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中美打起来了

fx653100 收藏 4 1070
导读:随着中国军队装备的更新换代,中国军方越来越强硬,2年前与南海诸国一战(也就跟越南猴子掐了一架,其他的谈判了,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搞的军方极为不爽),中国海军收回了包括南沙在内的南海所有岛屿,扬眉吐气了一方。南海诸国也乖乖老实的和中国共同“开发”起了南海。 日本一看,不得了,南海解决了,那下一个就是钓鱼岛和琉球,赶紧抱紧老美的大腿,成天邀请老美参加什么破演习。这一次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在东海海域外围,老美出动了2个航母编队,4艘航母,200多架作战飞机,日本出动了看家本领,十十舰队,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随着中国军队装备的更新换代,中国军方越来越强硬,2年前与南海诸国一战(也就跟越南猴子掐了一架,其他的谈判了,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搞的军方极为不爽),中国海军收回了包括南沙在内的南海所有岛屿,扬眉吐气了一方。南海诸国也乖乖老实的和中国共同“开发”起了南海。

日本一看,不得了,南海解决了,那下一个就是钓鱼岛和琉球,赶紧抱紧老美的大腿,成天邀请老美参加什么破演习。这一次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在东海海域外围,老美出动了2个航母编队,4艘航母,200多架作战飞机,日本出动了看家本领,十十舰队,10几万人马,场面大的不得了。

中国还是老样子出动了东海舰队,北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等,举行了针对的实弹演习。老是这么干,参演的各部都一点激情也没有了,陪在那儿玩着。

日美的演习结束了,日本海军回去了,美美的睡着觉;也不知道老美发什么疯,半路折回来了,直冲东海而来。

情报传到演习司令部,司令员胡德时马上命令参演部队,继续演习,力图威慑老美,中央也重申不得首先开火,不得擦枪走火。

3海航师奉命威慑,由师长张XX乘空警2000率领前往。打前锋的是一个16架歼-20编成的5中队,由中队长詹XX率领。

5中队到达海域外围时,一个4架F-35编队的老美飞机迎面而来。

张XX命令一个5中队去威慑,迫使美机离开。

一个4机编队接詹XX的命令由李X带领前往。

“李X,去把那几只乌鸦赶走”

“是,不就是几只乌鸦嘛,天天这样累不累啊”

“少废话,赶紧去,不去换人”

“别,马上去,兄弟们,抄家伙”

“操”詹XX骂了一句。

这些都是自己一起滚爬的弟兄,与其说是部下,还不如说是兄弟,天天呆在一起,谁有几根毛都清楚,什么德行更是了如指掌。就李X那天天嚷着打仗的激进分子,唯恐天下不乱。就上次打南海,由于他老子没有想办法把他调去,2年没有回家去见过他那个老子,老子来了也爱理不理的;气的那个老子把3师师长臭骂了一通,张XX那几天是逮谁骂谁,全师上下谁都绕着走。这不,又来了,还抄家伙呢。日。詹XX愤愤的想着。

“队长,老美好像没有让开的意思”李X在通话器中笑着说。

“你管他做什么,表演你的技术去”

“又是表演啊,来真的行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你等着回去枪毙吧”

“操,威胁我”李X一粗口,把飞机拉的山响,率领整个编队冲老美飞去。

“各机注意,各机注意,乌鸦接近,长撩配合,不得先开火,表演技术去吧”李X在编队通讯器中说道。

空警2000里,张XX对于他这几个兵是头疼闹热不是一回两回了,现在也见怪不怪了,就那几个活宝,管都管不了。现在他专注的看着液晶屏,不知道老美想做什么,面对面冲来,难于理解。

“师长,老美这什么意思”作战参谋不解的问。

“我哪知道他什么意思”张XX没有好气的回了一句,瞟都没有瞟他一眼,他正烦着,你这时问话那不是自找没趣吗。

“不会是想看看我们歼-20有多厉害吧?”作战参谋又问了一句。

张XX瞪了他一眼,作战参谋赶紧低头干活了。很有可能,张XX早想过,当年在南海,几架歼-20就把南海几国的老美飞机给敲了,很有可能就是来看看的,不然就不会只派4架过来了,后面一百多公里外的飞机没有过来了。想想,也就只能这样解释了。

