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明从口袋摸出一张条:调动了中国8万大军

叶志威 收藏 8 10632



2010年8月,美国与越南两国海军在南海举行了为期一周的海上联合演练。虽美方强调这次联合演练是“非战斗性的”,但外界普遍认为,这是美国试图重返东南亚的重要一步,与美韩军演一样,其目的是遏制中国。


越美这两个曾打得你死我活的冤家近年来越走越近,最终羞答答地站在了一起,这个反差令人惊愕。越南,在历史上与中国的渊源极深,两千多年来它或是中国属国,或与中国构成朝贡关系。上世纪中期越南遭受美国“入侵”以来,中国不惜血本对其援助十多年,两国的“同志加兄弟”情感进入历史最高潮。


毛泽东第一时间仗义执言


1885年的《中法新约》使越南成为法国的殖民地,其后,越南人民通过殊死斗争,直到1954年才把法国军队赶出越南。当年7月21日,有关结束越南、老挝、柬埔寨的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协议》签署。它规定,越南以北纬17度为界,南北分治,北越由胡志明领导,南越由阮朝末代皇帝保大统治。暂时被分割的越南南、北两方应在 1956年举行普选,完成国家统一。


这对越南人民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但事情并没有按意愿发展。法国之后,插进一脚干预越南事务的换成了美国,它竭力扶植西贡傀儡政权。


1959年,南越颁布法令,对持不同政见者和起来反抗吴庭艳的人民格杀勿论。所谓的“不同政见”,即指共产主义。吴庭艳,1901年出生于越南阮朝的首都顺化,受家族影响,他从小就皈依了天主教。此后他在法国的殖民政府任职,反共的政治倾向日渐明显。上世纪30年代保大皇帝回国即位后,吴庭艳进入了傀儡政府的内阁。此后十多年的时间里,越南的反殖民斗争风起云涌,吴庭艳过起了隐居生活并一度流亡国外,法军撤走后再度复出。


1955年初,法属印度支那解散,吴庭艳的南越代表团得到美国的撑腰没有在协定上签字,以此拒绝承认半个国家在共产党统治之下。北越据此提出了在南方进行武装自卫斗争的主张,经过多年的敌后斗争,1963年8月28日,胡志明发表关于越南形势的声明,要求美帝势力撤出越南南方,南越的问题必须由越南南方人民自己解决。


远在北京的毛泽东一直关注着南越的斗争情况,就在胡志明表态的第二天,他以朝鲜战争和南韩李承晚政府结局的经验之谈,发表了《反对美国——吴庭艳集团侵略越南南方和屠杀越南南方人民的声明》:“吴庭艳是美帝国主义的一条忠实走狗。但是,如果这一条走狗已经丧失了它的作用,甚至成为美帝推行侵略政策的累赘,美帝是不惜换用另一条走狗的,南朝鲜李承晚的下场,就是一个先例。死心塌地让美帝牵着鼻子走的奴才,到头来只能为美帝殉葬。”


吴庭艳的下场果然被毛泽东言中,他在当年11月1日的军事政变中被杀,此后几年,美国安排在南越的傀儡又走马灯似地换了好几个,不过它想要遏制的北方共产党力量并未减损,和1950年的朝鲜半岛局势一样,南北越的战争一触即发。胡志明一张纸条调动8万部队


新中国成立后,越南与中国的关系被称为“同志加兄弟”,此时的北越,即越南民主共和国领导人是胡志明。胡志明,1890年5月19日出生在越南义安省南坛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亲身体会到生活在法国殖民统治下的苦难。上世纪20年代初,胡志明在法国巴黎结识了周恩来,自此建立起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逾半世纪亲如兄弟的情谊。


胡志明立志把越南人民从帝国主义者手中解放出来,他革命生涯的早期,先后在广州、武昌以及毗邻越南的广西地区参与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运动,他领导下的越南共产党,也是在广州起义、秋收起义、井冈山斗争等一系列的反帝反侵略斗争中熏陶成长起来的,可以说,胡志明的革命生涯与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紧紧联系在一起。1949年后,中国政府又派出以陈赓为代表的军事顾问班子支援胡志明的抗法战争,进一步巩固了两国间的友谊。


