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晚上与陌生男放纵激情风流史

残狼傲雪 收藏 4 25005
导读:第一天   下班的时候,天空乌云一片,当我刚刚走到一家专卖红玫瑰的花店门口时,雨毫不留情地稀哩哗啦下了起来。我的想法是先避避雨再说,顺便可以看一看那红得赤眼的玫瑰,不过只是看看,我从来都不买。红玫瑰承担了表达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使命,我不买,因为我的日子里没有一个人需要我借花来说话,虽然我偶尔一个人孤寂的时候也会有所期待。   “老板,我要999朵红玫瑰,麻烦你做成一个花篮。”我的身边突然有了这么一个男人的声音,非常温柔磁性的男中音。我侧目望着他,一米八的身高,穿着干净整齐的黑色西装,灰色长

第一天

下班的时候,天空乌云一片,当我刚刚走到一家专卖红玫瑰的花店门口时,雨毫不留情地稀哩哗啦下了起来。我的想法是先避避雨再说,顺便可以看一看那红得赤眼的玫瑰,不过只是看看,我从来都不买。红玫瑰承担了表达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使命,我不买,因为我的日子里没有一个人需要我借花来说话,虽然我偶尔一个人孤寂的时候也会有所期待。

“老板,我要999朵红玫瑰,麻烦你做成一个花篮。”我的身边突然有了这么一个男人的声音,非常温柔磁性的男中音。我侧目望着他,一米八的身高,穿着干净整齐的黑色西装,灰色长裤,还有一条咖啡色的领带,我猜不出他的年龄。而他却一如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

店主人立即眉开眼笑地把目光绕过了我,用充满了欢快和阿谀的声音说道:“先生,你真有眼力,我的红玫瑰是这个市场最好的,全部从荷兰空运过来,保证能开一个星期以上。不信,你问问这位小姐?”

男人把目光移向我,略略点了一下头。我终于可以完全看到他的正面:他很英俊,棱角分明的脸,很健康的肤色。眼睛似乎是出于习惯地半眯着看人,狡黠却又镇定自若。

我也微笑着向他点了一下头。

“老板,你先给小姐拿,我可以等一下。”男人吩咐下来。

“我不买,只是看看。”我立即解释。

“这么好的花怎么不买呢?”

“不买,我没地方用。而且我只是进来避雨的,雨停了就走。”顺口说了这么一句,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整个转过身来,正正地看着我。

“既然进来了,买一把放在家里也是好的,怎么会没地方用呢?”他好似自言自语,但目光不离我的左右。

买一束红玫瑰放在自己家里?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一个人的家里,是承受不住这么艳的颜色的。”我说。

男人不为人知地皱了一下眉头,我看见了。这个男人,他买这么多红玫瑰是要把电影里才有的惊喜送给谁呢?肯定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是一个故事。想到这里,我挑着眉问他:“先生买花,应该也不是只为了自己在家里摆着吧?”

男人带着几分意兴阑珊地笑了:“你想知道?”我点头。

“可是今天我赶时间,改天有空再告诉你。”说完,就去欣赏他定购的花篮了。花篮的确很漂亮,那些含苞待放的玫瑰把枝条纠缠在一起,由于亲密而分外妖娆。然而那种浓重的红色也的确是十分张扬的,好似铺陈着一种不加抑制的情绪。

这样的花篮,或者属于豪门贵妇的,或者属于风尘女子。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花篮却竟是用于纪念一个已经死了的妇人。

男人看着店主人把他的花篮抱上车后,转过脸来看着我:“一起走吧,我可以送你一段。”

我有些犹豫地上了这个男人的车。我还是第一次在这样一个浪漫或者说专门生产浪漫的地方,和一个认识不到半小时的异性说那么多的话,最后还竟然同意让他送我回家。

在车上,我告诉了他我住的地址。然后就只剩下沉默,我没有说话,他专心开车。

“我到了,你在这里停车吧。”透过车窗我已经看到了我家楼上养的那只小猫了。

“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他终于开口问我。

我顺手在他的车上找了一张停车费收据,在上面写下了我的名字:宇彤,还有我家的电话号码。我把纸条递给他:“你的呢?”

