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那些事 正文 第42章 商议

唐新森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size][/URL] 第42章 商议 艾刚强想,当着海叔叔和马姨的面,与海上讨论大理想和小理想显然不合时宜,他们现在急于晓得的是我肯不肯借钱装修房子。 基本观念不同,一时要达成共识是不可能的,继续争辩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1.html


第42章 商议



艾刚强想,当着海叔叔和马姨的面,与海上讨论大理想和小理想显然不合时宜,他们现在急于晓得的是我肯不肯借钱装修房子。

基本观念不同,一时要达成共识是不可能的,继续争辩下去也不好,只会越争越伤感情。何况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边,众怒难犯,争伤了感情,我不仅不好说话,以后进这个门都难堪。

还是缓一步吧。他在心里无奈地说。

他心里垮了,嘴上还要撑着,把球踢回去:“我这边亲戚朋友没有能借得出的,贷款利息很高啊。”

海上不好回话了,偷偷瞟着爸爸妈妈。

海峰和马兰花也一时无语。

马兰花想想说:“先把那两千块取出来,五千的一到期也取出来,其它的再和你爸商量,你要他尽快来一次。反正年前一定要把房子装修好。”

“要得。”艾刚强有气无力地说。

“今天就讲到这里,你回吧。”马兰花很干脆地说。

艾刚强走后,马兰花忿忿地说:“认识艾自立几十年了,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人!讨个媳妇么个心都不操,难道想打赖?别人嫁女总要赚些彩礼,我不想赚他的钱,也不能贴得太多,要不然还以为我女儿嫁不出去了!”

海峰说:“马后炮有么用?那天吃饭何嘎不讲?”

马兰花回他:“你何不讲?你还是男人。我看多年没见面了,聊聊双方情况,是人之常情,也是需要了解的,而且那天主要是确定海上和艾刚强的关系,约好年后谈婚嫁的,哪晓得他们‘没买票先上船’了?”

海上忍不住说:“莫讲那么难听!我们哪是‘没买票先上船’了?我们正式扯了结婚证的。”

马兰花和海峰交换了眼色,不约而同地问:“扯了结婚证了?”


艾刚强离开海家,径直去医院看妈妈,大哥大嫂都在。

老人家不高兴地问:“你何这时候才来?亲娘和海上上午就来看我了。”

艾刚强想到妈妈不晓得他也在住院,撒谎说:“哦,这两天发生蛮多案子,不得空。”

大华把艾刚强喊到外面说:“爸爸今天来了,交了五百住院费,加上昨天桂花带来的总共一千元。他讲他只这么多钱了,剩下的由我们兄弟姊妹负责。他还说,妈妈讲存到一万二千块钱是讲胡话的,哪里存了那么多?只存了四千块定期,取不出的,也不能取,那是妈妈的救命钱,谁取谁负责!桂花听说妈要把存的一万二千块钱全给你买房子,也不高兴,借口家里事多,回去了。你看这事何办?”

艾刚强感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问:“爸爸呢?”

“回去了。”大华说,满脸愁容地点了一支烟。

艾刚强说:“妈妈是讲了那话,很清醒地讲的,不是胡话。我想,那确实是妈妈的救命钱,最好一点都不动,根据爸爸的态度,更不能动。但我这个事何嘎解决,我没一点办法,你帮我拿个主意。海上爸妈的意思是,我这边房子太窄,结婚住到她家,她家有三层楼,她爸妈、她弟弟和我们各住一层。现在,他们要我交三万块钱,过年前把房子装修好。我手上只有两千,他们要我去借,我们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有钱,两三万块钱何嘎借得拢?”

