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漫卷狼烟 正文 第十五章 龙云阁初开杀戒

野火秋烽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size][/URL] 刚被释放出来的王凤章、吴忠信等十人,在于大爷儿和战华南的带领下,离开了厢黄头屯警察署。在他们的心里,不仅对这二位长者能够在危难之时,出手相救,特别感激,同时,也对牵着两匹马和他们走在一起的这个小伙子,敢于在警察署怒打警长的义举,非常钦佩。   走出屯子,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


刚被释放出来的王凤章、吴忠信等十人,在于大爷儿和战华南的带领下,离开了厢黄头屯警察署。在他们的心里,不仅对这二位长者能够在危难之时,出手相救,特别感激,同时,也对牵着两匹马和他们走在一起的这个小伙子,敢于在警察署怒打警长的义举,非常钦佩。

走出屯子,战华南就对并肩而行的于大爷儿说道:“超尘,你这位亲随可真了不起,胆大心细,功夫又好,我算开了眼界啦。”

于大爷儿笑了笑,不无得意地说道:“哪里,哪里,过奖了,过奖了,凤会初出茅庐,未经磨练,以后还请大哥能多多指点。”

一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走着唠着,还没等踏上厢黄三屯的地界,刘凤会老远就看见一个骑着一匹青色高头大马的人,从厢黄三屯的屯子外东北角上,风尘仆仆地迎面向这边赶来。那匹骑马的身形就像腾云驾雾的游龙一般,越跑越快,越来越近,等渐渐地看清楚了,刘凤会高兴地好悬没蹦起来,紧忙用手向前一指,对于大爷儿说道:“老爷,请您快看,前面是龙云阁,骑的是菊花青,准是过来看您老人家的……”

于大爷儿顺着刘凤会手指的方向举目朝前一看,不禁高兴地说道:“凤会,你说的没错,是他是他,真的是云阁贤侄来了……”

说话间,龙云阁骑着菊花青很快就来到了近前,他赶紧甩蹬离鞍下了坐骑,把缰绳往菊花青马脖子上一搭,向于大爷儿躬身施礼,然后恭敬地说道:“伯父您好,小侄的家父和二叔今天特地拜谢您老人家来了,他们二老都在烧锅大院的客厅里喝茶,等候着您老人家回去呢。”

于大爷儿心里很高兴,笑呵呵地说道:“云阁贤侄,你那二老也真太客气了,还劳动他们两位兄弟的大驾,伯父实在承受不起啊。”

接着,龙云阁向刘凤会抱拳施礼,亲切地笑着说道:“大哥,小弟听大掌柜的说,伯父和你去了厢黄头屯警察署,就骑马赶来了。”

刘凤会右手牵着两匹马的缰绳,双手抱拳,以礼相还,也亲切地说道:“二弟,你虽然才走三天,可大哥心里是真的想你啊。”

于大爷儿指了指身旁的战华南,对龙云阁介绍说:“贤侄,这位就是我们厢黄三屯德高望重的战华南,战老先生,快叫伯父。”

龙云阁连忙上前深施一礼,恭敬地说道:“战老前辈,伯父在上,请受小侄一拜,以后还请您老人家能多多指点,多多关照。”

战华南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贤侄,你言重了,我看贤侄彬彬有礼,又是一表人才,老夫实在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于大爷儿笑呵呵地说道:“大哥,都是自家人,你就不必客气了。云阁贤侄,牵上菊花青,咱们还得快点儿回烧锅院子,走。”

一路上,于大爷儿就把龙云阁和刘凤会两兄弟的出身和来历,向战华南等众人简单地介绍了一番,从他的语气和神情上,流露出满心的喜欢和得意。刚从东门走进屯子,于大爷儿忙对随行的众人说道:“各位,有话以后再说,请大家都先回去吧,家里的人都等得着急了。”

等众人千恩万谢地走开之后,于大爷儿对战华南说道:“大哥,请你一同跟我回烧锅院子,帮我好好地陪陪远道而来的贵客。”

刚从吴忠信手里接过毛驴缰绳的战华南,一点儿也没有推辞,爽快地答应道:“好啊,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咱们走吧。”

等他们来到烧锅院子大门口的时候,龙云阁向于大爷儿请示道:“伯父,小侄的家父和二叔都说今晚不走了,就住在您老这里,明天一早再回龙家亮子。您老哥几个说话,我们做晚辈的也插不上言。小侄想和凤会大哥去正白头屯看个朋友,可能要晚点儿回来,您老看行吗?”

