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的各位兄弟姐妹,大家好,不要被标题吓到啊,我不是标题党。不过胆小的美眉们,有怕看到血腥字眼的,就不要往下看了,呵呵,吓唬你哪?

大家都知道俺所有的原创,都是自己经历过真实的回忆。早就想写这篇文章,但一直不敢写,怕你们说我是刽子手,给水区的良好环境造成污染啊!

很早时候就在军事区漏过几句,想试探下看看大家的反应(详见军事大区8.20号《一次真人打靶经历!》)结果反映不大,大家还能接受,所以今个起,就琢磨琢磨、回忆回忆整个原创出来。想看的,想听的,那就进来看看,我会告诉你一个真实而血腥的刑场所见所闻,表述不好,见笑了。

枪毙犯人不是个好差事。以前练习打靶瞄准、实弹射击,基本上都是良好以上,但真正举着枪对着别人的后脑勺时,那完全不一样。活生生的一个人被你一枪打死在面前,手不抖、心不慌那是假的。真的,各位,没亲历过,你是想象不出回到单位吃麻辣豆腐的心情。就是到现在,我也从不吃、不烧麻辣豆腐。

枪毙犯人是我当兵的等三年,(为了考学提干,突击训练,提高自己的军事技能。从后勤临时调到机动中队几个月,俺是关系兵,呵呵)记得很清楚是因为刚参加完部队高考回到中队等军校入学通知书。

那天,刚吃过早饭,我还在慢慢腾腾的边洗碗边和老乡也就是中队的炊事班长聊天。

注:这个中队的炊事班长也是山东老乡,和我一起学过厨师认识的。

“兄弟,羡慕你啊,你有一个好的家庭背景和后台,考上军校肯定没问题,提干了不要忘了兄弟们”

“那你也去考军校啊”

“我没那个命啊,我要是以后能转志愿兵,就谢天谢地了”

正在说着,忽然紧急集合号声响起。还没到八点,肯定有急事,我们放下碗筷就跑。“班长党员到会议室集合”,值班排长大声吼着。

我是临时借调来的,开会,不够格。

屁颠屁颠的,刚准备去炊事班的听奉承去。

通讯员叫我,说队长叫我也参加。

到了会议室,瞅了个角落坐下,队长开始宣读上级命令。。。。。。

“回去准备”,队长一声令下,大家起立准备出去。

“哎,对了,忘了一件事”队长说

“这次也给我们未来的排长同志一个实习机会,你也算一个”

“我,队长,我没听错吧,您再说一遍”我没大没小的,呵呵,队长以前是我舅舅原来的司机,后来考军校的,我们以前就认识,她老婆还是俺舅妈给介绍的。再说我是临时借调的,所以才敢大胆和队长开玩笑。

“给你一个实弹射击机会,不去就算了”

“别啊。俺就是想去啊”,这么刺激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其实心里不想当主射手,只想在外围警戒,感觉一下氛围就行。

枪毙犯人必须挑选心理素质过硬的、思想觉悟高的老兵担任,最好是外地入伍的。警察是不敢枪毙犯人的,因为警察都是当地人,怕报复,所以基本上都是我们武警执行的,老兵们过几年退伍回家了,也就不会留下什么麻烦了。

执行任务的人员换上迷彩服、扎好武装带。主执行手和担任警戒的每人去枪械库领了一支81-1式自动步枪,一副胸弹袋,一个弹夹,没有发子弹就登车出发了。

在车上,心里即紧张又激动,干过这事最多的老兵一班长坐过来和我说。

“兄弟,别怕,我都执行过好几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一次我没打好,溅了我一身的血,呵呵,就身上这件衣服,就当是执行一次任务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他的衣服,他越轻描淡写说,我心里越没底。