他接过纸条,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先自己看了看,才递给我。名片很精致,黑色的字重合着天蓝色的背景:环球集团公司,总经理,沈岩。

随后,我下了车,上了楼,到了家,天也已经很黑了。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999朵玫瑰和沈岩,久久不能入眠。也许他不能理解,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批人,可能终生都与这种玫瑰样的奢华无缘。

第二天

第二天,下了班,哪也不想去,在家里一直守着电话。99朵玫瑰的故事,就因为他答应过我的。

时针指向8点,沈岩的电话终于出现:“宇彤,你在干什么?”

我想说,在等你的电话,话到嘴边,还是改变了:“没有什么,看书。”

“宇彤,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很奇特,你不觉得自己是个很冷漠的人吗?你说不你买红玫瑰,因为一个人的家里承受不住那么艳的颜色。你不说话,是个小女孩,可一开口,就不一样了。我对你有一种好奇,想了解你,也想让你了解我,所以我决定把我的故事告诉你。”沈岩慢慢地说着。

人和人的了解,是不是都从好奇开始的?了解了就一定会亲近吗?我在想。

“你的故事是有关爱情吗?”我问他。

“应该算是,不过不那么惊天动地,似乎也不合常理,还有点违背社会道德,而且也没有修成正果。我现在已经是个三十岁的人了,却还没有成家。”沈岩显然已经在开始回忆了,我听见打火机的声音,他在点烟。一个声音开始在我的小房间里缓缓地回荡起来。

“昨天,我买的那999朵玫瑰是送给我的母亲,确切的说应该是我的继母,再或者,如果她还活着的话,现在会是我的爱人。所以我的花完全是用来送给一位已经死了的妇人,昨天是她死后三年的纪日,这三年来我一直送她红瑰,以后也一样。

如果说我有初恋的话,可能从我14岁认识她的时候就开始了。13岁那年,我的母亲因病去逝,家里一贫如洗。父亲也曾试图另娶,可都因女方嫌弃父亲的贫寒,还带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儿子而以失败收场。日子也就这样悄悄地过了一年,春节的除夕,父亲却还在外面工作,很晚才回家,而我一个人饿着肚子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别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在热闹的吃年夜饭了,可我的家却寒冷得令人生疼。父亲看着这个凌乱不堪的家,第一次我看见他哭了。我伸过手抚摸父亲的眼泪,他把我抱在怀里,眼泪一直流个不停,也许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站在三十岁尾巴上的男人老泪纵横的样子。他对我说:‘岩儿,爸爸一定会帮你找个好母亲,好好照顾你,让她疼你。’……”

听着沈岩的叙述,我有一丝疼痛的感觉。这个人经过了多少磨难和失落才最终站在我面前?我听见打火机轻轻地响了一声,沈岩的姿势肯定是在点烟。

“春节过后,父亲又开始相亲了。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是一个人去,而是带着我一起去相亲,他的理由就是为了帮我找一个好母亲。可是这样,更是适得其反,对方只要一看见我,就摇摇头走开了。终于,有一个女子没有因为看见我而立即走开,她看着我,微笑着问我父亲我多大了,她的笑容好美,把我看呆了。没等父亲开口,我就先说了:‘我今年14岁。’她的微笑让我感到一阵亲切熟悉,充满温暖。

‘好乖的孩子,姐姐正好比你大十岁。’她继续微笑着。

‘可惜没有母亲。’父亲难过地低头看着我。

女子听到这句话,不笑了,眼里略过一丝淡淡地忧郁:‘你看,我做他的母亲,可以吗?’

这句话着实让父亲受宠若惊了一下,于是父亲重新打量了女子一翻,纤瘦的身材,明亮的眼睛,看上去既年轻又漂亮,很有气质也很温柔。可是她怎么会答应跟自己结婚,做岩儿的母亲呢?

