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漫卷狼烟 正文 第十六章 众兄弟结义草堂

野火秋烽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size][/URL] 正白头屯的张小崽子,因身材瘦小而得此绰号,大名张青林,祖籍乃河北沧州人氏。他从八岁开始,就跟随爹娘所在的马戏班子学着打把势卖艺,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十来年的风雨漂泊,使他练就了一身好把式,也结交了一些好朋友,为人特别讲究江湖义气。一九二二年,民国十年,他和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


正白头屯的张小崽子,因身材瘦小而得此绰号,大名张青林,祖籍乃河北沧州人氏。他从八岁开始,就跟随爹娘所在的马戏班子学着打把势卖艺,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十来年的风雨漂泊,使他练就了一身好把式,也结交了一些好朋友,为人特别讲究江湖义气。一九二二年,民国十年,他和爹娘随马戏班子来到了双城堡地界巡回卖艺,七月十五那天,在天德兴(现杏山乡)周冕窝堡遭遇飓风袭击,有的牛马猪羊都被卷入空中,有的树木连根拔起,所有民房尽皆垮塌,砸死马戏班子数人,其爹娘也未能幸免遇难,幸存的人料理完丧事之后,班主便随即解散了马戏班子,人们只好另谋生路,各奔东西。当时年仅十八岁的张小崽子走投无路,后经当地一个江湖朋友的介绍,无奈便和刚刚完婚的师妹来到正白头屯落脚。每年明着是本本分分的庄稼人,靠租种地主十几亩薄田为生,暗地里却和几个江湖朋友搭帮结伙,偷偷地干起了马贼的行当。

由于多年在马戏班子练就的功夫,张小崽子盗马却有一手绝活,非平常人可比。当年一般大户人家都是三合院或四合院,马棚都设置在东边的一溜厢房,马棚的房门也是冲西开在院子里,而马棚的后墙却留有几个大约能有五尺来见方、里边可以上锁的木板小窗户。小窗户的作用一是白天打开后马棚里可以换换空气通通风,二是打扫马棚时方便人们用铁锹把马粪清除到院外去。而张小崽子盗马,只要是他看上眼的好骑马,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在外边撬开马棚后墙的小窗户,钻进去解开拴在槽头的缰绳,然后调转马头,把缰绳递到窗外,站在窗外的人接过缰绳之后,使劲地向外一抖,同时他照着骑马的软肋使劲地就是一拳,骑马忍痛顺势纵身一跃就窜出窗外,他双手攥住马尾巴乘势也一纵身形,随着骑马窜出去,然后接过缰绳和同伙各自飞身上马,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前些天,龙云阁家里的大青和二青两匹骑马被盗,也都是出自张小崽子之手,带着同伙所干的绝活。只是后来龙云阁经道上的朋友介绍很快找上门来,他也毫不隐瞒一五一十地照本实发,并一再表示要以卖马所得的价钱,加上三倍进行赔偿。因龙云阁坚持非要找回两匹骑马不可,张小崽子费尽周折,总算找到了两匹骑马的下落。龙云阁见他天资聪颖、头脑精明,很讲江湖义气,颇有侠义之风,非但没要他的赔偿,还磕头拜把结交成生死弟兄。后来兄弟两个更感到情投意合,感情也与日俱增。

昨天在龙家亮子喝酒的时候,龙云阁就对张小崽子说,今天要同家父和二叔去厢黄三屯的于家烧锅,然后要从于家烧锅领来一个叫刘凤会的人,介绍给他交个朋友。早上起来,天刚蒙蒙亮,张小崽子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从东家那里借来一匹快马,马不停蹄的跑到西沟子沿请来磕头大哥夏文举,再和夏文举一起跑到老平台子请来磕头二哥任丙章,又同夏文举、任丙章一起跑到厢黄三屯,请来了磕头三哥杜仁杰和磕头四哥李克昌,等哥五个聚到了一起,在烧锅院子买了好些鸡鱼肉蛋之类,他才领着四位弟兄赶回到正白头屯的家里,专门等候龙云阁和刘凤会的到来。一路上张小崽子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我的磕头小弟龙云阁够朋友,人家可家趁万贯却没有小瞧我,这四位磕头弟兄也不含糊,同我一样,虽然都是穷光蛋一个,连根马毛都没有,可开口就能从地主老财那里借来骑马,混的够份,活的有料。只是还不知道这个刘凤会到底为人怎样,究竟何许人也,不过既然是云阁小弟特意前来引见介绍的朋友,那也一定是个很讲义气的弟兄,错不了,只要看龙云阁处事,就可知刘凤会品行。

