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5章

hawk735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URL] 这话没法谈了,垂头丧气的两位领导,最后只好把她先“送回”去,叫安静再做做思想工作什么的。 没承想,居然连安静也反水了。其实这很正常,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又是个城里毕业的中学生,思想正处在天真浪漫阶段徘徊着,所以对待像仙儿这般孔武有力的“女侠”,哪还有个不崇拜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这话没法谈了,垂头丧气的两位领导,最后只好把她先“送回”去,叫安静再做做思想工作什么的。

没承想,居然连安静也反水了。其实这很正常,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又是个城里毕业的中学生,思想正处在天真浪漫阶段徘徊着,所以对待像仙儿这般孔武有力的“女侠”,哪还有个不崇拜的?结果倒好,她非但没完成上级交给的“帮助”任务,反而还跟在仙儿的屁股后头一路小跑了。

“仙儿姐,你咋这么愣?不会讲究个迂回战术么?”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在安静积极地鼓动下,仙儿觉得这妹子忒亲。“不让你打仗,你就不打了?上了战场,谁还能拦着你不成?”

仔细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卫生员面对敌人时,难道她就不用反抗了?

“好妹子,姐疼你!”一把搂住安静,仙儿乐得快合不拢嘴。“有你在,姐可算省心了。”

“哎哎哎!轻点!轻点!疼!”可不是?这一抱连安静的眼泪都给挤了出来,“姐!你就不能……有个闺女样?”

“哦……”仙儿沉默了,安静的话,勾起了她的痛处。不管怎么说,仙儿也是个女人,是个来了生理周期,至今也嫁不出去的女人。

“姐,你生气啦?”轻摇着仙儿的手臂,安静腻着嗓音撒起娇来,“我错了,惹你伤心了,别怪我好吗?”

“没啥……”吸吸鼻子,仙儿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嗨!这也怪不得你,其实你也没说错,俺就是没有个闺女样,这辈子,也只能守着凉炕过活了。”她这话说得凄惨无比,听得安静几乎快要哭了。“女人这辈子啊!唉……命!”

不得不说,安静真是个兰心蕙质的小丫头,她一见仙儿闷闷不乐,便马上转移话题,同她聊起了开心事:“姐,你要能弄把枪,先借我玩两天行不行?我从当兵到现在还没摸过枪呢!”

“嗨!借啥呀?俺再给你弄一把不就成了?”

“真的?”

“骗你干嘛?连这个都做不到,俺哪还有脸做你姐?”

得!这铁打的姐妹算是落实了,从今往后,整个独立团,乃至整个军分区,都知道有这么一狼一狈了。


仙儿的新兵训练工作,是由院长佟大姐一手负责的。当然了,她这训练内容也是严重缩水。战争年代嘛!条件有限,想教她放枪,也没有那富裕的子弹。所以上级的指示是:只要能正确掌握军姿学会敬礼,也就差不多了。

可仙儿对这些科目的领悟力,明显要比一般人强,每个姿势不但准确无误,在外观上极具美学观赏价值,而且动作要领也掌握得非常到位。不用多说,这就是一个排头兵中的排头兵。

“哎?仙儿,你是不是当过兵?”佟大姐难以置信地问道。

“没有啊?”

“那你咋走得这么好看,这么精准?”

“嗨!俺不是卖艺的么?姿势要耍得难看,谁瞧你啊?咱得做到一分钱一分货,这样才能让衣食父母们心甘情愿地打赏。”看来她私底下没少练。

“这叫怎么个说道呢?”佟大姐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打把势卖艺和军训有关系吗?”

更可气的是,仙儿还总喜欢惹是生非,没事就找个男人较量一下身手,并以打击男人那高高在上的自尊心为乐。二连排副孟大勇牛不牛?四个小鬼子,个个让他摔得找不到靖国神社。可在仙儿面前,这神话被打破了,连续几个过身摔之后,训练场的土地被夯实了,昏头胀脑的孟大勇也找不到北了。

“这娘们了不得呀!”二连长的嘴巴都快合不拢了,“将来谁要娶了她,我地乖乖……这辈子就算毁了……”

有这么夸人的么?呵呵!

男人们脸面无光,可女人们却是欢欣雀跃,认为仙儿给同类争了气,给那些素来目高于顶瞧不起女人的老爷们,好好上了一课。“谁说女子不如男?”安静逢人便吹,“瞧瞧仙儿姐,那就是最好的例子!哼哼!你们自卑去吧!”

这番话让孔武有力的老爷们再也抬不起头了,事实胜于雄辩,整个独立团满打满算,还能不能找出可以撂倒仙儿的兵?答案是没有的,不但没有,而且连跟仙儿吱毛的人也罕见。团长老吴牛不牛?那是参加过长征的铁脚板,可跟仙儿一对练,他就感觉自己那二万五千里算是白走了。

“这娘们!也不说给我这团长留个面子?”老吴一瘸一拐回到家中,见了佟大姐后发起牢骚,“她每回都弄我个四仰八叉!一点都不手软!”

“你自找的!”佟大姐不屑地撇撇嘴,“跟仙儿较劲,你这叫自不量力!不是我批评你,你说你没事逞什么强啊?仙儿是你能降住的么?怎么样?在咱姐妹面前丢人了吧?”

