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十一章

1834779914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URL] “排长,敌人从山的右侧攻上来了!”王江排长一听。既然敌人非要我死,那我就要你非死不可。一场血拼就要开始了。他思索道:在老子死之前,杀光你们,让你们给老子赔葬。看来敌人分多路偷袭。不灭掉志愿军,他们是不罢手的。 此刻,王江排长顾不了这么多。他的眼睛闪烁着慑人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排长,敌人从山的右侧攻上来了!”王江排长一听。既然敌人非要我死,那我就要你非死不可。一场血拼就要开始了。他思索道:在老子死之前,杀光你们,让你们给老子赔葬。看来敌人分多路偷袭。不灭掉志愿军,他们是不罢手的。

此刻,王江排长顾不了这么多。他的眼睛闪烁着慑人的寒光,他的脸充满非拿下敌人的气势。他的身心就像浓烈燃烧的火焰,要把整个阵地上的树林和美军烧毁一样。

于是,王江排长迅疾拔出腰间皮带里的手枪,朝敌人直冲而上。王江排长冲在最前面。

他不能让自己的新战士冲上前,他要竭力保护他们,因为在这样残忍无情,在双方的贴身战中,新战士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他们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因此,还不如让他们感同身受。

6至7个美军端着枪和刺刀冲近王江排长,同时两把刺刀,骤然闪动着刺眼的寒光,猛力刺向王江排长的肚子。他迅速转身。人离刀过。王江排长趁此机会,立刻开枪打死了两个妄图刺穿他腹部的美军。

然后,急不可待地打死在他周围正准备要他性命的两个敌人。

见他很凶,很厉害,剩下的三个敌人,面露凶光,逼近王江排长,想收拾掉他。

王江排长抢先射击,打中一个端着刺刀美军的手。

于是,刺刀落离美军流血之手。趁这个空隙,王江排长迅疾把手枪插回腰间的皮带里,不停地,猛跨出一步,右手接住刺刀迅疾调转刺刀方向,趁力狠狠刺进,并站在他身前美军的肚子。

一声惨嚎,美军双手捂住冒血的肚子,一脸痛楚,倒地。

此刻王江排长知道,面前还有两个美军,他必须除掉他们。然后,再干掉其他的美军。

而两个美军一下,愣住。没料到,王江排长,更机智厉害。这时,另一个美军,好像明白什么,他想命最重要。看见王江排长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杀掉了自己的同伴,他感到极度惊悚。两个眼睛瞪溜圆,仿佛,把眼眶撑破似的。然后,转身就跑。

与此同时老杨赶到,抬枪猛力射击,解决了这两个美军。

然后,老杨和自己排长赶紧又一次跑进敌群,再次和战士们消灭敌人......后来,美军又退下阵地。就像浪子,退回河里一样。

“排长,敌人被打退了!”战士朱平说道。他松了口气。敌人的退却,令每个战士感到舒心。

但对于王江排长来说,敌人的退却,是又一场战斗的开始。而战况对他们来说,越来越困难。因为,志愿军总是弹药不足,装备差。而,对于战士们来说,真正的考验是:弹药几乎打光了。就像是久旱的土地,等待雨到来一样。

“排长,你真厉害,一个人打死了7个美军”!战士朱平称赞。

王江排长只是笑笑:“没什么,没什么。”停了下。正直的王江排长又说:“老杨,还帮我打死了两个美军。”他从不说成是他的功劳,他更不会贪功自居,他要真实说出战斗

的事实,没有老杨他还要费一番劲。而且,非常有可能被美军打死呢?当时的情景,别认为对方是心慈,他们是来不及。之后,王江排长就不再想这些问题了。他双手仍扣在腰间的皮带里,看了看山下。然后,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是下午16:30分。看来掩护师部的任务已经完成。而看到战士们身心俱疲,脸色憔悴。王江排长就心里一热,不禁为自己的战士努力打击敌人的顽强精神而感动。

王江排长决定撤离阵地。

他走近一班长黄震江。“黄班长,”

这时,黄震江听到自己排长的声音,就转过身,向自己排长敬个军礼。王江排长继续说:“黄班长,你留下几个人,掩护大家撤离。记住,老兵留下,新兵必须离开。”

两眼闪动着英勇,血性,耿直的光芒,24岁的黄震江班长。对身旁的战士说:“姚文化,崔华山,沈晓东留下,其余战士随排长离开阵地。”

这时,战士陈孝杰走到排长面前。表示不走。“排长,我不走。”一副决心非要打败了敌人才算完事的神态。他知道,自己的排长是为了保护他们这批19之20多一点的孩气未脱的新兵。一想到周占海,为自己连长而死,陈孝杰就更不想走,他必须留下,死就死。

“为什么?”王江排长问。他知道,他们都不愿离开阵地。更不愿意脱离相处近数月的战友。他们不在乎新兵的身份。因为,无论任何时候,他们是战士。没有老兵和新兵的区别。在炮火和枪弹交相辉映颤抖的战场,都是一个战士。

“我要和黄班长一起打敌人。”陈孝杰显然已决定自己的意志。

然后,有8至9个新兵坚决留下。

王江排长很感动。这些新兵尽管经历战事不多。但对于战士的职责,绝不含糊。他们的目光纯朴,坚定,勇敢。但是,这样一些年轻的战士不能仅仅为了这一仗,他们还是中国军队建设的希望。王江排长更加感动和喜爱他们。但是,他不能心存仁厚,也不能答应他们的请求。仅此而已。王江排长突然铁青着脸,大吼:“少啰嗦,快走!”

