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道德的是老辣之“姜”还是铸刃之“钢”

表扬的晓静 收藏 3 1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相声,作为一门流传广泛的“民间说唱曲艺”,凭借源于生活、扎根民间的自身特色深受群众的广泛喜欢。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公众素质和意识形态的整体提升,进入新社会后,原本传统相声逐渐转型,衍生出一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说唱曲艺。然而,随着中国文化、演出市场的进步一开放,近些年来传统相声的回归明显,与逐渐陷入低迷的“新派”相声形成鲜明的对比。而由此引发的讨论也愈发的激烈,究竟相声应该走向高尚还是回归市井,“传统”和“新派”之间口沫横飞却始终没有得出个结论,其结果是,“新派”相声更低迷,“传统”相声更市井。


新派相声:“破四旧”中崛起脱离低级趣味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以侯宝林为代表的一批民间传统艺人秉着中央号召逐渐开始转型,在废除了传统段子中常用的讽刺、挖苦、调侃等内容后,承载着推动思想进步、弘扬党的政策、歌颂社会主义等题材的“新派”相声应世而生。作为一门以声音为基础的民间艺术,相声更适合以无线电传播,所以从1958年到文革之前,“新派”相声作为最受公众喜欢的曲艺形式迅速普及甚至走红。


然而,随着社会的转型和公众审美水平的分化,曾经红火一时的“新派”相声近些年逐渐走进低迷。一方面,北派小品的迅速崛起,其丰富的肢体语言和艺术形式更具有表达冲击力,相比之下纯粹语言艺术的相声则少了一份直观的体验。另一方面,题材上“新派”相声虽新作不断,但总体立场过于保守温婉,缺少话题性质的吸引力和批判力,一味的歌颂、倡导使得其文艺性质变淡,反而转变成带有浓郁宣传兴致的文化载体。如此局面下,观众对于相声题材难免会产生一种腻烦、乏味直观,导致“新派”相声的口碑和生存空间一再紧缩,以至于过了千禧年之后,“新派”相声除了春晚等大型演出之外逐渐退出了民间演出市场和商业舞台。这更使得一部分相声表演从业人员转投小品、话剧等领域,“新派”相声从创作上的不上进到人员的流逝,构成了其自身从上到下的衰颓现状。


传统相声:扶植中复苏“市井”之气难改


传统相声发源自民间,其自身浓郁的“市井”之气,除了捧逗等形式外还包含了柳活儿、贯口、砸挂等越界、即兴的表演形式。自发源初期就包含了吹捧、抨击、调侃、吐槽等特色,以其幽默的表现形式和通俗易懂的内容深受普通群众喜欢。而文革时期,传统相声作为“四旧”中的一部分曾几乎销声匿迹,大量传统段落因其自身内容上的庸俗、色情及腐朽的价值观而遭到禁言,转而被一部分新兴的歌颂式“新派”相声所取代。


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文化市场的进一步开放,部分掌握传统技能的民间艺人渐渐重拾老本行回归演出市场。然而在当时强大的“新派”相声面前,传统相声因其古老的故事题材和观众接受能力限制依然不是很红火,进而衍生了大量由“传统”段落和“新派”思想混搭而出的改编作品。如《五官争功》、《小偷公司》、《普通话与方言》等经典作品皆是源自传统相声后经过“新派”思维改良后的产物。而随着最近几年国家对于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扶植,公众对于传统事物的追捧和商业环境的改善,相声行业的发展走势正逐渐回归传统,众民间艺术家的脱颖而出更促成了传统相声的快速复兴。这类民间艺人大多受到过传统相声技能的培养,学的也多是传统段落,继承了传统相声中的“市井”之气。在言论上的放荡不羁、表演形式上的夸张搞笑、内容上也更倾向于社会中下阶层的群众生活,所以才被大众很快的接受并追捧。也正是这“市井”之气,让“传统派”相声群体与“新派”相声群体显得格格不入、沟壑暗结。

2011年9月末,著名相声演员、中国曲艺学会会长姜昆在广州演讲。原本的演讲时成功的,据现场观众描述,姜昆在两个多小时的演讲中包袱不断,说学逗唱样样精通,每一个自无疑都紧抓观众的心,用流行点的话说一个人“Hold住”整个场面。然而就是这场成功的“秀技”表演中,却始终穿插的姜昆个人对于郭德纲在道德上的批评而引起媒体的报道和公众的议论。


