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奥巴马要不要煽出华尔街的革命之火

胡显达 收藏 0 48
导读:导言:共和党是华尔街的政治后台,华尔街是共和党的幕后金主。奥巴马的各种变革尝试屡屡受挫于两者的政经联盟。奥巴马能否抓住这种“占领华尔街”的抗议之火,继续煽情于美国社会的中下阶层,这都极可能成为左右美国总统选情的一个牛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奥巴马要不要煽出华尔街的革命之火

导言:共和党是华尔街的政治后台,华尔街是共和党的幕后金主。奥巴马的各种变革尝试屡屡受挫于两者的政经联盟。奥巴马能否抓住这种“占领华尔街”的抗议之火,继续煽情于美国社会的中下阶层,这都极可能成为左右美国总统选情的一个牛耳。

9月17日,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纽约曼哈顿,试图占领华尔街。他们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要把华尔街变成埃及的解放广场。

作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这些人到底在抗议什么,美国的社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若追溯这种抗议的起因,贪婪的华尔街毫无疑义地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源头。

美国虽然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它的两极分化和贫富差距作为一种体制内生的东西,一直在困扰着这个多元的社会。对于这样的社会,美国体制的一个传统就是保持政府的中立,听任市场的自行调节。共和党人在经济政策上的一个总纲就是市场经济自己有自我调节的功能,政府管得越少越好。因此,在哈耶克的新自由主义走红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美国的市场除了行业自律之外,很少有政府的监管。这种经济上重新复活的自由放任,实则正中这些华尔街金融大鳄的胃口。它们变着戏法地创造出各种金融上的衍生品,并通过危机的自**盘攫取社会大众的财富。

自从撒切尔夫人的新保守主义革了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的命之后,英美的经济体又再一次地让自由化主导起它们的市场来。

布什政府为了振兴经济不计支付能力地号召人们购买汽车、购买房子。与之同时,贷款机构为了刺激负债消费更是不认真地审查那些要求贷款者的信用,大搞零首付、零利率。这种刺激消费的办法,在缺少监管的市场里可谓给华尔街的金融大鳄创造金融衍生品、牟取高额利润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它们以美国的房贷市场为抵押品,不断地创造出自己的衍生品牟取暴利,并大肆包装到四处投机的全球市场。等到美联储为了抑制过热的经济而涨息,资金链条很快断裂,那些没有稳定收入、付不起利息的购房者则只好把房子付给原先的贷款机构,从而引发海啸般地的次贷危机。在美联储的进一步紧缩下,那些以房贷作为抵押品的衍生品终于支持不住了,由是国际性的金融危机随之爆发出来。

在对危机根源的诊断上,一些经济学家更是把自己的分析触角直接指向了布什政府和格林斯潘美联储对金融市场监管的缺位与放松,认为共和党反对市场干预的做法直接催生和纵容了华尔街的贪婪腐败及其对衍生品的滥造。

在华尔街制造的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布什政府又青睐权贵阶层地通过了7000亿美元的一揽子救市方案,其实质就是用纳税人的钱去救济华尔街,并为那些投机商的巨额坏账买单。

正因为如此,这次名为“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也才把自己更多的矛头直指了华尔街的贪婪和屡屡在各种法案的酝酿上与奥巴马政府作对的共和党。

这次抗议也还有一个矛头是指向奥巴马政府的,那就是奥巴马没有履行自己惩罚华尔街金融大鳄和加强金融市场监管的竞选承诺。

这种抗议虽然把自己的一个矛头指向了奥巴马本人,但这却未必是一件坏事。奥巴马完全可以借机打出自己竞选连任的悲情牌,向自己的支持者大诉共和党处处作对,以致难以兑现竞选承诺的无奈与苦衷。

