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天山风云 第一部分 西路军左支队进驻迪化(9)

河西浴血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7.html


高大的沙丘,遍铺漠野,连绵起伏,宛若强风掠过海面,掀起惊涛骇浪,蔚为壮观。沙丘托举着红柳,飘动着火焰,开始讲述春天的故事。


雄浑壮丽的山脉峡谷,沉浸在柔和的霞光里。星星峡公路上一字儿排开盛世才的汽车兵驾驶的苏式大卡车。车厢里,横放着可以坐人的木板条。陈云站在车厢顶上,向列队等候上车的全体指战员宣布乘车行军的注意事项。


大家正要分组登车,忽然传来马嘶声。有匹枣红马挣脱缰绳跑到车旁,亲热地啃着主人的衣裳。人多车少无法随车带马,几十名团以上干部的坐骑,都留给盛世才的边防队了。昨天已和战马告别,今天,心爱的战马竟挣脱缰绳给大家送行来了。


大家又一次想起征程中与战马相依为命的情景。白天,它驮着主人艰苦跋涉,驰骋杀敌;夜晚,它又用温暖的躯体替主人挡风御寒。在最艰苦的祁连山中,它虽然瘦骨伶仃,已驮不动人,但在主人疲惫不堪,爬坡时一倒下就再也起不来的关键时刻,就靠拉着它的尾巴上山,一次又一次战胜了死亡的威胁。大家也视战马为战友,每到一地,不管再累再苦也要为它寻水找草维持生命。同生死共患难的战斗生活,人与马结下了深厚感情。


有马的干部,不约而同地跑到拴马的地方,激动地搂着马脖子与它亲昵,最后一次为它梳理鬃毛。大家再三叮嘱盛世才的边防军:“这些战马是有功之臣,一定要好好喂它,千万不要杀!老死了也不要吃它的肉,要把它们埋在向阳坡上。我们还要回来看它们!”


车队西行,阳光像一匹金绸落在车上、公路上。左支队将士人人脸上粗粝黑紫,隐隐透出一种沉重的激情,悲壮的雄伟。他们带着河西走廊峭厉的漠风,从星星峡迈出新的步伐。


大漠广袤,高天悠远。极目远望,荒凉不毛之地环抱四野;时而可见,成群的野黄羊和汽车赛跑。戈壁麻黄星星点点,一堆堆、一丛丛,倔倔地直挺着,在骄阳下驻足,在沙土里扎根,在漠风中浅唱。


车队越过河床很浅的一条大河,翻过一个慢坡,出现一片绿洲:一条条青渠,一块块稻田,翠绿的树林,成片的果园。要不是水塘里倒映着远方的雪山,人们真以为来到江南了。陈云告诉大家,这里是新疆的东部门户哈密,自古以来就是中原与西域联系的交通要冲。


将士们为塞外有水稻而纳闷,一了解才知道:清朝陕甘总督左宗棠督办新疆时,看到哈密盆地水源丰富气候温和,就令清军中的湖南兵搞“屯田”,开垦了两万多亩土地,从江南运来稻种,还带来了一些活鳝鱼。从此,新疆有了自产的大米,有了鳝鱼。


将士们在哈密宿营一夜。第二天出发前,宫自宽与盛世才通了一次电话。盛要他到南疆执行任务,就此与红军指战员分手,率部开往南疆。


红军指战员乘车继续西行,穿越“火洲”吐鲁番。秃岭荒山重峦叠嶂,赭色砂岩连绵起伏,宛若巨龙横卧在大戈壁上。那赭红色的山峰,怪石嶙峋,寸草不生,在5月的阳光照射下红光灼灼,热气蒸腾,好像一堆堆巨大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火焰山,古书称“赤石山”。当地维吾尔族群众给山起名字叫“克孜勒塔格”,意思是“红色的山”。《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受阻于“八百里火焰”,孙悟空三调芭蕉扇的故事,为火焰山披上了一层神奇的色彩,成了传闻天下的奇山。唐代边塞诗人岑参有诗:“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云厚,火云满天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汽车在热气蒸烤中喘息着,挣扎着。一股一股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烤得人人燥热难忍,呼吸急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