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二流国家的政治枭雄

独孤大虾 收藏 2 445
导读: 在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年会上,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提议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参加明年3月的总统选举。普京则表示,如他当选总统,梅德韦杰夫将出任总理。自此,俄罗斯密室政治下的二人转游戏,大幕徐徐拉开。   这其实不算新闻,俄罗斯政坛的这部二人转大戏,剧本早就写好了。受叶利钦时代留下的宪法的羁绊,普京走上俄罗斯政治舞台的中心时,他的总统任期只有四年,且只能连任一届。普京做满八年两届总统后,只好将总统大位交给梅德韦杰夫,自己转而当起了总理。我相信,这是普京精心编制的剧本,每个情节

在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年会上,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提议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参加明年3月的总统选举。普京则表示,如他当选总统,梅德韦杰夫将出任总理。自此,俄罗斯密室政治下的二人转游戏,大幕徐徐拉开。


这其实不算新闻,俄罗斯政坛的这部二人转大戏,剧本早就写好了。受叶利钦时代留下的宪法的羁绊,普京走上俄罗斯政治舞台的中心时,他的总统任期只有四年,且只能连任一届。普京做满八年两届总统后,只好将总统大位交给梅德韦杰夫,自己转而当起了总理。我相信,这是普京精心编制的剧本,每个情节都已安排好,每个镜头都已被设计,一切皆为普京权力的延续。现在,梅德韦杰夫任期已快结束,连宪法都为普京量身定做,重新裁剪了一道,虽然总统仍然只能连任一届,但每届的任期却已增至六年,普京再做两届总统,就可以做上整整十二年,相当于以前的三个任期,他的确该重新粉墨登场了。


普京为何要把每届总统的任期延长两年?有人说,这是因为他曾经有过一个承诺:“给我二十年时间,我将交给你们一个全新的俄罗斯”!普京已做完八年总统,再做两届十二年,加起来正好是二十年。没办法,这就是俄罗斯,一个渴望救世主,而且在恰当的时候,总是会恰当地冒出救世主的民族。


东正教的俄罗斯素有救世情结,而且它也习惯于把救世的重担、期待、荣光统统交给某个救世主。这是一种典型的东方式思维,我们作为东方人,对此一点也不陌生。俄罗斯虽然是个双头鹰民族,有一只脑袋还朝着西边,但在文化心理的深处,它更像是个东方民族。俄罗斯,至今仍是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前现代老土。


这样看来,普京就不是普京个人的事了。普京之所以成了准沙皇普京,是俄罗斯这个民族造就的。俄罗斯民众不仅把选票给了他,还用一再高企的选票,鼓励和推着他往威权主义的方向狂奔。这让我想起了英国人。二战结束,挟着打败了希特勒之赫赫战功的丘吉尔,踌躇满志地参加连任首相的大选。以当时丘吉尔的声望、气势,他给英国人民所做的贡献,他怎么也会觉得这连任的首相位置不过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可英国民众却用手中的选票对他说了不,他们没有再选择这位二战中的战神、英雄、英国的救世主,而是把选票投给了另一个人,让另一位工党领袖做了新首相。因为如此,丘吉尔口出恶言,说英国人是最忘恩负义的家伙。


英国的大部分选民为何会抛弃丘吉尔?表面的理由很多,但在骨子里,我认为还是因为他们对自己个人权利的看重。因为非常珍惜自己的权利,所以他们对丘吉尔这种功高盖世、气势熏天的大人物,就会本能地产生警惕甚至恐惧感。可以这样说,丘吉尔的落选,在一定程度上,恰恰与他过去的辉煌有关。因为他二战中的功劳太大,贡献太耀眼,来势汹汹,很多英国人会下意识地觉得如果此人权柄在手的时间过长,很有可能会变成他们所厌恶的权势人物。两相对照,英国与俄罗斯民族的文化差异实在太大。


与英国人更看重自己的权利不同,俄罗斯人的政治文化中,威权和威权者似乎更有价值与魅力。俄罗斯民族有这种政治文化,所以,俄罗斯民族在这种散发着中世纪腐味的文化的纠结下,它注定只能打造出一个二流国家。现在我要说的是,这种既优秀又陈腐的文化,也很容易造就政治枭雄,为大枭雄提供宽广的政治舞台。


我来说说自己对枭雄的理解。什么是枭雄?肯定有比较权威的定义,但我现在只想说说我个人的看法。在我看来,在政治领域,枭雄与英雄只有一纸之隔。他们之间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对权力和游戏规则的态度不一样。政治领域的英雄也喜爱权力,但不会痴迷,更不会因痴迷权力而放弃底线,玩弄游戏规则,视规则为自己的手中玩物。由于有了这一基本区别,英雄与枭雄的视野和胸襟也大不相同。英雄富有人文情怀,心胸宽广,目光深远,他们给后人留下的政治遗产,不仅正面价值的东西居多,而且影响力也更为持久。枭雄的心中虽然也不乏宏大的战略,能为自己乃至国家民族作出长远规划,并且,由于他们富有心计,又有超人的毅力和意志力,他们也许还能最终实现自己设定的目标。但枭雄虽然功名盖世,看上去政治成果累累,他们扔给后人的政治遗产,价值上却是边际递减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枭雄遗产中的负面价值将持续放大,直到他们曾经创造的业绩变得无足轻重。有些显赫一世的政治枭雄,还可能给自己的民族和国家造成持久深远的灾难性影响。


