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出击 正文 第一章:海外亮剑(1)

cn641102 收藏 0 7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4.html[/size][/URL] “孤狼,呼叫鹰巢;孤狼,呼叫鹰巢。”一个隐匿在装甲车侧面的通讯兵在获得打击目标坐标后通过电台联络总部。 “鹰巢收到,空中火力支援1分钟后执行,请转到X频道,指示打击方位。” “孤狼明白。”通信兵将电台通讯频道调到X频道。 过了半会,天空中传来喷气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4.html


“孤狼,呼叫鹰巢;孤狼,呼叫鹰巢。”一个隐匿在装甲车侧面的通讯兵在获得打击目标坐标后通过电台联络总部。

“鹰巢收到,空中火力支援1分钟后执行,请转到X频道,指示打击方位。”

“孤狼明白。”通信兵将电台通讯频道调到X频道。

过了半会,天空中传来喷气式战斗机的声音。

“鹰隼,我是孤狼,听到请回答。”

“鹰隼收到,请确认攻击坐标。”战机飞行员回话道。

“坐标071-54-300,确认。”

“鹰隼明白,坐标071-54-300。”

晴空万里的蓝天被划出一道白色轨迹,随着一阵天崩地裂的爆破声,右前方不远处的小山苞上的碎岩被炸的乱石飞溅,其中还夹杂着残碎的人的肢体,阿富汗多山地形为“东突'恐怖分子提供了一个天然的游击战场。

“啊哈,狗日的,这回叫你还咋嚣张,还天真的以为可以逃出我的五指山。”说话之人一脸喜色,轮廓分明的脸上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闪着阵阵喜意。开始的时候因为事情紧急,神情显得颇为凝重。可当下危险解除了,闷在胸口那口气终于发泄出来,叫他如何不喜,又如何不破口大骂?说话之人乃驻阿富汗特遣队陆战特战分队一连连长高俊明.高俊明身高175公分,隶属西北军区某特种大队,(由于这是写实小说,所以有所避讳,没用真实资料,请谅解!),为人有胆有识,对部下推心置腹,是不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号称少女杀手,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不知让多少女人为他癫狂!大笑着列着嘴,高俊明指着一年轻上尉道:“老古,我带人上去瞧瞧还有没活口?”

叫‘老古’的那名年轻上尉大名叫古晓铭,他是高俊明的左右手跟智囊,对连里弟兄视如亲兄弟。

古晓铭对高俊明关心的说道:“还是我上吧,你的脚伤还没痊愈,注意点。”说着指了指他的脚踝。

高俊明不以为然的说道:“这点伤不碍事,”为证明自己的脚没事蹦了几下,“你留下来指挥策应我。”

“你老是喜欢逞强,”古晓铭憋着嘴一脸不悦,接着抖了抖他的肩膀郑重的提醒道,“那你自己留神点,不要挨了黑枪!”

“什么黑枪?”高俊明皱着眉头两眼疑惑的看着古晓铭道。

“我是怕他们回光反照啊!”古晓铭龇着牙一记实拳击于他的胸口,虽隔着防弹衣的保护,但高俊明仍是装腔作势摆出一副痛苦模样,“好了,别装死了。”

古晓铭本想上前踹他一脚来着,高俊明马上挺正身姿说道:“如果他们胆敢诈尸的话,我立马在他脑门上再赏他一粒铁疙瘩,也不妄我们彼此相峙半年啊,”话刚说完,自个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这山谷里也层层叠叠的回荡着他那狂傲不羁的笑声。

古晓铭不住的摇头陪笑道:“你这不可一世的性格迟早会让你翻个大跟头。”

“好好好!我今后一定会改,不让你继续为我的脾性瞎操心。”高俊明用调皮的言行回答了古晓铭

“这还差不多。”

谁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好了,我该上去跟我们曾经的敌人作个道别。”高俊明摆正头盔走到装甲车尾部闪头瞧了瞧情况后转头对一个上士说道:“胡富豪,你叫上你班里的兄弟跟我上去看看。”