“告诉5中队,不要首先开火”

“是”作战参谋回答道。

你还别说,老美的技术还是不错的,双方比试下来,都不相上下。李X在保密频道上说:“队长,老美还可以,我没有丢中国的脸吧”

“还不错,不过回去撒泡尿看看,你有脸没有”詹XX回答。

“我日”

突然,传来了报警的蜂鸣声,表示已经被锁定了。

“你们怎么样,我被锁定了”李X紧张的在编队频道问道。

“我也是”僚机回答。

“我也是”

“我的同样”

四架同时被锁定,要是真打仗他们早就完了,老美直冲冲的又来了。

“这次玩大发了,锁定乌鸦,任务分配马上传到。”李X马上命令。

“他妈的,老美也太气人了”詹XX骂着向张XX报告现在的情况。

“李X,注意乌鸦,不要首先开火,再说一遍,不要首先开火”

“队长,知道啦,你比我妈还叨叨”

“队长,721发现对方导弹异常,重复,对方导弹异常”李X紧张的把情况汇报上去,虽说他总提着打仗,真正临战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毕竟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心理一下子还调不过来,紧张就难免了。

张XX接到报告,呆了,真来真的?

双方距离不到40公里了,任何一方先动手,都可以把对方打下来,李X的编队也在摆脱对方照射的同时锁定了对方。

“又被锁定了,乌鸦导弹有发射迹象”李X要不紧张都不行了。

“进入格斗射程,导弹准备完毕,队长,打不打”

“打,打个屁”詹XX明白没有上级命令让打,那后果很严重的,但是不先动手,一旦老美玩真的,那4个兄弟就只能等着我们给他报仇了,他也在等张XX的命令。

可惜!

晚了!

“啊,队长,我已经把导弹打出去了。”李X大叫,其他3架一看到长机发射了导弹,也发射了,等听完队长的话,4个人背后凉丝丝的,导弹是自主寻的的,发射后根本不用管,直愣愣冲老美飞去了。

还别说,老美的素质就是好,他们的导弹也飞来了,由于是慌乱中发射的,准头差的不是一点两点了,不过好歹射出去了。

詹XX听到李X的喊叫,脚跟都跟着抽痉了,擅自开战,那意味着什么,死了的心都有了。“李X,你狗日的把老子害了。各编队注意,李X和乌鸦打起来了,抄家伙”,这下可倒好,詹XX也抄上家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人吃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各中队注意,前面打起来了,前进攻击,准备发射远程导弹,拦截乌鸦赶来的飞机,空警准备接替引导导弹并引导各队战斗,上报指挥部。”接到报告,张XX震惊了,但是多年的军事素养让他马上发布了作战命令。

各中队依令投入作战,空中的战斗拉开了中美大战的帷幕,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报告司令员,前方观察舰报告,空军和老美打起来了”作战参谋向作战指挥室的东海舰队司令员报告着,紧接着政委也赶了进来,“老马,空军打起来了”。

“命令,空军打起来了,各舰进入战斗,上报指挥部,我舰队已经投入作战”马司令微微思索了下,下达了作战命令。

本来按照预案,演习已经结束,东海舰队准备返航,可老美又来了,只能再进入待命,现在真打了起来,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老马,中央和指挥部屡次命令不能开战,你这么投入进去,万一上面追究下来。。。。。”,政委小心的说到。

“政委啊,我也知道后果,可现在空军已经打了起来,我们总不能象当年国军那样看着友军挨打吧,这不是我们解放军的作风,先打了再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老马你在这里指挥,我下去看看,可别掉链子了”

“老贾。谢谢”

“谢谢我什么,也许这次后我们都得回去种地了,记得请我喝酒”政委说着就走出了指挥室到各舱室去了。

东海舰队在马司令员的指挥下奔赴了战场。

演习指挥部作战指挥室中,胡德时大发雷霆“张XX这个混蛋,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擅自开战,等他回来,老子扒了他的皮,看我干什么,赶快调集部队上去,前方在打仗哪,你赶紧把导弹喊出来,该透透气了”胡德时指着一个参谋说道,那个参谋赶紧一溜烟跑没了。

