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的伎俩之四:岳父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在正式写作之前,我觉得应该如实的禀告读者诸君:为了写作这篇文章我曾经犹豫了较长的时间。犹豫的原因是,这个故事当中的主人公 —— 骗局的受害者,不是别人,而是我的老岳父!以他老人家作为写作对象,貌似有些不尊重的成分,内心隐隐约约似乎感觉有些不妥!后来经过反复思考,我终于坚定了自己的写作信念:本人写作《骗子系列》作品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满足读者诸君的“好奇心”而不择手段。而是通过具体的案例,把形形色色各种骗子的“画皮”剥下,露出这些人的真正“原形”。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写作目的是为了给读者诸君提供一些提示。至于骗局的受害者本身是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并不是文章的主要方面。有鉴于此,出于这种综合考量,我下定决心、鼓足勇气开始了敲击键盘。如果在其中有不敬之处,权作是“斗胆”犯上作乱了一回。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篇拙作我就不打算让夫人“过目”了(我写作的大部分文章她都是第一读者),以免惹恼了她红颜大怒、“河东狮吼”。同时请求各位也不要“偷偷地”告诉她,拜托啦!哈哈。

在以前的文章当中曾经粗略提及过岳父的一些简单的情况。他老人家今年已经近八十高寿了,是一个具有老资格的基层领导干部。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他们所在的部队驻地在浙江金华,他们营的教导员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大管家”(请恕不方便告诉名字)。在部队上,岳父因为家庭出身“根红苗正”,再加上个人的勤奋努力,先后立功受奖、入党提干。在五十年代后期又被保送上了山东大学,毕业于政治系。大学毕业后,他被组织上派往了山东省的最西部担任了某个公社的党委书记。

在文革的中期,不晓得是组织调动还是老人家自己申请调动,总之,他被调回了我们这个市,担任了市第一中学的领导职务(当时属于平级调动)。就此,老人家的从政之路戛然而止,仕途升迁“原地踏步”。(在八十年代的后期,我在岳父家里曾经见到过一个人。据岳父说,这个人是过去岳父在公社当书记时期的通信员。他专程坐着一辆上海牌的小轿车从外地来看望老人,从表面一看,就晓得这个人是××党的官员。据他的司机介绍说,他当时已经是某个地区的常委兼宣传部长)。

从调动回来之后,我岳父他老人家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并且在这个崇高的事业中一直工作到退休。从1976年粉碎“四人帮”开始,国家经过了一系列的“拨乱反正”,从而彻底扭转了对于知识分子的歧视态度。特别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国家把精力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因此,得益于国家给广大知识分子摘掉了“臭老九”的帽子(臭老九的来历是: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知识分子。因知识分子排名在后面的第九位,所以因此而得名),国家也开始了尊师重教。

就我们这里来说,所有的民办教师在九十年代全部转为事业编制;农村与市区的教师同等待遇,全部纳入了市财政拨款。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员大幅度增加了待遇。因此,由于我的岳父在教育界有着几十年的资格和高级职称,所以,老人家每月都能够领到数目不菲的退休金。在住处的选择上,老岳父、岳母老两口很不习惯跟着孩子住在城市的楼上。他们还是习惯于那种自由自在的田园风光。因此,他们向教育局申请,在郊区的某学校家属区分配了一套院落,因此,在他们身边并没有孩子们照料,孩子们都忙于各自的工作,只是隔三差五地回去看一看。

岳父、岳母是个耐不住清闲的老人。在他们居住的院子外面,比较密集地种植了一些香椿芽树,点播了一些丝瓜、苦瓜、辣椒、吊瓜、大葱等等蔬菜,俨然像一个普通农家的“自留地”。家里就老两口吃饭,种植的这些东西根本吃不清。因此,老人家经常隔三差五地打电话,让孩子们去帮助蹬高爬梯采摘瓜果、帮助“消灭”战利品。住在这种空气清新的环境中,岳父老两口身心舒畅、其乐融融。令人想不到的是,骗子们的“贼眉鼠眼”也看到了这个比较富裕的老年群体,进而向他们伸出来了罪恶的黑手!

这一天上午,我岳父、岳母两个人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我岳母走到大门口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不认识的人,其中女人手里还拎着两包糕点。岳母刚想开口问“恁找谁”,还未来得及询问,来的男人先开口了:

“大娘,您好。请问这里是×校长家吧?”

