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3章

hawk735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URL] 仙儿的确很久没吃饭了,从她离家外出讨生活开始,粮食就未曾粘过牙。把表格交给一旁的测字先生,随口说了句“替俺填了”,便狼吞虎咽修理起手里的窝窝头。 “那工钱……”推推眼镜,测字先生提心吊胆地问道。 “先欠着,等当了兵一关饷,俺自然给你。”瞥瞥面灰如土的先生,仙儿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仙儿的确很久没吃饭了,从她离家外出讨生活开始,粮食就未曾粘过牙。把表格交给一旁的测字先生,随口说了句“替俺填了”,便狼吞虎咽修理起手里的窝窝头。

“那工钱……”推推眼镜,测字先生提心吊胆地问道。

“先欠着,等当了兵一关饷,俺自然给你。”瞥瞥面灰如土的先生,仙儿不屑地吸吸鼻子,“瞧你那小抠样!不就是几毛钱的事情,至于这么磨叽吗?告诉你说,俺还算不错了,临街那些‘阎老西’的兵,甭说给工钱,不踹上几脚,你就没事偷着乐吧!”

“唉!”一声长叹过后,测字先生苦笑连连,“仙儿啊仙儿,你现在除了不讲理,又多了个不守信用和连蒙带唬的毛病?”

连蒙带唬混到的名额,这终归是不靠谱的,难道仙儿就不怕被人拆穿?

“过了这关再说吧……”仙儿安慰自己,“最难的一关都能唬过去,剩下的麻烦那还叫麻烦么?”瞧瞧人家仙儿这心理素质,不服行么?

当晚,八路就批准她当兵了,为此萧汉还逢人便吹:“瞧见没有?等了好几天,我总算弄到一个能识文断字的女兵了,所以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怕你遇到困难,就怕你不敢去面对困难。”

得!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写得颠三倒四的主儿,硬生按照“知识女性”给上报到组织部门了,可问题是,你一个不会写字的文盲,究竟能在文化圈里撑多久?


“你好,我叫安静,大家都叫我小安。”一个漂亮的女八路,向仙儿友好地伸出柔荑,“欢迎您参加革命!”

“哦!哦!”仙儿一边应承着,一边头不抬眼不睁,往嘴里没命地扒着面条。不是她没礼貌,而是实在顾不上礼貌了,反正不管给谁干,主要还是为了混碗饭。管你是几路,能让俺吃饱就成。不然等到被拆穿,下顿饭要排到什么时候,这还真就不敢想象。

就这样,苏半仙同志从此就姓“共”了。既然成了革命同志,那俺的晚饭就得给提供一下。所以仙儿没客气,也不会客气,端起粗瓷大海碗,“呼噜呼噜”往嘴里倒。她饿坏了,真是饿坏了,结果一碗不够,又把灶上的锅也给端了起来。

“我的天哪!”难以置信地捂住嘴,安静冲萧汉直眨眼睛,“这……这……”

萧汉也看呆了,哆哆嗦嗦卷着旱烟,碎沫撒了整整一裤子。“唉!都是革命同志,还是叫她吃吧,大不了,把我那份也给她……”

舔去最后一滴汤,仙儿也饱了,瞧瞧目瞪口呆的安静,又看看合不拢嘴巴的萧汉,她眯眯一笑,伸过袖子抹抹嘴巴。

“那什么,”咽咽唾沫,萧汉一指安静旁边的床铺,“那个……天也不早了,你...…你就先在这凑合一晚。这个……这个……”他上下打量着仙儿,若非事先知晓,恐怕早就对她女人的身份表示怀疑了。

仙儿打个饱嗝,随手松松腰带——吃太饱了,肚子有点勒。瞧着她那随随便便的姿态,安静的小心肝跳得“扑通扑通”。“当着男人的面,这女孩子就不能矜持点?”

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说道,两饱一倒,这就是小日子。结果仙儿睡得挺实在,可安静却睁眼数了一宿房梁——仙儿那呼噜,简直比小鬼子的山炮还响,连节奏都是“嗵嗵”的。

一宿总算挨过去了,起床号一吹,白静艰难地撑起身子,摇着浑浑噩噩的头,揉揉乌黑发亮的黑眼圈,都有心不活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嘿嘿哈哈”的呐喊声,仔细听了听,这才发觉是昨晚那位正在练武。

“唉!她这充沛的精力啊……”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捂嘴,安静慌了神儿,“她真是女的吗?我…...我甭是和男人睡了一……”“宿”字不敢想了,这字眼太恐怖,不是她那种性格能负担得起。

正在门外举石锁的仙儿,也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刚刚下操的战士们,纷纷闻讯赶来,和当地老乡一起,惊讶地打量起这个比较另类的女人,而且是越瞧越好奇。

“这石锁的个头……也太夸张了,甭是掏空了吧?”一些老兵都认为她那物件有水分。当然,有这种想法也毫不稀奇,瞧瞧她那苗条身材,换做谁都得怀疑。

可仙儿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瞧不起自己。一听这话,她马上擎住石锁,指着一个带兵班长叫道:“你!过来!”

“干啥?”

“叫你过来就过来!罗嗦个啥?”说着横起锁身,直接丢向迈步前行的小班长。结果可想而知,随着“哎呦一声”,猝不及防的老兵被这一百斤的物件给死死砸倒在地。

望着呻吟不止的老兵,仙儿蹲下身子,冲他一撇嘴,问道:“咋样?俺这锁是不是掏空的?”

“不……不是……”

“瞧你那怂样?还想打鬼子?”连人带锁拎起来,“叮咣”两脚踹回人堆里,随后潇洒地拍了拍身上的土。

但没过多久,仙儿就知道自己犯纪律了。八路和晋绥军不同,不但禁止私下打架斗殴,就连说话也要讲究个和气。所以她这肆无忌惮的行为,可以去蹲小号了。从她正式参加革命算起,还没超过24小时就犯了纪律,把男兵的纪录都给破了。

这件事最后是由宣传部副部长萧汉出面解决的,考虑到仙儿刚刚成为革命战士,对我党的政策还一无所知,因此就破了例,让她给挨揍的班长马三炮赔个礼。

“俺不干!”仙儿就是这火爆的脾气,“赔啥礼?他又没伤胳膊断腿,大不了俺回头给他煮点面汤!”

“这是面汤能解决的问题么?”萧汉有点哭笑不得,“同志啊!你要考虑这件事的影响!对了,什么是影响,恐怕你也不懂,来来,我先给你上一课……”

这堂课,仙儿听得很累,萧汉也讲得也很辛苦。但最终,仙儿还是听明白了一个道理:共产党八路军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和那些晋绥军、保安队绝对不同。

“不是,你到底懂不懂文化?我咋觉得给你上课这么累呢?”萧汉的眉头皱了起来,两个小时后也没法缓解,最终落下个眼眉抽筋的毛病,而且一生气就抽,谁来都整治不好。

“懂……一些,嗯!嗯!”仙儿顾左右而言他了。

“什么叫做懂一些啊?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同志啊!这有模棱两可的吗?”

“那……你想我懂,还是……不懂?”

“呃……”萧汉愣住了,一双眼睛眨个不停。

仙儿心说:“俺可是要跟你说实话的,只要你不生气,那俺就说了。可你的样子好像是生了气……嗯!生气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