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权 第一部 那年那月 第011章 衣冠冢

亦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URL] 这是一个大晴天。 原来青纱帐的高粱和玉米棵子都放到了,玉米高粱地瓜都收回家了,冬小麦也种上了,秋收的活都干完了,坡地里就变得一望无际。坡地南面的海面宽阔无垠,一眼望不到边,海面平静如镜,偶有白帆点点从海面上掠过。 好一片安静和平的风光啊。 一大早,杨家的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



这是一个大晴天。

原来青纱帐的高粱和玉米棵子都放到了,玉米高粱地瓜都收回家了,冬小麦也种上了,秋收的活都干完了,坡地里就变得一望无际。坡地南面的海面宽阔无垠,一眼望不到边,海面平静如镜,偶有白帆点点从海面上掠过。

好一片安静和平的风光啊。

一大早,杨家的地里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孙叔找来帮忙修坟立碑的。


杨老爷子和孙叔在一旁指点着。

石碑昨天就已经安排人到崂山里找人刻去了。过一会就应该能送过来了。


杨老太太和杨老大的坟很快就圆好了,杂草清除了,坟堆上培了新土,比原来的坟大了很多,看起来有些气派了,就等着树碑了。

与杨老大平排着挖了一个坑,里面砌了新砖,就等着杨兴才的棺木到来了。


杨家院子里,一口油漆的铮亮的棺材被担在院子中央的木凳上,棺盖敞开着。

这口棺材原本是村后面李老爷子给自己打造的寿材,都准备好几年了。

昨天,孙叔张罗棺材的时候,去浮山所大集的棺材铺子看来,现成的棺材倒是有几个,但是,看来看去总觉得不合适,要么就是棺材不够尺寸,要么就是漆上的不够遍数,总是觉得不满意,这是给杨兴才的棺材,要好一些才行。

孙叔打听到李老爷子家有一口现成的棺材,就去找李老爷子商量,李老爷子开始是不太乐意,毕竟那是李老爷子看着给自己准备的百年以后的住处,当然不能随便的割舍了。

后来,孙叔就把杨兴才的事详细说了一遍,李老爷子也是认识兴才的,李老爷子一听,原来是这事啊,就说,“老孙啊,你要是一来就说清楚是给北洋水师的人用,我也就不犯难了。你这么说,我要是不让出这棺材,我还算什么人吗?以后还咋在这村里呆着呀,我不得低着头做人啊。”李老爷子一拍大腿,“行,老孙,你先回去吧,一会,我就让人给老杨家送过去。”

孙叔说,“老李哥,我先替老杨家谢你了。棺材明儿一早送去就行。”

就这么着李老爷子的棺木就摆在了老杨家的院子里。


杨向氏和致远一早就穿了重孝,迎来了棺木以后,杨向氏就让致远跪在棺材前面,自己把两个早就拾掇好的包袱放进棺材里面,一个是兴才穿过的衣物,一个是兴才用过的东西,这些都弄完了,盖了棺,杨向氏也和致远一样跪在棺材的前面,不时的给前来吊唁的乡亲磕头致谢。

那些前来吊唁的邻里乡亲们,就由前屋的孙婶和几个老人帮着张罗照应着,安向彪也帮着照应着。。


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地里的坟穴也弄好了,三个石碑也已经送来了,杨老太太和杨老大的已经树起来了,上好的大理石碑,打磨的锃亮,看上去漂亮着呢。杨兴才的石碑先放在一边立着,只等棺木来了再竖了。

就等着时辰一到,就可以送移棺了。


前院的孙婶家里,已经摆了两桌的酒菜,那是给帮忙人的午餐。

帮忙的人陆续回到杨家,看看都准备妥当了,就洗手吃饭。


按照胶澳的风俗,午后才是下葬的时间。

村里的事情风传的很快,几乎全村人都知道了要给杨兴才下葬的事情了。

一些村里的老人是看着兴才长大的,后来,只知道兴才出门了,去哪里了,连杨老爷子都不知道,这会杨向氏带着儿子回来寻亲来了,这才知道,兴才原来是出去当兵了,和日本人打仗战死疆场了。所以,村里来了很多人要给杨兴才送行呢。院子里胡同里就里里外外挤满了很多人,烧纸和香火也送来很多。


时辰到了,几个杠夫也准备好了。

孙叔憋足了气力喊了一声“起……”

杠夫抬起了棺木。在门口,孙婶安排致远甩了瓦盆,踩着烧纸……走上了路。

在胶澳,这叫出殡。

一些人打着纸幡在前面,致远由孙爷爷领着跟在纸幡的后面,杨向氏在致远的后面,由一个女人搀扶着,一些哭丧的吊孝的更多的是看景的,一路浩浩荡荡的向墓地走去。

杨向氏没有哭,昨天也叮嘱过致远不要哭。

杨向氏的眼泪早几年已经流干了,现在,她只想把兴才安排好,了却她这些年的心愿。


到了坟地,棺木由别人移到坑里,盖了石板。

杨向氏从孙叔手里接过了铁锨,一锨一锨的填土。

按说,这填土的事情是不用丧家干的,帮忙的人就干了,但是杨向氏和孙叔说,“孙叔,我和致远给兴才填土,行不?”

