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七章 共军打仗不按规矩

赵肃 收藏 0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size][/URL] 9月26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以《向太岳纵队致敬》为题的社论,指出:“第一旅是胡宗南黄埔发家的老本,全副美械装备,抗战八年向来留置西北舍不得动用,现在一眨眼便烟消云散,这对蒋介石与胡宗南是万般痛心的事……与中原部队的胜利突围、苏中的七战七捷,陇海路与晋冀豫歼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9月26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以《向太岳纵队致敬》为题的社论,指出:“第一旅是胡宗南黄埔发家的老本,全副美械装备,抗战八年向来留置西北舍不得动用,现在一眨眼便烟消云散,这对蒋介石与胡宗南是万般痛心的事……与中原部队的胜利突围、苏中的七战七捷,陇海路与晋冀豫歼灭蒋军同为光辉胜利。对于粉碎蒋介石进攻、争取国内和平民主,有其不可磨灭的功绩。我们欢欣庆祝之余,特向太岳纵队全体指战员致以崇高的敬礼!”

同时报道了国民党“天下第一旅”被消灭的新闻,9月24日临浮战役结束,“天下第一旅”被全歼,俘虏的高级将领有整编第1军第1师第1旅中将旅长黄正诚,少将副旅长兼参谋长戴涛、少将参谋主任顾铁、1团少将团长刘玉树。

在国军中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旅”被消灭,可是个爆炸性新闻。

整编第一师第一旅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曾经是蒋介石的警卫部队,人称“蒋家御林军”,胡宗南是该旅的第一任旅长,号称“天下第一旅”。旅长是中将,团长是少将,比一般部队高一个级别。是国军嫡系中的嫡系,王牌中的王牌。

黄正诚被俘成了训练班里议论的中心话题。

“国军王牌部队接二连三的被共军吃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王牌军,都是些花架子,好看不抗打吧。”

……

“天下第一旅”的中将旅长黄正诚,的确是经历非同一般的将军。

黄正诚,1907年出生,浙江杭州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2期炮兵科、德国陆军炮兵学校毕业。1940年6月任陆军炮兵学校教育处少将处长,后任第9战区炮兵第10团团长,1943年任炮兵第2旅旅长兼陕东河防炮兵指挥官,1945年7月任第1军1师师长,1946年5月任整编第1师1旅中将旅长。尤其他留学日本、德国的经历,成为国民党军中的佼佼者。


没过多久,黄正诚一行来到漳河训练班,将军们早早就聚集在大院门前,众人都急着想见识见识这位国军的名将。

黄正诚穿着一身士兵军服,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低着头走进大院。身后跟着几位部下,一个个无精打采,样子很疲惫。将军们早已见怪不怪了,每一个走进这里的将军,哪一个不是这种模样。

有人小声说道:“咱们这里真有不少国军名人那,马法五军长算一个,赵锡田师长算一个,黄正诚旅长也是一个。”

“是啊,中将军长,中将师长,中将旅长,都到齐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兵团司令啊。”

“看这个阵势,可能会有。”


将军们很想知道“天下第一旅”是怎么败的,尤其是晋绥军的将军,他们既想了解战局,还想看中央军的笑话。

这天,几位晋绥军将军向黄正诚发问了:“黄旅长,我们晋绥军装备差,战斗力不行,败给共军情有可原。你们可是国军的王牌,清一色的美械装备,怎么会败给土八路呢?”

黄正诚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大声说道:“共军打仗不按规矩,算不上高明。”

黄正诚的话,惊傻了所有的人。

有人问:“共军怎么不按规矩?”

黄正诚清了清嗓子,说:“共军从来不敢拉开阵势与我正面对阵,总是搞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共军害怕我的炮兵,就采用夜间偷袭。共军一小队人马,装扮成国军混入我一团的指挥部,俘虏了我一团少将团长刘玉树,逼迫他命令部队放下武器。我的一个团就这样没了。这些打法都恨不正规。……共军违反战术法则,我们的炮火还没展开,他们就偷偷摸进来;还有,共军的大炮在10米内使用,也违反射击教程;……如果按照操典,摆开阵势,共军决不是我的对手。”

黄正诚的精彩发言,让将军们又吃惊又好笑。

一位将军说道:“黄旅长是的对,我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共军不讲规矩,土八路根本就不懂规矩。”

黄正诚一本正经的说:“不,共军懂规矩,陈赓是黄埔一期的,怎么能不懂呢?战后我见到陈赓,他竟然说:规矩,什么规矩?我就是不许你将部队展开!这就是我的规矩。”

一位将军说:“黄旅长,你为什么不和共军摆开阵势打呢?”

黄正诚根本没有听出来众人是在戏弄他,接着说:“我早就想与共军决战,但是总找不到他们,共军躲躲藏藏,就是不敢对阵。我实在没有办法。”

戴树章再也忍不住了,他站起来说道:“听说黄旅长留学过日本,还留学过德国,看来你是个不及格的学生。日本、德国最擅长的就是偷袭。诸位都知道,德国最有名的偷袭战术就是闪电战,往往是在对方的节假日发起偷袭,这样的战例数不胜数。日本就更不用说了,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哪一次不是采取偷袭。最有名的当属偷袭珍珠港。今天,黄旅长说偷袭战是不正规,你的日本老师、德国老师没有教过你吗?再说,你怎么不去偷袭共军呢?”戴树章话锋一转,说道:“我倒觉得,正是共军不按你的规矩,刘团长才被俘,那一团弟兄才保住性命。比那位战死的团长好多了吧。”

有人说:“消灭敌人就是战争的规矩,等着对手和你摆开阵势作战,真是个书呆子。”

“国军那么好的装备,让这样愚蠢的人指挥,等于白白送给共军。”

“难怪天下第一旅全军覆没呢。”

将军们七嘴八舌,把黄正诚数落的无地自容。

坐在一旁的赵锡田,万万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黄正诚,是这样一个草包。他又联想到国军中的众多将领,也包括自己在内,仗着几件美械装备,就认定能够轻易打败共产党。看着这些被俘的国军将军,赵锡田的心在颤抖,他感到,战争继续打下去,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将军被俘,还会有多少部队被葬送。

史泽波也在旁观,他想不到国军的名将,竟是如此的无能。原先对国民党中央军的一些幻想,被眼前的事实一次次击碎。他越来越迷茫,怎样才能战胜共军,他的自信在慢慢消失。

黄正诚也没想到遭到将军们的奚落,他自以为中将的身份会受到将军们的尊重,现在却搞得灰溜溜的。他坐下后再也不吭声了。

会场上乱哄哄的,有些将军争吵起来。

管教干部站起身,示意将军们保持安静,他说:“天下第一旅失败的原因,大家基本清楚了。按照我们共产党人的理解,不管国民党军有什么样的规矩、操典都挽救不了战场上的失败。因为你们打的是反革命战争,不得人心,不管按什么规矩打,用多么好的武器装备,最终注定是要失败的!”

黄正诚的到来,让训练班多了不少争论的话题。

赵锡田觉得,黄正诚太给中央军丢面子了,每天遇到第一旅的将军,他都不理不采。

反观晋绥军将军们,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他们高兴看到中央军将军们灰溜溜的样子,在俘虏营里没有人可以向他们摆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