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侦讯(二)

寒石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地雷、陷坑、涂有伪装色的铁蒺藜、红外线警报器,压力感应器。。。一个个障碍迅速在秦浩的头脑中组合着,落入他眼前的手绘地图上。秦浩时而用中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时而用巴掌简单的计算着距离,一会儿又匆忙擦掉一些图形,随即用手指伸入杯中,醮些咖啡汁重新涂抹起来。如果注意看的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地雷、陷坑、涂有伪装色的铁蒺藜、红外线警报器,压力感应器。。。一个个障碍迅速在秦浩的头脑中组合着,落入他眼前的手绘地图上。秦浩时而用中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时而用巴掌简单的计算着距离,一会儿又匆忙擦掉一些图形,随即用手指伸入杯中,醮些咖啡汁重新涂抹起来。如果注意看的话,却会发现,他的表情似乎一直没有变化,除了严肃,还是严肃。这就是他已经习惯的临战状态,一旦进入任务中,人们从他脸上很难分析出好与坏来。

他的手指不停的划动着,点击着,每次的终点都在图形中认为是主建筑的结构中戛然而止。每次也都会在另一个点上稍稍的重点一下,这是在秦浩脑中,关押囚犯的地点。他犯愁的是,不知道有多少囚犯的数量,尽管他们的任务很明确,只是引导空中打击力量、为地面部队开进做好安全路标、可靠的行进路线,还有重要的就是王静飞的生死,只要一息尚存,他们就得带他回家。可是,靠着‘洞察者’几次侦察飞行所带回来的照片和地理信息,确实不能准确的核实出毒枭到底拥有多少警戒力量,火力配备,和他们是否还有人质等一系列战场干扰因素。而在实战中,一但这些干扰因素中的某一个不能很好的解决,往往就会使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成为滑铁卢。

过去的几年里,该地区的国家扫毒行动一次次的功败垂成也证明了这一点。秦浩不能不慎之又慎。在训练点的时候,他已经根据即时情报信息,做出了不下五六套的行动预案,而他的队员们,更是根据每一个预案,不知疲倦的模拟演练着。但就是这样,心里依然没有底。现在,他已经被解除了指挥权,秦浩开始担心起接手他位置的罗培文来。尽管这也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在实战经验中,并不逊色于他。但毕竟临阵换将,和队员们的磨合,对预案的熟悉,又多了一层担忧。

秦浩一边自我演练着,脑中的担忧又慢慢渐浓。每次都会闪出万一失败怎么办的想法,又被他自我否定,但马上又冒了出来。如此反复。是啊,万一失败怎么办?

一个人影在秦浩脑海中若隐若现的漂浮着,大脑皮层的意识很清醒的告诉秦浩,这是王静飞。一个精干、充满活力、胆略和智慧的国家安全战线的战士。虽然,他一直跟随着常光,和秦浩仅是曾经的任务中有过接触。但秦浩很容易从这个年轻人的眼中看到他的热情,包括也曾亲眼见识过他的工作能力。根据通报上了解,这次也是王静飞主动请缨,深入毒枭老巢进行抵近侦察,想为‘虎门’计划的实施多一份可靠的保证,却落入了毒枭之手。

最后能知道他活着的消息,正是‘洞察者’第一次飞越毒枭营地时,这个小伙子抬头的一刹那。这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方法,既告知了自身信息,从而也证明了这个营地的确切性。但现在呢?他究竟如何?活着,死了,还是被转移了?

秦浩突然用手攥拳凸出了食指关节,用力顶住了鼻梁之上、两眼之间的位置。很熟知的人知道,这是秦浩难受的一种表示,每当有一个战友消失,他都会这样。

‘啊!啊!’一声声的惨叫正从王静飞的口中呼出。毒贩的武装分子刚把他从水坑牢里拉了出来,正在旁边的一处阴凉地里,用美式军用打火机烧燎着他的皮肤。只见火焰灼烫处,皮肤慢慢泛红,有的地方开始起泡,溃烂处也有好几个。

武装毒贩们看着、听着王静飞的惨像惨叫,纷纷哈哈大笑着,似乎是在这虐囚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

其实,这些武装人员并非完全是对王静飞进行着皮肉伤得折磨。很快,王静飞的皮肤上,一个个水蛭蜷成了一团,每个都胖乎乎的,从他的身上滚落下来。有的甚至是从静飞的皮肤里被火烤出来,开始还顽强的吸附在他的皮肤上。但那些武装人员抽出了匕首,用锋利的刀尖挑动着这些小虫子。

这是一种在热带沼泽、温湿地带中常见的昆虫,生存能力极强,靠的的就是吸食各种动物的血液存活。人体更不能例外,虽然,短期对人体的侵袭并无大害,但长时间的吸食,并成为寄生主体的话,也会让人感到生不如死。常年生活在热带和亚热带的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王静飞却无法抵抗这种昆虫的侵害。

其实,要除掉身上已经寄生的这种昆虫,方法很简单,根本不需要如此痛苦。只需用盐水、酒精或者清凉油擦拭全身便可以达到目的。但显然,武装毒贩不会让手中的俘虏有如此良好的待遇,直接采取了最原始的方法,也是为了惩罚这个至今死硬的侵入者。而长时间的关押、折磨更加之最近几天来采用的更为骇人的刑罚,早已让王静飞的身体虚弱到了临界点上。要不然,仅凭这些小手段,具有天可汗国人与生就俱有强烈自尊潜意识的王静飞,根本不会忍受不住。

另外,武装毒贩也不会这么仁慈,特地为王静飞除虫。只是,又到了给这位俘虏上菜的时候了。他们可不想因为这个俘虏身上的小虫子,落在了头儿的房间里,遭到他的惩罚。这些武装分子敏感的察觉到,最近老大彭树德脸越来越阴沉,脾气也不像以前还算温和。就像现在头顶上太阳,空气中的闷湿,一切都燥热不已。看来头儿对这个俘虏的耐心也在慢慢的失去,或许今天,明天?不定那个时候,就是这个俘虏小命完蛋的时刻。因此,他们折磨起来,也开始有些肆无忌惮。

远处的彭树在自己的吊脚竹楼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几天前,他也许会阻拦。现在不了。可以说,他的耐心已经快磨光了。只要把囤在这里的货赶紧出清,他考虑是否暂时放弃这个基地。如果那样的话,这个俘虏显然已经失去了功效。之所以,让他现在还活着,也是让彭树头疼的原因,他的买家因为最近的边境通道似乎出现了问题,一时没有进来,已经拖延了好几日。这个问题同时也让这个年轻的毒枭感到恐惧,他并不惧怕政府军的扫毒行动。但他现在的担忧却是,他的那些安插在政府里的内线却不像以往那般,及时送进信息来。他查询了所有的媒体资讯,却发现,他们都好好的健在,甚至时常在媒体前亮相。一切都奇怪了。彭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他一边咒骂着这些拿了钱不干事的混蛋官员们,一边又更急切的想从王静飞嘴里知道,究竟最近的扫毒行动是什么!?同时,他每天都在祷告、盼望,接货的马帮快点到达。

此刻,他看着手下戏弄折磨着王静飞,又举起了卫星电话。接通了外边世界,再一次的询问,买家什么时候能到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