“是,”那叫胡富豪的上士如狼嚎般响亮的回答道,胡富豪长是一连2班班长,“二班的兄弟们,跟我来。”说完作了个前进的手势。

“等等!”古晓铭扯住高俊明的手袖惊诧的说道,“你就带一个班上去。”边用手指指山头。

“有问题吗?”高俊明不明其理看着他说道,胡富豪等人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然了,”古晓铭指着他们一个一个的点醒道:“要是还有漏网之鱼,你们几个人不就危险了,多带些人上去,多一个人多一双眼睛也更安全啊!”古晓铭苦口婆心的说道,这下战士们私底下又要说了——‘看看,看看,我们这个大哥指导员真是没得说,三个字——瞎担心。’

高俊明不敢相信的说道:“我说古指导员,你......。”

“我怎么了”古晓铭两眼直视高俊明说道。

“你没怎么,”高俊明又是摇头又是挥手的,“我只是想说你也太小题大做了,这一炸那几个王八连渣都没了,要不是需要取证这个程序,我看现在我们已经回到基地喝茶去了。”说着指了下基地所在的方向。

“你看你又来啦,我这不是为大家生命安全着想吗?”古晓铭唾沫横飞的解释道,“我们的人虽说是一顶十的好手,但也切莫轻敌啊!把一排全部带上吧,小心驶的万年船,”古晓铭说着对身旁的一个少尉打了个响指,“杨胜,你们一排跟连长上。”

那个叫杨胜的少尉长的眉清目秀的,站在他旁边的是副排长邓忠。

杨胜爽朗的说道:“是。”并准备招呼其余两个班也动身上山。

“不用了,”高俊明抬手抵住杨胜身子说道,“你和其他人留下来辅助指导员,没事的,不就给碎尸照几张照片吗?要那么多人上去干吗?难不成我们还要给那帮王八办个风光大葬的典礼。”高俊明笑嘻嘻的说道。

古晓铭还想说什么,但被高俊明这样一说,无奈的笑道:“对你啊,我不知说什么好。”

“那就什么也别说了,”高俊明将手搭于古晓铭肩头晃了晃,轻轻一笑说道:“哎,老古你就别瞎担心了,上面要是还有活口我给你留着,让他在你面前赔礼。”

“向我赔啥礼?”古晓铭莫名其妙的的问道。

“谁让他狗胆包天,让我的指导员提心吊胆半天,他自个老实点让那枚导弹送去阎王殿不就没事了。”高俊明环视周边的战士们略着嘴笑道,大伙这时才恍然大悟,跟着乐呵呵的应道:“对,应该的。”有人动上歪心思说道:“还要让他狗日的跪在地上给我吸....。”这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只见说话的的那个少尉脸有些羞涩,他话虽没说完,但大伙都明白他所要表达的意思也就没太在意,毕竟大伙都是年轻气盛的热火青年,旁边的战友象征性的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头盔说道:“这小子一门子歪想法。”“就是,这可不行。”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开玩笑的说教着。这名少尉叫魏卿,二排排长,大脑壳,身强体壮。站在周边的分别是副排长宋梓卿,还有就是三排排长张振、排副张晓晞等人。他们都各有各的绝技,来自祖国的天南地北。

“好了好了,”高俊打断大伙的闲聊,“大家各就各位。”

“是。”各级军官回答道。

“走。”高俊明招呼了一声便快捷的从装甲车蹿出,他环抱着突击步枪跑致右前方50米处的山脚下,他蹲身于一块被恐怖分子推下来做路障的半人高的岩石下察看山头异样,胡富豪等8人鱼贯的尾随高俊明跑到山脚下。高俊明回头向古晓铭打了个安全的手势后带队往山头搜索前进,古晓铭看到高俊明打的手势后走至‘猛士’高机动装甲车的前舱门,他取来望远镜看着此刻仍被烟尘笼罩着得先前恐怖分子藏身处的一举一动,并不时通过单兵战术联络平台指挥余下掩护的队员。

大家都睁大眼睛盯着烟尘笼罩下的那一块山头上的风吹草动,披挂着爆破反应装甲的VN1步战车和改进型加装了塔式重机枪护盾的‘猛士’高机动车和‘雪豹’式防地雷反伏击车上的所有重武器都指向山上可疑目标。哪怕山上仅有只苍蝇飞过,也会招来12.7mm、30mm还有战士手中5.8mm枪弹、82mm迫击炮炮弹、新式云爆弹火箭筒等不同规格弹药的无情招呼。一个四级军士长快步从一辆VN1步战车侧面脱离他的几个战友,环抱着加装了瞄准镜及红外导轨镜的03式突击步枪快速跑到古晓铭身边。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名叫王鹏。他是一班班长,若把高俊明的连队比作尖刀的话,那么一班好比是尖刀的刀锋。一班其他成员有副班长杨光、李振毅、陈杰、上官宏胤、吴胜熊、汪穀伟、洪文、邱尚华。

王鹏一脸急躁的神情凑向古晓铭问道:“指导员,咋让2班上了?”