越南南北分治以来,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仍然关心胡志明的革命斗争事业,因美国和南越吴庭艳当局的严密控制与封锁,他们对那里的形势不十分清楚。胡志明发表驱逐美国势力声明前半个月,即1963年8月15日,他派长期在南方工作的越南党中央南方局书记阮文灵作为特使,秘密到中国向中共领导人详细介绍越南南方斗争的形势。毛泽东了解基本情况后,对越南抗美战争形势进行了分析研究,坚信越南人民终将取得胜利。


这以后,越南国内的斗争形势进一步升级。1964年秋,美国策划了“北部湾事件”,开始往南越增兵,同时对北越进行大规模的轰炸。1965年2月7日,美国总统约翰逊下令第七舰队的航空母舰向越南民主共和国发动了全面攻击……印度支那战火重燃。


面对这一局面,2月10日,北京举行了150万人集会示威。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北京军民一道愤怒声讨美国的侵略罪行,坚决支援越南人民的反美斗争。天安门城楼前面,一幅长达几十米的标语牌上写着: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美帝国主义从越南南方滚出去!从印度支那滚出去!从亚洲滚出去!从非洲滚出去!从拉丁美洲滚出去!从它侵占的一切地方滚出去!


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笑吟吟地与大家握手。他的笑容饱含着对美国人的不在乎。过去他挥手打败了由美国支持和武装的国民党军队,在朝鲜直接与美国人交锋,美国人不得不承认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与一个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你美国人还来,无非是再打一场朝鲜战争。


1965年春,胡志明秘密访华,正好外出视察的毛泽东选择了在他的家乡湖南长沙会见胡志明。见面后两位老朋友握手拥抱,胡志明还是穿着那身米黄色咔叽中山装,已经灰白的胡须留得很长,身体依旧那样消瘦。


毛泽东已经知道了越南局势,开口便说:“胡主席,你来自越南,我在湖南,咱们一家子嘛!有什么困难?要人有人,要物有物,你说。”


毛泽东乡音很重,但胡志明听得懂。胡志明会汉语,会广东话,还会一点上海话。他向毛泽东叙说了一些越南的情况,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条子。这是一张越南河内以北要抢修抢建12条公路的示意图。原来,美国扩大侵略越南战争后,越共政府决定从后方抽调更多的兵力到前线。胡志明带着这个问题来找毛泽东,想让中国方面把越南后方大部分后勤保障工作包下来,这样他就可以调动兵力上南方前线。


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胡志明的要求,并让周恩来落实这件事。周恩来接到毛泽东的电话,立即找来总参谋部罗瑞卿、杨成武等人,商量由军队承担这项工程。


周恩来简捷地交代道:“这次胡志明主席带来一张公路图,要我们帮他修12条公路。这些公路肯定不能同时并举,应以作战需要为主,按轻重、难易、快慢、粗固八字方针考虑安排。由总参谋部挂帅。”坐在一旁的杨成武摊开越南北部抢修抢建公路的示意图,提出他们倾向的方案:先派兵8万,以后视进展情况酌定增减兵力。


胡志明从口袋里摸出的这张条子,调动了中国的8万大军!


1965年4月17日,中央军委命令组建中国援越部队一、二、三支队,待命南下。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约翰逊无视中国军队的举动,继续增兵越南,至6月8日公然宣布美军直接参战,战争再度升级。为越海岸线构筑防御体系


战势刻不容缓,中国援越部队比原计划提前开拔。


6月9日晚8时半,中国西南边境广西凭祥市至友谊关(原镇南关)的大路上,停着经过严密伪装的漫长车队和各种火炮。车上端坐着一排排头戴盔形帽、身穿绿色帆布装、脚蹬用轮胎剪就的斜插两条胶带的“抗战鞋”的士兵,他们怀抱新式冲锋枪、高平两用机枪,一条薄被和一套换洗军装打成的小背包垫在屁股底下。援越先头部队二支队在深夜里冒着滂沱大雨向菇苏、杜拉、吉婆等岛屿开进,任务是为越南构筑沿海防御体系。


大批登陆舰、登陆艇在大海中冒雨颠簸。菇苏岛没有登陆码头,登陆艇在几十米、几百米外搁浅,装有较多重型装备船只,更是在千米之外就不能前进。团长刘志高、政委叶丛华急得头上直冒汗,在数次上摊失败后,刘志高命令“部队下海,天亮前必须上岛就位”!


