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七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五节


我重新回到张克侠面前时,周身上下已几近焕然。

不同于西北军的老鼠灰,这一身是标准的黄绿色中央系校官服。军装当然是参谋长的,只不过从他眼中,我看到的却是陌生与讶异:“不错,果然人靠衣妆,难怪……”他没有说下去。我和楚芊之前的事儿,半个军部都心照不宣。倒不是我有意张扬,事实上,我几乎一直很徒劳地想撇清与她的关系,是楚芊旁若无人地缠着我满世界乱跑,简直就是挥之不去,如同只是盲崇地跟着邻家小子参与一场打仗游戏。当然,这场游戏实在很真实,真实到墙倒屋摧、血肉横飞。

抱着马鞍一只脚已在门外的秦副官怔怔地盯着我,满眼了无遮拦的羡慕。

我很少觉得如此窘迫无措,全身扭捏得像正遭受蚁群的围攻。有那么几分钟,我几乎听能到心脏烫烫的跳动。

“坐坐,讲讲你们一路上的经历,听说还颇有些惊心动魄。”张克侠看出了我的难堪,主动起了个话题。“哦是这样,我去战区长官部开会,赶上军医署万处长正讲得绘声绘色,还当着一群官长盛赞我部官兵临变不惊、机敏善战。”

我讲述了自己在小邹李庄那晚耍过的花枪。我对自己的口才已有自信,漫不经心、轻描淡写之间,照样高潮迭起。就连老兵骨的张克侠也听得一连两次抚掌大笑。显然那些我一直自惭上不了台面的伎俩,却很得他的赞赏。提及郭影秋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一簇不易察觉的异样光芒,似乎那个红脑壳格外引发了他的兴趣。

“他,那个郭什么,你确定是那边的人?”

“应该是,他自己都没否认。跟一群荷枪实弹的国军呆在一起,这又不是什么露脸添光的事情。真冤枉了他,大概早就跳起来澄清了。”

“唉……想不到,那边的人把民众动员做得如此广且深之。莫非他们对山东战局未来之走势,竟是与我所见略同?”张克侠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若有所思。

一个卫兵背着枪站在屋门外。我有些扫兴,用目光不耐烦地诘问。

“报告!参谋长,还有徐……徐长官,”他显然有点懵,似乎在纳闷自己的岗怎么就让一个陌生军官混了进来。不过他很快就认出了我,“外面一个女人,呆了有一阵了。等谁也不说……”

张克侠探询地望向我,我无辜地摆手:“不得等我的,不是等我的!”我十分肯定,除了楚芊,没谁会这么一根筋地对我海枯石烂。丛惠更不会,在她的身上,温润与固执奇怪地共存着。由于楚芊的缘故,丛惠一直与我维持某种微妙的距离。

那个远比长相狡猾的卫兵可怜兮兮地望着我:“徐长官,她刚才与你说过话,应该是林营附的妹子……”

“那让他等林重去!”我火了,大声嚷嚷,连我自己都莫名奇妙,更别说满脸疑惑的参谋长和左顾右盼的秦文煜了。从后者鬼鬼祟祟的神情上判断,秦副官已经开始浮想联篇。

“唉……”张克侠叹了一口气,目光无奈而非嗔怪,“还是去看看吧,林营附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这里唯有你认识人家。”

我耷拉着脑袋起身往外,就像一个知耻而后勇的坏学生才好不容易自力更生一回,却再次被所有人公认作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