仗打起来了,谁都没有预料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打起来的,好在老美和日本总在搞演习,所以中国军队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短暂的惊异后,迅速的调集了部队参战,从开战到现在1小时不到,中国沿海各地的战机迅速参战,北海舰队返身加入作战,二炮导弹已经对作战区域的老美航母发动了一轮饱和打击,沿岸的陆军紧急集结,预备役也在集结,内地部队也在集结,飞机迅速起飞飞往沿海机场。

美军太平洋演习指挥部也迅速将该海域的4艘航母及编队参战,连关岛驻日美军也加入了战斗,本土舰队也起航。

要说双方没有准备,还真没人信,才一个小时多双方就投入了近30万人马,上千架飞机,上百艘战舰、潜艇,还包括4艘航母在内(中国的航母在南海没有来)参战。中国的人马多一点,各部加舰队,已及岸基导弹等,20万多,美军除演习部队外还有驻关岛、冲绳等的近10万。

这场仗双方打了4个小时,双方伤亡惨重,美国的4艘航母,在中国二炮4轮超饱和攻击下3沉1重创,其他舰也被打的七七八八,2个航母编队算是完了,飞机也损失了上百架,连关岛、冲绳及日本的基地也遭到中国的导弹超饱和攻击,人员没了3-4万,这是任何人没有想到的。才4个小时,就造成这样的伤亡,这在美国近年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就算是朝鲜战争中也没有过,看来他太低估中国的战力了。中国方面也受到了巨大损失,东海舰队几十艘战舰只回来了十几艘,多数还是拖回来的,沿海各机场、军事基地都遭到攻击,飞机丢了300多架,潜艇丢了10多艘;稍好一点的是北海舰队因为晚到,损失不大只丢了10几艘战舰;岸基导弹基地也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好在还有很多藏在山里,损失了近5万人,平民也伤亡了很多。双方都没有能力再打下去,不约而同的撤出了作战区域。

又平静了,仗打玩了?难说。

美国国内被这样巨大的损失打蒙了,舆论一片枉然;中国国内也被这莫名其妙的战争打的莫名其妙,有的人甚至还没有想好逃不逃往内地,战争就结束了,官方没有声明,也没有就此讲话,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

这场仗来的太突然,去的也迅速,世界各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结束了,连日本舰队都来不及参战,一时间全世界大大不解,打起来了?结束了?中国赢了?美国赢了?

肯定是中国赢了,要是美国赢了早就大肆宣扬了,中国人低调,应该就是这样的,对就是这样的。全世界都这么认为。

不对,中国撤出了军队,而且伤的很重,应该是美国赢了,对啊,中国撤出了自己的海域,应该战败了,全世界又这样认为了。

这仗来的乱,打的更乱,结束后世界秀导了,到底谁赢了?我们以后认谁做老大啊,伤脑筋。

别说是外界了,就连这个胡总指挥也没有搞明白到底为什么打起来的,只是指挥大楼外站着那几个肇事者,他这个总指挥连搬家都没来得及仗就结束了,想不明白,也不想了。

指挥部大楼门下的空地上,詹XX带着他的兵一溜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这事太大了,谁都担不起,也没有人来问他们,就是让站在这,被太阳晒的晕晕乎乎的,在太阳下站3个小时,谁都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了,更何况他们是天之骄子----最先进的战机飞行员,而不是陆军的兵。

豆大的汗顺着脸往下耷拉,连擦一下都不敢,更别说说句话,这10几个人站在那,匆忙过路的同僚们用暧昧的眼光看了下他们,怎么看都像是给纪念碑默哀。詹XX他们在完成第一轮攻击返航后,就站这了,他心里突突的,既害怕也兴奋。

“队长,是杀是剐给个话啊,你说上面会把我们怎么样啊?”

