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深渊 正文 战争前夕

我是渺小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9.html[/size][/URL] 值班员向成玉祥报告完集合人数,成玉祥向前迈进一步,冷冷的向下扫了一眼大声说:“昨天晚上,在我们中间出了一个败类。给我们的党旗抹黑,令党国颜面尽失,令我成玉祥痛心疾首。如果你还是个军人的话,就主动站出来,我敬你是条汉子。如若不然,哼哼......”他轻咬着细牙环视众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9.html

值班员向成玉祥报告完集合人数,成玉祥向前迈进一步,冷冷的向下扫了一眼大声说:“昨天晚上,在我们中间出了一个败类。给我们的党旗抹黑,令党国颜面尽失,令我成玉祥痛心疾首。如果你还是个军人的话,就主动站出来,我敬你是条汉子。如若不然,哼哼......”他轻咬着细牙环视众人。天地间一片死寂,甚至听不见喘气声。成玉祥点点头,厉声说:“好,既然给你脸不要脸,我也不怕难看。当着大伙把话挑明,自己做的事不要以为神不知鬼不觉。19岁的黄花闺女被糟蹋了,能像打死一只鸟,说过去就过去吗。这还他妈象话吗。要不是村民拦着,早就跳井自尽了。”成玉祥近乎于咆哮“参谋长!”“到”参谋长斜身从他后边站出来。

成玉祥说:“如何处置?”

参谋长说:“按理应该枪毙!”

成玉祥顿了一下,喝道:“把李金锁给我捆起来,执行枪决,就地正法!”

张正一愣,心想:李金锁会干出这种事?

爸爸,妈妈:

你们好!我离开家已经三个多月,很想念你们,也很想念哥哥。不知道你们现在好不好。冬天快到了,妈妈的哮喘又该犯了吧。多注意身体,记得带围脖,千万不要受风寒,不然咳嗽起来又没完没了。冬天采药不方便,我和大哥不在身边,爸一人容易出危险,尽量不要去。我在部队挺好的,每个月有津贴,用不完。

大哥有没有消息,我心里很着急。听班长说国民党对抓去的人特别狠,逼着去打仗当炮灰。如果有大哥消息的话,告诉他让他能跑就快跑,让他参加八路军,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上回和国民党打过一仗,别看他们抓人凶巴巴的,其实没真本事。我觉得用不了多长时间,等把他们消灭完,我就可以和你们团圆。这次先随信带去二十元钱,以后我会定期寄到家里,请二老放心。

祝:身体健康!

二子:银锁

银锁拿着信看了好几遍,自己写信也就这种水平,觉得没有什麽可以再加的,小心的把它折起来塞进信封,认真填好地址后交给班长。还不放心问:“班长,你说这信我家能收到吗?兵荒马乱的万一丢了多让家里着急呀。”班长说:“那我不好说,看你运气好坏。一般送到的多,我当兵五年,平均一年丢十来封吧。”“啊?那我还是自己托人送家去得了。”说着就要把信从班长手里拿回来。

引来所有人的一阵大笑,陈永升笑道:"班长逗你玩还真信,你吃猪食长大的?!笨蛋.”

银锁略感放心,又问坐在身边的张保根:“班长真的没丢过信?你可从来不骗人,别拿我开心,是不是真的?”

张保根是机枪手,长的又高又壮。一米多长,七八斤重的三八步枪拎在手上轻飘飘的没感觉,像拎着根木头棍子。连长说他不扛机枪都委屈他,指导员说他不扛机枪都委屈机枪。从此,小日本‘送’的那挺歪把子就长在了他肩上,形影不离,不管什麽时候,枪保证比他干净。别说枪了,就连子弹恨不能每一颗都沾着吐沫擦几遍。平时傻憨憨的,话不多喜欢听喜欢笑,见银锁问他笑道:“嘿嘿,你是吃猪食长大的,班长说的话要能听就见鬼了。”

一屋子人七嘴八舌把矛头指向王胜利,诉说被他耍弄的经过。这时候他反而一声不吭,靠在墙边边抽烟边笑眯眯的听他们吐露自己的往日杰作。听到得意处还不时哼两句小曲,此举激怒了大家的情绪,众人合伙把他扔到床上,扬言要扒掉他的裤子推出门外,并且有人已经解开他的裤腰带。为维护自己的尊严,不得不表示今天主动承担最辛苦的夜岗,才得已安宁。凌晨两点至四点最难熬的一班岗,因为在睡的最香的时候被人拉起来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睡眼惺忪的挺过两小时,发现已经不很困了,回去还得接着睡,六点才出操不能坐两个小时吧。所以在你感觉仅仅睡了几分钟的时候又被人拉起来。在这一天里,都会觉得困倦,会觉得床是最亲密的伙伴。

王胜利被副班长叫醒的时候还不断的安慰自己:“谁叫咱是班长,谁叫咱是党员,这就是关心同志的最好表现。这就是实际行动。唉,下回说什麽也不能把自己踢火坑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