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八章 有来的有走的

赵肃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赵锡田来到漳河训练班后,看到的一切让他感触多多。他的自尊心好像被重重的击碎,一贯狂妄的他,变的乖了许多。管教干部要求他写出有关国民党军队的一些材料,如整编第3师的编制、装备、训练等等。他知道这是共军需要的,于是,非常配合的写了许多材料。

这天,赵锡田被带到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走进一所大院时,门口的警卫向他们敬礼,他有些紧张了。“共产党会怎么处置我?是审讯吗?”

押送的管教干部把他送进一间很大的堂屋,转身出了房门,偌大的屋子里,只有赵锡田一个人。赵锡田不知所措,紧张的四处察看。这时,一位解放军干部走了进来:“赵将军,欢迎欢迎。”

看着赵锡田愣愣的样子,来人哈哈大笑起来:“老同学,不认识我了?”

赵锡田更糊涂了,怎么出来个老同学呢。

“多年不见了,认不出来也难怪。我是黄埔四期的王世英,我们还是一个班的那。”

赵锡田紧紧盯着这位老同学,看了半天长叹一声:“原来是王世英,怎么不记得,记得,记得,我们是一个班的。”

赵锡田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黄埔同学。他看着王世英,一身八路军的灰军装,一副绑腿,腰束皮带,显得精神焕发。

王世英说:“老同学,身体好吧。”

“身体还好,谢谢关心。老同学,你现在……”

“我现在担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参谋长,是刘伯承司令员的助手。部队出击了,我留守后方工作。”

“好啊,好。”

王世英说:“今天请老同学来,一是叙叙旧,二是代表刘伯承司令员请你吃顿饭。刘司令员非常关心你,特意来电让我当好东道主。”

赵锡田尴尬的说:“多谢,多谢刘司令。”

一桌丰盛的饭菜很快摆上了桌,还有一坛有名的山西杏花村酒。

王世英笑着说:“老同学,请。”

两人边吃边喝聊起了往事,赵锡田已经彻底放松了。

“老同学,我们的大师哥,黄埔一期的陈赓司令员,知道你来了,特意让我代他敬你一杯呢。来,干!”

酒过三巡,两人越聊越轻松,赵锡田回忆起大革命时期的生活:“那个时候,革命军的士气是什么样子?与现在你们一样。革命军的人数很少,只有几杆破枪,却把北洋军阀打垮了……那时候黄埔同学一见面,就问谁当了烈士,没有一个人怕死,以死为光荣。可是今天,这些东西都一去不复返了。”

王世英说:“老同学说的很对,这正是国民党军失败的原因。”

赵锡田这顿酒喝的很痛快,当着黄埔同学,他把一直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9月27日,《解放日报》发表社论:“欢迎三五九旅胜利归来”,这则社论立即引起众人的纷纷议论。

359旅是共产党驻延安的一支著名部队,旅长是骁勇善战的王震。这支部队从1944年11月从延安出发,一路南下,到达了粤北地区。日本投降后返回中原解放区,1946年6月参加了中原突围,8月返回陕甘宁边区,行程二万多里。因此该部倍受关注。

许多将军都知晓共产党的这支南下部队,为王震的举动十分不解。

“共军是三头六臂啊?敢在国军、日军的地盘上横冲直撞,太不可思议了。”

“30万国军的重围中,共军是怎么突出去的?”

有人说了:“共产党的部队的确不同一般,我们这里哪一位将军敢那样干?我看没有。”

“难怪我们总是失败呢,看看人家共军,一个旅就敢驰骋天下。”


天气渐渐冷了,转眼到了1946年10月。最早来到训练班是在上党战役被俘的将军们,屈指一算,他们在这个小村庄,已经满一年了。

翟品三是被俘将军中比较活跃的一个,他也是最敢说话的。一次在讨论会上,他说:“诸位都说国军在数量和装备上占绝对优势,但是,一仗被吃掉7万人的是国军。我说的是上党战役和邯郸战役。如今,一个精锐的整编师又被刘伯承一口吞了;国军的天下第一旅同样是全军覆没。请诸位注意,这都是共军处在劣势情况下取得的战绩。假如有一天,优势转到共军一方,那时会怎么样呢?”

有人说:“翟品三,你什么意思啊?”

翟品三毫不示弱:“我只讲事实。”

有人说:“翟品三,你是不是被共产党的迷魂汤灌糊涂了。”

翟品三说:“老百姓支持共产党,我们有目共睹。农民们冒着炮火给共军运送给养,在国军里有吗?”

在训练班里,不少人赞同翟品三的说法。也有些人嘴上不敢说,心里是认可的。


这天,管教干部找了一批将军谈话,其中有翟品三。

管教干部说:“翟品三,经过一年的改造,训练班很多同学有了很大的进步,我们准备放你们回去。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谈谈。”

翟品三吃惊的说:“放我们回去?”

“是的,你们有三种选择,回太原,去外地,或者是留下。”

“感谢对我们的关心,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晚上,翟品三找到戴树章等人商量:“太原是不能回去的,阎锡山对被俘人员的做法,轻则关押,重则枪毙。我们如果回去,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是啊,那怎么办呢?”

众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几人决定投奔共产党。翟品三说:“现在共产党大得民心,战场上又连连获胜,我看将来的天下可能是共产党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再说,就凭共产党对俘虏的做法,一定不会亏待我们的。”

这天,翟品三来到史泽波的屋里,对史泽波说:“军长,我们要走了。”

史泽波看了他一眼:“你们要回太原吗?”

“我们不回太原,我们要去解放区工作。”

史泽波一惊:“什么?你投靠了共产党?”

“我和戴树章几人,决定去解放区。”

“为什么?”

“军长,我们看明白了,国民党早晚要垮台。共产党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得民心者得天下,您也该好好想想了。”


上党战役被俘的将军,一大半被释放。有回太原的,有去外地的,有像翟品三、戴树章等人参加解放区工作的。史泽波和一些师长属于思想顽固的,继续在训练班学习改造。

部分被俘将军被释放,极大的刺激着在押将军们,史泽波在想“共产党说话是算数的,改造好了就可以释放,真的兑现了。”

他回顾一年来,共产党的确没有虐待俘虏,不仅以礼相待,伙食还是按照共产党高级干部的标准,比共军一般官兵高的多,每顿都是几个炒菜,经常有鱼有肉。

史泽波自从被俘以后,态度顽固。他根本不相信共产党能够打赢这场战争,同时,与他有相同看法的将军不在少数。他们坚持认为共产党取得的胜利,完全是侥幸。从军人的角度,他看不出共产党取胜的希望。另外,对于阎锡山对自己的知遇之恩,他断然不能有背叛之举。但是,俘虏营里不断进来的被俘将军,又一次次打击着他的信心。

他的参谋长走了,屋里显得空了很多。他的部下竟然投奔了共产党,这更让他想不通,睡不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