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htwandcsh 收藏 2 612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378/13781342.jpg[/img] [img]http://img3.itiexue.net/1378/13781343.jpg[/img] [img]http://img4.itiexue.net/1378/13781344.jpg[/img] [img]http://img5.itiexue.net/1378/13781345.jpg[/img] [img]http://img6.itiexue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

1

甘肃省兰州市是一个东西向延伸的狭长型谷地,夹于南北两山之间,黄河在市北的九州山脚下穿城而过。沿黄河南岸,开通了一条东西数十公里的滨河路。滨河路被誉为兰州的“外滩”,已成为老年人晨练和年青人浪漫的场所。外地游客来兰州旅游,必先到滨河路,从东到西一游。


2

在甘肃省兰州市沿黄河而建的滨河路两旁可以看到生长在路边草丛中的蒲公英。我当时能拍摄这株蒲公英是因为顺着一位刚刚认识的朋友手指方向寻找到的。“我现在就像这会飞的绒毛一样生活着,四海为家。”这是我的这位朋友当时告诉我的话,他口中所指的这株绒毛的植物名叫蒲公英。

3

这位就是我在2007年5月8日下午认识的一位朋友,他的名字叫杨林海。杨林海告诉我他是汉族人,今年47岁,是从甘肃省定西市渭源县庆坪乡老家来兰州的。


4

杨林海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爱说话的人,在他有些零乱的头发上经常会飘落上一些从空中浮降的白色柳絮。单从杨林海的这张照片来看,他应该算是一个典型的西北汉子。

5

“兄弟,你看我是个废人吗?我已经在滨河路走了有一年时间了,我每次从这里经过时总会听到有些人在背后说我是废人。兄弟,你说我真的是废人了吗?”杨林海一边使劲地用一只手推动着身下的四轮木板车一边对我说。


6

“算了兄弟,你还是不要回答我为好,因为你可能看我比较可怜而说我不是个废人,可是按事实来说我全身唯一能够动的就是我的左手,不怕你笑话,我如果左手哪一天也没有了的话,我肯定会被活活饿死。”说完,杨林海使劲地用左手往地上按,以便前行。杨林海的左手上握着的是一个用简易的两块木板做的握着前行的工具,因为全身只有左手能动,所以身体坐在简易的四轮木板车上的他,每要向前行走一步,都必须用左手使劲地往地上按一下,以便轮轴能向前行驶。


7

“兄弟,我这辆车头几天因为轮轴坏掉了,害得我在地上爬了两天才买到一个新的轮轴。如果我的这辆车再有轮轴坏掉的话,你看光靠我的左手也不行呀!”杨林海说这些话的时候,对以后可能再坏掉的轮轴显得非常担心。

8

杨林海一边忙着沿着滨河路向前行驶一边和我说着话,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看起来很脏了,他在前行的时候,身体是向左倾斜的,他的左手承载了身体的整个重量,这让我未免担心他如果一下子力量不均会倒下来。杨林海的四轮木板车的前面还堆放着几个矿泉水瓶,矿泉水瓶下压着破烂不堪的一个薄薄的包裹。

9

杨林海告诉我他一直害怕身体下面的四轮木板车的轮轴再次坏掉,杨林海还小声而无奈何地对我说他为了不把轮轴弄坏,每当滑动的时候,他尽量让轴承避开地板砖之间的缝隙。


10

“兄弟,还是城市的道路好呀,要是在我们乡下农村那我就只能在地上爬着走了。你甭说大城市就是比我们农村好得多,就说这路吧,我最起码还能够坐在这四轮木板车上往前走,这怎么说都比起我以前爬着要好多了。”杨林海说着还使劲用左手拉紧了捆绑在车上的绳子。


11

“这几天天气变得热多了,再过一个月天气就会更热了。我喜欢天热,因为天热后,我就可以多捡些塑料瓶子卖钱。这几天气温才刚刚热,喝饮料的人还不是很多。”看到前面有一个蓝色的垃圾桶,杨林海赶快吃力地用左手推着四轮木板车向垃圾桶靠近。