大华吞云吐雾,一支烟很快吸完了,又接上一支。听了艾刚强的话,他大口吸着烟,很久没有说话。

看大哥很为难的样子,艾刚强接着说:“我原先打算办些简单家俱,住公安局算哩。现在年轻人大多是这个样子,结婚就有套间房的很少嘛。但她妈妈坚决不同意。原来海上觉得住哪里都可以,现在和她爸妈统一思想了,认为一生一世就只一次,要搞得体体面面、热热闹闹。他们还说,我和海上单位好,以后还债不难。我最怕欠债!以前家里欠债,每次过年爸妈都吵架,你应该还记得嘛。”

大华扔了烟屁股说:“记得,何不记得?终身大事,只要有条件,办得热闹体面一点是应该的。我同意你住过去。作为海上那边,她家条件好,在亲戚朋友间是有面子的,你要体谅他们,不能只按自己的情况和思路考虑问题,否则容易发生摩擦。至于钱的事,我看是这样:我刚卖了苹果,借你的五千元马上还给你,妈妈的存款也动用一部分,由我出面做爸爸工作,缺口再由五姊妹一起想办法凑,自己有更好,没有就去借。你是最小的,再难也要把婚结好!要作为全家共同的任务来完成!我们前面四个基本定局了,只有靠来支撑家庭门户了!”

艾刚强心里震动了,他没想到大哥把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感到自己的担子很沉重。

他想了想,为难地说:“大哥,你生意刚做起来,把钱还给我你何嘎办?二哥和姐姐他们条件都不好,怕凑不出钱。”

“凑不出也得凑!姊妹间不帮还靠哪个帮?我们再难也是一时,你如果不把婚结好,一辈子都难得到海上他们家原谅,懂吗?”大华严肃认真地说。

“理是这个理。但还可想想其它办法。为了我一个,把大家都拖垮划不来。我总觉得没必要讲排场。住到那边可以,实在要装修一下也可以,花个一万来块就可以了,家俱和婚礼再花一万来块,总共两万块左右,应该是过得去的。借一万多块还是有希望,还两三年也差不多了。按海上妈妈的算法,三万搞装修,家俱和婚礼起码两万,太豪华了,没必要。”

“那不五万了?”大华有点吃惊。

“是啊,至少四万!这哪是我们普通人家承受得了的?”艾刚强忿忿地说,“听说集资建一套新房也只四万多呢。”

大华又摸出烟来点着,猛吸两口,才说:“我刚才讲大家为你凑足三万,按这个讲法还是不够。”

“是啊,按高标准五万都不一定够。前次一个女警察嫁到银行里,他们光照婚纱照就花了六千多块,是在省城照的。听说上档次的婚纱照一般要三四千,也有一二千的,最差的也要七八百。你说,我现在一年五千多块,那样花钱不心痛?更主要的,如果高标准,就是不吃不用,结完婚要还十年的账!这个压力好大!!还有么个幸福可言?!”

“按你讲的两三万算法,能达到么个标准?”

“应该是中等偏上。”

大华吐出一股长长的烟雾,说:“看来只能达到这个标准了。等我和爸爸商量好,要爸爸去和海上爸妈交涉。”



马兰花听海上讲扯了结婚证,更加坚定了年前装修好新房的决心。在批评了海上自作主张后,她对海峰和海上说:“我们不要被艾刚强的花言巧语迷惑了,他以为我们条件好,指望我们多出钱,算盘打得太精了。他讲亲戚朋友都没钱,借不出,纯粹是假话!我那天去买建厕所的材料,碰到他堂老兄艾民。他在买磁砖装修新屋。农村能砌磁砖屋,没得钱砌得起吗?”

海上问:“你何认得他?”

马兰花说:“有次在街上碰到他和强强在一起,我印象不深,一时没认出来,是他先认出我,先喊我的。”

“难怪强强妈妈晓得房子的事。你是不是跟艾民讲了?”海上问。

“哦,我上午去看她,她提了房子,我当时还懵了,原来是我自己讲出去的。艾民问我买材料做么个,我无意中讲了你们年后结婚,房子没厕所,准备搞室内厕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