“闭嘴”

接着晒太阳。

张XX返回地面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奉命来汇报。老远就看见指挥楼下那一溜人,走到詹XX面前停了下来,盯着他,一句话也不说。詹XX也不敢说话就那么杵着。

过了好一阵,张XX看了李X一眼,围着詹XX转了一圈。

“英雄啊,没有看出来啊,我们师还出了个英雄,要不要恭喜你啊”张XX边走边说。

“首长,那能呢,嘿嘿”詹XX尴尬的应着。

“说,到底怎么回事”一声惊天霹雳炸响了,震的詹XX耳朵直发麻,四周的人跑的远远的,过路的也赶紧离开,惹上那个主可不是幸福的事。

“怎么,不想说是吧,说”又一声惊天霹雳。

连问了几遍,詹XX就是不说话,这下把张XX惹恼了,照他屁股就是一脚,一咕噜就滚到一边了,马上又站了起来,站回原位,还是一句话不说,张XX抬腿就要踹。

“报告,是我---”

“闭嘴”

“闭嘴,我没问你”

李X刚出列,话还没有说完,詹XX和张XX异口同声的叫他闭嘴了。李X杵在了那,不知道回列还是等着。

“怎么,还不想说”张XX脸快贴在詹XX脸上了。

“报告,是我---”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李X刚张口,詹XX就骂上了,张XX走过去,对着李X的屁股就是一脚

“滚回队列去,再吱吱,老子让你去禁闭室”

说完回身过来看着詹XX,詹XX知道懵不过去了,大声说到:“报告,老美太嚣张了,用导弹锁定我们,我只好命令攻击,是我下达的命令。”

“我就知道是你狗日的给我找事”照着詹XX就一断暴揍。

“知道抗命和擅自出战是什么罪吗?你他妈害了多少人知道吗?老子不揍你心里不舒坦”张XX没有一点军人样,象个流氓一样的对詹XX又踢又打的,嘴还不闲着,看的远远的女军医心一紧一紧的,这还是中国军人吗?

“老子现在没功夫跟磨叽,告诉我事情真像”一把将詹XX从地上拽起来,揪着领,恶狠狠的问道。

“没有什么真像,是我下令打的”詹XX说完,李X的眼泪流了出来,他知道队长这么说的后果,将有队长一人承担,而他这个真正的肇事者将成为命令的执行者,这样没有任何麻烦。

“报告---”

“立即把那个混蛋拉到禁闭室”张XX对着旁边的一个人喊道,有几个会意到了张XX的意思,赶紧把李X拖走,当然是用手捂着嘴。

张XX看着詹XX,无奈的说:“我知道你想把责任揽到你身上,你想保护他,可是你以为这样可以吗?我要知道真像,说吧,告诉我事情的始末。”

“老班长,他是我们最好的飞行员,如果是他的话,他就完啦,我没有关系,要杀要刮我不要紧,只要帮我照顾父母就可以了。他不行,可能连他父亲都要牵连进来,甚至更多的人,所以命令是我下的,他们可以作证”。

“我们可以作证,可是队长--”

“作个屁证,作什么证,伪证啊,都给我滚”,看着张XX的眼神,众人走到了一边。

“说吧,越详细越好”

“班长”

“快点,我没有时间跟你磨叽”

詹XX只好把事情过程说给他听,听完后没有任何表示,恶狠狠的瞪了詹XX一眼,“回来再收拾你”就走进了指挥大楼。

胡德时确实很窝火,打了半天的仗楞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他等着张XX来给他汇报的,看着张XX在楼下的表演,好像他也不知道咋回事,现在就等他进来了想怎么来懵自己,知道了结果的等待没有一点热情就过了。

“报告,张XX奉命前来汇报”

胡德时像没有听见一样,仍然看着窗外忙碌的人群。

政委一看,赶紧冲张XX招手,“进来进来,快进来,跟我们说说咋回事”。

“报告”

“呵,3师政委也来啦,来来”政委热情的招呼着。

张XX看着自己的政委:“你怎么来啦,不在家里看着那帮兔崽子”。

“别以为你想干什么我不知道,我是3师的政委,3师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啊,3师的大英雄们,来给我说说你们想干什么”

张XX被胡德时看得直发怵,政委一看前先说:“报告---”。

“报什么告,有你什么事,哪来的回哪去”胡德时不客气的打断了3师政委的话。这个3师政委的背景不简单,而且人也不错,和和气气的,所以人们也很尊重他,这么被打断了,心里很不爽快。指挥部政委赶紧过来:“走走走,我们到那边去,把你了解的情况说给我听听”。拉着3师政委就走了,留着他们2在哪儿大眼等小眼。

