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31)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我换上常服,在军容镜前整理了一番军帽、衣领、袖口、裤线,然后自我感觉仪表堂堂的坐在兵楼门口。整个院子空荡荡、兵楼静悄悄。这种情况下值班其实就是干坐着,我又将莹煜的来信读了一遍,这信邮来很久了,只是我一直没回,不多的清闲时光就拿出来看看,闻闻上面的香味。我是真的没时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我换上常服,在军容镜前整理了一番军帽、衣领、袖口、裤线,然后自我感觉仪表堂堂的坐在兵楼门口。整个院子空荡荡、兵楼静悄悄。这种情况下值班其实就是干坐着,我又将莹煜的来信读了一遍,这信邮来很久了,只是我一直没回,不多的清闲时光就拿出来看看,闻闻上面的香味。我是真的没时间回信。

莹煜毕业了,去了大连的一家私企,在那里做什么她没说,只是谈了谈毕业后的感想和心情,简单介绍了一下单位情况和住宿环境,又问我现在怎么样。

署名日期上是7月中旬,现在是8月了,也该回信了。趁着今天这空挡,费费脑子和心思吧,闲着也是闲着。

我开始写,基本上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祝她工作顺利,嘱咐她一人在外时刻小心、照顾好自己。然后我告诉她,我从入营那天就买了日历,每过一天就划去一天,都说时间宝贵、岁月如梭,可我真盼着时间快些过去,早些见到她。

大致就说了这么多吧,其他的也不能说太多。我不可能告诉她我们一帮人坐在颠簸不堪的步战车里机动了几十公里,就要把胃吐出来时忽然被命令下车接敌作战;我不会告诉她,当大多数人在舒服的室内享受空调和冰饮料的时候,我们在闷死人的步战车里熟悉业务,在烤死人的戈壁滩上长时间徒步行军;我不会告诉她,当我在训练场上累出一身臭汗、沾了一身泥土,灰孙子似的回到营地第一件事竟然是清洗车辆,把履带拆下来一截一截的洗,拿着水龙头冲刷战车,累得一塌糊涂依然要做完所有收尾工作才能去洗澡、吃饭。

不说这些,跟泄不泄密无关。军营生活已无形中让那个不久前的小男孩儿变成了成熟稳重的男人,报喜不报忧,自己有多苦自己知道就行了,何必说出来让另一个人跟着你一起苦呢?

将写完的信收好,拿出单兵教程熟悉业务。

隐约听到远处传来音乐声、歌声、掌声、叫好声。表演节目的地方不是一般的热闹,貌似很精彩?我的注意力没法集中了,索性合上书本竖起耳朵仔细听。

应该是《nobody》吧?听着感觉很像。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我没什么新鲜的,在大学的时候总是有一群活跃分子动不动就把学校的大礼堂占领了,办模特大赛、街舞大赛,各种帅男靓女,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音效,目不暇接的精彩节目。大学是人才济济的地方,不乏各类专业人士和高人。相比之下,部队文工团能给我们一线大兵准备的节目,应该说确实是认真准备的节目,但我们能够提供的支持和帮助就很有限了。我们最不缺乏的是重装备和各类弹药,说到灯光、音响、舞台,我们能抵得上大学的一半水准?

这样一想,似乎不去看节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过了这段时日,回归到本属于我的正常的轨道上去,就等着眼花吧。现在是确保自己不与社会彻底脱节,而不是跳着脚的去看一群文工团的一流演员在二流设备和三流观众的包围下表演半吊子《nobody》。

确实如此,眼下有更急的。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可能要出动了。

听老兵说,每次有大动作,气氛大抵是这个样子。什么样子呢?我说不好,但再不会说也能感知到空气的味道不一样了,训练的强度加大了,管理更严格了,干部们更严肃了,大兵们更紧张了。

据说有大演习。军队也有路边社,像什么“据说”啦,“据可靠消息”啦,等等之类的玩意,不是说总能钻进你的耳朵,至少说偶尔能够钻进你的耳朵,让你不是激动一下下就是紧张一下下。

部队的演习,我觉得就跟当学生时参加考试是一个概念。考试是为了考察一个学生某个月或者一学期的知识掌握程度,为将来的大考做准备;演习则是检验部队在某一阶段的训练成果,为将来可能爆发的战争做准备。

唯一的区别,恐怕是,考试时累心,演习时不光累心,也累人。

累又能怎么样?最近受的累还少啊?早习惯了。最最主要的是紧张,我从来不否认我怕死,据说演习也可能出现伤亡,空包弹在近距离打到人身上也能发一声响带起一片血雾。那咋整?谁让我选了这样的生活?受着吧。

我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信封,刚把信纸塞进去,还没封口呢。我在想我该不该把这事告诉给莹煜呢?马上我就自己找了个答案,不能!

都说了只能报喜不报忧,泄不泄密的且不论,要让莹煜知道我马上就坐着步战车咋咋呼呼的往假想敌阵地上冲了,她要不担心就算活见鬼了。依她这种只有男朋友充了军才对军营有所关注的小姑娘,“假想敌”和“敌军”的区别恐怕她都不是很了解。

更何况我就算没充军,她也总是担心我,怕我不懂事,怕我吃不饱,怕我挨欺负。似乎我妈怕的那些事情,她一样不落的也怕。可不咋的,她是我未婚妻嘛。

所以说她担心是真的,我有时候竟然能够没心没肺的在心里傻乐。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姑娘这么担心我,我刘宝文真他妈有福分,是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