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11章

hawk735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URL] 仙儿在此次战斗中总共犯了一条大错,两条小错: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和顺手牵羊。关于顺手牵羊这个解释,萧汉真是下了一番苦工。为了不让仙儿在人生的道路上存在污点,经过反复掂量,萧汉决定还是替她把事实稍加改动一下,由“偷”变成了“借”。 这么做的理由,也并非是萧汉对仙儿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仙儿在此次战斗中总共犯了一条大错,两条小错: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和顺手牵羊。关于顺手牵羊这个解释,萧汉真是下了一番苦工。为了不让仙儿在人生的道路上存在污点,经过反复掂量,萧汉决定还是替她把事实稍加改动一下,由“偷”变成了“借”。

这么做的理由,也并非是萧汉对仙儿有什么好感,而是他于心不忍,不忍心看着一个孝女落到被人非议的下场。否则单凭仙儿的行为,就足可以让她在牢房中蹲上一年。

“我们惩罚一个人的目的是要教育她,帮助她反省,而不是要把她打进地狱。另外该如何惩罚,这还要看她的作案动机。仙儿的动机很明确,老爹快饿死了,做闺女的不能坐视不管,实在没办法了,这才铤而走险。别跟我说她为什么不向组织求助?组织富裕么?我们现在能不能在当地立足,这还要两说。”面对李国光的质问,萧汉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明白的,还以为盗窃集体财产的人是他李国光呢。

“不是……老萧啊!你这么替她说话,是不是对她有想法了?”

“哎?你这个念头很危险,千万不要乱说,仙儿是你能亵渎的么?”大口喘着粗气,萧汉抚了抚起伏不定的胸口,很明显,他这不是“做贼心虚”,而是……担惊受怕,“老李,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另外……这个……仙儿那种脾气,不是我这种人能吃得消的。”

“她有那么恐怖么?不外乎就是……不像个女人嘛!”李国光从内心里替仙儿鸣起了不平。

萧汉喜欢谁,大家心里都有数,一个名叫“安静”的小女兵,让他变得再也不安静了。心是躁动的,尤其是看到、听到“安静”的时候,那种渴望,渴求能和她在一起的欲望,就变得犹如火山般喷发,恨不得立刻将自己沸腾起来。

“……我是个平常的人,我不能盼望在人海里值得你一转眼的注意。你是天风:每一个浪花一定得感到你的力量,从它的心里激出变化,每一根小草也一定得在你的踪迹下低头,在缘的颤动中表示惊异……”

又是徐志摩的诗,李国光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你说你姓萧的也老大不小,没事总神经兮兮的干嘛?女孩子喜欢青睐诗人,坊间也的确有这种说法,但问题是,女孩子会喜欢个精神病诗人么?嗯!这可就值得商榷了。”

“安静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为了女神,我宁愿放弃所有微不足道的自尊,跟女神相比,自尊实在是太过渺小了。”萧汉还在自我陶醉,但李国光却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他曾不止一次向萧汉提醒过,“人家安静可能是有心上人了,作为革命同志加战友,您最好收敛一下,别给人家女孩子找麻烦,免得日后大家不好相处。”

然而,萧汉是置若罔闻,他辩解道:“连你也说这是可能,对不对?那就意味着还没有落实,说明我还有机会。呵呵!再说了,那一连长也只是个小连长,按照‘二五八团’的规定,想娶媳妇怎么也得先紧着我这正营级来,对不对?买东西还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娶媳妇更得如此。”

这叫什么歪理啊?娶媳妇和买东西它能相提并论吗?摆摆手,李国光不想再跟他胡扯了,敲敲桌子,震醒正在幻觉中踯躅不前的萧汉,一本正经地说道:“老萧,我今天找你,是代表组织来的。”

“代表组织?不会吧?我只是喜欢安静,并没做什么呀?难道我喜欢谁,组织也要管?”

“组织没心情管你这破事!你还自我感觉良好了?”

萧汉撇撇嘴。

“老萧,我跟你说,昨天团里开了会,要在曹、石两县大势开展敌后抗日工作。很荣幸,你被选中了,几位团首长经过慎重讨论,认为你比较适合担任领导工作……”

“哎?打住!”一摆手,萧汉果断地反问,“昨天不是讨论仙儿的问题么?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先讨论仙儿,再讨论你,这有问题么?”李国光几乎是在吼,这个身上长毛,头上长角的萧汉,怎么总让人想扇他一巴掌?

“哦哦!没问题,没问题,您接着说,呵呵!”

喝口水,顺顺心中的火气,李国光又道:“不过呢,上级考虑到你不是本地人,风土、人情均是两眼一抹黑,所以啊!要给你找个帮手。”

“谁呀?不会是安静吧?”

“你想得到美!”拍拍桌子,李国光吼道,“是仙儿,听明白没有,是仙儿!”

“咔嗒”,萧汉这脑袋耷拉了下来。

“怎么,你有想法?”

“可不可以换个人?”

“换不了,咱们队伍上,只有她最熟悉本地情况。”

“那你也不能让我带着她呀?”萧汉这回是真急了,“就她那脾气,那手段,到时候你是让我听她的,还是叫她听我的?我们俩谁管谁呀?我能降住她么?”

“那就是你的事了,对不对?连个大字不识的女同志都管不住,你这大学是白念啦!组织上是白培养啦!你这领导艺术还有待于炉火纯青啊!是不是?所以你就应该被降级使用!”

“那就降级吧,只要不跟仙儿在一起,我宁愿下连队去当指导员。”

“哎?”李国光愣住了,这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可没想到萧汉会弄出这么大的反应?看来仙儿也的确是了不得,为躲避她,一个正营级干部,居然会自贬身价来消灾避难?嗯!仙儿,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性格了。

自以为逃过一劫的萧汉,偷偷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可还没等他彻底松下一口气,对面的李国光,突然又取出了备用方案。“老萧啊!唉!我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嗯……这句话该怎么理解呢?呵呵!我个人的意见是,当你听到下面的决议时,千万别有什么想法,以平常心对待就行。”

萧汉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

“临来前,吴团长和谢政委找到我,说万一你小子敢动什么歪心眼,那就遵照你的最后决定,按你的最后决定来办。所以说,石盘区委的主要负责人,你肯定是干不成了,委屈一下,做个区小队指导员吧,也算是达成你下部队的心愿了。”

“呃……”嘴巴张了张,萧汉的脑袋一下就混乱不堪了。他怎么想都不明白:为什么团领导非得让自己去搞地方工作?

这一点都不奇怪,谁叫他有事没事,总跑到人家女同志窗下吹拉弹唱?你倒是浪漫了,可人家安静受不了,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把这件事上报到团里。团领导能怎么办?你萧汉只是发神经而已,并没做什么出格事,真要处分你,那也说不通。于是聪明过人的谢政委,灵机一动便想出个好办法:把你调离,只要远远离开这环境,我看你还怎么折腾?呵呵!到山沟里自娱自乐去吧!

这招实在是太绝了,萧汉想了想,从感情到理智都无法接受。“我这就算是被发配了……”他想哭,可又哭不出来,“……不带这么玩人的,我没那么好的脾气……”

见他“吭吭哧哧”半天也没言语,李国光眯眯一笑,问道:“还有什么需要补充么?”

“那……那我再确认一下,区……区小队的队长是谁?”哆哆嗦嗦叼上“喇叭筒”旱烟,揉着舒展不开的眉毛,萧汉连说话都抖成一团了。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仙儿!”

“......”

“老萧!你怎么不说话?”

“......”

“老萧!”

“......”

“老萧!”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