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26)

中悦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26) 货柜里,沈湘凑不到战情视屏跟前去,就看不见战斗场面,只能感受一发发炮击带来的震动。 两条货柜里搭载进去沈湘的2个班,因为有炮,塞进十几号人已经很挤了。看不见场景,只好一叠声地问老曹,“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26)



货柜里,沈湘凑不到战情视屏跟前去,就看不见战斗场面,只能感受一发发炮击带来的震动。

两条货柜里搭载进去沈湘的2个班,因为有炮,塞进十几号人已经很挤了。看不见场景,只好一叠声地问老曹,“怎么样了?”“曹工,现在怎么样了?”

老曹因为肩负联络协调重任,故享有看战情视屏的特权。断断续续地回答说:

“初日号的舰首扎进海面了,”

“卡拉尔真不经打,怎么倒沉得快?友谊赛,跟初日号比比,看谁快,”

“我靠,拉贾邦号真能挨,这都五六十发炮弹了,愣是不沉,”

“转移炮火打登陆舰了,026挨了几发,又是2发,大火球呀,烟包住了,哼哼,大块的东西飞出来了,”

“咦,怎么3千吨的卡拉尔倒先沉下去了?水线下开大洞了?近失弹瞎猫碰死耗子炸的?谁打的这一炮,得记个三等功啊!”

“对对,别死盯着一条舰打,别让025跑了,半个大营的陆战队搭在上面哪,

对,先给它几炮,减减速,利益均沾,没偏没向,谁也别跑,”

老曹说一句,货柜里的年轻国军士兵们就是一阵欢呼,

士兵们心情兴奋、放松,大家经过曹工的讲解,已明白现在没人能治得了他们——美国人不伸手,菲军的直升机没有军舰降落,直接开西月岛上去了,菲佣的军舰沉的沉毁的毁,没有炮打他们,有炮的话也不知道瞄准哪里,跟着大陆打菲佣,正是一边倒的不对称作战。

断断续续追着打了快一个钟头了,另一条货柜——已被沈湘命名为中业3号——上的炮击指挥员向老曹通报,菲舰只剩拉贾邦号护卫舰和025号登陆舰还浮在海面上,都严重受损,拼命向西月岛方向开,可能想冲上去坐滩保命,3条货轮以最高航速一路往东,我们也没管它们。

老曹眼珠子一转,蹿叨沈湘说:“排座,那3条货轮装的都是岛上用的好东西,大老远的送到这地界了,放它回去不是怪可惜的?”

沈湘一想,对啊,问老曹:“那怎么截下它们?”

老曹沉吟着说:“靠咱们两条货柜不行,太慢了。货柜只能开18节,再快时间长了机器受不了,那3条船是随军行动的快速货船,照最慢的初日号算,它们也能开到18节,现在差着二十几海里,追是追不上了。调炮去打,先让它减速,,,”

沈湘说:“别,别,155的炮,几发下去那物资不就完了? 那是2万多吨要紧的物资呀,从高雄运要什么时候。"

老曹:“说得也是。用个什么快的东西截下它。

——除非是用直升机。这样吧,我们中工保南海公司现在在渚碧礁那里有直升机和水上飞机,我有一哥们儿在那儿当头儿,要不我跟他说说,截下物资来,分给公司一些,也是一大收益呀?”

沈湘急道:“你们公司要几成?”

老曹:“人家出人出机,怎么也得7、3吧。”

沈湘有点不高兴:“物资都是岛屿建设用的,部队正用得着,怎么给你们公司拿走7 成?”

老曹:“至少也是6、4吧?人家出的人嘛。”把“人”字咬得挺重。

沈湘叫起来了:“人我们也有啊,军人就是干这个的,这么着,你跟你哥们说,只让他出飞机,人我们出,物资3、7分成,行不行?!”

老曹煞有介事地想了一番,点头说;“成交!排座下命令吧!”


一小时后,按照沈湘的命令,一架水上飞机从中业岛接走沈湘部下的一个班,一架直升机则直接从“中业2号”货柜接上了沈湘和老曹,沈湘还要多上去几个人,老曹说:“挤不下了,行了,意思意思就行了。”

沈湘当时没醒悟过什么叫“意思意思就行了”,后来才明白,这个“意思意思”整出了多大动静来。

直升机上,沈湘看见老曹还是抱着那杆狙击枪,就问:“曹工,你也喜欢摆弄枪么?”心想大陆这家官办的著名保安公司竟然连摆弄电脑的信息工程师都会玩枪,莫不成真是坊间传言这是解放军的便衣公司?不对啊,要是的话,中共的这种“公司”就最讲究政策和统战了,应该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的,那怎么刚才为了物资分成的事这么认真?

老曹觉得既然问到了,跟战友不说实话不好。上级决定派一千多骨干加强曾五哥的这个陆战旅,看样子,自己今后的搭档就是这位思想单纯、作战勇敢、有着一颗中国心的沈排长。在直升机的轰鸣中大声对沈湘说:“俺以前在38集团军当兵,射击比赛拿过奖的。”

啊?这位信息工程师前身还是共军王牌军的射击高手?想了想,钓鱼台战役时跟老谭匆匆一别,一直萦绕脑际的一个念头没来得及跟共军方面的老谭说,昨天在太平岛列席高级军官会议,被问到了这个关键问题,自己在习惯性的压力束缚下,还是不敢直说,此刻面对亲切随和的曹工,这个念头突然脱口而出:“你们这种带‘侦制通单元’步兵装备,能不能卖我们南沙守岛部队一些?”