从那以后,独立团就再也没有人敢跟仙儿较量了,理由很简单,被她弄服了,连走路见到她都得远远绕着。倘若实在躲不过去,就立马找个树荫赶紧躺下,然后蹩脚地打起悠扬的呼噜声。

仙儿名声在外了,连团长上级的上级,都听说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从那以后,整个卫生队的女兵就开始趾高气昂,见谁都是一脸的不屑。“唉!这些男兵啊……不行不行!差得太远了。”

安静是仙儿的铁杆崇拜者之一,尤其是仙儿练锁的时候,她不管刮风下雨,总是要过来捧场的,小巴掌都快拍成了铁砂掌。安静和仙儿是无话不谈的,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东家长,西家短,唠得是不亦乐乎,俨然一副亲姐妹的模样。但没过多久,仙儿突然惊奇地发现,喜欢和安静说话的人,并不止是她一个,“四眼” 萧汉,也是热衷于此道的人。

萧汉有个毛病,喜欢吟诗,尤其是徐志摩的诗。他认为徐诗比较浪漫,容易引起女孩子的遐思,于是每逢月上柳梢后,便拎着胡琴端坐在安静窗外,声情并茂地表演起由徐诗改编的配乐朗诵。

这本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萧汉也想不出对方会拒绝的理由:“有文化,有修养的女孩子嘛!不整点诗情画意小资情调什么的,这不就变种了吗?象仙儿那般另类的……唉!还是甭提仙儿了,扫兴!”

终于有一天,饱受诗歌熏陶的安静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躁动,果断地推开窗扇,先是不卑不亢地笑了笑,然后不冷不热地说了句:“姓萧的,你闹够没有?每晚都哼哼呀呀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告诉你说,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呃……”

“刚才仙儿姐发话了,你要再不走,她可就出去了。”

“哎呦!我地妈呀!”一溜烟,萧汉逃之夭夭了,冲出房门的仙儿,只在柳树梢下捡到一只打着补丁的鞋。

对于诗歌,安静本来并不抵触,只是你一到晚上就这么没完没了地瞎闹腾,连神仙儿都压不住火气,何况是那个暴脾气的仙儿?

“这‘四眼’咋这么讨厌?”回屋后,仙儿恨恨地说道,“也不管人家烦不烦,总在那哼哼唧唧的,要是牙疼,俺明儿个就给他来一鞋底子。放心,用鞋底子抽,这是治牙痛的偏方,老人都这么说!”

仙儿的鞋子已经严重脱离了治牙痛的范畴,几乎能把整个牙床给连根掀去,所以萧汉幸亏没听到这偏方,否则肯定就强行戒掉那吹拉弹唱的业余爱好了。

但不可否认,萧“四眼”的胡琴还是拉得蛮成功的,至少安静呆坐在炕头上,双手托着腮,一眨一眨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动春心啦?”仙儿不怀好意地问道。

“哎呀!仙儿姐!说什么哪?这么难听?我……我……”

“别喔喔了,姐知道,你们大城市来的闺女,呵呵!就好这口。”

“不是啦!人家才没有对他……对他……那个呢…….”

“不是对他?那是对谁呀?难道……你心里还有别的汉子?”

什么叫汉子呀?你瞧瞧仙儿这文化,好话在她嘴里也得变味。

“姐!你再乱说话,人家就不理你了!哎呀呀!难听死了!”

砸砸嘴,仙儿心说俺这话有问题么?在家的时候,乡亲们一问起儿女亲事,不总说“哎!你那闺女找到汉子没?”这有什么呀?

掏出一枚弹片,在手里掂了掂,安静的脸变得更加绯红。不用问,外粗内细的仙儿也知道这妮子是闹春了,只不过她闹春的对象到底是谁?

“一连长!”一拍大腿,仙儿想起了弹片的出处。取弹片时,她就在一旁观摩,当时站在手术台旁的安静,明显要比其他人更加关注这名伤员。

“原先,我还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个什么感情,可当他把弹片送给我作礼物,鼓励我好好工作时,我就感觉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了……”安静的脸更加红晕,几乎可以滴出血来。“直到近来听到萧‘四眼’的琴声,这种感觉才变得越来越清晰……”

萧汉每晚不辞辛劳地吹拉弹唱,居然意外地产生了副作用,这可是仙儿怎么也始料不及的,于是她嘴巴一张,便再也合不拢了。“这萧‘四眼’可比鹊桥强多了,不用现搭,随随便便就能整出一段姻缘来……哎?不对呀!事情哪会这么简单?俺猜小妮子这春心,八成早就有了,没准还是被一连长给‘压出来’的,俗话说女子沾衣掠袖就算失节,所以她想不嫁一连长都不成,否则就跟俺一样,没人要了。”

“我喜欢英雄,尤其像他那样的英雄,”轻轻抚摸着弹片,安静有些痴迷了,“没有麻药,也能一声不吭坚持住,这样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过。”

仙儿被打败了,彻底无话可说。刮骨疗毒那谁不会呀?仙儿也能啊?她不单能刮别人,刮自己也照样不手软,怎就没见男人对她另眼相看过?“天哪!这到底怎么啦?一块弹片就能勾搭住小妮子的魂,俺怎么越瞧越不懂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