张小崽子家住在正白头屯正阳街(即屯子中间那条街)的西头,独门独院的两间土坯草房,院子四周都是夹起来一人多高的柳条杖子,微风吹拂的柳枝已经发出绿莹莹的嫩叶,两根四楞见方的院门柱子和上边搭的横梁都刷着黑漆,两扇用铁合页钉在院门柱子上的黑漆小板门此时敞开着,院子里等候龙云阁和刘凤会到来的弟兄五人有说有笑。等龙云阁和刘凤会弟兄二人刚来到小院门外离鞍下马,院子里的弟兄五人就一起迎了出来,双方都相互拱手施礼,亲热地一一做了介绍。走进院子,就可以闻到张小崽子媳妇正在开始炒菜的香气扑鼻。两间土坯草房上下对开的窗户扇和敞开的木板房门上半部的窗格子都糊着窗户纸,窗户纸上都用鹅毛翎蘸着豆油掸过,主要是为了防雨和屋里亮堂;东山墙的下边是一间装农具和杂物的偏厦子,西山墙这边和南墙平行的是用土坯砌成一米多长的烟囱脖子和相连的四米多高的烟囱;靠里屋的窗前用土坯砌着一米多高的长方形酱栏子,酱栏子里边放着一口酱缸,酱缸的缸口用缝着红布条的白布蒙着,白布耷拉的四角上边拴着铁螺丝疙瘩,白布上边盖着用酱杆(即高粱穗以下细长的那一节)穿的盖帘,酱缸旁边放着防雨用的秫秸编成的圆锥形酱帽子;院子里鸡架鸭架、猪圈狗窝应有尽有。张小崽子先把院门关好,又把拴在院子里的七匹马喂上草料,他才把弟兄们每个人的大致情况相互介绍一番,弟兄七人这才前呼后拥地走进屋里。

走进两间土坯草房屋里,只见外屋靠窗户和间墙的位置搭有连二的土坯锅灶,木锅盖和锅台板都擦得锃亮;靠东墙一溜放着两口大缸、两口棑缸和一张高脚木条桌;大缸一口腌酸菜(冬天怕冻酸菜缸要挪到里屋)、一口装粮食,棑缸一口装糠麸(即喂养家畜家禽的饲料)、一口是水缸;在四口缸的缸口上边,都盖着用酱杆穿的圆形盖帘;条桌上面放着坛坛罐罐、下面碗柜装着碗筷餐具;靠北墙的地上临时堆放着做饭用的烧柴。里屋搭着南北两铺土坯炕和连接南北炕走炊烟的窄条万字炕,炕上都铺着秫秸炕席;南炕的炕梢放着一个黑底镶着四块上有古代四大美女彩图瓷砖的木制炕琹,炕琹上边放着与之配套的黑漆木制架式被格,被格里叠放着用床单蒙好的睡觉时铺盖的被褥(俗称被垛);北炕的炕梢放着一个画着紫底金漆“福、禄、寿、禧”篆字和圆形盘肠的木制躺箱,躺箱上边放着两张桌面朝外立起来的黄褐色水曲柳木制八仙桌子;万字炕上放着一个带有抽屉和拉门的长条褐色木制矮炕琹,炕琹上边摆放着香炉、烛台、酒具、茶具、镜子、瓶胆(用来插鸡毛掸子的)等器具;西墙上方卷放着过年和元宵节请神时供奉的张家家谱,下边是张小崽子爹妈的黑白画像。一看就是典型的东北家居,透着味道十足的乡土气息。

来到里屋,张小崽子见媳妇在外屋忙着炒菜做饭,他只好自己动手,先把北炕躺箱上的两张八仙桌子并排平放在南炕上,然后摆上七个小茶碗,放上两个茶壶,又拿来两包洋烟卷、两盒洋火和两个烟灰缸放在两张八仙桌上。他的茶碗摆得却很有讲究,靠东墙炕头的席位上只放一个茶碗,在八仙桌子两边的席位上均匀的各放三个茶碗,很显然靠东墙炕头的席位是正位。看得出,唯恐怠慢众位弟兄,他是忙的不亦乐乎。

一切都安排好了,张小崽子才说道:“快请南炕就坐,咱们先边喝茶边唠嗑,云阁贤弟,你是远道而来的贵客,快请上坐……”

龙云阁连连摆手推辞,认真地说道:“大哥,有众位哥哥在此,小弟岂敢上坐,文举大哥年长为兄,还是请文举大哥上坐……”

众人你推我让,最后一致赞同按年龄大小的顺序落座。于是众位兄弟这才脱鞋上炕,按照正位夏文举、左一任丙章、右一杜仁杰、左二李克昌、右二张青林、左三刘凤会、右三龙云阁的顺序,依次落座。大家边喝茶边唠嗑,推心置腹无话不说,增进了了解,也增加了感情。

