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淞沪利剑 正文 第72章 发大财 戴组长再招学生

张海祥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19日上午,给学生上完课后,刘永义回到办公室。

孔秋云从外边进来了,一脸的汗。

“喂,给我倒杯水。”孔秋云坐了下来,拿起一把扇子摇着。

刘永义急忙站起,殷勤地给孔秋云沏茶、倒茶。

“孔小姐,怎么不练了?”

“扛着木框框跑来跑去,都跑两天了,没意思透了,喂,装甲汽车什么时候到?”

“两三天吧,再过两三天就能到。”

“很好,装甲汽车一到,我们就去打小日本。”

“孔小姐,上海这个地方不适合使用装甲汽车,这个地方沟渠密布,装甲汽车很容易陷下去。”

“那就找个适合使用的地方呀,上海这么大,不可能找不到一片干地方。”

“有道理,有道理,上海这么大,沟渠少的、地面硬的地方肯定能找到,明天我就上前线找一块干地方,我们就在那里使用装甲汽车狠揍小日本,哈哈哈哈,孔小姐,你真了不起,你是军事天才。”刘永义向孔秋云伸着大拇指。

“去去去,爱拍马屁的家伙。”孔秋云推着刘永义的手。

“这不是拍马屁,这是大实话。”刘永义厚着脸皮继续拍。

“大实话?跟我说大实话。”孔秋云四面看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喂,你是不是在暗恋我?”

“侮辱!侮辱!巨大的侮辱!我根本是在明恋你,暗恋?自卑的家伙才干这种事,我这么自信的人怎么会暗恋呢?”

“明恋就好,现在我命令你,马上追我,把你追女孩的绝招全部拿出来追我,我听他们说,你可是恋爱高手,绰号叫‘刘一约’,追女孩可浪漫了。”

“哎哎,干嘛多此一举呢,嫁给我不就得了?反正你已经爱上我了。”刘永义兴高采烈伸出双手想抱孔秋云。

孔秋云一指头顶在刘永义额头上。

“停,停,不许动,谁说我爱上你了?我只是答应给你机会,‘答应给你机会’跟‘爱上你’隔着十万八千里呢。”

“还隔那么远呀。”刘永义把手收了回来,“不过总算有进展,你答应给我机会了。”

“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喂,你打算怎么追我?我听人说,你追女孩的手段可高明了,能设计很浪漫很浪漫的情节。”

“那是当然,嘻嘻,被我用浪漫情节追过的女孩对我念念不忘,她们纷纷写信来,要跟我再续旧情呢。”

“呸!坏蛋,这是好事吗?欺骗女孩子的感情。”

“对对,不是好事,不是好事。”

“告诉我,你打算怎样追我?”

“这个不能告诉你,告诉你,就没有那种神秘感了,就不够浪漫了。”

“一定要告诉我,我命令你。”

“好好,告诉你,反正还要修改,嘻嘻,孔小姐,其实,我设计浪漫情节是根据看过的戏设计的,把戏里的情节拿过来套在你我身上,就成了。”

“根据看过的戏,有意思,戏选好了没有?”

“不好选,描写公主的戏很多,描写公主是好人的戏不多,我选来选去,觉得‘醉打金枝’最好。”

“‘醉打金枝’?你敢打我?”

“不敢,不敢,嘻嘻,孔小姐,这是‘醉打金枝’,喝醉了打的,清醒的时候不敢打。”

“喝醉了也不能打,想在我面前撒酒疯,没门!换一个戏。”

“好好,换一个,那就换‘四郎探母’。”

“‘四郎探母’?这个戏怎么样的?说来听听。”

“‘四郎探母’挺有名的,你没看过?”

“没看过,我从来不看戏,我喜欢看电影,看西洋电影。”

“那好,我把这个戏告诉你。”

刘永义把“四郎探母”的剧情说了一遍。

“呸!这个戏太坏了!比‘醉打金枝’还坏!自己当汉奸,让我当番邦公主,你安的什么心?”

“喂喂喂,杨四郎不是汉奸,他只是……只是金国皇帝的女婿,他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当了金国皇帝的女婿就是汉奸!标准的汉奸!百分百的汉奸!身在曹营心在汉,呸!哄人而已。”

“好好好,汉奸,标准的汉奸,百分百的汉奸,‘四郎探母’不要了,我们再换一个,换……‘珍珠衫’。”

“‘珍珠衫’?这是个什么戏?”

“‘珍珠衫’是讲杨六郎和柴郡主的爱情故事的,戏里的柴郡主年轻美丽,这一点很像你,温柔贤淑,嘻嘻,这一点……不……不太像你。”

“这一点也像我,我也是温柔贤淑的。”孔秋云急忙做出很温柔的表情。

“对对对,你也是温柔贤淑的。”

刘永义介绍起了“珍珠衫”的剧情:宋王赵光义带着郡主柴媚春到边关射猎,被辽将擒住。杨六郎由潼台经过,单枪匹马救出宋王及郡主,恰巧大臣傅龙之子傅丁奎也正赶来,宋王误以为是傅丁奎救驾,乃将郡主许婚。而郡主爱慕杨六郎,赠诗寄意、并以珍珠衫相赠。

杨六郎回京后把诗给八贤王看。八贤王看出了诗意,并将郡主的爱慕之情奏知宋王。宋王坚持是傅丁奎救驾,郡主要求在金殿辩明真假。杨继业、傅龙于是各自率子上殿,八贤王令杨六郎和傅丁奎当面讲明救驾经过,真相当即大白。宋王宣称:先王遗训,获得郡主珍珠衫者为郡马,杨六郎献出珍珠衫,终与郡主成婚。

“‘珍珠衫’不错,就选这个戏,喂,马上动手改写,马上找人排练。”

“好,好,马上动手改写,马上找人排练。”

“什么时候能搞好?”

