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农民工遭受师傅强暴后沦为小三

dwzxc 收藏 41 88254
导读:口述:做小三是不得以而为之 采访人:我不只是个传说 被采访人:阿蓉(四川人,37岁) [博主印象]阿蓉虽然已经过了37周岁生日,而且是两个孩子的妈,但是从外貌上来看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五官匀称,微胖,皮肤白皙,具有女性农民工难得的女人风韵;由于有情人供给,穿着打扮也时尚一些;普通话比较标准,口才伶俐,善于沟通;高中文化程度,在31个参会人员中算学历最高者之一。 象这种私密性采访,很难按部就班进行。因此,决定在采访过程中不提问,不引导,完全由当事人自由口述:

口述:做小三是不得以而为之


采访人:我不只是个传说


被采访人:阿蓉(四川人,37岁)


[博主印象]阿蓉虽然已经过了37周岁生日,而且是两个孩子的妈,但是从外貌上来看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五官匀称,微胖,皮肤白皙,具有女性农民工难得的女人风韵;由于有情人供给,穿着打扮也时尚一些;普通话比较标准,口才伶俐,善于沟通;高中文化程度,在31个参会人员中算学历最高者之一。


象这种私密性采访,很难按部就班进行。因此,决定在采访过程中不提问,不引导,完全由当事人自由口述:


我比弟弟只大一岁多,由于生病休学一年,高中时与弟弟同班。当时,家里的经济不宽裕,爸爸的意思是姐弟同时考上大学要优先保证弟弟上大学,如果某一个考上大学就优先保证他(她)上大学。结果姐弟俩都考上了大学;当然最后弟弟如期上大学,我就随亲戚来广州打工了。说实话,我以为自已具有高中学历,实在不甘心去制衣厂做平车工。先后做过化妆品促销员、保险代理等工作,由于性格内向,没有什么业绩,最后连吃饭都成问题。无奈之下,在亲戚的力荐下,到一家小型的制衣厂做平车学徒工。


学徒期为两个月,只包吃住,没有工资。我还算心灵手巧吧,不到二个月我就可以独立上平车了,除了吃饭、零用和支助弟弟读书外,每个月还可以结余一、二百元钱,虽然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也只好安于现状。


我的师傅也是四川人,并且同属一个乡镇,虽然只有小学文化,而且是一个男性,但是踩平车的技术相当不错,每个月的工资在平车工中是最高的。学徒期间,他总是以师傅的名义接近我,而且子虚乌有地对亲戚、朋友和同乡讲我们在谈恋爱。碍于师徒关系我没有当面揭穿这些谎言。等到我能够独立上机时,申请去了另外一个组,尽量避免他的骚扰。


那时候正值青春年华,自然有爱的渴望和冲动。但是,我师傅又矮又黑,说话粗鲁,压根儿就看不上。


有一天感冒了,浑身无力,就请假休息了一天。从药房买了一些药,然后躺在床上静养。大概中午二点钟左右,师傅买了稀饭、面条和水果到宿舍来看我,当时被感动得流泪了。


其实师傅醉翁之意不在酒。开始时师傅热心地削水果、递食物,尽现师徒亲情;出于礼貌我坚持坐了起来,与他聊了一会天。聊天过程中师傅间断地借机摸我的额头,拉我的手看发烧没有,我十分讨厌他的这些举动,就催他去上班。在我多次催促下,师傅终于站了起来,叹了一口长气,伸了一个懒腰,我庆幸他终于上班去了。突然,师傅猛地抱着我,那满口烟味的嘴唇朝我贴过来,我极力躲闪着;躲闪中身体失去平衡倒在了床上,他就顺势压在我身上撕扯我的衣服,并且在我的身上乱摸,情急中我疾声呼救和用力阻档;他用一只手捂住我的嘴巴,另一只手强扯我的睡裤,怎奈一个弱女子和本身患病的人如何抵抗得住,几个回合下来筋疲力尽,只能任其摆布;就这样,在撕裂般的疼痛中,我守身如玉二十年的身体被他无情地玷污了。他穿好裤子,抛下一句“我会尽快和你结婚的”头也不回上班去了。


我望着床单上那些血迹失声地痛苦起来……,哭了许久许久。


当时,想到了自杀,也想到了报警。既是死也不能便宜他,一定要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于是穿好衣服准备下楼用公用电话报警。刚走到楼梯口,他就带着我的亲戚和他的亲戚赶到了,把我扶到宿舍里。


他跪在地上装可怜,亲戚们先是骂他畜生不如,继而劝我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放他一马。


过了大概过了二个小时,他的姐姐递给我一个存折对我说:“妹子,这是他这几年赚的三万八千元钱,算是定金也好,算是赔偿也好,你先收下吧。请你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千万放过他”


我头都没抬,坚定地回答她:“不可能的,我一定要让他坐牢”


后来,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我被软禁了。每天有两个亲戚陪着我,寸步不离地防备我报警和自杀。