在刚才没有看到张XX前,还不怎么生气,现在人站在面前,那火一头一头往上蹭:“你他妈在干什么,中央和老子早就告诉你,不要打不要打,你看看,现在打成什么啦”。那个声音啊,把整个楼震的晃晃悠悠的,周围除了走不开的,都跑的远远的,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他,仗打成这样,4小时不到,伤亡了5万人,损失更大,整个东海舰队基本上没了,才4个小时而已。谁这个时候惹他都是找死,所以能躲的都躲了,不能躲的低着头。

“你知道损失多少吗?”问个问题用的了那么大声吗?不理解。

“空军的我清楚,统计下来300多架,我们师没有几架了;海军的暂时还不知道”相对于雷霆霹雳,张XX的声音像蚊子一样。

“海军也差不多,东海也剩不了多少了”发过火后,胡德时声音也小了许多,“为什么打起来了?”

“报告,老美太嚣张了,居然敢锁定我们前去拦截的战机,所以我下令打的。”

“你下的令?”

“是的,我下的令。”

“真话?”

“真话。”

“哦,那你刚才在楼下殴打部下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

“没有意思?”

“真没有意思”

啪,胡德时对着张XX就是一脚,“在老子地盘上殴打老子的兵,你跟我说没意思。”

“有意思,有意思。”看着胡德时还想打,赶紧说道:“那几个破兵占着打了几架老美飞机,想让我请客,我就揍他了。”

“少在老子面前装,老子看你揍了半天,那个兵还活蹦乱跳的,不跟我说实话是吧,你怎么揍那个兵老子怎么揍你,看你能不能活蹦乱跳的。”

“别,别,哥,哥,亲哥,我挨你揍还少啊,你敢揍我我告你去,有人收拾得了你。”

一听这话不对味了,还威胁上了,胡德时顺手抓起来挂着的武装带,劈头就打:“你还反天了你。”

看的那几个参谋笑也不敢笑,跑也不能跑,憋红着脸,看着在满指挥室到处追躲的两人,胡德时会打人这众所周知,这么个打法没见过。

“走,到我办公室再好好收拾你。”胡德时提着武装带走向他的办公室。随后张XX也跟了进来。

“队长,还打啊。”看着胡德时又举起皮带,张XX赶紧求饶。

“叫你进来是叫你把真像说出来,我知道你想保护那个中队长,你擅自出战你有好啊,而且还抗命,你等着枪毙吧。算了,坏人我来做,我最多就是撤职,还不至于死。”

“嘿,老胡,你不能这样”政委正好进来听见了胡德时的谈话,指挥室的闹剧当然传到了政委的耳朵里,就是怕闹出事才过来看看,正好听到了。

“政委也来了,正好,也听听这位大英雄是怎样打老美的。”

张XX把从詹XX得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他们,政委和胡德时都没有说话。

“这事就到这吧,你先回去,我会向中央汇报,这件事关系重大,告诉他们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奉命的,知道吗?”

“明白,可是,队长那你---。”

“那还有我呢,你先走吧。”政委也发话了,张XX只能离开,带着他的兵回了驻地备战去了。

“老胡啊,你说我们以后怎么跟中央解释啊。这事可不小,瞒是瞒不住的,迟早要被人知道。”

“我知道,你就不要搀和进来了,大不了,我回家种地去。”

“得了吧,你家有地吗?”

“我去租,不行啊,你少管。以后来看看我。”

“咳。”政委无奈的叹了声气。这些年来,国内出现了很高的恐美症,现在伤亡如此大,还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是要有个替罪羊的,就不明白了,那些和谐分子真的就那么在乎老美么?如此下去,无论多强大的军队都难有作为。

北京,中南海某地一做院子前,前来汇报的胡德时在警卫的带领下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这里他还是第一次来,虽然见过主席很多次,办公室还是没有来过。警卫把他带到门口就离开了,胡德时整理了一下着装,没有问题后喊了一声报告。

军委主席在书桌前,忙碌着什么。

“报告,东海演习指挥部司令胡德时奉命来到。”他又喊了一声。

主席瞟了他一眼,又接着忙碌了。在内室的夫人听到了声音出来一看,你猜怎么着,我们日理万机,忙碌的连招呼司令员都忙不过来的主席居然在玩着幼稚的游戏,扫雷。夫人温柔的戳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呀!”然后对胡德时微笑的说:“先进来吧,坐一下,小王,给胡司令员泡杯茶。”招呼着胡德时,并叫警卫泡杯茶。