姜昆无论从资历上还是从能力上无愧为中国相声界的大腕,而明星背后,姜昆也包含着浓重的官方色彩。尽管很在很多人眼中,姜昆是目睹了中国相声垮掉的一代,但他对于中国相声的贡献也不容忽视,这其中更有生不逢时的困惑和才不得志后的落寞。只不过如今已经退出曲艺圈的他如此这般的大放厥词与郭德纲“斗嘴”,这或许是相声演员“嘴硬”的本能,也可能是“挖井人”怨怒。


改革开放后“新派”相声推动者


本次姜昆郭德纲“斗嘴”所引发的热议,从公众的年龄层面上划分明显,这其中道出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对于众多四十岁以上的相声爱好者来说,他们要比年轻人更加了解姜昆,更加了解中国相声的现代发展史。对于后起之秀的郭德纲和“钢丝”来说,姜昆或许已经过气。但是对于中国相声界来说,无论是曲艺协会的成立还是相声网的火爆,姜昆无疑是一个时代的创造者和推动者。


在经历了文革的近乎销声匿迹后,中国大陆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巨大变化,同样这种变化对于中国曲艺文化市场也冲击甚广。80年代初期,中国相声呈现出明显的复苏和反弹势头,文化开放给了相声更大的发展空间,姜昆作为第一批站出来“吃螃蟹”的人第一次将“嘲讽型”相声带到了舞台上。嘲讽谁?权贵、富人、特权阶级,这种嘲讽对于公众视野和观点的影响是巨大的,而这种嘲讽更是将文革时期所遗留下来的“歌颂”相声拉回到语言艺术的本尊中。《虎口脱险》、《小偷公司》、《电梯奇遇》等一大批脍炙人口、针砭时弊的经典相声作品都是出自姜昆之口。


生不逢时廉颇老矣官方身份下的双重掣肘


同样是改革开放,它为中国相声带来了巨大的生命力,同时它也给中国的曲艺文化市场引入了激烈的竞争。80年代中后期,在中国相声在姜昆等老一辈艺术家的努力下刚刚迎来胜利的曙光,却不想东方飘来一朵云。无可置疑的,港台流行文化的影响造成了中国传统曲艺文化的断档。一时间流行歌手、港台电影充斥中国文化市场,加上文革对于内地青年们造成的文化断层,以至于传统事物行程一种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一方面,新时代青年人对于希望文化的好奇和追捧,对于当时国内的音乐、文学、影视领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而另一方面中国演出市场的商业化进程,一定程度上落后于全国文化市场的商业化步伐,乃至于一时间卡拉OK和电影院成为年轻人休闲消费的重心,而传统的相声、曲艺则仅仅被相对年长的一批人所接受。


落则思变,黎明前的黑暗往往会激发人类追求改变的斗志。冲击之下的中国“新派”相声开始发生质的转变。1985年,姜昆当选了中国曲艺家协会的副主席。1985年,他接替他的恩师马季,担任了中国广播说唱团团长的职务,并在这一年被选为中华青年联合会常委。姜昆的身份正逐渐从艺术家向官方背景发生转变,这种转变是双刃剑,首先官方背景有利于其在推动中国相声产业方面的力度,对于演出、电视、晚会等领域有一定的官方支撑和影响力,无疑姜昆在获得这种身份的初衷是好的。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官方背景的双刃剑的另一面也足见突显出来,那就是中国相声的内容和表演形式再次受到波及。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小幅度反弹后,原本已经将嘲讽题材引入的“新派”相声却突然间锋芒锐减,转而又渐渐显露出“歌颂”的苗头,而受到团长姜昆的官方身份的影响,相声俨然被当做纯粹的高雅艺术逐渐悬空起来,以至于逐渐与其自身特有的“市井”气质产生脱节,进而与普通群众拉开了距离,成为了公众眼中的“晚会相声”。可以做这么一个比喻,市井是水,晚会是肥,中国“新派”相声这棵苗子在人民群众的土壤中却没有得到有效地“科学种植”。可大型晚会一年能有几次?