很显然,加强金融市场的监管、革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通过市场的自由化操作攫取社会大众财富的命,这是美国民众的一个共同意愿。奥巴马政府开始上任后也确实在努力酝酿这种金融监管法案的出台,以此保障社会中下阶层的利益。只是因为受到共和党的阻挠而没能成功。有人说奥巴马上任后基本上没有取得什么像样的政绩,很多旨在增进社会中下阶层利益的承诺事项都没能兑现,完全是在忽悠美国的中下层民众。这种说法对奥巴马而言,显然是不够公平的。没能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事项,这不是奥巴马的错,而是共和党处处阻挠造成的。向富人增税、消减财政开支、全民医保计划、扩大社会福利开支等事项处处受阻,而让奥巴马的各种疑似社会主义倾向的改革尝试不得不搁浅于国会山无休止的争吵与扯皮之中。

对于自己在经济复苏、市场就业、体制变革上的糟糕政绩,奥巴马完全可以抓住这次不断蔓延的社会抗议活动,问罪于共和党人在金融监管立法、消减财政开支、向富人增税等事项上与自己的处处作对。如果奥巴马能够把共和党的阻挠与自己的悲情忽悠出来,并引起社会中下阶层再一次的的共振共鸣,其竞选连任的可能性也还是不小的。说到底那里毕竟是一个民选政府的社会,谁抓住了选民的心,谁就能赢得大选。

自从奥巴马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并初步构想通过银行的国有化摆脱危机困扰之后,就有一些媒体评论到他身上焕发有一种本真的社会主义情感。甚至有人把这种银行的国有化构想称之为向社会主义过渡所迈出的坚实一步。

奥巴马在危机的摆脱上有没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想法,现在还很难说清楚。即使他有这种想法,这在美国对危机的各种摆脱探究上也不是什么新鲜的货色。因为在资本主义危机的摆脱上,经济学家熊彼特早就从经济体制的创新上论证过这一点。向社会主义过渡,作为摆脱这种危机的一个出路,马克思是这种构想的一个鼻祖。只是在资本主义危机的母体中没人尝试而已。因为他的这种过渡直接革的不是别的,而是资产者赖以剥削社会大众的制度根基——“私有制”。在危机的摆脱上,马克思是很激进的,他并没有准备一些中间的层级让这些腐朽的资本制度再苟活到它们的自然衰亡,比如国家资本主义这个中间层级的缓冲。他的过渡是直奔彼岸性的目标的,没有中间层级的临时客串。一些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家虽然也在心里面认可马克思的这种阵痛最少的过渡办法,但出于自己的阶级本能和利益局限,而不得不阻止它的摆脱尝试。它们总是在寻找一些中间的层级以让这个腐朽的资本制度苟活下来。股份资本公司、垄断资本主义、以及凯恩斯的国家干预主义,都不过是这种寻求中的一些尝试而已。经过这些体制上的改良,马克思所断言出的资本主义丧钟也才被一次次延后敲响。

从经济基础上革资本主义的命,这种全球性社会经济条件也许还没有成熟起来。但从金融监管的层面上寻求一些危机的暂时性摆脱,这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继续苟活也还是能够接纳的。奥巴马如果能够沿着这条路径诱导华尔街进行金融监管上的自我革命,并以此节制资本的贪欲、减缓这个社会的两极分化与贫富差距,不仅会在社会的中下阶层继续获得稳定的支持率;同时,那些以资本财阀集团为主的社会上层也不敢再明目张胆地阻挠他的这种尚未触及到其剥削根基的变革尝试。

加强对华尔街的金融监管,乃至向富人增税,所有这些旨在消除金融体系青睐权贵阶层、加剧两极分化和贫富差距的变革尝试,都值得奥巴马继续煽情出去。只有煽出这种华尔街金融监管的变革之火,奥巴马才可能继续在这种民心的流变中站稳脚跟,并步步为营地迈向自己连任的彼岸。

不管怎么说,奥巴马煽出这样的变革之火,虽然也不能伤及英美资本主义的筋骨,但至少是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上迈出的坚实一步。慢慢来,不要着急,在危机的煎熬中我们总能等到变革中的一天等于和平渐变中二十年的日子。因为美国毕竟是一个民主的社会,只要社会大众在危机的尽头中普遍地萌生出这种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意向,就可能很快地把它演变为一种活生生的现实。

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倒是希望美国的共和党能够与奥巴马的这种变革继续作对下去。因为这样会加速它们社会的政治分裂以及在危机的摆脱中向社会主义的过渡。

2011年10月3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