‘姑娘可要想清楚啊,我不仅已经老了,也没有钱,还带着个还没有长大的儿子。’

女子不看父亲,只是一直看着我,说:‘我喜欢这孩子,第一眼见到他我就喜欢他。’

那天,女子跟我们回了一点也不像个家的所谓的家。她告诉我们她叫杨玫,是一个很喜欢红玫瑰的女子。可惜的是,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买不起红玫瑰送给她,仅仅是一朵也买不起。而现在,我有能力送她全世界的玫瑰,她却再也收不到了。”听到这里,我感觉到沈岩的眼睛好像湿了。随后,我又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沈岩又在点烟。

“你怎么了?沈岩,你在哭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心疼他的眼泪,从第一眼开始。

“没有,我没事。”沈岩故意呵呵地笑了两声,我听见了他带着眼泪的微笑。

“从此,我又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尽管在这个家里:父亲37岁,母亲24岁,儿子14岁。在别人眼里这是否会很滑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天开始我很幸福,我喜欢杨玫……”

“宇彤,已经很晚了,今天就先说这吧。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跟你说话,好像特别舒服。我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说过话,你有魔力,你知道吗?”我猜他一定是在笑。

沈岩的声音突然微弱了起来,伴随着“嘀、嘀”的鸣叫声。

“沈岩,你怎么了?”他的声音已经非常微弱,断断续续的:“我的手机没电了…”

手机?他是用手机跟我聊了这么长时间?

“你在哪儿?”

“在你家楼下…”

电话彻底断了,原来他就在我家楼下,握着手机讲了两个多小时,那种迫近的感觉使我一定要见到他。我抓起钥匙,来不及换拖鞋就跑着下了楼。可惜我的动作还是太慢了,冲出单元门的时候,沈岩的车正在拐过弯路,我看着他走远。

我站的地方似乎正是他站过的地方,地上有一小片显然是用脚踩灭的烟头。

沈岩,一个多么奇特的相识。

后来,他到底怎么样了呢?

睡觉真难。


第三天

有些想念沈岩,当然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因为我想听完他的故事,我想走近他。可是我抱着可爱的小猫守在电话旁边从黑夜等到黎明,也没有等到沈岩的电话,我开始茫然了…

也许,也许,他很忙,再等等。

也许,也许明天,他就会打电话给我。

可是已经两天了,沈岩没有消息。我遗忘在一个男人的叙述中,没有晨昏。我知道自己是在等他,一直等着,小猫陪我。

第五天

时针指向凌晨3点的时候,电话终于响了,把我和小猫从沙发上吵醒。

“宇彤,是我,沈岩。”听见他声音的一刹那,眼泪突然一下子涌了出来。

“对不起,我这几天很忙,没有打电话给你。我现在还在美国的分公司处理一些事情,明天就回去。你刚才应该睡着了吧,希望我没有打扰你休息。”沈岩在一旁喃喃地说着,这是一个来自穿越了太平洋的声音,是我一直在等待的声音。

我心里好想跟他说一万个没有关系,我愿意被他打扰,可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任由泪水在我脸上流淌,已经分不清是激动,是高兴,还是委屈了?

“宇彤,你怎么了,别哭啊,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了,我不哭了,我休息了,再见吧!”我挂断电话,心里也终于踏实了。

明天,沈岩就回来了。我想着,我笑了。

第六天

时针指向晚上的8点,沈岩的电话如约而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了掩饰心中的喜悦和期待,我尽量自然,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问道。

“中午。”沈岩也是一样的淡漠,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

“你还是给我继续说你的故事吧,我想听完它。”

“好,我说给你听。”沈岩停了一下,然后听见打火机的声音,他在点烟。

“自从我的家有了一个母亲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幸福。只是杨玫从不让我叫她母亲,她要我叫她玫,而父亲也并不介意。玫对我很好,从来不让我受委屈,我也喜欢和玫在一起,有什么事都愿意和她分享。只是有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睛的时候,会发现另一种感情,是亲情以外的感情,也许她在等我长大。

父亲也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重新温暖的家,尽管他知道他和杨玫之间没有爱情,只有亲情,但他已经很感激了。他更努力的工作,好让这个家过得好一点。可就在父亲努力挣钱时,发生了意外。那天父亲工作到很晚,全身都已疲惫不堪,在过马路时不小心闯了红灯。就是这样一个不小心,一起交通事故把父亲的生命夺走了。而在他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朵红玫瑰,原来那天是他和杨玫的结婚纪念日,他想早点回家,所以来不及等绿灯。那是父亲第一次买花送给杨玫,却最终没有亲自送到她的手上。

