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4章

hawk735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URL] 一言不发取出纸笔,往桌面上一拍,萧汉气急败坏地喝道:“现在甭废话!我说什么你就写什么,我倒要瞧瞧,你这文化水平究竟有多高?” 仙儿把眼睛一闭,打算就此豁出去了。 “良心是由人的知识和全部生活方式来决定的,这句话你给我写下来!” “哦……良心……”仙儿提笔写了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一言不发取出纸笔,往桌面上一拍,萧汉气急败坏地喝道:“现在甭废话!我说什么你就写什么,我倒要瞧瞧,你这文化水平究竟有多高?”

仙儿把眼睛一闭,打算就此豁出去了。

“良心是由人的知识和全部生活方式来决定的,这句话你给我写下来!”

“哦……良心……”仙儿提笔写了个“鱼”和“禾”,“是由……”又写了个“禾”和“鱼”,“人的……”草字头和“禾”字,“知识……”‘点’和“土”,“和全部……”这回倒挺给面子,写了个“人”、“西”、“西”。

“停!”一声暴喝之后,萧汉开始揉眼睛,越揉越快,越揉越猛,最后连眼泪都快挤出来了,“别跟我说你就会这几个字!”

仙儿憨憨一笑,然后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天哪!我!我!我……”狠狠咽口唾沫,在脸上胡乱一抹,萧汉欲哭无泪地盯着仙儿,问道,“你就用这几个字,让我相信你有文化了?”

“是啊?俺叫苏玉仙(蘇玉僊),所以俺就想了,把俺名字拆开来,里面那些四四方方的东西,也应该是字……”

点点头,萧汉心说你还真敢想?没错,那些“四四方方”的确是汉字,只不过……我咋就没看出你是对照自己名字现学现卖呢?“天哪!被一个文盲给忽悠了,这要传出去……那我这大学毕业生还怎么见人?”冷汗哗哗直淌,萧汉彻底没辙了,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手足变得异常麻木。这已经不是欺骗组织的问题了,他感觉自己是在帮助仙儿协同犯罪,所以内疚、自责、懊悔等诸多心情,一瞬间充斥了整个灵魂,恨不得就此一头碰死在当场。“苏半仙!苏半仙!你……你,我……我一直内疚忽悠她参了军,可现在看来,谁该内疚这还不一定呢……”

“你的表情很奇怪哦……”仙儿好奇地打量着他,对他那哭笑不得的表情,尤为感兴趣,“你是不是在忌恨俺?”

“有点……”

“对不起……”仙儿低着头,喃喃说道,“俺不是存心骗你,因为俺饿了,三天没吃饭,所以才……”

“我能理解,”萧汉哀哀叹了口气,“可我不能原谅自己……”

明明是仙儿骗人在先,可眼前这“四眼”非要把过错揽在自己头上,这一点,令江湖阅历极为丰富的仙儿深感迷惑,“好人还可以这么做吗?哎?俺爹咋从来没教过俺?”

当天下午,萧汉经过激烈地思想斗争,终于鼓足勇气向组织坦白了这一事实。政治部主任李国光,听罢来龙去脉后,当即就火冒三丈,恨不得抡圆了巴掌,狠狠抽萧汉一个星光璀璨。“你个大老爷们,堂堂东北大学的毕业生,竟然被个目不识丁的娘们给耍了,萧汉,你可真给我们八路军露脸!”

“反正这脸已经露了,老李,我是该检查就检查,该处分就处分,可是……咱总得考虑一下影响吧?”

“那你说,该怎么挽回声誉?”

“不如将错就错,就把她给收下吧,这个……我知道会让组织为难,可您想想,如果换个角度,咱们要能把个文盲给变成知识分子,那从侧面说明什么?会不会变成先进和典型呢?会不会证明咱们的革命队伍,就是一个创造历史,改变历史的先锋队?会不会让所有对我们持有非议的人,就此乖乖闭上嘴巴……”

“你先给我闭嘴!”李国光快气疯了,这萧汉不仅敢想,而且还把问题想得这般天花乱坠,能上升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了,真不愧是徐志摩的崇拜者,典型的浪漫主义小资。可问题是你也不瞧瞧,这个骗你窝头吃的女人,她是那才华过人的林徽因么?远的不说,单凭那一百斤的石锁,就让李国光瞧着眼晕,有谁听过林徽因的强项,就是有事没事拎着锁头去砸人?

“哎?主任,你还知道她会耍把式?这么说,你是偷偷瞧过她了?”

“废话!就她那锁头,”‘李国光比划了几下,“‘咔嚓’一下,就把咱的战斗英雄给砸躺下了,连这都瞧不见,那我得瞎到什么程度?”

这个比喻很贴切,李国光也戴眼镜,所以在不知不觉间,他和萧汉就“四眼”对“四眼”了。

“那就对啦!这才说明她是人才呢!对不对?您想想,就凭她这身手,在战场上得抢救多少伤员?对吧?别人只能背一个,可她呢,两三个应该不成问题吧?主任哪!这可是提高效率啊!像这么优秀的人才,你上哪去找?所谓招收有文化的护士,那不过就是个形式,文化咱可以培养,可这先天的身体素质,你上哪找去?”