在广场上的公开宣判大会,我已经不记得了。就记得六个死刑犯被分别压上六辆解放牌卡车上,每辆车五名武警战士,我就在其中一辆上。到了杭州半山刑场下车时,看了几眼那个要我被执行枪毙的人,个子不高,瘦瘦的,光着头,身体微颤,面色苍白,有四十来岁,看相比较文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强*人犯。那时俺脑子里的坏人就应该是五大三粗、光背纹身、流里流气、一脸的邪样。

先介绍下刑场,位于杭州半山垃圾填埋场不远,在一个小山坡上,原来是一个废弃的采石场,视野开阔,是个绝佳的天然靶场。呵呵,往东大概1.5公里就是现在的武警浙江总队训练基地(那时候还没有造那)

犯人们几乎就是被战友(副执法手)拖下车的,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犯人当时的表情,有的麻木不仁,有的已经大小便失禁、有的痛哭流涕眼泪鼻涕挂得老长。但绝没有像电影中的那样高喊口号的,什么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真他奶奶的太假,都是导演编的。真的被拖过去的那种场合没几个能叫的出来。

警戒的战友们也全部到位了。

高潮部分开始了。

队长开始发子弹,每名执法手只有一发子弹。这时,就看见傍边靶位的一班长把子弹头在迷彩鞋底来回蹭了几遍,还朝我挤眼睛,叫我模仿着做。我也在鞋底来回蹭了几下,然后,戴上口罩,在队长一声“站姿装子弹”口令中把子弹压进弹夹,随着一声声“准备完毕”中,我是最后一个完成的。

此时犯人早已魂飞魄散,像面条一样麻木了,好像魂已经叫阎王爷给收走了。随着两名副执法手分别用手压着犯人的左右肩膀,犯人跪在地上。

随着队长在旁边喊:“各就各位,准备”同时手里的小红旗也竖了起来,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好像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从来没有像这样在耳边清晰过。我举着枪走到犯人后边,枪口朝下对准顶住他的后脑勺,虽然事先已在心里演示过许多遍,一切要按步骤来进行,而此时就没想那么多了,打开的保险,子弹上膛,食指放到扳机上,随着一声,放!我食指一勾,“砰”一声,子弹出膛!枪响的同时,两名副执法手用力把犯人一推,犯人头朝地脸朝下,身体抽动几下,不动了。

再一看,恐怖的一幕出现了,那个死缺德一班长害我几天吃不下饭。由于子弹头在鞋底蹭过,弹头变得毛糙,这样子弹在线膛里的旋转阻力就越大,出枪口到犯人头部的瞬间就像炮弹一样炸开。犯人已经面目全非,后脑的进口不大,但前额被炸出一块。周围土地上有蹦出来的点点脑浆,眼珠子也出来了,好像在瞪着你,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像是一滩豆腐花,脑门上一个大坑,就像太平洋战争中美国大饼打爆小鬼子头炸开镜头差不多。

哎呀!!!!还是少描述点吧。

我们退下后,接下来法医验尸,只见那个法医,手拿像勾子一样的东西从枪口处伸进犯人的脑袋不停的搅动几下,然后宣判死亡,登记死亡时间等,如果没死的,还要用手枪补一枪。

验枪,撤离警戒,登车走人,剩下的事就交给当地公安了。坐在回单位的车上,长呼了一口气,就是一想到那脑浆就想吐。 回到中队,午饭有一道菜(麻辣豆腐)。晕死,缺德的中队长。害的我三天吃不下饭,还说这是克服军人的恐惧心理用的。

这就是我枪毙犯人的经过,悟出一个道理,人一定要遵纪守法,千万不要动歪脑筋走犯罪的道路,否则生命完结时,后悔晚矣!平平淡淡的活着才是最美好的!

半个月后,我又杀了一个。

就是好长一段时间,老是盯着自己的衣服看。

本人文化底蕴不好,流水账记述,见笑了,真实、开心就好。

夜深了,最后祝愿大家国庆长假期间,阖家幸福!健康长寿!




16年老兵2011年10月6日夜

本文内容于 2011/10/6 22:44:04 被16年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