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九十五。 大世界的奇遇

闪光的铁锤 收藏 0 6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URL] 不用问,一定又是哪个穿越者干的,一定是他们把后世的歌曲带到这里来了,我心里猜测着。但转念一想也不对,刚才那个女歌手不是说是她新创作的歌曲吗?难道她也是个穿越者?心中一连串的问号马上涌了出来。这时,歌手要过一把吉他,随着细长的手指缓缓拨动,音符便流淌了出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不用问,一定又是哪个穿越者干的,一定是他们把后世的歌曲带到这里来了,我心里猜测着。但转念一想也不对,刚才那个女歌手不是说是她新创作的歌曲吗?难道她也是个穿越者?心中一连串的问号马上涌了出来。这时,歌手要过一把吉他,随着细长的手指缓缓拨动,音符便流淌了出来。

“我爱你中国,我在你中国……”女歌手自弹自唱,用通俗的唱法演绎着这首原本是美声唱法的歌曲,下面的听众都听的如痴如醉,不约而同的拍着手打着节拍。她肯定是穿越者,这样的唱法只有后世才有,我心里已经做出了判断,心说这年头穿越者可真他奶奶得多。

一曲唱完,女歌手去后台换装,我也起身向后台走去,急于一探究竟。冰璃见状也急忙起身,紧随着我向外走去。

“栀子花,白兰花,先生,你要买花吗?”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抬着头问道。

“嗯,来一束玫瑰吧。”我胡乱掏出几块大洋递了过去,心说去后台总探视得有个名目吧,而假扮粉丝去献花无疑是最好的借口。

“先生,不用这么多钱,我找不开。”小姑娘递给我花的时候说。

“不用找了。”我拿了花就走,只剩下卖花的小姑娘惊愕的看着手中那一小堆大洋。


“对不起先生,这是后台您不能进去。”化妆间外,一个二十岁不到、眉清目秀酷似陆毅的小伙子拦住了我。

“我是邓丽君小姐的粉丝,来送花的。”我装作随口而出,为了验证我的想法,还特地加重了粉丝的发音,瞅瞅周围没人,顺手递过去几块大洋。

“不行就是不行,我姐姐演出间隙从不见客的。”小伙子不为所动,依然挡在门口。姐姐?这是她弟弟?这么说她不是穿越者了?不过我转念一想,也没对,并没有证据表明穿越者就不能带着弟弟一块儿来啊;而且这个小伙子对粉丝一词并没感到奇怪,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那个邓丽君经常使用这个现代词汇,小伙子见怪不怪;另一种就是这个小伙子也是穿越者!我故意大声对里面喊道,“刷什么大牌,有这么对待粉丝的吗?”

“怎么回事,谁敢在大世界闹事!?”两个守在过道里的打手赶了过来。

“我是邓丽君小姐的粉丝,来送花。”

“你小子别不知好歹,什么粉丝,还粉条呢!”打手不耐烦的说,果然他们不明白粉丝是什么意思,“快滚,别打扰邓丽君小姐化妆,再不走小心大爷的拳头。”打手傲慢地说,却没看见我旁边的冰璃杀气暴涨,左手已经摸到了飞刀的刀柄上。

“且慢动手!”这是,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的正是那个自称邓丽君的女歌手,“成龙,怎么回事?”女歌手看着那个小伙子问道。

“成龙?还李连杰呢!”我故意大声道。“李连杰是谁?”被叫做成龙的小伙子一脸疑惑,挠着头问道,但那个女歌手的身子却轻轻一震,急忙对那两个打手说,“弟兄们,误会误会,这位是我的熟人。”

“哦,原来是邓小姐的老相识啊。”一个打手做了一个暧昧的表情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两个打手转身走了,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在鬼门关门口转了一圈。看他们走了出去,冰璃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了下来。

“进来说吧。”女歌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我们让进了化妆间。我和冰璃急忙走了进去,那个被叫做成龙的小伙子依然忠实的守在门外。


“你的歌唱得很好听,有邓丽君的风采。”进屋后,我坐在旁边微笑着说。

女歌手听出了我的话外之音,这句话分明就是说你邓丽君这个名字是仿冒的,她脸色一沉,追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叫邓丽君对吧,那我就叫周杰伦好了。”我依然是一副真挚的人畜无害的微笑。

“好吧,算你狠!”女歌手无奈的一摊手,故作狠毒状说,“我的真名叫梅瑰,你一定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嗯,你猜对了。”我对这个状况并不感到意外,“你也一定不是。”我语气肯定的说。

梅瑰幽幽的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不错,我是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系的学生,来自2011年。”我心里暗说,切,是个学马列的。潜意识里对政治系的非常看不起,学这些的都是混子。梅瑰没有感受到鄙夷的目光,继续幽幽的说道,“自从我来到这个时空,你是第二个承认来自另一个时代的人。”

“什么?第二个?”这回终于轮到我惊讶了,原来碰到过穿越者的人并不止我一个,“那第一个是谁?”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梅瑰寸步不让。

“唉,算你厉害!”于是,我简要的把自己的情况说了。

“哼,资产阶级……”梅瑰轻轻地嘀咕了一声,尽管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到了,但为了套出话我也假装听不见。梅瑰接着说道,“是李枫李大哥,他也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个退役的特种兵,和我很谈得来,我们的观点也一致。”这时,外面有人敲敲门说,“邓丽君小姐,该你上台了。”想是大世界的经理之类。

“马上就好!”梅瑰匆匆的答应道,从坤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这里是我的地址和电话,有事可以来这里找我。”我低头一看,上面的地址是霞飞路,那里应该是法租界吧。等我意识到忘了告诉她孟享的事,梅瑰已经匆匆的跑出去,继续上台表演了,算了,等回头告诉她吧!另外她说的那个李枫是退役特种兵,应该身手不错,接应八百壮士的时候也许用得上;另外听她的口气,她似乎和那个李枫关系不一般?可恶,我怎么变那么八卦了?想着,也退出了房间。

前台,梅瑰继续着表演,这次她唱了一首《套马杆》,欢快的旋律再次使全场听众陷入癫狂状态,兴奋地离座起舞。我看到申报的主编也拉着一位女士跳了起来,心中一动,一伸手拉住了一位女士的手,等要起舞时才发现居然是冰璃。

“指挥官,我不会跳舞……”冰璃怯怯地说,平时面如冰霜杀人不眨眼的她居然也会露怯,凸显的格外娇艳动人。

“没关系,我教你。”我邪恶的露出了魔鬼的影子,随着悠扬的乐曲,翩翩起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