顷刻,甲板上的官兵下饺子般地跳入齐胸深的波涛中。部队涉水前进,以最快的机动登上菇苏岛。为了适应援越工作,登岛工程部队特意实行了一种特殊编制。一个团下属3个工兵营、1个机械营、1个高炮营,还有85加农炮连、82迫击炮连、警通连、运输连、加工修理连。这样的编制序列在我军历史上从没有过,都是为了适应越南沿海岛屿的作战要求。


部队刚安下帐篷,就投入紧张的施工,构筑指挥所、炮工事、机枪工事、屯兵坑道。为了作好长期对付敌人的准备,按越南的要求,大都构筑战备工事。施工用的水泥、钢材、木材全由汽车运输团和海运大队从中国口岸运送到各个岛上。许多岛上缺少砂、石,有的岛没有淡水,得从陆地或其他岛上转运。生活用水、施工用水都得运送,这对海运大队是莫大的压力,他们为保证部队施工,不分昼夜,风雨无阻。


在全方位防御的指导下,面对海洋一侧的工事更是重中之重。有的岛四周悬崖峭壁,部队就将绳系在干部战士腰际,悬挂在峭壁上,手把钢钎打锤。头上海鸥盘旋,脚下海浪滔滔,硬是在绝壁上打出能隐藏大炮和屯兵的坑道。


大部队由集结到开进,从登岛到施工作业,连续几个月没休息一天,风餐露宿,阳光暴晒,干部战士个个脸上黑黝黝的,甚至连理发刮胡子的时间都难挤出来,20岁左右的年轻人看上去像30多岁的模样。越南居民传说,毛主席派来的都是不怕死的老兵,个个有实战经验,天上来飞贼,海上来“水鬼”,咱都不愁了。


这也迷惑了南越当局,西贡电台广播:“中国共产党的志愿军开进越南北方,进驻东北群岛,接管了北越各岛屿和沿海的防御。中国军队皆是老兵。岛上高炮成林……”


中国高炮部队抛洒热血生命


为进一步打击美国对北越空袭的嚣张气焰,1965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63支队609团奉命入越,成为第一批进入越南的中国防空部队。他们担负克夫至友谊关铁路线的防空作战任务,并掩护中国援越工程部队的施工。


8月23日,609团在克夫首遇美国飞机轰炸。后方指挥部分析轰炸可能升级,可能要步步向中国边境靠近,当即命令团长程玉山率领该团二营向河友线宋化桥开进。程玉山率部当晚从谅山出发,一夜没合眼,赶到宋化附近构筑阵地。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指示,要求“高炮部队坚决做到不打则已,一打就力争给敌人以有力的打击,一定要以胜利的战斗,表现中国人民支援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英雄气概,体现毛主席缔造的人民军队的战斗威力。”


一个月后,战斗打响。满天的美国飞机穿梭往来,炸弹隆隆地在原野上炸响。程玉山观察着,头上伪装的枝叶在强烈的阳光燎灼下,已经蜷缩萎蔫。他屹立在高地上,看到美机投弹七零八落无目标,心想:“你再狡猾,也逃不出咱的眼睛。”他判断着美机的主攻方向。


转眼,空中一批美机俯冲下来,接着第二批敌机也呼啸着俯冲下来。程玉山判明敌机主攻方向是西南角的宋化桥,当机立断:“传达命令,调转火力,瞄准第三批第一架,全营集火!”


“轰!”“轰!”“轰!”一阵集火射击,美机即刻空中开花,粉碎的机身从半空中坠落下来。609团首战告捷。


10月5日,美机又一次袭击宋化桥。第一批F-4飞机从西南方向低空临近,程玉山及时抓住时机全营集火射击,将它们击落。这时,4架美机F-105又狡猾地从东北方向转入攻击。程玉山立即命令部队转移火力,集中打第一架、第三架,又击落1架。整个战斗集火射击8次,6次取得战果,击落美机5架,击伤1架,活捉1名美军飞行员,宋化铁路桥安然无恙。


程玉山所在团受命在谅山至北宁沿线机动作战,数月内先后转移13次,行程31000多公里,作战9次,取得了击落美机17架、击伤4架、俘一美飞行员的辉煌战果。可惜,这位英勇机智的高炮团长在10月7日宋化战斗中不幸牺牲。