父亲就这样离开我们了,从那以后,我和玫的生活过得更加艰难。我也已经慢慢长成了一个大男孩,渐渐地,我能读懂玫看我的眼神。那种眼神是爱情特有的交流方式。而那个年龄的我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玫还是很漂亮,在她的身上散发着女性成熟的气息,很吸引我。我17岁的生日就要到了,转眼之间我已经上高二了,而新一期的学费成了问题,我知道玫她一直在着急。生日那天,玫对我说:‘岩,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绝不。’说完,她就一个人出去了。到了晚上,玫终于回来了,手上还拎着一个生日蛋糕和两瓶红酒。她告诉我她出去找工作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

那天玫为了庆祝我的生日,我也为了庆祝她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我们在一起喝酒,一杯一杯地喝,直喝到大醉。玫抚摸着我的脸说,岩,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忍不住想要照顾你,你是个令我心疼的小男孩,可你现在长大了,我喜欢你…

就在那天晚上,我不再是个孩子,那也是我第一次探索并了解一个女人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一个女人,在杨玫之前没有,在她之后就更没有。我觉得我已经没有能力去面对任何一个女人了,因为没有一个女人能跟杨玫比,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取代杨玫在我心里留下的这种印象。她不是让我记住了一个女人的身体,而是把她全部的灵魂放在我的手心,我必须用一辈子的力气去捧着她。杨玫给我的爱是整个女性最完美的爱,有母爱,有男女之间的爱,这两种感情交叉轮回,我已经深陷其中,无力自拔…”

我淹没在沈岩的叙述中,心也慢慢地痛起来。从十七岁,沈岩就已经沦陷在里面,直到现在。

“而那天晚上,杨玫却一直流着眼泪,我觉得她是要把她一辈子的眼泪都在这一个晚上流干了。后来,我才知道她哭的原因:原来,她是把她自己给卖了…”沈岩这时候停了下来,我听见了电话那头有人敲门的声音。

“沈岩,怎么了?”

“今天就说到这吧,我现在是在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早点休息。”

我看到时针指向十一点,而此时沈岩居然还留在办公室加班。这个男人总是这么轻易地让我感到心疼。我多么希望这个男人,从此在我的生活里停驻下来。从那个寂静的夜晚,我站在没有开灯的房间的玻璃窗边上向他招手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样期待着了。

而杨玫无处不在。她一直锁在沈岩的记忆里,牢牢的。她见证了沈岩由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的全部历程,她既是母亲,又是爱人。

我拼命地吃东西,第七天

“宇彤,你在做什么,现在?”沈岩的电话如约而来,仿佛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在期待你的声音出现,在等待你的故事继续。”我只想着快点听完他的故事,然后也可以给自己的爱情一个交代。

“自从杨玫开始工作后,每天都是晚上7:00出去,凌晨2:00才回来。我觉得奇怪,也很替她担心,想知道她到底做的是什么工作。于是有一天我就在她后面悄悄跟着她,一直来到一个酒店的门口,杨玫进去了,我不敢再跟进去,就在门口一直等着她出来。原来杨玫说她找到一个待遇很高的工作竟是在酒店工作。宇彤,你能想象当时我的心里有多痛吗?”沈岩停了停,接着又是打火机的声音,他又在点烟。

“过了很久,杨玫才从里面出来,她看见了一直站在门口的我。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话也都不用说,我们只是抱在一起哭了,很久,我终于开口:

‘玫,我不上学了,我要出去工作,挣钱养你。’

玫心疼地看着我说:‘傻孩子,这怎么可以。玫一定要让你好好上学,上最好的学,将来我还要送你出国留学。等你学有所成的时候,再去工作,然后娶玫,养玫,好吗?’

我知道玫很倔强,只要她决定了的事就谁也无法改变,我只好答应她,不管她是做什么工作,变成什么样子,将来我都要娶她。‘玫,我听你的话,好好读书。将来我一定要用999朵红玫瑰来迎娶你做我最美丽的新娘。’

后来,我大学毕业后,玫坚持要送我去美国留学。她说要让我学习西方的文化,对我将来很有帮助。她说等我从美国留学回来,她就嫁给我。我流着眼泪在机场跟她告别,让她一定要等我。

怎么也没有想到,上一次的别离居然成了我跟玫的永别。我从美国留学回来后,就得知了玫病逝的消息。玫走的时候很安静,那是她一直希望的,我也一直希望自己将来能给她那种恬静的生活,可是,可是现在…