孙叔说,“你想填土就填,你填的土盖了棺木,就给别人。”

“嗯,”两人就打成统一。

这杨向氏填土的时候,致远也用手捧了土往上扬着。

坟地周围里里外外都是人看着杨家母子,议论纷纷。

后来,别人接过了铁锨。


坟丘做好了,石碑也竖起来了,和杨老大的一样大,立在杨老太太的坟前。

孙婶她们几个老太太摆上了供桌,贡品还有香炉。


杨兴才的石碑的背面有一行文字,“大清国北洋水师致远舰士兵,于甲午年9月17日与倭寇海战捐躯。”

这行文字是杨向氏要刻上去的,文字是经过兄弟向安彪斟酌的,简洁明了。

看到这行文字的人,纷纷说,“这老杨家出了英雄啊。”,“致远舰的军人真是了不得啊。”


随后,是一个简短的仪式。

供桌让杨向氏搬到了中间的位置,三个坟前分别摆了三个香炉,供桌上摆了一个大的香炉。

杨向氏领着致远先依次给奶奶大爷和爹上了香。

杨向氏点上了三炷香大香,让致远插在了供桌上的大香炉里,又让致远跪下,这才说,“致远,你给我听好了。昨天爷爷已经说了,奶奶和大爷是怎么走的。你记住了吗?”

“娘,我记住了。”

“说给大家伙听听。”

“我大爷是让日本浪人给打死的,奶奶是心疼大爷死的。”

“对,这笔账得记在日本人头上。现在,你给大家伙念你爹的碑文。”

致远就从身上摸出来一张纸,那是彪子舅舅写好了的,展开,挺直了腰杆大声念道,“家父,杨兴才,大清国北洋水师致远舰士兵,于甲午年9月17日与倭寇海战捐躯。”

杨向氏情绪激动起来,大声的喊着,“致远,今天当着奶奶爷爷和你爹的面,我要你给我记住了,你是北洋水师军人的后代,你是北洋水师的种,你向在场的爷爷奶奶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们保证,我们杨家世代与倭寇为敌,直到把倭寇打垮打败赶出中国去。”

致远就把娘的话重复了一遍,“奶奶,大爷,爹,我向你们保证,我们杨家世代与倭寇为敌,直到把倭寇打垮打败,赶出中国去。”

让出棺材的李老爷子,从后面挤过人群进来,说,“好,这孩子有种,有骨气有血性。”


杨老爷子上前去,拉起来致远,说,“我的好孙子,爷爷有你这话,心里就踏实了,你奶奶你爹的报仇有望了,国恨家仇有希望了。”

致远站起来,对爷爷其实也是对着全场的乡亲们说,“爷爷,我不会忘记的,我们老杨家是有血性的男人。”

致远的这话,说的在场的人,落下泪来。

这是一个7岁的孩子说的话,就因为他是北洋水师的后代。


杨家的事情忙活完了,杨老爷子知道是要结算费用的。杨老爷子大致估摸了一下,要拿出300斤棒子去卖了,差不多能够这些费用,他知道媳妇是没有钱了。

300斤呐,杨老爷子就有些心痛了。老爷子倒不是抠门到心痛这些东西,只是,这300斤棒子够他们一家人吃上两个月的,本来 今年的粮食就紧巴巴的刚够吃到明年麦季,这要是卖了,就等于少了两个月的口粮。

再紧张,该卖也得卖了,不能欠人家的帐。

杨老爷子就跟媳妇说,“致远娘啊,明天,你和他舅一起,推上300斤棒子到集上去卖了吧。”

杨向氏就问,“咋了,爹?卖粮食干啥?”

“你孙叔他们忙活着这一天,还有棺材石碑的,不都得付给人家银子啊。”

杨向氏就说,“爹,您说的是这个呀,这些钱啊,我早就预备了,不用卖粮食。”

“你,你还有钱啊?”

杨老爷子不信,安向彪也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姐姐。

“爹,我有钱,您甭操心了。”

“姐,你哪来的钱啊,出门的时候,大爷把钱都给了我了,路上都花完了呀。”

“彪子,你也就别管了,反正我手里还有银子,够了。”

向安彪还是不信,“姐,你说实话,怎么弄来的钱,你要是不说我明天就去卖棒子。”

杨向氏没办法,只好说了实话,“爹,彪子,我把俺娘给我的簪子送到刘家当铺当了。”

“嗐,你这孩子,”杨老爷子责备说,“你领着致远回来,家里没什么东西给你,还让你把你娘留给你的物件当了,这是怎么说的呀。”

“爹,没事的,等明年日子好了,我再去赎回来。”杨向氏语气很轻松,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

杨老爷子听媳妇这么一说,也没法再说什么了,只好说,“那行,明天先去孙叔那里,把欠人家的帐还了吧。”

“嗯,爹,我明天一早就去。你就不用操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