曲艺协会的成立,也使得一部分相声演员开始自视甚高,将自己囚禁在所谓的象牙塔中无法自拔。也就是这个阶段,国产电视剧和小品异军突起,以更广泛平易近人的气质火速的抢占了主要观众群体。前者的出现,导致部分相声创作团队解散,如梁左等一系列创作才子转投电视剧领域,中国“新派”相声的创作能力开始大幅度下滑。晚会方面,以赵本山、巩汉林等小品演员的走红,无疑是对相声的最大冲击,各大晚会上的语言类节目从相声一家独大逐渐沦为二分天下。而相声与小品不同,小品可以通过滑稽的肢体语言来取悦观众,而相声更多的是依靠台本的创作,而不得不说的是梁左离开后,姜昆在相声创作领域的软肋彻底的暴露了,以至于在之后连续几年的春晚中只能以群口相声等雕虫小技撑撑场面,却难以抵挡小品的进一步入侵,毕竟舞台之上不是打架,嘴皮子上和肚子里的才是真功夫。最终,在老搭档唐杰忠退休、梁左去世后,黯然退出相声界。

郭德纲穿了范思哲也是“下九流” 别总拿钱说事儿


如果说姜昆是中国相声界的挖井人的话,那么郭德纲就是旧井冒石油了。德云社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是文化产业的轮回和郭德纲自身的小聪明和好运气促成了其如今名利双收的成功地为,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走传统路线,那么传统相声演员身上的下九流气质是范思哲遮盖不了的,江湖义气、长幼尊卑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音乐界有这么一个轮回理论,每种不同的音乐风格都会在不同时代下成为主流,无论是70年代的R&R,80年代的RAP,90年代的HIP-HOP,而这种轮回放在文化市场或许也是成立的。在港台文化充斥了90年代的内地后,新千年的来临无疑给了原创和传统文化更好的发展空间。随着演出、文化领域的进一步开放,国家又积极地对传统文化的复兴给予支持和扶住。“德云社”的成立无论对于相声业来说还是对于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来说,都是一个促进和补充。


路线选择这一点上,郭德纲是聪明且固执的。其扎实的艺术功底、与时俱进的创作力、尖锐伶俐的相声语言,迅速得到青年人群的追捧,而郭德纲本人也常常以“非著名相声演员”自居,一是方面是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却在另一方面与“主流相声演员”划清了界限。以至于侯耀华曾公开嘲笑德云社的相声不值钱,劝观众“与其花这点钱去听郭德纲讲相声,还不如捐献希望工程。”而面对这样的言论郭德纲则采取一贯的“不屑”态度,公开表示“黑猫白猫,抓到耗子是好猫”这一基本理论进行嘲讽,加之德云社近几年的运营良好,所以遭到已经习惯了“大锅饭”的同行的排斥,一些相声界大腕也明确表态,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主流相声”界早就有几双无形的手,想把郭德纲赶出相声圈。


“恨人有,笑人无”劣根性作祟老郭“江湖气”太重


其实,说白了,郭德纲之所以受到排挤无非就是因为两点,第一,有钱了;第二,江湖气太重。其实前者与相声界本身并没有太大关系,而已因为其自身才华与商业运营团队。郭德纲的相声虽然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但是毕竟是基于传统相声段子的改良与重复,或多的也就是临场增加的一些具有流行元素和口无遮拦的“砸挂”(即兴表演)而已。德云社的成功更多的是依托了现代的商业运营手段和理念,以网络为起点横跨主持、影视等领域,全方位多栖发展自然吸引了不同领域受众群体的关注。如此,郭德纲俨然成为相声界“先富起来”的一批人,而“恨人有,笑人无”的劣根性之广泛无疑不排除相声圈,所以遭排挤也是相对自然的。另外,郭德纲受到排挤的一个原因则是其自身浓厚的“江湖气”。在很多“钢丝”眼中,江湖气正是老郭受人欢迎的原因,重情重义、仗义感言、锄强扶弱等“痞子”精神。然而反过来看,江湖气带给也是郭德纲麻烦缠身的主要原因。作为下九流的传统相声观念中,门派之分是非常严格的,所以德云社与主流相声群体在江湖气的作用下完全成为格格不入甚至对立的两拨实力。另外则是江湖气中“不吃亏”的顽固精神,你说我一句,我必须还你一句,你说我是傻子,我说你全家都是傻子。每次在被抨击批评之后,郭德纲都会在演出的“砸挂”段子中随口调侃那么几句,其实就像前一个原因一样,有是“恨人有,笑人无”的劣根性,只不过郭德纲用的是后半段罢了。