玫留给我一张存款,她说是留给我将来自己开公司用的,她想让我成为一个有事业的人,将来再也不用过苦日子。

我在玫的遗物中还找到了一本日记本:原来玫患有绝症。当医生告诉她最多只能活5年时,她表现得异常平静,虽然她年仅24岁。她要让自己在这五年里过得充实和快乐。也许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她会爱上一个比她小十岁的小男孩,可事实上她从第一眼见到他天真无邪的眼睛就爱上了。她就是喜欢这种单纯美好的爱情,所以她不会让小男孩受丁点儿委屈。她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也要让这个男孩上最好的学,读最好的书,她不要让他比别人差。

她可以给她的小男孩最伟大的母爱,小男孩长成了大男孩,她可以给她最完整的爱情,从初恋开始。她觉得自己好幸福。也正是因为有爱,她居然奇迹般地活了十多年。而在这十几年当中,她也终于赚够了钱让男孩可以出国留学,并且有资金开自己的公司。她对这一切都已经很满足了,唯一遗憾的是她没有来得及做他最幸福的新娘,没有来得及收到她最爱的人送给她最喜爱的红玫瑰…”沈岩不再说话了,我感觉他在哭,他一定是哭了。

我为这样一个男人感到疼痛。沈岩握着手机的背影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当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失去的恋情而痛心的时候,这个女人一定是已经深爱这个男人了。

“宇彤,这几年来,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这些事,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故事的人。你是一个意外,你知道吗?”沈岩这时候已经挣脱了回忆,回到了现实。

“沈岩,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如果我知道我会爱上你,你情愿不要知道你的故事,因为它让我感到疼痛。”

“宇彤,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更透彻的了解我。因为我要重新开始,我要离开所有跟过去的一切,因为我在里面挣扎了太久太久,我很累。我要和你在一起,你要相信我。”

你能离开自己吗?人和他的记忆是无法分开的。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 我说,我信。

“宇彤,你下来吧,我们去吃饭。”沈岩突然用一种很欢快的语调跟我说。

“你在哪儿?”

“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沈岩把我带到了一个日本式的西餐厅。看来沈岩是这里的常客,服务小姐都热情地跟他打招呼,而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笑笑。吃完饭,就在沈岩掏出钱夹买单的时候,我看到了他钱包里放着的一张相片,一个女人的相片,我猜这个女人一定是杨玫,只是我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走出餐厅后,沈岩带我回了他的家。家很漂亮,装修很精致。沈岩去泡咖啡,让我参观他的房间。在他卧室的床头我再一次看到了一个女人的相片,只是这一次我看清了她的相貌。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沈岩已经泡好了咖啡,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用双手仅仅地抱着我。

我盯着那张相片,我始终不肯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跟我长得这么像。我的心难过到了极点。这种因爱而生的幸福感觉在我心里转瞬即逝,代之而来的是沮丧。当一个人无论如何不能走出另一个人的目光的时候,这种沮丧就会愈演愈烈。

我松开了沈岩的环抱,胳膊沉沉地垂直下来。

“彤,你怎么了?”

我指着那张相片,问他:“她就是杨玫对不对?当杨玫已经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还有一个容貌酷似她的宇彤,对不对?沈岩,你太残忍了!”

说完,我狠狠的离开了沈岩的家。看着跟到我楼下的他,泪水已经开始在我脸上肆意横行…

每天下班回家,在楼下我都能看到沈岩和他的车停在一边。他依然很英俊,依然用他那种充满了疼痛的眼光注视着我。

但是,每一次,我都是视而不见地走过去。

不回头也能感觉到他在凝视我,同时,我也知道,沈岩永远不会再叫出我的名字。这样过了3天,第4天的时候,沈岩终于没有出现。

我对着镜子自嘲地笑了笑。自嘲是帮助人回归自我的现实处境的最卫生的方式。

长夜将会漫漫,长夜历来漫漫。

灰姑娘在做着灰姑娘的时候并不感觉到深刻的痛苦,她的痛苦是从经历了一个舞会和认识了王子开始的。如果灰姑娘知道会有那样的遭遇,她恐怕从一开始就不会去试穿那双本来与她无关的水晶鞋.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