李国光不吭声了,他转动着手中的自来水笔,开始反复琢磨起萧汉的话。没错,虽然这个苏半仙并不具备安静那种文化素质,不过……安静有她这体格么?为什么要招收有能力的护士?还不是因为安静从火线往下背伤员时,差点被身宽体阔的一连长给压个四分五裂吗?“唉!难哪!我可真是进退两难……”李国光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总算有个吃饭的地方了,仙儿心里的那块石头,“咣当”一下落地了。不过自从当了新兵,她就感觉自己和别人的训练稍有区别,但具体区别在哪,她也搞不懂,反正答应投八路了,那江湖人说话就得一言九鼎,没有反悔的余地。“曲线救国”或者“先投八路后改中央”的事,仙儿做不出来,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除非八路不要她。

向那个受伤的班长赔礼道歉,仙儿是不情愿的,主要是舍不下脸面。由于这是一个认识的问题,萧汉当然也没指望她能够迅速扭转思想。因此,在双方翻来覆去地协商下,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半仙亲自下厨,给那个叫马三炮的班长下点面汤。

结果不打不相识,半仙通过马三炮,和其他战士很快就混熟了。也难怪,都是苦大仇深的穷人,这方面的共同语言还是蛮多的。

但没过几天又出了问题。

按照八路的规矩,女兵的主要作用是发动群众、搞搞宣传、或是在战场抢救一下伤员什么的。既然当了八路,仙儿就理所应当该和安静去搞这些。但她不干,以前不知道什么是“护士”倒也无所谓,可现在一清二楚了,便认为那是在“糟尽”自己。“俺是来冲锋陷阵的,你凭啥叫俺给人家端屎端尿伺候着?这不成使唤丫头了么?不干!不干!就是不干!”

“敢公然违抗命令,她这脾气还不是一般驴性……”李国光和萧汉对视一眼,都觉得头有点大。正在苦苦思考对策时,仙儿那边又发话了,“谁要不服,可以过来跟俺比试一下,看看谁能撂倒谁?”

这还用看么?能跟两个鬼子拼刺刀的马三炮,都被她揍得上蹿下跳,别人……那还有别人吗?

“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不行,俺得弄把枪,当兵不扛枪,勤务、马弁、伙食长,这三样不管拎出谁都得被人家看扁,没啥发展前途。所以啊,咱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哎?你还挺能拽?”萧汉不满地瞪瞪眼睛,“不是……你跟我实话实说,这些‘行口’都是谁教你的?是不是马三炮那混蛋?”

“你别管是谁,就说俺讲得对不对吧!都跟着你们八路干了……”

“你们八路?”李国光瞪着眼睛反问一句。

“哦!哦!俺们……是俺们……这个,俺都是八路了,不发身像样衣裳也没啥,可总得给件防身的家伙吧?人家晋绥军都给,你们八路凭啥不给?还是中央军呢!这么小气……哎?你瞪俺干啥?”点点萧汉的胸口,仙儿说道,“八路讲究个男女平等,这话可是你上课教的,不许赖!凭啥男的能扛枪,女的就不行呢?”

男的能扛枪?李国光暗暗苦笑,心说谁告诉你一干上八路就有枪?“仙儿,我想问问你,你要枪干嘛呀?别告诉我说,你还想上战场?”

“当兵的不打仗,那算什么呀?你不打,小鬼子能跑吗?光吆喝几句人家就服啦?你可别说咱就是这么打仗的。俺娘生前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那不是咱平头老百姓应该玩的,尥蹶子的骡子,还得时常敲打几下呢!这个道理啊!俺在街头耍把式的时候就知道了。”

瞧瞧仙儿这觉悟,你就说说还怎么教育吧?李国光说,“仙儿,你可以去谈判了,真的,牙尖嘴利,小鬼子那不讲理的性格,就怵你这样的。”

这话等于没说,撂地卖艺的有几个不是能言善辩?否则在凶险的江湖上还怎么飘?

“俺感觉……你好像是在表扬俺?”

两位领导不由自主地摇摇头,心里这个难受,都没地方诉苦去了。但萧汉还是不死心,定定神,又道:“你用枪杀过人吗?战场和你耍把式,简直就是两码事儿,没学会走就想跑,真有你的嗨!”

“我杀过猪!怎么着?逢年过节,十里八村的猪都归俺杀!俺就觉得猪会叫,小鬼子也会叫,这有啥区别啊?手法上不都讲究个心狠、手快、腿要稳么?一刀下去,什么都齐活了!”

二人哑口无言,不是不想反驳,而是根本就反驳不了。仙儿要通过实战来证明自己可以配枪,这能说她有错吗?只要是能打仗的兵,无论男女,放在哪个部队都是个宝,都属于应该重点培养的对象。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仙儿这性格,呵呵!可真够人喝一壶的,没准那些可恶的小鬼子,还真就需要她这样的人来收拾。

“好啦!空口无凭,咱是骡子是马,先打一仗试试,就这么定了吧!俺不会给你们丢人的。”仙儿有点困了。

“啥就这么定了?咱们到底谁是领导?连枪都不会使,你就想上战场啊?这是小孩过家家吗?”李国光急了,“服从命令听指挥,你到底懂不懂?你以为自己还是老百姓吗?”

“哎?‘军人和老百姓,咱们是一家人’,这句话可是安静教俺唱的,那一家人咋还整出两家事了?是不是因为俺不识字,所以才听不懂你们这些道道?唉!没法沟……沟什么来着?好像是沟通吧?嗨!头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