无论富了还是穷了,都是说相声的,做好本职工作才是讨生活的重心。既然已经衣食无忧了,能让就让让,即便是穿上了范思哲郭德纲充其量也就是个“雅痞”或者是“富痞”,始终未改的则是那张黄色的脸和一张不饶人的嘴,收收江湖气,生活可能更开心。

中国相声界一盘散沙


本次姜昆公开批评郭德纲“在伦理道德上”有问题后,郭德纲则用56字小诗做出回应,以“无才君子”和“鸡肠江郎”相对,字里行间既秀了文采也说了观点,毫不恭维的说,这次的姜郭对垒,郭德纲小胜。


首先如姜昆所说的“郭德纲闹那么多事”就很令人费解,听上去肯定不是指郭德纲赚钱、拍戏、主持、专长等演出行为,而能想到的负面新闻也就是“彪子打人”和“藏秘排油”了。如果真是这两件事儿何来“那么多”?而“藏秘排油”时隔已久,况且都是演艺圈的明星,谁还没有过代言活动,常在河边走,紧抓着别人不放,不定哪天掉河里了恐怕连个帮忙喊救命的人都没有。而郭德纲弟子彪子打人事件也已经不了了之,德云社道歉了,郭德纲也没再反常小段儿里再提那些攻击性的话,其过时最多也就是个“教子无方”,而既然所谓教子那就是德云社的“家里”事儿,哪有外人总挂在嘴边儿提的?更何况这两节事儿和所谓的伦理、道德联系起来有些牵强,即便硬来,也涉及到厂商造假和徒弟无德上,全强加给郭德纲才是不道德的。


郭德纲常说“同行是冤家”,而对于郭德纲的不满,或许并不是完全基于相声行业的。否则,为什么郭德纲在相声低迷期赢得了观众、收复了市场却依旧没捞到主流同行的肯定?其实姜昆老师这句“市场的表象和价值并不是等同的”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其自身的最大弱点和悲哀。当一个相声演员有了票房,有了口碑,有了观众之后,他还需要什么?主流相声群体的肯定?还是曲艺协会的官方身份?以郭德纲的脾气,这两个都不是他所想要的。作为一个艺术家,观众的肯定才是衡量自身价值的主题,所谓的地位、官衔、收入皆是衍生品,您不能以结了多少次婚来评价一个足球运动员,也不能以买了多少房子来评价一个政客,作为一个相声演员,其在主业上的成功才是衡量其自身价值的主要根据。


今天看到郭德纲56字小诗的回应,尚算温愠。以郭德纲的才华,如果他较真儿开骂的话,必然会字字珠玑、句句如刃。不相信的请参照郭德纲当年怒骂宋祖德的那一篇博文《人在江湖》,那才叫拽文秀字间的狗血临头。或许宋祖德该骂,然而回顾郭德纲的几次“舌战”来看,包括痛斥偷拍记者不如“鸡”的过激言论并不少见,然而每当碰上同行叫板的时候,郭德纲或多以文采相对应,这种反应无疑也是其“江湖气”带来的一种优点。同行与外行人不同,身在曲艺林,难免有摩擦和竞争,但按照传统观念,同行间有辈分、出身、长幼之分,直来直往腥风血雨难免叫外人看了热闹。以文字对应口水,既显示了郭德纲自身在同行内才学地位,更没有坏了祖辈们留下来的名声和规矩。无意恭维,但个人觉得郭德纲此举可为曲艺圈典范。


反之,在姜昆“道德伦理”论之后,引发网友的围攻,有“钢丝”指出“姜大湿能不能一年搞12个专场?一月一个,也去北展开,只用一年就能把你的家当赔光!”或许此话有理,但难以摆脱暴民愤粉的嫌疑。姜昆在相声表演上的才学是公认的,创作能力上的缺憾则瑕不掩瑜,而更重要的是姜昆作为相声界脱离文革落寞后的第一批“挖井人”,他对于中国相声的传承和发展所作出的贡献是新一代相声观众和钢丝所不能理解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