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抓捕(三)

寒石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这对秦浩来说,是一段很漫长的旅途,更让秦浩觉得觉得郁闷无比。和越强的机要秘书原本都很熟悉,可是,这段时间里,大家彼此的寒暄仅限于:辛苦了、身体如何之类。秦浩到是直接向秘书发问,为何又被解除了指挥权。机要秘书只是笑笑,没有作答。秦浩也只能把郁闷憋在心里,他也明白,机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这对秦浩来说,是一段很漫长的旅途,更让秦浩觉得觉得郁闷无比。和越强的机要秘书原本都很熟悉,可是,这段时间里,大家彼此的寒暄仅限于:辛苦了、身体如何之类。秦浩到是直接向秘书发问,为何又被解除了指挥权。机要秘书只是笑笑,没有作答。秦浩也只能把郁闷憋在心里,他也明白,机要秘书也在遵守着必须的纪律。

机要秘书到是体贴的拿出一本杂志,一种能在市面上随处买到的军事杂志递给了秦浩,希望能用这个为秦浩打发旅途上的时间和分散注意力。秦浩道了谢后,却无心仔细阅读。虽然这种杂志对秦浩来说,未免过于粗浅,但对一个不放过任何信息的职业军人来说,他以前有富余的时间话,并不介意仔细读读,上面民间人士对军方,武备,以及各类形势的看法。有时候还颇为有趣。只是现在,秦浩不再有这样的兴趣,处于礼貌,他随便翻了两页。便将身体往后靠了靠。将帽檐拉下来,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肯定无法休息,但这样至少可以避免与机要秘书一路无语的尴尬。

下了飞机,早已等候着的专车便载着秦浩和机要秘书直接开往了越强的办公室。

倪晓燕礼貌的请罗培缨和付瑞上了自己的车。自己的副手则去了另外的车。车队一刻不停的向着市局进发。重案组组长首先向一直守候在办公室的副局长报告了嫌犯已经抓获后,车厢里沉默了大约有半分钟。坐在前排的她回转着身子,用狐疑的眼光看着罗培缨。

罗培缨迎着倪晓燕的目光,是一个淡淡的微笑。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倪晓燕做了一个包涵的示意后,直接拨通了越强办公室保密外线,轻轻的报告了一下:“已经控制住向日葵。”然后,将耳朵贴紧了听筒,大概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她又轻轻的说了声:“是”后,关上了电话。

又是这个词,‘向日葵’?这到底代表着什么,这个嫌犯究竟是什么来头?而那个叫做朱斌的嫌犯居然叫眼前这位反恐总局的女人嫂子,难道是手眼通天到我们这儿来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洗脱罪名?倪晓燕的目光更加怀疑,甚至有了一种凶狠。

罗培缨知道倪晓燕心里在想什么,换位思考的话,她知道自己心里的疑问不会比这位精干的女警官少,甚至反应会比她还要直接和强烈。因此,她并不介意倪晓燕这种带着敌意的眼神。只是淡淡的笑着。一边的付瑞早已看出了端倪,他轻轻的咳嗽了一下,根据他和越强事先的商量,的确,罗培缨也不宜多开口讨论此事。而且,作为她的主要使命现在看来已经完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现在甚至是自己暗控的对象。当然,这是一种职业上的警觉,更需要进一步确认的命令。在此之前,他只能起着一个缓冲的作用。

“倪组长,有些事回到你们局里后。会和你说明的。相信我。”付瑞的语气很轻缓,但稳定着倪晓燕的心态,不致于在行车的路上大家彼此间的不好看。

听到部里的人如此说话,倪晓燕也觉得不好再有什么难看的情况出现。一会儿到了局里,一定要弄出个水落石出。她心里下着决心。脸上已经换上了职业的礼貌笑意,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将身体转了回去,眼睛直视着公路前方。

秦浩站姿标准,直挺挺的立在越强的办公桌前。越强则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显出一副疲态。连续缺少睡眠的大量工作,的确让这位已过知命之年的将军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他放下了手,眼光冷冷的看着自己这位爱将,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抽了抽,沉声问了起来:“朱斌曾经在你手下服役?”

秦浩在一路来已经想了很多,却从没有在这方面有过任何思考。越强的提问,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朝着自己的老领导看了一眼,连忙回过神来,立刻答道:“是。”

“你们的关系。”

“报告,从无影响过部队纪律,以及作战手册和保密手册上任何一款要求。私下里,我们是战友,是兄弟。”秦浩这次是不假思索的大声的回答着。

“你前不久去过他那里?”

秦浩已经完全明白,他这次被解除指挥权,应该和自己这位兄弟有着牵连。但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在脑中飞快的思索了一下全过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犯错的地方。难道是那个女的?嘴里却没有丝毫的耽搁:“是。我在他那里度了两天假。”

“还有呢?”

“报告,没有了。就是度假。没有讨论过部门,部队的任何相关情况。”

“真的没有了?!”越强的语气明显比刚才更加严厉。

“报告!没有了!”秦浩的回答也更坚决,更大声。他已经确信自己没有犯错,也相信自己的老战友不会给自己丢什么脸。虽然事情尚未知道,但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你一个人度假?”越强又发问过来。

“报告,和反恐总局罗培缨一起。”这个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了。

“除了你,罗培缨,朱斌还有谁?”

果然是那个女的出了事,看来,是躲在那里又吸了毒,将朱斌和他牵扯了进来。秦浩这时候,突然开始分外后悔起来,同情心有时不见得是个好事。面对着越强严厉的目光,这个时候,他有些语塞了。并非是不想说,但这个事从哪里说起,还真是个费神的问题。秦浩斟酌着怎样的开头。但越强的话又响了起来:“不要像挤牙膏一样,有什么事要向组织全部说明白。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军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纪律对你来说,要远超出那些一般的同志。这样,你到另一个办公室去。将你这次去度假的情况一五一十全部写出来,要具体,事无巨细,时间点,发生的内容全部都要。我等着看。”越强其实也看出了秦浩的难堪,他这样的做法也给了秦浩一个台阶,另外,书面的报告也能让他知道的更详细一些。

“是。”秦浩一个并腿立正,向着越强敬了一个礼,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越强又补充了一句:“将你所知道的朱斌情况,也同时写出来。按照我们部队的考评表,怎么写,你明白。”这个意思很明显,越强不需要主观的褒贬,他只要数据,履历和主官鉴定那种不见人情的文字。尽管这些内容大都数都在档案里可以查到,但一些具体的行为表述,只有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前主官,秦浩会有一些档案外的补充。而越强就要这些。

“是。”秦浩再一次应答着。看着越强拿起了桌上的文件,不再理睬他。重新敬了军礼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