大约不到半个时辰,张小崽子媳妇就用连二的两口生铁锅,一个做炖菜,一个做炒菜,把小鸡炖蘑菇、红烧大鲤鱼、酸菜汆白肉、土豆炖豆腐、溜肉段、葱爆肉、毛葱炒鸡蛋、肉炒干豆腐、干豆角炖粉条、干辣椒炒肉片等十个东北家常菜全都做好了,然后分双份摆放在里屋南炕两张八仙桌子上,把茶壶茶碗都撤了下去,又摆上七个厚玻璃小酒杯、七个吃碟、七双筷子,拿过来昨天龙云阁送给张小崽子的十瓶榆树老窖,放在了炕梢,对众位弟兄说道:“各位哥哥兄弟,有俺当家的陪着,你们先慢慢地喝着,俺先到外屋看焖的小米饭好了没有,有事叫我。”

张小崽子媳妇姓孙,名叫孙桂芬,夏文举客气地说道:“桂芬弟媳妇,劳累你了,你忙你的去吧,我们哥几个有酒有菜就行。”

“好嘞,要有什么吩咐,您就招呼一声。”说着,孙桂芬又顺手从炕梢拿过两瓶榆树老窖,放到张小崽子面前,这才退了出去。

榆树老窖的一斤装紫檀色瓷瓶设计的很考究,平底细脖扁圆形大肚,一面背景是隐约的青山,凸显出一个金色的牛头,牛头的上边是黑色篆体榆树老窖四个大字,牛头的下边是金色楷体牛头山三个小字;另一面背景是青山脚下怪石旁边的一座茅屋,屋外有四位隐士在古藤树下举杯浅酌,两边则分别是“人生如梦,转眼百年”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楷体小字;总体看来给人一种古色古香而又意味深长的感觉。

张小崽子拿起榆树老窖,摘下酒瓶上自挂的小刀,刮去瓶嘴的封蜡,刚剜出软木瓶塞,满座的人立刻就闻到一股清香的酒气,大家都称赞不已。张小崽子从夏文举大哥开始,一直挨个把酒满到龙云阁小弟,然后才给自己满上,举起酒杯,有些激动地说道:“各位哥哥,各位兄弟,想我张小崽子,一个外乡打把势卖艺的落难之人,能够在贵方这块宝地结交各位哥哥兄弟,实乃前世的缘分,今生的造化,我感谢大家啦。特别是凤会兄弟,能够屈尊贵体,光临寒舍,我张小崽子深受感动,真是三生有幸啊。来,为了我们弟兄这份难得的情义,请满饮此杯,我张小崽子先干为敬啦。”说完,他端着酒杯,向众人一一点头巡回了一下,才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众位弟兄也都是同时端起酒杯,随之一饮而尽。

张小崽子放下酒杯后,忙说:“来来,吃菜吃菜,都是自家兄弟,千万不要客气。今天咱们哥几个都要开怀畅饮,来个一醉方休。”

刘凤会起身穿鞋下地,打开两瓶酒,也是从夏文举大哥开始,一直挨个把酒满到龙云阁二弟,然后脱鞋上炕给自己满上,举起酒杯单腿跪在炕上,说道:“张大哥,你方才过于抬举小弟了,在下实在承受不起。各位兄长,云阁贤弟,凤会虽然不才,但历来交朋好友却有三条:一、只要诚心结交,就该肝胆相照;二、甘愿赴汤蹈火,宁肯两肋插刀;三、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今天,承蒙云阁贤弟引见,有幸结识各位兄长,在下只好借花献佛,但愿情义天长地久。来,请同饮此杯,小弟也先干为敬。”众位弟兄又都同时端起酒杯,也随之一饮而尽……

坐在正位的夏文举“啪”地放下酒杯,双手连击三掌,激动地赞许和提议道:“凤会贤弟,说得好啊!只要诚心结交,就该肝胆相照;甘愿赴汤蹈火,宁肯两肋插刀;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凤会贤弟光明磊落,侠肝义胆;云阁贤弟虚怀若谷,义重如山;丙章二弟性情耿直,心肠火热;仁杰三弟爱憎分明,刚直不阿;克昌四弟为人仗义,性格豪爽;青林五弟精明强干,豁达开朗。既然天赐良机,弟兄相聚,相见恨晚,同心对意,那我们何不重新歃血为盟,共同结为生死兄弟,可谓下合人心,上顺天理……”

夏文举的话音刚落,就赢得了一片掌声,其余的六位弟兄也都皆有此心,深受感动,无不连声叫好,各个拍手赞同。

于是,众位弟兄一起下地,在夏文举的带领和主持下,点燃香炉,双膝跪地,举行了歃血为盟的磕头仪式,七位结拜弟兄按年龄排列的顺序是,夏文举年长为大哥,任丙章为二弟,杜仁杰为三弟,李克昌为四弟,张青林为五弟,刘凤会为六弟,龙云阁为小弟。

然后,重新热菜,再整杯盘,众位弟兄依次落座,推杯换盏,开怀畅饮,谈古论今,一直喝到天色将晚,酒席方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