老曹也不绕弯子,答道:“侦制通单元是一个信息化作战大系统里的一环,卖给你们,你们也不一定用得好。得有一批教官教。这样,回去你跟你们上级打报告提要求,我回去也跟我们上头说,看看能不能装备和教官一起过来。”

迎头兜住跑得最快的那条货船,距离8、9 百米,船上打来了一阵阵子弹,老曹从瞄准镜里看,船上只有临时装设一挺高射机枪,打得非常滥,惊慌逃命的船员从望远镜里看到直升机上的五星红旗徽标就开火,没受过训练,距离远,人又慌乱,子弹不知飞哪里去了。

直升机走Z字形飞近运输船,老曹已在舱门口的一个固定架上以通用螺纹接口架好了中岳级狙击枪,这个细微动作看在沈湘眼里,觉察出人家的装备系统都已通用化了。

只一枪,高射机枪后面疯狂射击的那家伙就是一个栽歪,望远镜里沈湘看到,曲折飞行的直升机上,老曹6枪把机枪阵位附近5个人全部放平,接下来有几个人想冲过去打那挺12.7大口径机枪,冲上一个躺下一个,老曹还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没人敢再去碰那挺机枪,飞得再近一点,甲板上有人用自动步枪朝直升机乱扫,机舱里原来就有一组人,所以上来时老曹说“挤不下了”,沈湘没注意这组人不知什么时候架起了一挺机枪,是沈湘在钓鱼岛作战时看到过的带着大圆子弹盒“护盾”的那种,一个黑脸汉子突——地打了一个连发,射速奇快声音不大,望远镜里船上的射手已是躺倒一片,不久船桥上出现一片白东西挥舞着,老曹笑说是个什么物件件?谁猜对了这船就以谁的名字命名,俺猜,是个白床单,

沈湘急忙说:“不对,是白桌布!”

旁边那黑脸汉子不紧不慢地说:“白衬衣啦。”

及至直升机在那船顶坪上悬停放下一组人、不久扩音器里传来那黑脸汉子的声音,报告已控制住这条船,顺便宣布船已改名“蒯朋号”,

老曹咂吧咂吧嘴,嗯,真是件白衬衣,沈湘一惊,中工保里的“三朋”之一?

蒯朋号上的12.7高射机枪放平了一通猛扫,后面那条船很快依照无线电公用海事频道里的命令停伡,水上飞机里的一个班上去了,缴了船员所有枪械之后,一大批船员抱着头蹲在一间统舱里,门口一名士兵用枪指着,轮机舱、驾驶舱-雷达电讯部位都有国军士兵押住,班长向沈湘以高频报话机报告控制住了船,

沈湘不客气地把这船更名为沈湘号,和老曹一起爬下绳梯踏上了船,直升机飞回中业岛再去接人。

蒯朋号横截在第三条船前方,与沈湘号一起夹住这船,2通大口径机枪水花在船前船后溅起,这船立即挂出白旗,蒯朋号勒令它跟着两船一起往中业岛方向开,

两人站在沈湘号驾驶舱明亮的大窗前, 沈湘礼貌地请老曹命名第三条,老曹笑嘻嘻地说,“3、7分账”,这条还是你起名字罢。沈湘想了一阵子,说,菲律宾的舰船非法侵入我国九段线内领海,2条军舰被击沉,3条运输船被缴械没收,要不,这条就叫“没收号”?老曹点头说,俺这就上报没收号更名,请求批准。

嗯?曹工要他们上面批准?沈湘咂吧出这里的味道,似乎关系到两岸“谁是正统”的问题,不过人家大陆方面一力打出来的,曹工又抢了先,去去吧。陆战旅政战部战前宣达的精神是此次与大陆方面军事联手行动,要本着“一中各表”意思掌握,既不要失了立场,也不要伤了和气。转头吩咐那位班长说:“把沈湘号更名的事报连里批准。”

还好,很快就有好消息传来,冲散了驾驶舱里的尴尬。中业3号货柜报告,菲军拉贾邦号护卫舰沉没,025号登陆舰冲上西月岛坐滩,登上西月岛的菲军共500余人,已表示向中国军队投降。

头顶上传来隆隆声,老曹告诉沈湘,郑和一号上起飞的一个J10大队在我们头顶上护航。

沈湘兴奋起来,拉着曹工去货舱检视战利品。菲方船长赶紧讨好,说两位长官不用费事,我这里有货物清单,沈湘大叫“呈上来”!

看着英文清单上的半履带运输车、起重吊车、钢构件、预制水泥构件、弹药、3英寸高平两用速射炮。还有大米、罐头食品,沈湘叹道:“谁说菲佣穷啊!”

老曹淡淡地说:“卖石油买军火物资,再扩大油气开采,整个一良性循环。现在,这个良性循环被我们打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