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南海又出乱象,印度和越南进行合作开发,军事上“联手抱团”。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未经中国政府允许,任何国家或者公司在中国管辖的海域从事油气勘探活动,都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权益,是非法和无效的。”强调希望有关国家切实按照《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下称《宣言》),不单方面采取任何使分歧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可长期以来,人家根本不理你,照样我行我素。军事专家张召忠指出,南海被瓜分,资源被掠夺,所有的露出水面的岛屿,除去太平岛在台湾的掌控之内,其它所有岛屿都被这些国家占领,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四十年,因为我们没有采取什么战争行动。笔者以为,中国南海韬晦当今须亮出底线,宣布不放弃诉诸武力的权力。

破解两大难题

其一,对《宣言》要有新解。2002年中国从“韬光养晦”和平发展战略出发,与东盟各国签署了《宣言》。从此,中国一方面屡屡表态“南海主权无可争议”,另一方面承诺各国“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各国有“在南海的航行及飞越自由”,“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九年来中国恪守《宣言》,但周边国家肆意践踏。如《宣言》签订几天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发表国情咨文称“将通过武力手段保护菲律宾南海领土”,如此嚣张是因为认为有美国作后盾,中国不会采取军事行动。越、菲、马等近四十年不断以小欺大,登鼻子上脸。邓公曾对戴卓尔夫人强硬表态“主权问题不能讨论”。如今面对南海争端如此尖锐,怎么能允许、又如何能做到“和平解决争议”呢?对于这个难题,可以“签约国一再践踏”“不断诉诸武力”等“他人违约在先”理由,以“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惯例,表示“不放弃以武力解决南海主权”的原则立场。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副教授喻常森说“中国的立场和态度应该更加强硬一些。当然,要把握分寸,做到有理、有利、有节。”

其二,对“屡犯主权”需要亮剑。和平、对话、友好都不错,“韬光养晦”对中国崛起确实起到关键性作用。但在领土、主权、资源等核心利益上,这世界难有“对话解决”的可能性。“主权无可争议”说过无数遍了,人家根本不理你,周边各国不仅把南海诸岛瓜分完毕,取得切切实实的资源利益,而且大力扩充军备,在美国“入亚”蛊惑下营造“抱团时代”,连印、日、韩都掺和进来,把南海视为“军事前沿”,欺人太甚!无论故作姿态还是虚张声势,场面明摆在那里,舆论压力不断增大,迫使中国只能“韬光亮剑”。美国《防务观察》报道称,近日中国攻击核潜艇开赴南海,除093-094核动力导弹潜艇外,至少有一种新型核子动力弹道导弹潜艇。笔者以为,中国此等行动实属必须,还要加大力度。

澄清四个误区

《环球时报》刊登学者邢广梅文章指出,四个认识误区成为对南海问题推波助澜的重要原因:

一是误认为中国主张整个南海海域主权。中国南海权利主要有三层含义:(1)享有九段线内全部岛礁及所属领海主权;(2)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享有岛屿领海基线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及不超过350海里的大陆架主权;(3)根据1982年公约及中国1998年《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权利规定及国际法院相关判例,比周边国家拥有更充足、更久远的证据。

二是误认为中国只能采取和平方式。邓公1984年就提出:“一个办法是用武力统统把这些岛收回来;一个办法是把主权问题搁置起来,共同开发”。中国选择了后者,但不意味没有使用武力的权利。《联合国宪章》51条规定“当一个国家遭受侵略等武力攻击时,受害国有权行使自卫权收回被占领土。”

三是误认为域外大国的介入是南海问题的帮手。这种做法激化了矛盾,使自身承担更大风险。一旦发生武装冲突,域外大国鼎力介入的可能性甚微,他们不会无视与中国的更大利益。

四是误认为中国倡议“共同开发”可有可无。周边国家每年单方面开采石油6000万吨,天然气400亿立方米。中国民众与政府逐渐失去耐性,如果激化矛盾,周边小国只能咎由自取,后果自负。

奉劝美国自省

“9.11”事件迫使小布什对东南亚实行“温柔的忽略”,但本该更聪明些的奥巴马却陷在“亨廷顿误区”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韦民指出,战后相当长时期,美国对南海争端保持“中立”“不介入”态度,但奥巴马政府有了本质性变化,明确站在东盟一边与中国叫板,削弱和限制中国在东盟地区不断上升的影响力,甚至形成美国主导的防范中国的国际阵营。6月,美国联合菲、新、印、马等六个东盟国家在马六甲海峡联合军演,又与菲律宾在南海演习,并联合日本、澳洲在濒临南海海域演习;7月,美国与越南举行海上演习;8月,“乔治。华盛顿”号航母高调访越……

笔者以为,为大选也好,为“重塑”也罢,敌视中国战略是“傻子傻招”。如今美国不仅自身难保,连阿富汗、叙利亚、巴勒斯坦都对付不了,对伊朗、朝核更无可奈何,有胆量与中国较量?纯属天方夜谭。何况赖中国1.16万亿美元国债,还求中国再多埋单?21世纪进入“美国收缩时代”,符合西方整体性衰落的历史大趋势。奉劝美国好生自省,收缩回去还能落个大国守成,真与中国斗,美国绝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