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道游击队战后篇:瑕不掩瑜

秋日 收藏 6 39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观《铁道游击队》战后篇,感慨良多。

该片是铁道游击队的续篇,是铁道游击队在那段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发动内战前的时间里发生的故事的一个回顾: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利用诈死蒙蔽敌人和自己人,然后先后利用伪警备团改编的国家借尸还魂;妄图向抗日军民复仇。当伪警备团因窝藏日寇残余,被铁道游击队和其他抗日部队消灭后;这些日寇残部又回到枣庄西部的西大井一个废弃的村庄建立秘密基地,妄图东山再起。为了积蓄对抗抗日军民的力量,这些日寇残余与国民党军统和中统相互勾结妄图在国民党阴谋策划的枣庄暴动里浑水摸鱼。为了实现自己的图谋,军国主义分子松尾化名宋先生将胶东帮和筷子会组合;使之成为自己破坏铁路的一支力量,然而结局是筷子会反水以及后来国民党策划的枣庄暴动功亏一篑;松尾也在对铁路局孤注一掷的突袭里被铁道游击队请君入瓮成了俘虏。随后,在隐藏在军统内部的日本高级特工的帮助下从徐州看守所逃脱;在他最后一次孤注一掷的冒险突袭美国特使的疯狂里,命丧芳林嫂的手榴弹下。这应了中国的古话:逃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影片结束前,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洪与中统上校郑祥的对话颇有意思。亦即我们因政见不同或许会舞枪弄棒兄弟相残,但面对共同的敌人我们也能共同对敌同洒热血。

影片的情节引人入胜,影片对人物的刻画也很有意思。

大队长刘洪依然粗中有细,很有亮剑里李云龙的风采。他在孤胆赴徐州取得王雅茗真实身份一节里,让哥哥我也是为之提心吊胆;与那李云龙大闹县城小鬼子生日宴会可有一比。他此行收获不小:除了撕下王雅茗红色商人外衣之外,还将汉奸许科长送去见了阎王爷。

政委李正依然是铁道游击队的灵魂,虽然当了枣庄的市委书记;但他依旧为了实现铁道游击队从破坏铁路到保护铁路的角色转换付出心血。在刘洪孤胆赴徐州那段时间里,他为刘洪牵肠挂肚也出于对纪律的遵守而一个人承受对战友的思念和其他人的误解。

芳林嫂依旧是中国伟大女性的一个缩影。他甘当丈夫的后勤,为了保卫枣庄的安宁;她主动带领家属主动侦查敌情,为破获潜伏敌特立下汗马功劳。最后,终于让日寇松尾死于自己的手榴弹下;这一次,他没忘了拉弦。

影片对鲁大姑的描述也比较成功。这位在抗战烽火里成长的妇女干部,打仗是一个好手;这点连刘洪都对她另眼相看。但是,这位在延安抗打毕业的女干部确是一个本本主义者;他一本正经在铁道游击队里进行的整风运动弄巧成拙闹了不少笑话。在对待筷子会的态度上尤其是对待珍珍的态度上,她得表现也很有特点;可以说,这代表了当时不少人的看法。先是对珍珍想要改邪归正参加革命的想法嗤之以鼻,认为一个小混混哪能参加革命呢。她那种将珍珍驱逐出枣庄的做法无疑是要将一个渴望走上正路的女孩子往邪路上赶,逼得这些人重操旧业。然而还是刘洪的游击队暗中接纳了珍珍,最终多了一个革命战士少了一个重操旧业的混混。更为戏剧的是,当确证珍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后;她的态度立马换了180度。哥哥以为这是许多人劣根性的表现:对自己的亲朋好友虽然失足,却认为是可以改造好的子女;对其他人的失足,虽然失足者立志痛改前非却无人能理解和给其一条出路,从而破罐破摔而数次进宫最终危害自己和社会。

影片里的黑旋风是一个极讲义气的江湖汉子。只要对他有恩他就盲目愚忠,这种愚忠使他成为日寇残余松尾伪装的筷子会军师宋先生的帮凶;当然,当他知道松尾就是日寇残余时;他用自己的血性为最后摧毁日寇残余的基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用自己的生命表现了对祖国的忠诚。