除了程玉山,赴越高炮部队还有不少的英雄事迹:1967年5月27日,我高炮2师5团在越南寨高地区抗击美军6批20架F-105、F-4 型飞机的猛烈攻击,其中有8箱子母弹在阵地上爆炸,连长张宛度头部、左腿、胳膊多处负伤,指挥室被炸毁,无法实施指挥,他用一只脚蹦跳780多米,越过两道交通沟,站在阵地中央继续指挥战斗,打击敌机。


1967年7月5日,我高炮5师15团8连2排炮手李金才在对空作战时,一颗子母弹落在他两腿之间,在即将爆炸的时刻,他为了掩护战友和保护火炮,就坚定地夹紧双腿,结果双腿被炸断,炮盘上染满了他的鲜血,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挺坐在炮位上继续战斗,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从1965年8月至1969年3月,先后赴越参战的中国高炮部队和配属的防空部队共有16个支队辖63个团,总计约15万人。我高炮部队广大指战员针对美机活动特点,研究了多种机动灵活的战法,充分发挥老式装备的威力,打击美军优势装备的飞机。在3年零7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与美机作战558次,取得击落美机597架、击伤479架的光辉战绩。在作战中有280人英勇牺牲、1166人光荣负伤。


“胡志明小道”承载中越情谊


在美军和南越傀儡政权扫荡搜捕下,北越在南方的民族解放阵线游击队给养供应愈加困难,中国援助的大批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只好通过海上输送到游击营地。大米用三层特制塑料包装充气,在大海上漂浮不沉,随着海潮漂向海岸,早已得到通报的游击武装力量就赶到海滨,将一批批大米运回根据地。大批的武器装备通过分散的渔船运到南方各海湾,转运到根据地。


中国在海南岛还提供两个港口作为从北越运送物资到南越的中转站。但美国侦察到这一情况,它派船在海岸巡逻,有时派直升机在空中盘旋。通过北纬17度线附近的边海河顺漂南方的米袋,许多被美国直升机上的机枪扫射,雪白的大米哗哗地倾入河中,米袋沉没。


随着侵越美军的剧增,南方的战争规模不断扩大。民族解放阵线游击队也扩充为正规军,部队扩充需要更多重型装备,加之整团整营的运动战迅速发展,消耗很大。这一切,单靠海上的运输,已无法解决。


为解决这一问题,越南共产党、北越政府和越南军民,开辟了一条通过老挝狭长地区的崇山峻岭,抵达越南南方各根据地和柬埔寨鹦鹉嘴的羊肠小道——胡志明小道。在这条小道上,开始只能人背肩扛,逐步扩大到能通过自行车、牛车、板车和大象运输。1965年以后,10多万中国援越部队抵达越南北方,使北方能抽调大批部队和青壮年有组织地开赴老挝和越南南方,拓宽胡志明小道。大批中国援越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生产的“解放牌”大卡车,奔驰在胡志明小道上。


1968年3月,美国迫于国内外的压力,对越南北方的轰炸“逐步降级”,把轰炸范围限制在北纬20度线以南地区,并于5月10日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在巴黎开始进行和平谈判。10月31日,美国总统约翰逊宣布,完全停止对北越的轰炸、炮击和海上袭击。越南战争进入“边打边谈”的时期。第一阶段出国执行任务的中国支援部队,在完成既定任务后,于1970年7月全部撤离回国。


在5年多的艰苦作战与施工中,中国支援部队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工程保障部队修筑坑道25600余米,各种工事300余个,新建、改建公路7条,长1230余公里;新建铁路117公里,改建铁路363公里,抢建便线便桥98公里;修建机场1个,修建飞机洞库2个;架设陆地通信线路560余公里;铺设海底通信电缆90余公里。


1969年9月2日胡志明去世,其时中苏关系破裂,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越共部分领导人开始亲苏排华,中越关系逐渐出现裂痕。但直到1975年越战真正结束,中方援助的人员、物资都没有打过折扣。可谁也没料到,曾经亲如一家的中越两国竟然在几年后就反目成仇,大打出手。1979年中越之战留给历史的是一连串的谜团。


时间又过去了三十多年,中越关系再度面临洗牌调整。今天,曾经两极对立的冷战形势,以及领导人的个人意志,都已化作历史尘埃,在以国家利益为核心的现代国防关系中,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中越之间惟一不变的,应该是中国在如此长时间内,无私、执着地援助越南的国际主义精神,以及无数中国军民为此献出的青春、鲜血,甚至生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