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6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仙儿参军三个月后,日军“勇”师团一个大队,从晋西南向太平镇发起了进攻。要说这小鬼子也的确是够嚣张的,一个大队居然敢向晋绥军和八路军同时挑战,稍微懂点军事常识的人,也绝不敢这么做。

但小鬼子就这么牛。

接到情报后,晋绥军第一个反应是赶紧溜,而八路呢?也跟这友军就此分道扬镳了。八路向北,晋绥军向西,俩家跑得是不亦乐乎。但稍有不同的是,八路还是决定要打一仗,即便搞不到给养,能给鬼子添点堵,那也算小有收获了。

可谁也没想到,在战斗即将开始之前,仙儿和安静率领的担架队却尾随着晋绥军往西跑了。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晋绥军跑了,可他们的鞋都留在了路上,不捡白不捡,再怎么说,那也叫军用物资不是?另外,能导致仙儿罔顾纪律胆大妄为的一个理由,便是这晋绥军的逃兵。对此,仙儿还有自己的看法:“甭看你‘阎老西’会抢壮丁,可抢来抢去又怎样?训练那么几下下,不又给咱八路送还了?呵呵!这等便宜不占,那才叫傻瓜呢!傻得不能再傻了。”

“姐儿,你的意思是……咱之前不跟他晋绥军争壮丁,为得就是……”

“首长的心思你别猜!妹子,信姐一句话,姐在江湖上飘,这对眼珠子阅人无数,蒋、冯、阎三家操刀那时候,他‘阎老西’部下是个什么德性,姐可瞧得比你清楚。”

仙儿这话是正确的,担架队跑了没多久,便和执行特殊任务的一连不期而遇。更有趣的是,一连长瞧见安静后,眼珠子当即就不会动了。

“嗬嗬……”冲着安静哼哼几声后,一连长脸上露出了急色。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那块贯穿脖子的弹片,损伤了他的声带。

“我们迷路了!”安静脱口而出,她撒谎面不改色心不跳,令一旁的仙儿暗暗佩服。也不知是不是跟自己接触久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安静现在编起瞎话,就连草稿都不用打。

“嗬嗬…...”一连长开始不停地比划,旁边的指导员看不过去了,赶紧翻译:“我们连长说了,这里不安全,让你们赶紧转移!”

“嗬嗬……”

“我们连长又说了,仗一打起来,我们没功夫照顾你们。”

“嗬嗬……”

“我们连长还说了,他派一个班把你们送回去……”

“嗬嗬……”

“我们连长……”

“让你们连长先歇歇,”仙儿打断了指导员,“他的伤还没好利索,要是累个好歹,有人会心疼的!”说罢,偷眼瞧瞧一旁的安静。可安静呢?跟着仙儿混上这一遭,早就是个练出来的主儿,把眼睛往旁边一瞥,给人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

仙儿的本事,独立团的军官都知道,可就算你身手了得,也不代表能在战场上毫发无损。所以万般无奈之下,一连长眼见事态已无法挽回,便悄悄命令三排二班,要对仙儿和安静进行贴身保护。

仙儿领着人在路上捡鞋,而一连呢?则是搜索起树林、草丛、河滩等可以藏身之处。还别说,伴随着一声声“出来”,和“哗哗”地拉动枪栓声,晋绥军那些狼狈不堪的逃兵们,一个个高举着双手,纷纷向八路的指定地点集结了。

“姐!你快赶上首长了,真的,算得这么准儿?”对于这个爱耍石锁的女人,安静佩服得五体投地。结果这一佩服,那充满好奇的眼神儿,便在仙儿的身上扫来扫去。

然而,对仙儿感到好奇的人并不只有安静,那些逃兵们,也对这奇怪的女人充满了兴趣。尤其是对比过她身材和嚣张的模样后,怎么瞧,怎么都觉得不协调。

“你!快点走,别磨磨蹭蹭!”点点一个瘦高的军官,仙儿不耐烦地呵斥道,“一打仗就往后缩,你也叫个爷们?”

“不是……你算干嘛的?”军官反齿相讥,“一个娘们家家的,不在家生孩子,出来显摆个什么?你算哪根葱?”

“呼!”一道劲风飞速掠过,那军官还未来及眨眼,便一个跟斗砸进了人群……

“仙儿!不许胡来!”指导员惊呼未定,仙儿已悄然闪身甩手,来个“俺是迫不得已”的无辜表情。

“嗬嗬!嗬嗬嗬嗬……”连长一把拉住她,急得都快不行了。

“谁给翻译一下?”

“我们连长说,仙儿!你犯纪律了!”指导员忙道,“八路军不许打骂虐待俘虏!”

“谁打骂俘虏了?咱和晋绥军开战了么?俺记得……好像还是友军吧?”

“你……”指导员哑口无言了。

牙尖嘴利再加上身手不凡,以往仙儿只要一使出这两个绝活,那些前来捣乱的地痞混混就没有个不怕的。今天也同样如此,本来有心想要反抗的逃兵们,被她彻底震住了。仔细想想,这女人一拳就能把个老爷们给揍趴下,不服行么?不服就去试试,准保不会有人拦着。

那个倒霉军官不吭声了,纵然不服气,但也绝不敢再叫嚣。现在谁都能看出来,这女人的脾气不好惹,你敢惹,她就敢揍,不会跟你讨价还价的。

指导员皱着眉,开始琢磨该怎样跟上级反映这件事。人家仙儿说得没错,八路跟晋绥军是友军的关系,并没有开战,所以打骂“俘虏”这一罪名,怎么也怪不到仙儿头上。再说了,晋绥军那边也挺老实,男人跟女人打架,就算再有理,可你好意思把这事儿到处宣扬么?何况还被个女人胖揍一顿?“该怎么处理呢?难办哪……”指导员头痛了,最后一琢磨,他采取个折中办法:只要挨打的人不讨什么说法,那这件事就当它没发生过。

败军之将还敢讨说法?他还觉得自己不够丢人?

指导员为难,底下战士的反响可就不一般了。八路目前缺少弹药,上阵杀敌靠的就是肉搏,能拼刺,能摔交的人,这绝对是战斗骨干,更不用说把一个人给揍得腾云驾雾?所以被仙儿震慑的绝不只是俘虏,自己的战友,也为之彻底倾倒。

“嗬嗬嗬嗬……”一连长激动了。

“他说什么?”仙儿莫名其妙地看看指导员。

“我们连长说,可惜你不是个男的,要不然就跟着他干!”

“哦!谢了……”

“嗬嗬嗬……”

“又说啥了?”

“你踩到他脚了……”

“哦!对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