于大爷儿毫不犹豫地答应道:“云阁,看你说的,当然行啦。凤会呀,那你就骑着骑马陪云阁贤侄前去走一趟吧,路上小心点儿。”

刘凤会答应一声,顺手把于大爷儿骑马的缰绳,递给一个出来迎接的伙计,接着,从怀里掏出了双枪,一并交还到于大爷儿的手上。

龙云阁对于大爷儿说了句:“多谢伯父。”向战华南施礼告辞:“前辈,云阁有事,请恕小侄失陪了。”说完,一搭马背上了坐骑。

弟兄二人骑马出了屯子,龙云阁见跟前没人,这才对刘凤会小声说道:“大哥,这次小弟给你带来两件东西,可是一模一样的礼物,我想你肯定喜欢,请……看……”说着,他双手伸进怀里,“唰”地掏出两把锃光瓦亮的崭新的驳壳枪,双手一转,枪把朝前,递给了刘凤会。

刘凤会眼睛一亮,接枪在手,不禁脱口而出:“哈哈,这可是德国二十响全自动的快慢机啊!这么贵重的礼物,你是从哪弄来的?”

龙云阁笑道:“大哥真是好眼力,这是小弟特意托朋友搞来的,据说出厂的时候就是一对。”说着,又把枪套和弹夹子弹递了过去。

刘凤会接过来特别感动地说道:“二弟,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你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大哥,可让我怎么谢你呢?”

龙云阁微微一笑,非常认真地说道:“大哥,你我即是兄弟,谢字就免了吧。这年月兵荒马乱的,大哥又有那么好的枪法,日后只要顺天时取地利得人和,我相信一定能够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这就叫猛虎添双翼,好枪赠英雄啊……”

刘凤会严肃而又认真地说道:“二弟,如此厚礼,先不言谢。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理当精忠报国,建功立业。日后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就用这两把枪打鬼子,平东洋,雪国耻,灭豺狼,上报国家,下安黎庶,杀富济贫,除暴安良……”

完全出乎龙云阁的意料,刘凤会的这番话正合自己的心意,他向刘凤会一抱拳,说道:“大哥能有如此的雄心壮志,小弟此情可慰,此心足矣,日后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小弟情愿一生追随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就这样,刘凤会和龙云阁不紧不慢地并马而行,一路上兄弟两个高高兴兴、亲亲热热地边走边聊。可就在快要来到正白头屯的东门外,距离大约没有半里来地远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拼命地喊叫:“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兄弟两个不约而同地寻声望去,大道南边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池塘(俗称大坑),一池清水的水面上,闪动着亮晶晶的波光。在池塘南岸有一棵老榆树,老榆树下拴着三匹骑马,只见两个兽性大发的日本宪兵,正在强拉硬拽一个好像正在洗衣裳的农家姑娘,疯狂地向不远处的一片柳条通子拖去。两个日本宪兵身后还跟着一个挎着短枪的伪军,眼瞅着直拍大腿,显得好像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

光天化日之下,却见如此兽行,兄弟两个火往上撞,二话没说,心领神会地相互递了一个眼色,就毫不犹豫地拨转马头,直扑过去。

刘凤会说道:“二弟,千万不能开枪,这里无遮无拦,那样会带来没必要的麻烦。等钻进了柳条通子,咱哥俩再收拾那两个畜生。”

龙云阁答应一声,说道:“好的,大哥,等钻进柳条通子,二弟就开杀戒,不用大哥动手,我用飞镖收拾他们,大哥你就瞧好吧。”

兄弟俩刚钻进柳条通子,就见那两个日本宪兵把嘴里塞着手巾的那个姑娘按倒在地上,正在胡乱地往下扒那个姑娘的衣裳。而站在日本宪兵身后的那个伪军,已经哆哆嗦嗦地拔出了短枪,看样子好像正在犹犹豫豫,拿不准主意是否开枪。就在这时,手疾眼快的龙云阁立刻“唰”地探囊取物,“嗖”地一声同时发出两支飞镖,只见那两个日本宪兵应声倒地,晃了晃脑袋,蹬了瞪腿,趴在那里就像死狗一样,断气身亡。

那个姑娘此时已经头发零乱、衣衫不整,伸手掏出嘴里的手巾,吓得“妈呀”一声,紧忙翻身爬起来,随后哆哆嗦嗦地蹲在了地上。

龙云阁说道:“大妹子,赶紧整理整理,到池塘边拿上你洗的衣裳,回家去吧。刚才的事情对谁都不要说,说了会招来杀身之祸。”