古晓铭不知其意反问道:“2班上有啥问题吗?”

“问题可大着了。”王鹏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是吗?我怎么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啊!”

“问题就是您和连长冷落我们1班,这对...”

“哈哈哈,就为这事你就过来问我的罪了。”古晓铭大笑起来打断王鹏的抱怨。

“问罪?我可不敢,我只是代表1班向您和连长反映一下他们的意愿。”

“得得,你不用拿战士的情绪来做借口,你王鹏想表现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呢,多累啊!”古晓铭嘴露笑意看着有些尴尬而傻笑的王鹏说道。

王鹏摘下头盔用手挠着他自个的萃平头挤出笑容扭扭捏捏的说道:“指导员,我这不也是心里不舒服吗。”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古晓铭兴致盎然的问道。

“您不是明知故问吗?”古晓铭皱皱眉,王鹏发现自己话有不妥立马笑脸解释道:“我们1班好歹也是咱连的尖刀班,啥时候轮到胡富豪这兔崽子啊!”王鹏说到激动处语气提高了几分贝,古晓铭见他这样就收住笑容,说道:“那现下想让我给你派什么任务。”

“什么任务都行,就是不能让胡富豪这小子把功劳全抢光了。”王鹏振振有词的说道。

古晓铭故作思虑的说道:“好,给你个好差事。”这样也好掉掉他的胃口,王鹏一听是好差事,耳朵立马竖直起来,两眼发光,古晓铭是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古晓铭轻咳一声继续说道:“你带你的人利用战车的掩护绕到山的左侧,跟高连长左右夹击,以防万一。”

“是。”王鹏站起身来兴奋的向古晓铭敬礼道。

古晓铭也笑盈盈的向他挥挥手说道:“去吧。”

“好了。”王鹏戴上头盔抱着枪低着身子小步快跑回到他班里。

王鹏回到班里后摆正一下头盔,顾不上喘息的机会立马向班里的兄弟交代任务,他两眼放光的扫视着半蹲在身旁的战友说道:“指导员分派任务给我们,现在简要说一下我们的任务,我们待会成一路纵队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前进至右前方山脚下,”说着用手指指草绘的地图又指指那山嗷口,“然后成两路队形往山上搜索前进,是否明白?”略带血丝的两眼炯炯有神的注视着队员。

“明白。”队员们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过班长。”正当王鹏志得意满的时候被一个20来岁的下士打断,下士俊俏的脸蛋上略显稚嫩,但他那双射出炙热火焰的眼睛证实他不再幼稚。如此胆大妄为的家伙除了‘祸篓子’李振毅还能有谁呢?

虽然王鹏对自己在介绍任务情况时被旁人打断心有不爽,但仍假装一脸真挚的挤出一丝笑意问道:“李下士,你有什么高见说出来大家分享一下。”心里却嘀咕着:“你小子最好别给我唱反调,否则有你好果子吃。”暗自与李振毅打起马虎眼来,李振毅好似故意要挑战他的权威,对王鹏的暗示视而不见。

李振毅懒散的说道:“在班长面前我不敢有啥高见,只是作为一个小兵对自己直属上司自作多情的做事风格提点意见。”此话一出,其余几人咯咯偷笑,王鹏瞪大眼睛直视李振毅,王鹏咬紧牙关还作势要打他,李振毅见状赶紧把旁边一人拉过来挡在自己前面,嘴里赶紧开脱道:“班长请勿动怒。”

“那你说我自作多情是什么意思?”王鹏得势不饶人的紧逼道。

李振毅献媚道:“班长大人你好好听我给你解释。”

“就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被李振毅当人盾的下士替他求情道,此人脸型较长,长着一对乌黑的大眼,名叫汪穀伟,他的仗义救了李振毅一条小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