12

四轮木板车终于近距离来到垃圾桶旁边了,杨林海立即倾斜着自己的上半身向桶里望去。为了能够看得更清楚一点,杨林海只能尽量让自己的脑袋更贴紧倒垃圾的入口。

13

看了大约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杨林海就把脑袋往垃圾桶后挪了挪,然后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四轮木板车是否紧靠着垃圾桶,确定牢固后,就把自己尚存的左手伸进了垃圾桶里。

14

“兄弟,你知道我为什么在沿河路这里捡垃圾吗?因为如果垃圾桶太高的话,我就没法捡到桶里的东西。你看看,这里的垃圾桶是不是和我差不多高?”杨林海有些自嘲地问我。


15

“唉,我以为这个桶里今天肯定能够找到一两个塑料瓶,看来今天运气不好吧,你看我把垃圾桶里的垃圾都翻个遍了,连一个瓶都没有找到。我现在真担心以后垃圾桶变高了,而我这么矮又是残疾该怎么办呀?”杨林海无奈地担忧着。


16

“我估计今天肯定有人在我的前面捡过了,要不然的话我最起码在今天下午可以捡到十来个塑料瓶呀。唉,真不走运呀......”杨林海叹着气离开了这个垃圾桶。

17

“兄弟呀,你给我拍照片有什么用?我现在就只能这么活着,什么理想、追求的,我全部都没有能力想。你看我今天下午来迟了一步,垃圾桶里的垃圾就被别人抢先捡走了。”说到刚才垃圾桶里的垃圾被人抢先捡走的事,杨林海的无可奈何中还有一些生气。

18

“兄弟,我不怕你笑话,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路过那两个坐在椅子上的人的时候故意走得很慢?是因为我看到那个女的手里面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我本来想张口向那个女的要她手里的矿泉水瓶,可是我看到瓶子里还剩下半瓶水后就不好意思开口了。”离坐在椅子上的人有一段距离了,杨林海才事后说道。

19

“我这个人脸皮有点薄,如果我在他们身边多呆一会儿也许那瓶矿泉水就喝完了,可我拉不下这个脸。再说了,人家两人这么亲密地说话,我如果在旁边等着瓶子肯定会打扰到人家的。”杨林海仍对于那瓶未喝完的水念念不忘。

20

“你可能还觉得我有些丢人,其实我是因为在1981年外出打工时被火车压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命是保下来了,可人呢,你看我成什么样了?在我没被火车压的时候,我可能跑了,那时候我们村里的邻居都跑不过我。” 杨林海说到以前能跑的经历语调稍稍高了些。

21

“你看我现在的两条腿成这个样子了,这还能像条腿吗?我被火车压的时候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你看我那个时候剩下来的腿的半截只有这么细,像只有几岁的样子。”杨林海特意掠起了裤腿让我看。

22

“我十几岁时从来没有见过火车于是心里很好奇,就跑到火车轨道上想看看火车是什么样。谁料火车迎面而来,当时哧地一声就从我的腿和右臂上压了过去,我眼一黑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醒过来后,医生还说我命真大,可我的两条腿和右手都没有了呀,我当时就吓哭了。我当时想还不如直接把我压死算了,这样我怎么活呀,我想起来走,可我就只剩下一只左手了,连下床的力量都没有......”杨林海谈起当时被压的情景,还有着按捺不住地惊慌和恐惧。

23

“我当时什么都不想了,就一心只想跑回家躲起来,可我实在是出不了医院的大门。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医生就让我回家了。我当时坐上车后就哭了,我是高兴地哭,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我不敢在外面多呆一天......”杨林海用自己仅有的一只左手托起半截右臂告诉我。

24

“我从医院回来时口袋里还剩下不到一百块钱,当我把口袋里的钱全部交给我的爸爸时,爸爸一下子哭出了声。我本想一直呆在老家里一辈子不出来丢人现眼,可我却呆不了多长时间就只能再出来想办法活着。”当杨林海说到“活着”这两个字时把头低了下去。