“夫人好。”

“恩,好好,先坐一下,他很快就好。”

胡德时刚要坐下,主席抬头瞪了他一眼,赶紧立正站好了。夫人看了看,回到主席傍边,又戳了他一下脑门进了内室。

还别说,这个主席夫人还真美。

警卫把水端来,放好,瞟了一眼胡德时就出去了。胡德时站在沙发前,后背直冒寒气,他估计这次凶多吉少了。

天下人都知道这个主席来路不明,既不是达官之后也不出于名门,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军人,只是个商人,除了知道是个党员外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老主席是从哪里倒腾来的,当初顶着所有的压力把他推举为军委主席,连副都没有副一下直接扶正,所有人都不服,那些和谐分子更是叫嚣厉害。

可就这么个主根本不尿那些和谐分子,大言不惭,咋滴,你们不服气啊,老子还不想干呢,不就是个破官嘛,想打架还是咋滴,要不来练练。一付流氓样,气的那些和谐分子一个二个,两眼直瞪。骂也骂不过,打又有辱斯文,想着不就是5年,让他折腾去。不尿他们他们也闹腾的没有意思了,也就慢慢平息了。

他大言不惭倒是让军中很不服,既然来路不明,怕他做什么,练练就练练,有人出头军中大佬自然乐得看笑话,于是北京警备区的司令,联合沈阳军区政委大公子,还要喝了一大票大佬后人,这些是在军中很有势力的,是连老主席都要让三分的人物,和我们这位主决斗,一大帮子人呼呼啦啦的涌入中南海,老主席都惊动了(老主席虽然让他接了军委主席一职,本打算连国家主席也让他来当,结果这位死活不干,老主席只好接着干下去了),搞的很多国家以为中国要政变让特工们白忙喝了一阵。

结果,在警卫团的训练场上,所有的不服者,都爬着了,连几个看的手痒的中南海保镖也爬着了,从此军中也平息了。

如果他能够励精图治好好干一番事业,为国家,为民族做贡献那也挺好的,不过,让老主席大呼走眼了,这位,从来没有干过一件正事,不是玩扫雷那种幼稚游戏就是满北京城乱窜,一会招呼中南海保镖外出同北京的太子党群殴,打的太子党集体消失,一会率领国防大学学员围殴辱骂军人的艺术学院的艺人学员,更夸张的是带着北京的老少爷们围攻市政府,打过警察,打过黑社会,打过高官,离谱的是伙同大学生进入使馆区示威,有人问怎么不拦着,你敢拦吗?军委主席在里面呢,谁拦不是找揍吗?有时候坐在街边和扫马路的大婶大叔谈谈人生,谈谈社会,论论房价和米价,有时候跑去和外来民工扛水泥,搞的国际社会和国内社会一愣一愣的,鬼晓得他会在什么时候干什么事,他为了帮一个民工讨工资,打的人家一个公司没有一个人能站着说话的;因为一个士兵出于好心帮人却被讹上了,他带了一个团的兵去那家人家中蹭饭吃,看看那阵势;谁还敢管他。连老主席都直呼淡定,淡定,只有5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淡定,淡定。最后,把他的老婆给弄来了才算是淡定了,真是一物降一物。

社会上的悲剧算是淡定了,军队又乱了,一会来一个全国大练兵,一会来一个大转移,一会把军官拉去当士兵,一会又把士兵拉来当军官,美其名曰,战场基层军官伤亡大,士兵也要会指挥,把那些大佬们气病了好几个。有时候全军的通讯全部中断,还得去演习,有时候把枪炮都收了,让你去进攻,说是培养勇气,搞得全军有很大的精神分裂症。

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解放军挺了下来,打越南的时候全军疯了一样狠狠的出了口恶气,打得越南猴子后悔不该来到地球上,能没有恶气吗?这么折腾谁受得了,当然逮谁咬谁啦,估计越南800年都不可能有样了,出了这口恶气全军看这主席也顺眼了点。当然也没有人再敢惹中国了,想惹的到越南一瞧,马上开溜了,知道有多惨吗?连树都没有剩几棵了,更别说2条腿的人类,在越南,人类可是个稀罕物,到处的乌鸦,到处的苍蝇,蛆虫蚂蚁遍地都是,人的骨头,牛的骨头到处都是。