第五天,我爸爸赶到了广州。除了打了他几个耳光外,收下了那本三万八千元的存折。一句“妹子,就认命吧”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当年回老家过春节时,急急忙忙办了结婚宴。就这样,我不明不白地嫁给了那个令我恨一辈子的师傅…


我师傅,不,我老公在那(性)方面尤如过山虎,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从来不关心我的的感受,想要时,打声招呼或者摇醒你,没有亲昵,没有前戏,翻过身来直奔主题,然后3-5分钟草草完事;不过,欲火熏天,有时一晚上可以这样二三次。


别说快感啦,连起码的舒服感都没有,简直是一种折磨。


不过,我还是理解他,也许是身体上的原因,只要是经过前戏的话,连两分钟都挺不到。


说实话,在我没有的事前我还以为性生活本身就是这样的。


当第二个小孩两周岁后,我又来到广州打工。老公所在的制衣厂已经不太景气,所以我去了另外一家制衣厂。他在番禺市,我在海珠区,虽然都在广州市,但单程车费需要八九元,所以不能天天见面。


我住在集体宿舍里。你也看到,我们宿舍是男女混住的,一对夫妻用布把床围起来就是一个小窝。


我睡在上铺,下铺就是一对刚结婚不久的夫妻。这对夫妻也够可以的,不管加班多晚,不管有多辛苦,每隔一天他们都会来一次。我们的床是那种薄薄的角铁做的,不要说做那件事,就是翻转一下身子也会摇晃一两下。每当床架摇晃时,真够撩人心的;何况每一次摇晃起码在半个小时以上,我就纳闷,人家为什么一次可以做那么久呢?


我仍然做平车工,拿的是计件工资。每天都是拚命地干,一是希望能够多赚点钱,二是希望晚上能够尽快睡着,最好在床架还没有摇晃前先睡着,免得心里难受。


老板是福建人,四十岁开外,是一个精明人;他老婆很胖,在厂里管财务;他们夫妻关系不是很好,经常吵架。


老板对我很好,经常到我平车旁看我干活,有时也拉拉家常,一来二去多了我也觉察到他对我图谋不轨,但是人家没有明说,也没有异常举动,所以不好说什么。


有一天,老板问我做仓管愿意吗?说心里话当然愿意,一是工作不累,二是工资稳定,而且比做平车工的工资还要高,只是预感到老板另有企图,还是婉转拒绝了。老板也许觉察到什么,很诚心地劝道:“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我看你是高中生,有文化才安排你做仓管的”我想也许是自已多心啦,就答应了。


也许与文化程度有关,也许与我做事细致有关,老板和老板娘都认为我工作做得好,每一个月除了工资外还有二百元奖金。


有一天中午,我斜靠在布匹上想小息一会儿。这时老板来到仓库,递上五百元钱,说是额外的奖金。我接过钱后,连忙谢谢老板。但是,老板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要我拿账本给他看。于是我走到办公桌前,准备打开抽屉拿账本给他。突然,老板一只手环抱住我的肩膀,另一只手迅速地从我的衣领处下滑到我的胸部,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推开他;我越推他,他越用力抱紧我,而且伏在我耳边昵喃:“蓉,我喜欢你很久了,就亲热一下嘛”


嘴唇在我的耳后不停地摩擦,手在我的胸部不停地揉捏;此时,我已经无力挣扎了,说实话也不想挣扎了;两个人同时都在喘着粗气,一种快感尤然而生;老板见我再也没有反抗,就抱起我轻轻地放在布匹上,一边亲吻我,一边脱我的衣服,继而一场不该发生的婚外性爱就这样开始了。老板不愧为一个真男人,给了我足够时间的欢快,让我真真切切地明白了什么是性爱,性爱到底能够带来什么。


从此,我与老板的情理不顺,割不断。开始我们去宾馆开房,后来干脆租了一个二居室,只要有机会就缠绵在一起。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老板偷情的事先是被老板娘发觉,随即我老公也知道了。


老板娘除了辱骂我,还把我从工厂赶了出来。


“我是一个没用的人,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不离婚就好,别苦了孩子”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老公的表现非常平静和大度。


就这样,我和老板,我和老公和平共处下来了,一直到今天。


女农民工遭受师傅强暴后沦为小三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笔者真应该可怜的人不是他笔下左一句右一句的农民工,农民工很可怜,吗?

真正可怜的城市人,农民工再穷至少有田有地,在外找不到活回家还有一个依靠,当下国家政策倾斜农村,养老保险社会保险等等跟比城市比较起来,很低廉了!

笔者思维里所谓的城市人,有什么?如果是一个无职业的城市人拥有什么?社会保险?养老金?失业救济金?反正我没有看见那个城市人很容易的就得到这些东西,都得付出很大的艰辛才能给把这些东西搞齐全!

现实社会已经没有了什么农村人、城市人区别了,硬要区别的话,城里人不如乡下人。来不来乡下人还有一亩三分地,城里人有什么?典型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

现在成年人了还吃亏,只能够埋怨自己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