那个姑娘惊魂未定地起身整理好衣服,拢了拢头发,回身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说了声“谢谢”,才又站起身来急忙跑出了柳条通子。

那个伪军二十多岁,回身镇定一下,插好短枪,看了看刘凤会和龙云阁,抱拳说道:“两位好汉,多谢出手相救,此地不可久留。”

龙云阁说道:“这位朋友,看你刚才能拔出短枪,虽说穿了这身狗皮,但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实话告诉你,我们哥俩都是鬼见愁绺子里的炮头,要到双城堡城里去喝喜酒,今天既然由此路过赶上了,就算这两个小鬼子倒霉,同时也救了那个姑娘。请问你可以报个姓名吗?”

那个伪军向上一抱拳,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汉爷,在下杨石柱,家住双城堡东关所,是被日本鬼子抓国兵抓来的,就当了伪军。”

龙云阁说道:“我们大当家的恨透了日本鬼子,更恨帮虎吃食的狗汉奸,今天饶你不死,算你捡条性命。你们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那个伪军显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答道:“好汉爷,这两个日本宪兵是搞测绘制图的,到这一片进行实地勘测都好几天了,上头派我们这个排负责保护他们两个。谁知今儿个这两个畜生,看到那个姑娘在大坑边上洗衣裳,就不怀好意地起了歹心。掏出枪来,硬是把我们排长和弟兄们给骂跑了,他们只好提前骑马回正白四屯等着,却单把我留了下来,让我把剩下的三匹骑马拴在老榆树上,然后就发生了这种事……”

龙云阁厉声说道:“好了,你必须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先把那两个小鬼子身上的飞镖拔下来,用他们的衣服擦干净了,马上交给我;再把那两个小鬼子身上挎着的两支王八盒子摘下来,也一同交给我;然后,在跟前划拉一抱干柴,放在那两个小鬼子的尸体上,点把火烧了。”

那个自称杨石柱的伪军按照龙云阁的吩咐,先把那两个小鬼子身上的飞镖拔下来,用他们的衣服擦干净了,马上交给龙云阁;又把那两个小鬼子身上挎着的两支王八盒子摘下来,也都交给了龙云阁;然后,在跟前划拉一抱干柴,放在那两个小鬼子的尸体上,划根洋火点着了。

龙云阁说道:“回去告诉你们排长,谁要是再敢死心塌地的为小鬼子卖命,再敢狗仗人势的抢男霸女、欺压百姓,老子枪膛里的子弹可没长眼睛。要是想扯别的,可别怪我江湖报号的云中鹤不仗义。为了给你留条后路,你的枪我们不要了,回去怎么说,那是你的事,滚吧。”

那个伪军,一听鬼见愁三个字,就有点儿吓懵了,因为传说鬼见愁的绺子杀人不眨眼,最近不但打死很多日本鬼子,还抄了几个鬼子、汉奸的家。看来这个“云中鹤”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两个胡子都不好惹。于是,忙讨好似地说道:“是是是,好汉爷,小的不敢,小的不敢。”说完,他便急忙回身走出柳条通子,来到那棵老榆树下,解开马缰绳,只骑上自己的一匹,头也不回,慌慌张张地向正白四屯方向跑去……

龙云阁对骑在马上的刘凤会说道:“大哥,看来咱哥俩不能直接从东门进屯子了,必须得走荒道,绕到偏坡子和正白头屯之间的大道,然后从西门进屯子。这里大哥比我熟,最好路上不要碰到人,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从东边出去,要马不停蹄,快马加鞭。大哥,快走!”

于是,刘凤会在前,龙云阁在后,从东边冲出这片柳条通子后,沿着野草覆盖的荒地隔子绕道而行,一路上马不停蹄,快马加鞭……

正赶上时值中午,在地里干活儿的人们都已回家吃晌饭去了,所以路上并没有碰到任何人。等穿过一片柳条通子,绕到偏坡子和正白头屯交界的那座木桥东边,也就是于大爷儿和刘凤会早晨路上遇险的地方,兄弟二人来到了大道之上,勒住缰绳,款款而行,这才松了一口气。

刘凤会和龙云阁举目一望,只见正白头屯东边那片柳条通子的上头浓烟滚滚,火势正旺。兄弟二人相互看了一下,都会心地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