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前陈毅斥苏联立场不像话

心痕 收藏 0 447
导读: [img]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110928/46bfec6cad.jpg[/img] 1959年,毛泽东与赫鲁晓夫在天安门上交谈(资料图)   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一)》,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2   虽然毛泽东的动作比先前迟缓,但他的情绪感染着陈毅和到会的每一个人。   在这之前,国务院开了务虚会议。毛泽东不太满意。6月16日上午9时,又召集邓小平、陈毅等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前陈毅斥苏联立场不像话

1959年,毛泽东与赫鲁晓夫在天安门上交谈(资料图)


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一)》,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2



虽然毛泽东的动作比先前迟缓,但他的情绪感染着陈毅和到会的每一个人。



在这之前,国务院开了务虚会议。毛泽东不太满意。6月16日上午9时,又召集邓小平、陈毅等几个副总理到“游泳池”。毛泽东开门见山:“你们这次务虚会议没有分析国际形势是个缺点,陈毅同志讲话时对国际形势还有分析,他讲得生动活泼,你们是否赞成?”毛泽东环视一周,接着讲:“政策是根据敌我的形势而来的。你们务虚务了十几天,连形势都不务一下,应再搞一两天,专门谈国际形势。可辩论,可交锋,不要怕讲错了。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你一个人讲错了,对别人有很大启发。生怕讲错了穿小鞋,不要紧,穿小鞋是最轻微的,怕什么?怕穿小鞋,怕开除党籍,怕杀头,怕撤职,怕坐班房,志向都不大,要有穿小鞋的勇敢,不要怕受卡,帝国主义都不怕,穿小鞋就怕?要开始想想国际形势。过去我们打蒋介石,没信心怎么办?现在我们提出要超过美国,要建成第一个强国,对形势不分析,天天怕人家……”



毛泽东沉默了。那长长的烟灰抖落他一身,他没有掸,也没有吹,而是站起身来,让烟灰滑到地上,他的眼睛好似看着其他几个抽亮的烟头:“问题是两个阵营,是我怕你呢,还是你怕我呢?还是双方都怕?我们6亿人的心理状态怎样?是否有点子恐怖?是否也有点怕?我是有点怕的,也许你们是百分之百的马克思,不怕。……”



毛泽东暂短地笑了一下,又抿住嘴,打量着每一个人。陈毅不知何时叼上了张茜“三令五申”不让抽的烟,眯着眼沉思。他知道,主席阐明的这一切,都将在外交中体现。而分寸感却是一门总无先例的学问。作为外交部长,他必将在“决裂”中扮演重要角色,并恰如其分地表白一切,他会怕么?



1959年9月8日,苏联临时代办约见陈毅外长,由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余湛陪见。代办交来了塔斯社关于中印边界武装冲突的声明,说是征求中国同志的意见。这个声明表面上表示中立,实际上偏袒印度。陈毅听完翻译,脸色一下涨得通红,站起来,怒睁双眼,额角上青筋随着呼吸的粗气一鼓一胀。他马上把客人送走,见工作人员还都站在原地等他,他说道:“是对方在边境地区挑起武装冲突,我们被迫自卫反击,苏联的立场不像话!叫我说什么?只好报告中央。”



9月30日,赫鲁晓夫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华,参加国庆10周年活动。毛泽东主席亲赴机场把他接到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刚在客厅坐下,赫鲁晓夫便眉飞色舞起来:美国真富呀!到处是高楼大厦,满街都是汽车……毛泽东和他坐在一个沙发上,侧身望着他,没有搭腔。赫鲁晓夫越说越起劲:“我到了戴维营,见到艾森豪威尔,他叫我my dear friend(我的亲爱的朋友)……”看来话不投机。毛泽东面无表情,起身请他到房里休息,说晚上还要见。



10月1日中午,彭真和陈毅到宾馆陪他和苏斯洛夫午餐,赫鲁晓夫依然大谈他的美国之行。彭真和陈毅插不上嘴,只好听他独白。有时彭真想转个话题也转不过来,陈毅干脆埋头吃饭。饭后陈毅指指余湛,说:“下午休息一下,晚上在天安门看焰火,你陪他去,你专门接待他。”



10月2日,中苏两党会谈。赫鲁晓夫为美国做说客,又指责中国在中印边界自卫反击的正义行动。毛泽东讲了两点之后,陈毅直率地补充:“你们怎能发表这样一个声明?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正义究竟是在哪一边?你也曾经说我们是兄弟党,兄弟党为何不站在正义一方?”赫鲁晓夫申辩了几句,惹得陈毅说得更响:



“我们不必干涉别国内政,正像我们不希望别人觊觎我们的省份西藏一样!有些人看到中国的边界有个西藏好像很不舒服!”



赫鲁晓夫的逻辑荒诞起来:“你们为之战斗的土地是在西藏的人口稀少的高山上。为这样一小块的荒凉高地真的值得流血吗?这么些年来你们不打仗也过去了。这边界是几十年前确定的,为什么等到现在才拿它来小题大做?”


你说的完全不对!”陈毅横眉立目,“那块土地于法于理它都是属于我们的。英国人把它从我们的手里夺去时,印度还是他们的殖民地。”



“也许是这样。”赫鲁晓夫回答,“那么你们为什么要用战争去解决你们之间的争论?”他顿了一下,又朝荒诞的方面滑下去:“西藏正好在印度的边界上。你们难道不理解,印度人认为有一个独立的邻居是至为重要的吗?西藏是一个很弱的地区,本身不能对印度构成威胁。你们不能理解这一点吗?”



“请问赫鲁晓夫先生,按你的逻辑,一个国家为了自身的安全可以去肢解邻国的领土啦,苏联是强大的,它允许一个弱国去侵占他的边缘的土地吗?”



赫鲁晓夫望了一眼穿着镶绣着金线花边元帅服的陈毅,话题转到一边:“我知道你是元帅,我是个中将,军事上我得听你元帅的,但现在在党内我是第一书记,你只是政治局委员,你应当听我的。”



陈毅挺起胸脯,那身元帅服显得更加英武,他回敬道:“你这叫什么话,现在是两党在谈问题,与第一书记有何相干?”



赫鲁晓夫一扭身:“我不跟你谈了。”



会谈不欢而散。会后不久,赫鲁晓夫开始与印度政府谈判出售米格21战斗机……



国庆节后,陈毅元帅常常面无笑容,独坐沉思。有一次他看到余湛,突然问:“余湛,你看我们放下反美旗帜好不好?”



余湛一愣,觉得陈毅问得有点怪,便有些犹豫地回答:“那恐怕不行吧?”



“为什么?”



“美国的国策是扶蒋反共,变中国为美国的殖民地,1949年被我们打败了,还要寄希望于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美国逼我反,不得不反。再说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抗美朋友,我们能使他们失望吗?”



陈毅把手中旋动的一支红蓝铅笔扔到文件上,朝椅背上一靠,叹道:“世上的事不那么简单,有人说原子弹能毁灭世界,不能反美。你要反,他还要反你呢。你们当司长的,要多动脑筋,多想世界大局啊!”



余湛点点头:“如果美国能尊重我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干涉我国内政,我想也可以和它建立正常关系,问题是它总想骑在我们头上,我看任何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是不会答应的。”



陈毅站起来,在屋里踱了几步,说:“我看欺侮人的,甘心被人欺的,都得不到好结果,问题是我们自己要打好主意。”



看得出,一个久经沙场叱咤风云的元帅,已经在外交领域里独树一帜。他变得深沉了,也不像以前那样易于动情,尽管他果敢潇洒豁达的风格依在。他已经走向了世界,而且举足轻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