“是呀,你们是…?”

“噢,我们是×校长的学生。路过这里,觉得好长时间不见了,就顺便过来看看他老人家。”

一听这话,出于最起码的礼节,岳母感觉到应该让人家到屋里去坐坐。一边说着“来就来呗,还买东西干嘛呀”,一边把两个人领进了家。来人不断搭讪着“来看老校长不能空着手”,于是就跟着岳母进了家。

来人进屋看到岳父后,立即上前紧紧地拉住老人家的手,十分“热情”地问寒问暖,连声询问老人的身体好不好?吃饭怎么样?早晨起来去不去散步?等等,就像是多年没见的老熟人一样。我岳父不断地打量着眼前的来人,问他:

“你是谁唻?我怎么想不起来呀?!”

“嗨,您老人家真是‘贵人多忘事’哪!我是××届的毕业生哪。当时,您老人家还给我们做过政治报告哪。想起来了吗?我们的班主任是×××老师”

“噢,我想起来了。你们的班主任是不是教语文的那个×老师呀?!唉,这么长时间了,谁能够记得这些事情。你们还不晓得吧,你们的班主任在前年已经病故了!”

一听这话,来人的脸色立刻有些变化,声音沉重的说:

“是啊,前几年还能够经常见到×老师在一起呢。谁知道他竟然走了!真是令人伤悲呀!”

骗子经过精心编织的谎言逐渐赢得了岳父的信任和好感:现在的年轻人如此“知书达理”、“尊敬师长”的还有几人?真是难能可贵呀!接着,话题转向了岳父询问来人现在的工作单位,今天怎么能够有时间到这里来看望老校长。来人镇定自若的说:

“现在我在市区里面开了一家超市,生意不错,‘好汉不挣有数的钱’,自己的收入比领‘死工资’的强多了。今天路过这里,去一个很近的亲戚家去送礼。所以,今天冒昧前来,一是看望老校长,二是有点儿小事情还要麻烦老校长帮忙。”

“什么事呀,你说吧?!”“是这样的。我妻子娘家的侄子下个月初六娶媳妇儿。我们两口子今天就是提前去送礼。您看看,我是开超市的,平时收的零钱多。这么一大把五十块拿着不方便、送人也不好看。所以,想请您老帮忙换成整的,您想想,这个一百块的本身就是红色的大钞,所以也不用我再装成红包了!”

一番看似入情入理的话让人感到“无懈可击”。岳父连声说

“行、行、行。这点儿小事算什么呀!你手里五十的有多少?”

骗子“装模作样”点了一遍钱,说“六十张,五六三十。这是三千块。现在的人情重哪,拿少了拿不出手呦!”岳母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心中反感来人提到换钱事情,就在一边说:

“家里没有钱,都在银行的存折上呢!”一听这话,岳父生气了:

“怎么没有钱,在××下面就放着好几千块呢!快去哪呀?”

岳母在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不住地埋怨岳父待人太过热情,又不能不去。于是,三十张红色的百元大钞到了来人的手里。这时,来的一对男女借口抓紧去送礼,在“千恩万谢”后,很有礼貌地道别了。岳母越想事情越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的事情不对。于是,就拨通了我妻弟的电话。妻弟在一个小时左右来到了家里,顺手拿起来一张五十的钱币,仔细一摸,再往亮光处一照,非常肯定地说::“上当了,这是假币!”妻弟又气又急,忙询问岳父那个换钱的学生姓甚名谁?在什么地方开超市?而这些无凭无据、无法查证的资料,岳父又何以晓得呢!

就这样,白白损失了几千块。后来,我给岳父岳母分析,骗子之所以能够得逞,一是利用了岳父的轻信心理,老年人独居,接触外面事情少,对于这些冒充学生的骗局缺乏应有的警惕;二是骗子的狡猾之处在于他寻找了一位已经病故的班主任。您想,一个学校有那么多学生,岳父作为校长,在台上作报告,下面的人看着他,而他老人家又能够认识几个学生呢?可是班主任都有联系电话。平时也没少联系了。关键是班主任已经不在了,属于“死无对证”!因此,才让可恨的骗子钻了空子!教训实在是深刻哪!

(本文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