从此国际上所有国家见了中国人都退避三舍,更没有什么排华事件,把华人当的像上帝一样,搞的华人很不适应,许多人都和中国友好起来,当然除了东边的小国,所以这次和老美才会擦枪走火,老美再不表示下就没有人跟他混了,不过这次表示的大发了点,估计老美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反应,才几架飞机动手马上就见铺天盖地的导弹来袭。有这么一个疯子掌军,而且掌的还是解放军,现在老美太平洋舰队司令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执行总统的狗屁命令,一个破飞机有什么好看的,花钱买几架就是了,现在满意了吧。

想想这些,胡德时背后凉飕飕的,打越南他去过,那场面一辈子都忘不了,全军参加那场仗的几百万人楞是没有一个得什么战后综合症的,全都活蹦乱跳的,可想军人被练成什么了,杀了几千万没有一个战后综合症,想想就害怕。

“哟呵,我们的大英雄回来拉。”总参的参谋长拿着资料夹进来看见了胡德时,打招呼着。主席抬头望了他们一眼算是打招呼了,又继续忙碌排雷了。

这个总长也是一个不服的挑战者,在医院躺了3月,死活要跟主席混,就收了做小弟,一起的还有好多的,总政的,各军区的都有,所以那些奇特的战术演练才得于实施,同时他们也展现出了自己的才华,这位参谋长就是指挥越南战役的。

“首长,我---。”

“别不好意思,要不我给你参谋长去,好好打下老美”参谋长打趣着胡德时。

“统计完啦?”主席终于说话了,很明显不是冲胡德时说的。

“完啦,老大,损失不小,给。”参谋长恭恭敬敬的把资料夹递了过去。

“胡大司令,说说吧,不是不让打的吗?怎么打起来了。”

“报告主席,老美太嚣张,锁定了我们的飞机,我就下令打了。”

“就这么简单?”

“啊?”

“啊什么啊,老大问你话呢?”参谋长瞪了他一眼。

“在我这还想隐瞒什么,老老实实说吧。”主席说话时,头都没有抬一下,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硬挺是不行了。

“报告主席,是我下令打的,要处分就处分我吧。”

主席抬头看着胡德时:“完啦?”

“完啦。”胡德时回答。

主席笑了笑,对参谋长说:“看样子有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啦。”

参谋长走到一个像Mp3的东西前,把詹XX他们的录音播放了出来,还有他和张XX及政委的通话,胡德时脸一下就白了。

主席走到胡德时身边:“怎么样,胡大司令,要怎么交代啊。”

中国特工还真是无所不在啊,还有什么好抵赖的:“报告主席,战场抗命和擅自开战影响太大,牵连面广,我希望能够保护我的兵,怎么处罚我都可以。”

“看看又一个护犊子的,这个是连命都不要的。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小心备战,不能大意了。”

胡德时呆在那了,眼珠子一动不动。

“没有听到老大让你回去吗?傻站着做什么?”参谋长一看,出声道。

“完啦?!”

“完啦。”

“真就这样完啦。”

“哟呵,看样子还得给你个大奖章还是怎么的。”

“不是不是,呵呵,完啦就好完啦就好,敬礼。”胡德时敬完礼一溜烟跑了出去,连自己来干什么的都忘记了,回驻地备战去了。

“老大,就这么算了,怕是那些和谐分子会启事端啊。”

主席又回到桌子前玩他的扫雷了:“你管他们做什么,干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那他们问起来怎么交代啊。”

“什么怎么交代,我下的命令,要找找我。”

“谁信啊,他们也能够得到录音。”

“爱信不信,就我下的命令了,怎么着吧。干你的活去,老美可不简单,别被人打了还不知道。”

“是。”

等所有人都做了以后,夫人从内室出来,一屁股坐在了主席大腿上,用手指戳了下他的额头:“你这臭脾气,什么时候能不得罪人。”

“嘿嘿,你怎么不说他们为什么总得罪我。”

“哟,长翅膀了还是咋滴,敢跟我这么说话。”说着就把手伸到了主席的耳朵上,一掐再扭,立马就听见杀猪的声音传了出来:“哎呀,老婆,疼疼。”

警卫们面面相觑,看样子主席也有怕的。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