普京无疑是一位大枭雄。他从叶利钦手中接过俄罗斯这个烂摊子,凭借非凡的手腕和魄力,很快就平定了车臣的动乱,基本遏制住了那里日益高涨的恐怖活动。普京还使出铁腕整顿俄罗斯经济,把石油天然汽资源企业收归国有,凭借国际油价的节节攀升,俄罗斯连续十年基本保持了5%左右的经济增长率,GDP由2000亿美元增至1万6千多亿,民众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也随之大幅提高。经济形势好转了,,国家主义者的普京开始反哺军队,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也走出低谷,重新露出了军事大国的锋芒。


俄罗斯这些年来的经济与社会复兴,普京的确功不可没。但普京为俄罗斯人带来好运的同时,也作出了一些有损俄罗斯长期健康发展的事情,这些事情可能更为根本,与他对俄罗斯的贡献相比,伤害也可能更为持久深远。俄罗斯初步建立了民主政治的架构,但即便这样,也未能阻止普京收紧乃至取消民间与地方的自治,未能阻止普京过度打压反对派,钳制言论自由,甚至未能制止他以非法手段迫害反对派人物。


与此相关,普京不仅在政治上,在经济上也一直在打压民间的创新精神和活力。普京统治的这些年,俄罗斯的确经济增长不俗,但这种增长主要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出卖石油天然气资源。普京将俄罗斯经济带入了快速增长的轨道,但也把它带进了沙特化的狭小胡同。普京治下的俄罗斯,除了石油天然气外,在商业与科技创新、经济结构转型方面,我们看不到什么亮点。从长远看,这将给俄罗斯带来严重后果。


俄罗斯有两大独特优势:物质上丰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人文上的发达的科学创新的大脑。利用天然资源带动经济增长方面,普京把它发挥到了极致,但在开发俄罗斯独特的科学创新资源方面,普京则乏善可陈。这跟普京国家主义、英雄主义的价值观有关,也与他强烈的权欲有某种联系。石油天然气是能够短平快拉动经济增长的资源,油气资源从地下冒出来,GDP就能提升好几个百分点,政绩就会很快被看到,统治者也能很快显出治理有方的王者之气。相形之下,开发科学创新资源,提升产业结构,效果的时滞较长,对普京的威权政治之魅力,加分作用就有限了。


说到经济结构转型,我就不得不多说几句。普京依靠油气资源把俄罗斯经济带入了快车道,这一现象的另一层解释是,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并没有多少改善,它的经济增长的质量不高。与前苏联相比,现在的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其实没有本质改变,仍是重化结构,而且对天然资源的依赖比前苏联更甚。前苏联时期,俄罗斯尚且在量子与宇宙物理科学上给世界贡献了近2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并在重化工业和军事技术上,显示出较强的实力。现在的俄罗斯,这方面的相对优势仍在下滑。


普京说要给他的人民带来一个全新的俄罗斯,他能否做到,我不清楚,对此也不感兴趣。因为即使他能做到,也无非是依靠资源的支撑,国家主义信念和力量的推进,使俄罗斯成为经济大国,GDP总量挤入世界前五名,人均GDP达到或接近西欧国家的水平。至于其他方面,我相信他不会给俄罗斯带来什么惊喜,某些领域还可能出现倒退。


他个人的最终结局,我也不大看好。这与他本人做得好不好其实已经关系不大,而是一切威权主义者的宿命。威权主义者,有半途被废掉武功,丢掉权柄,变成孤家寡人,甚至被打入大牢或者上绞架的,也有善始善终,完美走完自己的人生的。但是,威权者对权力的迷恋,手握权柄不肯放松的嗜好,注定会使得他们最后成为权力的奴仆或俘虏,他们在民众眼中的价值,包括威望、好感、道德评分等,一定会随着他们掌权时间的延伸,如王小二过年,一年年的边际递减。普京也很难逃脱这种宿命,他的巅峰期实际上已经过去,以后他在俄罗斯人的眼中,在人格道德和治理能上的评价将越来越低,虽然我不排除期间也许有小高潮。普京也许能实现他自以为是的目标,把自己想象成俄罗斯的大恩人,甚至是21世纪的彼得大帝。但即便如此,以他现在的价值观和所追求的东西看,他最终一定会黯然离开俄罗斯政坛。如果说它进入俄罗斯政坛的前五六年,能在俄罗斯民众的评价中拿到80分以上,他离开俄罗斯政坛时,能带走及格的分数就不错了,他如果最后身败名裂,我也不会奇怪。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