孙玉田这个角色的描述是该剧的一个亮点。孙在刘洪的带领下参加了革命,在艰苦的抗战年代他的革命性和勇敢精神毋庸置疑;为此,他成了一个响当当的抗日英雄。抗战胜利了,他看着有些人担任了高一些的领导职务;而自己确依然原地不动。心理就有了想法,于是他在前伪军团长姨太太自己现在妻子的冷嘲热讽下露骨地找领导要职务要待遇。数次之后,他当了商行的掌柜;而后,他的商行成了军统在枣庄的据点和两条线销赃的地方。事情败露,他在误杀了妻子之后无奈地他和郑祥狼狈出逃;当然他也成了军统的少校。在军统,老娘执意回故土并死在回枣庄的路上以及刘洪对他的劝诫使他在最终回到自己兄弟的行列里;最后,他死在了敌人的冷枪下;最后,他没有成为英雄;最后,成为铁道游击队自己的兄弟;或许是他最好的归宿。

在剧里,郑祥的描述比较成功。这是一位爱国的军统军人,这也是一个反共立场坚定的军统成员。在为了抗击共同敌人日本法西斯的烽火年代:他和刘洪在不同的战线沉重地重创疯狂地日本鬼子,在对付共同敌人的岁月里他们也有相互支持和帮助的经历;这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御外侮的一个写照。然而,在打跑了共同敌人之后;在对付自己昔日抗日战友的事情上;他同样毫不手软。

电视里,军国主义者松尾的刻画可谓入木三分。这个对中国文化颇有研究的敌酋,为了自己的圣战事业可谓绞尽脑汁挖空心思:他先是以伙夫身份隐藏与被改编的伪警备团,警备团覆灭后他又在西大井建立基地。为了了解枣庄和我军的情况:他时而宛如李玉和一般“磨剪子来,锵菜刀”时而一副儒商之模样;时而,他又摇身一变成为火车上口若悬河的说书人。当国民党策划的枣庄暴动之际,他头戴国民党军帽领佩国军上校军衔:杀气腾腾的向枣庄扑来。在被俘之后,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妄图绝食自尽来逃脱中国人民对他的审判;连亲生女儿的亲情都无法感化他那被军国主义毒害的灵魂。最后,他在袭击专列未果死于芳林嫂之手;应了那句中国古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和罪有应得以及逃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影片中对汉奸的描述同样入木三分。

汉奸王雅茗是一个极善伪装的角色。他是大地主大汉奸高敬斋的儿子,日寇来了他投靠日寇;日寇走了他成了中统的特工。或许,他太忠于党国了;他意气风发地周旋在解放区的上上下下,连当时的共产党省长都给他红色通行证大开方便之门;连枣庄八区的区委书记都为他走私枪支帮助共产党区中队而大为感动。他的表演太出色了,连久经沙场的政委都对他将信将疑了。然而,刘洪的冷静及时发现他的猫腻;让政委清醒过来,是刘洪最终撕下了这位红色商人的伪装。也许,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这位特工太过分了,他给区中队的枪支不是装不上就是子弹型号对不上;于是,狐狸的尾巴就露出来了。万一,他给区中队的枪都是好枪子弹也不少;共产党还会怀疑他吗?共产党还会有人相信刘洪吗?或许,他太忠于党国了;当年当汉奸只是为了掩饰自己中统特工的身份吧。当他与日寇残余松尾勾勾搭搭之际,他是那样满面风光志在必得;当他发动的暴动渴望得到军统别动队支援时,在八路军进攻的炮火里:这位党国的忠臣发出了“不是我误党国,而是党国误我”的哀叹后饮弹自尽。影片里,他死前眼角流下的那些泪水;个中滋味令观众可以细细品之。哥哥云:国民党以及国军的惨败此为原因之一吧。

杨特派员,在剧里面对郑祥军统里有内鬼的质疑顾左右而言他。其为“大本营”的真面目渐渐浮出水面;郑祥对他的怀疑之时,也是观众哥哥我对他的怀疑之时。而刘洪则依然将郑祥怀疑为“大本营”杨特派员撕下伪装图穷匕首见之时,刘洪与郑祥终于将这位大本营送到他该去的地方。

哥哥以为,这是这部电视剧成功之处。

这部电视剧失败的地方依然不少。

哥哥不止一次地听到军统的人士曰:戴老板如何如何,导演您这不是坑保密局的毛局长吗?军统的使命伴随了抗战的结束和戴老板回南京途中在雨雾里撞上山头就完成了。导演,您去百度查一查戴老板就可以不犯错误了。

哥哥还看到:孙玉田在最后仅仅被击中肩胛骨下方而非心脏部位,孙可以不死的。不过,导演说了:你地,死啦死啦的。于是,孙玉田被打中肩胛骨也死啦;应了中国古话: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哥哥还看见:笔者父亲五十年代装备的苏式冲锋枪穿越到了国军手里,这还不算;在后来装甲车突袭军列里,AK-47的中国版也出现日本特工的手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