“现在很忙,又要训练又要上课,十天吧,十天后可以搞好,那时我约你。”

“好,十天,只准提前,不准拖延。”

“不拖延,不拖延。”

“让谁演傅丁奎?”

“杨同志,让她来演。”

“她?不行,傅丁奎是男的,应当由男的来演,我觉得,应当由胡团长来演。”

“胡团长?不好吧,胡团长一直在暗恋你,他可是我的情敌。”

“情敌怎么了,哦,怕了,怕争不过他?”

“不是怕争不过他,只是……嘻嘻,情敌越少越好。”

“不许讨价还价,就由胡团长扮演傅丁奎。”

“好,就让胡团长扮演傅丁奎,我要把这个暗恋你的家伙打得落花流水。”

经过两天努力,戴正和几百家工厂签订了合同,得到了很多股份。

得到股份的戴正财大气粗起来,他马上决定,再搞一个特训班,地点设在松山,松山特别训练班。

戴正把叶雪儿叫来,吩咐叫她再去招一批学生。

“高中以上的全要,有多少招多少。”戴正说道。

叶雪儿印了很多招生广告,她叫人把招生广告到处贴。

龙江仓库也贴了很多戴正的招生广告,这些招生广告让胡玉看了很不舒服。

刘永义也觉得很不舒服,他跑去向戴正抗议。

“喂,怎么把招生广告贴到龙江仓库来了,想抢生意怎么的。”

“没那个意思,没那个意思,我的招生广告贴在外边,贴给外边的人看的。”

“贴在外边,政工班的人就看不到了?一样能看到。”

“是能看到,那也没法子呀,这里是我的一个招生点,没招生广告怎么行呢?这样好不好?我叫叶秘书不招你们的人。”

“不好,很不好,这样更显得我们糟糕、不如你。”

“呜……”外边响起了防空警报。

“快,快进防空洞。”刘永义一边说一边往外跑,其他人跟着向外跑。

两架日本轰炸机一前一后来到龙江仓库上空,它们不是来投弹的,而是来撒传单的。

日本轰炸机撒下了传单,五彩斑斓的传单漫天飞舞,其中还夹杂着无数的降落伞。

轰炸机飞走后,官兵们从防空洞出来。

向天空看了一阵,刘永义命令士兵集合。

“小日本投下了传单,还有别的东西,你们排成排,把小日本投下的东西全部收集起来交到我这,听着,小日本投下的东西有毒,别拿到就往嘴里塞。”

士兵们排成排,在地上拣起了东西。

很快,拣到的东西在刘永义面前堆起了一个大堆:传单、香烟、罐头、糖果、面包、肉干,等等等等。

刘永义拿起一张传单看着。

传单主要是图画,画着正在开火的日本大炮、军舰、飞机,还有抱头鼠窜的中国士兵。

传单末尾写着一行字:拿着这张传单投降大日本皇军,可以得到五块钱。

“杨同志,看看,看看,好好看看。”刘永义把传单上的字指给杨心红。

“看到了,五块钱而已,很特别吗?”

“当然特别了,有了这五块钱,士兵就舍不得把传单扔掉,撒传单存在一个大问题,士兵会把拣到的传单随手扔掉,看看日本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一张传单能换五块钱,用传单包装香烟、糖果、罐头,这样,士兵拣到就舍不得扔掉了,你们当年怎么宣传的?投下的传单除了擦屁股再没有其它用处,士兵拣到就扔了,谁也不保留。”

“你也扔了吧?”

“没有,没有,我根本没拣到,没拣到,嘻嘻。”

“刘县长,这些香烟真的有毒?”莫连战拿起一条香烟问道。

“没有,没有,一点毒都没有,有毒的话,小日本岂不白宣传了,我说有毒是骗士兵的,免得他们揣到怀里。”

“你找算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烧掉,烧掉,统统烧掉,杨同志,你来负责这件事,留下一些当教具,其它的统统烧掉。”

“没有毒的话,烧掉太可惜了,能不能撕掉包装,再拿去卖掉?”莫连战看着手里的香烟舍不得放手。

“听听,听听,营长都被小日本诱惑了,这还了得?烧掉,全部烧掉,一件都不留。”

“这一件呢,也烧掉?”杨心红把一件传单递给了刘永义。

传单上印着身着旗袍的原节子,她正在微笑,美丽动人。

“这张?嘻嘻,这张……不要烧吧,留着当教具,当教具。”

“我的教具够了,不需要了。”

“不不不,需要的,需要的,我帮你留着,我帮你留着,哈哈哈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