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败露(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还没走到门口,桌上的电话铃戛然而止,而口袋中手机却蜂鸣了起来。付瑞自嘲的笑了一下,掏出了电话,边走边看着,是一个四个字母组成,并无数字显示的来电。他点了点头,这是一个保密电话上打出的来电。手一按,接通了它。

“付组长吗?我已经建立了新的指挥中心,地址马上发到你的手机上。您在哪里,我立刻派人将专用通讯器材给您送来。”

“好的,谢谢。请将器材送到罗培缨警官休息处。另外,请马上安排人对罗培缨警官进行专项测谎。带着设备一起过来。”

“是,我现在就安排。还有,我们的分析是正确的。倪晓燕已经到达东门派出所,马贵失踪了。我们正在动用技术力量对其进行追踪。”

这已经不出乎付瑞的意料了,现在的问题是,马上找到这个家伙,此次行动便可有更多的突破口。他没有做出进一步的指示,不干扰现场指挥的决心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只是对着电话说了句:“好的,随时保持联系。我这里忙完,就来和你会合。”

“好,等你。”副局长说完,首先挂断了电话。

沿着走廊,付瑞朝着另一头走去。窗户的玻璃外,已经微微能看见东方的红晕了。从昨晚的枪击案发生到现在,只不过过去了数个小时左右,案情的发展却跌宕起伏。但现在,天就要亮了。

坐在门口的一名女警远远的看到了付瑞走来,她记得这个和室内那个被监护的女人是一起来到他们局的,也知道,这是一位上面派来的高级警务人员。出于礼貌,她连忙站了起来。

付瑞笑着和这位女警用手示意了一下,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用手指指了指办公室里面。女警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异常现象,并且用手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表明罗培缨正在休息。付瑞点了点头,正要推门进去。女警下意识的将身体移动了一下,看着付瑞,并没有做声。

付瑞见此,不由得笑了,竖起了拇指,对女警做出了一个夸赞的表示。赶忙从身上掏出了电话,查了一下副局长曾经留给他的私人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付瑞只轻轻的说了声:“您稍等。”便将电话拿向女警,示意着让她接。

女警迟疑了一下,便拿过了电话,放在耳边立刻就听出了副局长的声音。“是,是是。我明白。”她小声的不停回答着。

将电话交还给了付瑞,女警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的表情。然后,向后推了一步,主动给专案组组长打开了门。付瑞又做了一个嘉许的手上动作,向这位忠于职守的女警投去了欣赏的眼光后,走了进去。

罗培缨正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身上披了件警用大衣,看来是屋外监护的女警照顾了她。桌子上,一杯水已经冰凉。一碗方便面也只吃了半碗,残汤剩羹凝成了厚厚的油花漂浮在汤碗里。当付瑞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背后的时候,罗培缨的身体轻轻一颤,头慢慢竖了起来。转过来一看,笑了。

“嚯,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回总部,忘记了还有我这么个行李呢。”她的语气里好没有埋怨的意思,语气显得轻松自如,更像是同事之间经常开的玩笑。

不愧是反恐总局的精英,如此沉着和自信。付瑞的心里暗暗赞了一句。脸上也是笑意盎然,接着罗培缨的话说道:“是啊是啊。我都到首都了,想着就是忘带东西了。仔细一看,原来你没在。这不是回来取了吗?”说完,两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因为罗培缨已经醒来,他们说话的声音也不必压着了。付瑞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罗培缨做了一个等一下的手势,便向门口走去。

“您去休息吧,这都熬了一晚上了。”付瑞在门口亲切的对着值班女警说着。

“我不累,没事儿。”女警似乎对自己的岗位还很不确定。

付瑞的笑意更加浓厚:“去吧,没事儿。天都亮了。我会对你你们副局长说明的。”他用手指了指外面。

其实前面副局长的交待已经很清楚了,女警只是习惯性的流露出一种专业的工作态度。见到付瑞这么坚持,她也没有再坚持,露出浅浅的笑靥,向着付瑞敬了一个礼:“那我去了。”

“嗯,辛苦。”付瑞还了一个礼,再次说了一句送别的话,将女警送走了。转身回进了办公室。

走到了罗培缨坐着的办公桌一旁,两人又是相视一笑。付瑞随手拉过一张转椅,在她桌子的侧边坐了下来。真正的聪明者是不需要解释的,很多事,彼此间都懂,都能理解。这就是这个行业的默契,当然,也有点残酷。罗培缨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坐直了身体,直接问了起来:“撤岗了?那么,对我什么安排?”手似乎不经意的揉了一下腹部。

付瑞注意到了这个动作,没有回答罗培缨的问题,关心的问了一下:“怎么?不舒服?”

罗培缨摇了摇头,摇了摇手:“没事儿,可能胃有点凉。”

付瑞连忙环顾四周。马上就看见了在墙角的饮水机,还好,热水灯一直亮着。他站起身来,拍了拍罗培缨的肩,又看了看桌上的水杯,拿了起来。

“我来吧。”罗培缨连忙也站了起来,客气着。

付瑞笑着示意让她坐着吧,自己径直向饮水机走去。在饮水机的下方,他又找出了新的一次性纸杯。把罗培缨的旧水杯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后,给反恐总局的女警官重新接了一杯烫开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将水递给了罗培缨,自己先吹着热气,慢慢的喝了一小口。凌晨的寒气厚厚的挤在这个办公室,一口热水下肚,却有一种驱散了寒意的感觉,暖暖的,也感觉体温上升了不少。罗培缨轻声的道着谢接过水杯,双手捂着,也抿了几小口。刚才还是有些发白的脸色,现在似乎看见了血色。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付瑞。

付瑞淡淡的说着:“差不多了。还有一个程序走完就行。”说到此处,门外进来了几个警员。

罗培缨听到了响动,回头一看,又望着付瑞,蹙了蹙眉。

“那设备,你知道怎么用。”付瑞的口气还是很轻松。

罗培缨耸了耸肩:“当然,我接受呗。这就开始?”她当然一眼就看出,那个设备是干什么的。说实话,表面的轻松不代表心里没有想法,只是,这种不满一瞬间而已。审查程序本身就很烦人,也极其伤人的自尊。罗培缨也不只对他人使用过这种设备,和程序。如果坚持自己的错与对,这些又算什么呢。

“嗯。”付瑞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用手指挥了一下进来的技术警员,将设备快速放置好。然后,对着罗培缨说:“这完事,就完事了。我还有事儿,一会儿再来。”

罗培缨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并不是送付瑞,而是主动的走到那些警员面前,在便携式测谎设备前,坐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