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将军 第五卷 八一枪声 第122章 秘密使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5.html


崔大路朝正听得津津有味的郑家业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一是蒋总司令和汪主席不和,二是国民党和共 产党不合,我看早晚得打起来。”

穆忠孝不屑地说道:“你说的前者还勉强算是势均力敌,不过后者根本不在话下。”

崔大路“嘿嘿”一笑,说道:“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管怎么说,我就跟着你了。”

这时,石小宝端着一碗饭和菜走过来,讨好地说道:“开饭了。连长,这是你的。两位排长是不是让我给你们端过来?”

崔大路一语双关地调侃道:“算了吧,我的饭碗搁在你手里不放心。”

石小宝知道他在暗示昨晚领错路的事,连忙作揖打躬地说道:“大叔,您就饶了我吧。”然后,偷偷观察穆忠孝的脸色。

穆忠孝用一只眼瞪向他,可牵扯得那只伤眼又剧烈疼痛起来,险些将饭碗脱手,石小宝连忙上前俯身照顾。

崔大路和郑家业偷笑着走向炊事班。

郑家业试探着问道:“排长……”

“可别再这么叫了,现在你也是排长。”崔大路连忙拦阻道。

郑家业笑着说道:“不论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排长。排长,你真的想继续当兵?”

“你说呢?”

“我觉得不像。”

“嘿嘿,算是我没看错你。”

“什么意思?”

“能看出我心思的没多少人,你算是一个。”

郑家业没想到他竟然一反常态地如此坦诚,以至有些发愣,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崔大路却转而问道:“我好像听你说过,你们家在上海开着大买卖?”

“只是个煤厂而已。”

“煤厂?”崔大路虽然有些失望,不过继续问道,“需要摇煤球的吗?”

“摇煤球?”

“就是用笸箩把煤末摇成煤球,跟做汤圆差不多。小的时候,我跟我爸学过这门手艺。”

郑家业这才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便说道:“我也不太清楚需不需要,父母从来不让我去那里。我听他们说主要是给工厂供煤,好像是煤块不是煤球吧。”

崔大路又兴奋起来,说道:“那就是大买卖喽,沏茶倒水的应该需要吧?”

“你怎么想起这个了?”

“嘿嘿,你怎么想起当兵了?”

郑家业一愣,又不知该如何应答了,而且他确实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崔大路继续说道:“人各有志,你当兵是为了好玩儿,我到你们家沏茶倒水是想把老娘和二娟子接进城里过几天舒服日子,然后再回乡下去种地,嘿嘿。”

郑家业又是一愣,并不是因为崔大路的理想,而是他说的“好玩儿”

崔大路见他脸色有些变化,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如果为难的话,那就算了。”

郑家业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是在想,你怎么知道我当兵是为了好玩儿?”

“这样用想吗,我和石小宝是为了混口饭吃,穆连长、孟广达、李泽方还有叶教官、卢鸿、杨茂堂、石志杰……他们要么是为了三民主义,要么是为了共产主义,我就猜不出你是为了什么。本来你可以上黄埔军校,毕业后就能当长官,结果却愿意跟我们混在一起,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图个好玩儿还能是什么?”

“呵呵呵。”郑家业开心地笑起来。

“你笑什么?”

“原来你也有看不准的时候。”

“我没看准?那你当兵是为了什么?”

“说实话,我也没想清楚。”郑家业说完,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一个多月后,北伐军已经连克武汉三镇,吴佩孚被迫龟缩到河南、直隶一带,基本无还手之力,继次北伐第一阶段“先定三湘,规复武汉”得以实现,转而将矛头对准盘踞在长江下游的孙传芳。

郑家业他们跟随后续部队进入武汉不久,第4军第10师扩编为第11军,他们便被分配到新成立的第11军第10师。待一切得以安顿,郑家业和崔大路请假去看望正在疗伤的穆忠孝,在分头寻找病床时,却意外遇到杨茂堂和卢迪。

卢迪身着护士服,肯定是像她说的那样参加了第4军救护队。至于杨茂堂,他们第2军隶属北伐右翼军,应该正在攻打浙江境内的孙传芳残部,以进逼江苏南京,因此郑家业脱口问道:“表哥,你怎么在这里?”

“哦,叶子辉现在是总司令部作战室参谋,他把我临时抽调来做联络副官,基本就是在各战区来回跑传送些文件报告什么的。”杨茂堂说道。

其实,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真实任务讲出来。3个月前,冯玉祥宣布将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集体加入国民党并参加北伐;上个月,北伐军攻克南昌,孙传芳主力被歼,继而有更多的地方武装投靠或反水到北伐军。因此,在形势还未有最终定论的情况下,就需要密切关注他们的动态。最为关键且微妙的是,国民党中央在本月(1926年12月)正式宣布将党部和国民政府由广州北迁武汉,各机关工作人员正在分批赶到。可是,蒋介石及国民党右派不满国民政府受到苏联和中国共 产党的过多影响,有意予以掣肘并在南昌另立中央。对此,各军将领也有不同倾向和打算,一旦形势恶化,必然是内部分裂乃至兵戎相见。杨茂堂此次来武汉,便身负秘密观察动态的使命。

“家业,你怎么会在武汉?”卢迪热情地问道。

郑家业便将事情经过大致讲了一下,最后说道:“我们连长在这里住院,我是来看他的。”

“你们连长叫什么?”

“穆忠孝。”

“是不是左眼受伤的那个?”

“对,就是他。”

“我先去送病历,待会儿带你去看他”卢迪看了眼杨茂堂,然后转身走了。

郑家业有意避开他们的眉目传情,将视线转向别处。

杨茂堂回头看着他,犹豫一下问道:“家业,你想不想回上海?”

“当然想了。看目前的局势,估计两三个月内就能打到那里了。”

“我是说现在。”

郑家业不由一愣,心想肯定不是开小差,便疑惑地问道:“现在怎么能走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