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各国在未来成就一桩美好的“姻缘”应毋庸置疑。但是凡事总要讲个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好事做早了恐怕也会适得其反。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从经济上讲,要建立货币联盟,整个区内各国发展水平须高度同质,以确保各国能同速同向发展。欧洲发展的历史也验证了这条定律。捷克斯洛伐克是个“政治包办婚姻”,但捷克和斯洛伐克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巨大。冷战结束后,外部压力减小,再加上“成婚”时间也不长,捷克和斯洛伐克和和气气地分手了。比利时现在是闹得不可开交。随着法语区和荷语区经济发展水平的此消彼长,荷语区不愿再当“二等公民”,吵着闹着要独立了。瑞士是个“美满的婚姻”,经济水平的相对均衡和几百年的磨合使瑞士这个“自由恋爱”的结晶得以延续至今。


现在看欧元区诞生之时并不具备上述条件。各国经济水平参差不齐,加入动机不纯,行为做派大相径庭,这种门不当户不对、情不投意不合的“婚姻”不出问题才怪。如果欧洲的政治家们当年能好好品味这条定律,读懂自己的历史,也别那么好大喜功,晚点让欧猪国家加入欧元区,让它们和核心国家磨合好了再“成婚”,恐怕也不会出这么大乱子。


婚姻是座“围城”,是非恩怨剪不断理还乱。危机爆发使欧洲陷入“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的困局。欧猪国家退出虽可使欧元区恢复稳定,并可能止住危机蔓延,但这将重创欧洲一体化进程,且经济损失巨大,欧洲不能接受这种方案。因此欧洲想通过建立财政联盟稳住危局,但这又谈何容易。首先,危机使欧元区内部分歧加大,行动能力下降。核心国家不愿出钱救懒,各国在上交财权问题上犹犹豫豫,法德为掌控经济主导权明争暗斗。其次,欧洲联合自强、前苏联威胁及世界经济的繁荣是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快速发展的三个重要动因,但现在已是三去其二。再次,欧洲方案的合理性和有效性令人质疑。该方案实质是想用强化上层建筑的办法来修复经济基础的先天不足,这种“逆天行事”的事做起来并非没可能,但难度是相当的大。而且欧元区内部差异是历史形成的,建立了财政联盟就真能在短期内改变欧元区北强南弱的格局吗?


姑且不论方案有多灵光,欧洲的落实工作干的也太拖沓。该断不断必生后患,欧元区的问题现在是越滚越大。希腊债务重组几成定局,西班牙、意大利两个重量级成员也岌岌可危。欧元区现在是钱也伤了,情也伤了,局势也没有掌控住,财政联盟更是遥遥无期。现在看来欧元区的命运取决于和时间赛跑的结果。如能抢先建立财政联盟,欧洲尚能咸鱼翻身。如果晚半拍,个别成员有可能被迫退出,虽然损失些钱,但结果也可接受,至少架构合理了,同时退出成员还留在欧盟,形式上也只是相当于“分居”。但欧洲如果还这么磨唧,形势只能加速恶化,外人就是想帮也不敢帮,到时候欧元区就真可能分崩离析,这对欧洲对世界都无疑是场巨大的灾难。


欧洲现在已站在历史关键当口,欧洲一定要拿出大智慧、大魄力、大决断,真正行动起来,只有这样,欧洲才有可能争取第一种结局,保住第二种结局,避免第三种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