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传说 正文 第一章:禅达酒馆

不要惹胖子 收藏 0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7.html


禅达 1257年 冬

作为整个大陆上唯一一个没有被战争光顾的城市,禅达的冬天还不算太冷。

在一家名叫“苏克和禅达欢迎你和你的钱”的酒馆中挤满了从前线溃败下来的诺德人和为钱卖命的雇佣兵,维基亚的寒冷使得强悍的诺的人不战自溃。而出于“骑士精神”禅达收留了这些溃兵。

在吧台前的一个角落里我费力地扬起头喝完杯中已微凉的葡萄酒,我大声喊道:“苏克!再来一杯。”苏克,那个把我从雪地中救出来的酒馆老板,他是这个城镇中唯一一个酒馆的老板,正应为这样苏克的生意一直很好,这使我异常的羡慕。

“亲爱的马尼德先生,我建议你不要在喝了,一个星期来你一个人几乎喝光了我十分之一的酒!”苏克完全沉浸在那本厚重的账本中,头也不抬的说,从他那兴奋的语气中我没有听到被人白喝了一个星期酒的气愤,而是财源滚滚后的兴奋!看来这些倒霉的诺德人又使他赚了不少。

“如果你带着全部财产和积攒了一年的货物准备出去大干一番,可是出城后不到30里就被一群穷疯了的白痴盗贼抢劫一空的话,我相信,苏克,我向圣王利昂发誓你会比我喝得更多!我的上帝啊!”我有点歇斯底里了。

“不必懊恼马尼德,在卡拉迪亚这种事就像战争一样常见”,苏克终于出那个账本中走出来为我端来了三瓶葡萄酒并坐在我对面。

“该死的,我父亲知道我丢光了全部家产后一定会杀了我的”我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苏克那号称整个大陆唯一不对水的葡萄酒,刚送到嘴边就被他拦了下来。

“我想您是对的,但据我所知你曾说过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十年了,难难道不是么?”苏克一板正经的对我说。

“我说过么?”

“我对上帝发誓”苏克满脸严肃的举起他那细腻的手,我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但我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半点虚假。

“好吧,看来这是我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了”我无奈的怂了怂肩苦笑道,然后准备喝到今天的第不知道第几杯的酒,但苏克再次阻止了我。

“先生,我不得不告诉你如果你喝掉了这杯酒,你在我这里的消费将突破300第纳尔,而你的付款为零”苏克板着脸对我说。

我愣了一下,然后勉强微笑着对他说“苏克你知道的,那群白痴把我抢得只剩一条内裤了,这身衣服都是你送我的,不是么?”

“不,先生我把你从雪堆中挖出来时你分明还有一件衬衣”

“守财奴!”我低声咒骂道。

“什么?”苏克问道。

“噢,我是说等我有钱了一定还你,但你也要等我有了工作后才能啊”我厚着脸皮说道.

“噢,是么”苏克满脸不相信的看着我。而我则低着头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好吧”苏克走到我身边坐下,右手揽住了我的脖子,左脚直接踩在了长凳上。

我警惕的看着他,生把他突然打我一拳或捅我一刀。

“看到那些人渣了么”苏克指着不远处那些窝在板凳上的雇佣兵。

“看到了,怎么啦”我松了一口气。

“你可以想他么一样,做一个只认钱不认道义的人,去敲诈那些需要保护的冒险家或商人,榨干他们所有的钱!”显然一提到钱苏克就有些激动。

“让我再想一想”我低下头添一口那代表300第纳尔的葡萄酒,是我实话我有些心动。

看我有些犹豫,他又把手指向了另外一边,那里被一群垂头丧气的诺德战士占据着。

“或者像他们一样,为可怜的军饷卖命,在战场上与那些同样倒霉的人作战,如果幸运的话几年后你也许会成为一个军头后者将军,当然也有可能刚上战场你就会被维基亚人的箭射穿心脏或被诺德人的斧子砸烂脑袋”说完苏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并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声音。

听了他的话我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我可不想真么早的去天堂找我的父亲。不能去当兵,呃,要是能留下来给苏克当个伙计也不错,工资虽然低了点但却要比当雇佣军安全每天甚至还有酒喝。

“呃,苏克你的店里不是缺人手么...”我正要说出自己的想法。

“什么”苏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说我给你当伙计,每个月50个第纳尔就行,再说了真么大的酒馆你一个伙计也不顾能照顾得过来么?”说实话在认识苏克之前我认为我和我的父亲才是世界上最吝啬的人,因为在我12岁那年拥有10万第纳尔的父亲在我母亲的百般请求下出资15第纳尔给我买了属于我的第2件衣服,而那件早已过时的小号羊毛衬衣我穿了十年,直到几天前被那群白痴抢走了我才得以拥有了这辈子的第三件衣服,那是苏克从他那杂乱的储物室中拿出的,与其说它是衣服还不如说是一块破布,我甚至听说苏克的唯一一次恋爱也因为他不愿意付400第纳尔的彩礼而告吹,而他当时的资产足足有20万。

“你怎么能有这么可怕的想法,你喝我的酒也就算了还打我钱的主意。”苏克对我怒目而视。

“哦,听我说苏克我们只是等价交换、、、”我连忙解释道。

“不要有这种想法!你知道那天杀的税务官一个月要收我多少税么?足足500第纳尔!而你要我再加50个第纳尔,你知道50个第纳尔能卖多少东西么,它相当于5大袋牛肉干,10袋熏鱼,4瓶葡萄酒,他甚至能让一个落魄的贵族小姐陪你睡一觉,而你要我一个月给你这么多,天啊,你是想要我的命么!!”苏克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喊道。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这使我万分尴尬。

“那你要我怎么办!我想要在这里打工还钱你却连工资都舍不得发,你要我怎么还,难道要拦路抢劫吗?不管怎么说,我意已决,除非有人现在要雇用我我才会放弃刚才的想法”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可是那可爱的上帝似乎要耍我一样,我的话音刚落酒馆的大门就被打开了,寒冷的风瞬间卷走了屋内的大部分暖气,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大家都不满的看向了那个麻烦制造者。

带来寒冷和麻烦的人是一个黑脸大汉,他至少有两米多高,穿着一身金边骑士重甲站在那里用很轻蔑的眼神环顾了四周,当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时,他很享受的扭了扭身子然后居高临下的说道:“我和我的主人需要一些雇佣军和他们的剑为我们服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