谄媚地说道:“阁下,咱们……能不能做笔交易?”

“交易?”

“是的,这个……只要你们地,不送我们回部队地干活,我们可以为贵军再提供一些情报。”

话不投机,这对话没法继续了,萧汉合上笔记本,歪坐在椅子上不言不语。“这两个小鬼子想搞什么呀?”他越想越气,越气就愈发痛恨起仙儿,“你说你没事弄两个活宝回来干啥?满嘴的生意,要不是他们中国话说不利索,我还以为是骗子假扮的日本兵。”

“萧桑,我们……我们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野仓忐忑不安地问道。

摆摆手,萧汉示意他们先别说话,给自己大脑一个冷却的时间。对于两个鬼子为什么不想回部队,他是心知肚明,日军对待被俘士兵向来是严惩不贷,一旦回到部队,可以说,这两个鬼子的小命就算彻底交代了。

说白了,也就是两个鬼子很怕死。

日本人怕死这一点都不奇怪,中国人往往以为日本人尽是些不要命的亡命徒,可实际呢?恰恰相反,日本人的胆小怕事在世界上很出名。他们团结起来是条龙,单个拎出来就是一条虫,日本兵之所以敢在中国横行霸道,其实这毛病全是中国人给惯的。

你不能怪日本人凶残,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懦弱。

过了许久,萧汉也没给这二位一个满意的答复。渐渐的,二人开始坐立不安了,他们恐惧,他们无助,甚至……开始有了自杀逃避的冲动。

“支那人真是难以琢磨……”


“那两个士兵依旧下落不明,阁下……”

“称呼我的军衔吧……”瞥瞥一旁的留声机,香川不由自主地摸摸光头,随手拿出一张唱片,“不用查了,他们肯定是被俘了,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舒舒服服挺过这场战争了。”

一阵“吱吱”的摩擦音过后,留声机中传出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

“井上君,我不喜欢贝多芬,可我还是经常欣赏他的乐曲,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井上没吭声,心说:“唉!你那显摆自己高雅的毛病又犯了……”

“因为我每次听到贝多芬的乐曲,总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没有眼泪的时候,只要听一听就会泪流满面。”香川这番话,还真不是乱说的,至少话音一落,他就把眼泪给挤了出来。

“中佐……”

“你不要打扰我,就让我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吧,一会儿那个关东农民来了,我还得用眼泪去应付他,不能让他看出我是表里不一。”

井上哭笑不得了,暗道:“中佐阁下,您把自己的聪明完全用错了地方。”

“说实话,我挺讨厌战争的,真的,要是没有这场战争,我也不会被重新应召入伍,家里的煤炭生意,也不会就此一落千丈,最终倒闭。”擦擦腮边的眼泪,香川又道,“你说大家坐下来,和和气气谈点生意那该多好?何必要打仗呢?结果打来打去,最后占便宜的是谁?你、我还是那些政客、财阀?唉!我们卖的是命,人家赚的是钱,道理就这么简单!”

就在二人唏嘘不已之际,房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面目狰狞的池田,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这回不仅香川,就连井上也开始抹眼泪了。

“香川中佐,我希望就几天前的事件,你能给我个合理解释!”

“已经够合理了,还解释什么?池田桑,俘虏暴动真的不关我事,我当时没在太平镇。”

“可我的兵是因为你部下的瞎搅合,才最终蒙受了损失!”

“池田桑,你得学会讲理,现在不光是你的损失,我那两个部下也损失了。”点点眼泪,香川痛不欲生地说道,“这次合作,大家是公买公卖,谁都没占到便宜。唉!我正在为那几个帝国勇士哀思,您就别在我伤口上撒盐了,行吗?”

“够了!”一声暴喝过后,池田凶狠地拔出战刀,在空气中挥舞了几下,“我不想再看你演戏,你这家伙!必须要对此次事件负上完全责任!”

“嗯?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香川中佐,根据你的所作所为,难道不该向天皇陛下切腹谢罪吗?”

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随手又摸了摸,香川耸耸肩,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微笑。结果他这个招牌动作,彻底让池田冷静了下来。不管怎么说,想叫一个平级的同僚去谢罪,他还没有这权利。

在日本军界中有个怪现象,关东、九州、北海道……几乎每个军人都可以为天皇去赴汤蹈火,唯独关西的大阪商贩除外,想叫他们去切腹自杀?这基本就是个玩笑。“本来嘛!活得好好的,我凭什么去死啊?再说了,天皇给我什么好处了?免费替你卖命打仗,这已是我做人的底线,你还想怎样?反正我又不是武士阶层出身,那种所谓的“武士道精神”,还是你自己留着玩吧!我就是个小商小贩,千万别对我要求太高。”香川想得很现实,可这番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只能期待对方自己去体会了。“也就是说,以后甭拿切腹这招来吓唬我,这招对我没用,就算要死,我也会选择一种比较文明的方式,譬如说自然老死。”

面对一个如此厚颜无耻的小商小贩,池田已不是第一次感到窝火了。在日本军界中,期盼香川能够切腹自尽的人绝不在少数,可这家伙脸皮厚,无论你怎么骂,怎么逼,他就是不死,而且还总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不得不说,在普遍以死脑筋著称的日本军人当中,香川的存在的确是一个另类。

“池田桑,您还是回去侍弄您的地吧,相对于土地来说,我是次要的,不值得您劳心劳神。”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直接就拍在了池田的死穴上,令他兴师问罪的底气,一下子被抽得一干二净。

谁都有短处,池田也不例外。对于他这关东农民出身的军人来说,其最大的短处就是土地,即便来到中国,也没改掉那疯狂占有土地的个性。

中国人把土地看得很重,日本人也同样如此。在日本关东那块贫瘠多山的土地上,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基本就可以撇着大嘴横晃走路了。池田家就有一块可以种植水稻的熟地,面积不大,三亩而已。可在当地人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大地主。因此,许多佃户见了池田的父亲——老池田,都会毕恭毕敬喊声“主人(老爷的意思,日语是ご主人様)”,然后再毕恭毕敬聆听老池田喊声“污奴(うぬ,译为‘你这个东西’)”。

但来到中国后,池田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家竟然是井底之蛙。三亩地算什么?这在中国连个中农都赁不上。可即便如此,他家里七八个兄弟,还为争夺这三亩地的家产而打得头破血流。

“土地太重要了,庄稼人的命根子,帝国可持续发展的命脉。”于是,深受刺激的池田,便在石盘县疯狂地占有起土地,只要是被他看中的沃土,不管有主没主,先抢过来再说。不服气就一刀劈了你,直到你低眉顺眼给他伺弄地为止。

这次池田大队向太平镇发动进攻,也是跟土地有关,谁叫从太平镇来的饥民,偷偷拔了他自留地的土豆?在日本,三亩地就相当于全部家当了,是他被下人尊为“主人”的资本。祸害了他的资本,那就等于要了他的命,所以池田中佐要惩罚你,要让你知道做贼、做强盗的可怕后果。

由此可见,香川为什么总也瞧不上池田,道理就在其中。同池田那“小农意识”相比,他认为自己这小商小贩要相对高雅得多。“唉!农民就是农民,不管怎么洗,也弄不净他那泥腥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