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深渊 外传 反目成仇

我是渺小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9.html[/size][/URL] 两位团长没等他把话说完,赶紧举起酒碗,武团长武广贵道:“张团长不仅海量,气量也很是让武某人佩服啊,来来来,我和肇团长一起敬你一碗。” 张正道:“不敢,不敢。”三人一饮而尽。成玉祥看在眼里,暗自得意:粗人就是粗人,没脑子没花花肠子,多喝几次酒就可以轻松摆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9.html


两位团长没等他把话说完,赶紧举起酒碗,武团长武广贵道:“张团长不仅海量,气量也很是让武某人佩服啊,来来来,我和肇团长一起敬你一碗。”

张正道:“不敢,不敢。”三人一饮而尽。成玉祥看在眼里,暗自得意:粗人就是粗人,没脑子没花花肠子,多喝几次酒就可以轻松摆平。一瞧剩下的半盆羊肉炖萝卜已经飘起了一层白油,赶紧叫警卫员端下去让炊事班给热热。

武广贵趁着酒劲问:“张兄觉得羊肉炖萝卜做的怎麽样?”

张正道:“不错,旅部的厨子果然不同凡响,比团里的强多了。要是团里的官兵都能吃成这样就好喽。”说完一拍大腿,表情非常的遗憾。

肇长哲气愤的道:“我们的军饷全他妈的喂狗了,一路顶风冒雨吃糠咽菜,嘴里快淡出鸟来了,我他妈受够了这窝囊气!”

武广贵跟着掺和:“对,咱们就一路吃回去,他们吃咱们,咱们就吃别人,反正不能让弟兄们饿着。”成玉祥既不煽风点火,也不出面劝阻谁。这只老狐狸想看看三个新部下的态度,最主要还是张正的态度。

张正皱了皱眉,对武广贵道:“武团长的意思我不明白,上边不拨钱的话,我们就抢老百姓的?这不太合适吧。”

武广贵道:“那你说怎麽办,我们这些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人,不定哪天就报销了,死了除了找孟婆儿讨碗汤喝,到时候连个屁都吃不着。”

张正的火儿有点顶上来:“你估计连一碗孟婆汤都讨不来,大家都是穷的光着腚来的,他娘的!老百姓是什麽,那是咱们爹娘。抢了他们的夏粮,你还理直气壮,你他娘的是日本子!”

‘啪’-- 武广贵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张正鼻子骂道:“放屁,你他娘的才是日本子。老子立的战功不比你张正少,打完鬼子打八路,你算老几,我他妈爱抢谁就抢谁,你管-不-着-。”

“干你娘的!”张正也犯了暴脾气:“你瞧你手底下那几个丘八的雄样,一窝儿狗土匪,没一个好东西。有种儿战场上见,别在自己地盘上丢人现眼。”

武广贵气急败坏的道:“张正,你不要仗着人多,不服把人拉出来练练。”

“呸,你也配!撒泡猴尿看看自己,武大郎一个。”张正一脸的不屑。武广贵确实矮了一些,特忌讳别人说他矮。当众被揭了短,立刻就急红了眼,跳着脚的要拔手枪。

肇长哲赶紧拦着,说道:“别别别,大家都自己人,为一点小事犯不上。武老弟,把枪收起来。”又转脸对张正说:“张兄你也是,不是兄弟说你,说话太狠了点,一点面子也不留。武团长不都是为了手底下人能吃口饱饭嘛。”

张正道:“他的人是人,其他人就该饿死?你瞧瞧你们一路走过来,有吃的就抢光,看见壮年就拉走。老百姓不会骂你们几个人,他们骂的是国民党。”张正越说越激动,不知道已经得罪了一桌子人,继续高亢激昂的说道:“你们这是在败坏我党的名誉,里边外边一起烂,党国早晚玩完在你们手里。”

成玉祥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肇长哲则没有那麽深的城府,冷冷的说:“张团长莫不是在说,我们几个都是无名鼠辈,党国的败类。”

张正感觉到话说过了,被他挤的下不来台,又不肯服软儿,冷笑道:“哼,我看也差不多。”

桌上的羊肉炖萝卜已经第二次浮起了白油。成玉祥一看再不出面就无法收拾了,说:“行了行了,酒后无德不记仇,过去就过去了,都不要放在心上。回去早点休息,不要误了明天行军。”

张正率先一甩手出了屋,上马消失在夜色中。旅部那昏暗的灯光一直亮到后半夜。凌晨三点多,值班的哨兵发现两条黑影,低喝一声:“口令!”见没有反映,一拉枪栓推上颗子弹,说:“再不说话开枪啦。”“别开枪,我是肇长哲。”哨兵看清是两位团长,以为是来查夜的。敬了个持枪礼说:“报告团长,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肇长哲点点头说:“好,晚上潮湿,凉了多加件衣服。”

哨兵立正道:“是”。二人便分头回去休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