25

“今年我爸妈都是快70岁的人了,我残疾后,年迈的双亲就只能靠我的一个弟弟养活。今年我的弟弟也快40岁了,却连个老婆都没娶上。我也一直想挣点钱给家里补贴点,可我现在这个样子又能干什么?这么多年来我就一个人在外面飘着,没人拉也没人管,什么都只能靠我自己!”杨林海的语气变得非常激动起来。


26

“兄弟,刚才和你说话的时候有些激动,你多原谅,过去的事也别提了,反正我都这样了,再提过去的事又有什么用。你看我今天的收入还不错,晚上我又可以吃顿饭了。”杨林海从上衣左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来。

27

在杨林海很脏的手指上握着几张少的可怜的一毛钱,他还很高兴地说:“今天早晨我把我昨天捡到的塑料瓶子卖给了一个捡垃圾的人,这个人还真好,他给了我七毛钱。我本来中午打算把这钱花了,考虑再三还是舍不得用,不过今天晚上我要用这钱买几个馒头吃,因为如果再不吃饭的话我的心里会更加发慌了。”


28

“我每次到小饭馆买馒头吃的时候,在饭馆里吃饭的人很多都会用手把鼻子捂住瞪我。我也知道我的身上有股难闻的臭味,可我不瞒你说,我现在能穿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我也想洗澡,可我自己怎么能把自己的衣服穿上去呢?现在我学懂事了,我要买馒头的话都会在饭馆快要关门时。其实呀,我怎么会不想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呢?可我又怎么能自己洗澡呢?不瞒你说,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全身洗过澡了,你说我的身上能不有气味吗?”杨林海面对着他曾经的尴尬经历有些生气地说。


29

“这几天垃圾不好捡,五一时游人特别多,那几天我可大赚了一笔。我记得我在五一期间一共捡了五十多块钱的瓶子,我一直都舍不得花掉这笔钱,想把这笔钱邮给双亲,可是我到邮局去了却因为爬不上台子和工作人员说话,所以到后来还是没有邮寄成。等今年十月一日长假后,我再多捡点瓶子卖了钱再一块给爸妈寄去。”杨林海对十一时能多捡些可以买钱的瓶子充满了憧憬。


30

和杨林海分手时,我问他平时会不会向路人伸手要钱?杨林海使劲地推着车告诉我:“不瞒你说,如果有路人给我钱的话,我也会收下来,但是我一般不会向别人要钱,因为我觉得这样做有些丢脸。我现在就这样生活下去,我也只能这样活下去,兄弟呀,你说我不这样活我又能怎么去活呢......”


后记:和杨林海一起交谈的时候,他经常会问我一些问题,然后他又马上自己做了回答,而他对自己回答的解释又会有着非常难以平静的激动。提及他十几岁在外打工遭遇火车车祸时,杨林海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不过他流泪和激动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他需要艰难地用仅存的左手推着四轮木板车,而眼睛还得东瞧西看地寻找可以捡的塑料瓶。

看到杨林海一直很耐心地在一个又一个垃圾桶一遍遍翻寻着塑料瓶,我就问他为什么不捡点别的废品卖钱?杨林海笑着说他现在连走路都非常困难,如果有稍微重的东西他就带不动了,所以他只能捡塑料瓶,因为塑料瓶是垃圾里最轻而价格还稍微高一点的废品。

“兄弟,我来兰州市已经有一年时间了,开始来的时候一无所有,你看我现在总算比刚来时好多了,最起码我每天能够捡点垃圾换点吃馒头的钱。我一开始来兰州的时候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现在我终于在一座桥下面找到了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不过我有时候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废人,你看我连爸妈都无法照顾,我还是个长子呢,你说还能算是一个人吗?弟弟因为家里穷而没有老婆,年迈的爸爸妈妈还指望我们家能有个后人。反正我这辈子是没有这个能力了,不仅我没有这个能力,估计我弟弟也会没有这个能力......”提到弟弟没有老婆的事情,杨林海不仅伤感还有份对自己没有能力的自责。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