新战士被他这一下,不敢吱声。

然后,王江排长又加了一句。“除了他们几个,全部撤离。”他的口气坚决。不能有丝毫的违背。

然后,王江排长,走近黄震江班长,脸色平和,对他说:“黄震江,你记住,完成任务就回来。”

“是,排长。”

随后,王江排长走到战士姚文化,崔华山,沈晓东的面前,向他们默默地敬了个军礼。而且持续一,俩秒钟。

然后,带着战士们离开了阵地......

王江排长和战士们离开了。就像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一样。

充满坚韧,英勇的黄班长,只有一个愿望:血杀美军。他的眼光同样杀气逼人,就像他手里攥着一把大刀,专等敌人而至。

黄震江知道敌人的进攻随时进行,必须抓紧做好战前准备。他巡视阵地周围,注意到阵地右侧:有一个口子。

如果,不及时填平这个口子,美军就会从这里攻入,后果就十分严重。黄震江班长 紧急喊道:“姚文化,你留在阵地上,注意敌人的动向。崔化山,沈晓冬你们立刻填平右边阵地上的缺口。快!快!”黄班长说到快字,加重口气。因为,他 知道战斗随时就要来临。就像雨云满布平静的低空,大雨随时就要落下一样。他不会容忍敌人通过这个缺口,攻进来,杀伤自己的战士。

于是崔化山,沈晓东赶紧去右侧战壕。

而姚文化就在战壕里,警惕地注意阵地下的情况。此时,山下无任何敌人的影子,非常的安静,仿佛根本就没有敌人似的。如果不是,今天王江排长带着战士们打击美军,恐怕连战斗的痕迹都没有。

黄班长感到有些困倦。可能是从上午一直持续到傍晚,精神亢奋的原因。他对姚文化说:“ 姚文化,你注意一下敌情,我歇一会儿。”

“班长,你就休息吧!”

于是,黄班长就坐下,背靠战壕壁。一下睡着。很快,黄班长仰躺在地,双手放在肚子上,舒心地睡熟了。这种短暂难得,惬意痛快的打盹对每个战士来说,又有多少呢?这种

像家里舒心,安然,享受式的睡觉又有多少战士能感受到呢?他们在面临战事,他们在激烈的枪弹中,轮回地不在了。消失了。但是,战斗就要来临。就像脚下的路一样,走了一段,还有下一段。

阵地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丝风,连风的影子都没有。还是非常的热。绿色的小草伸着头,无声地凝视着山坡。在往上,一,两颗大树高高地印在6月蔚蓝色柔和愉悦的晚空。朝鲜山野的静谧,还有暮色,像睡梦般在志愿军阵地上的四周悄然降临。

“哎呀,这样的大缺口什么时候能填的完!”沈晓东惊呼道。他顿感事情麻烦。

崔化山心里直犯嘀咕。

“敌人来了,都无法干完。”沈晓东念叨。

催化山 立即说:“赶快做,别说了。”

于是,他俩干了起来。

大约七,八分钟后,沈晓东就累得汗水顺着他的脸时不时往下滴。他不挖了,用 手擦干他脸上和额头上的汗水。喘着气,把铁锹摆在战壕里,自己一下坐在铁锹上。“我歇一歇。”他喘着气说。同时,他见崔化山正埋头急干,看都不看他一眼。好像少铲一点,这个缺口就无法干完似的。沈晓东说:“崔化山,你太得行了!”

催化山干着,头都不回,说:“在我们农村,这活是轻的。我们一年有不少繁重的活干。”他继续又说:“我爸爸在田间打稻谷,从白天干到黑。汗水流过他晒得很黑的背,他都能挺得住。看到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女和家庭,干着繁重的农活,我从十七起,就帮父亲干活,所以,任何繁重的农活都干惯了。”

沈晓东听他这样一说。心里非常的叹服。说:“我们城里的人,肯定比你们清闲。也不会这样累。但做力气活,就不能和你们比。”

催化山不也为然的说:“做力气活又什么用,又苦又累的。哎,你看美军工业多发达,又有许多新式武器。”

“是啊!我们国家本来就落后。刚解放,又遇到抗美援朝,哪能跟美国比。

“但是,不打败美军的话,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朝鲜人民就更惨了。”

“不管美国侵略者有多强大,有多凶狠,我们都不怕。”

沈晓东认为休息得差不多了。就站起来,拿起铁锹,走到缺口旁,挖土向缺口使劲地刨上。催化山说道:“你就再休息一下吧!”

“我已经歇得差不多了。催化山,你该歇一歇,不然,你会累垮的!

“我没有事。”

“你就歇一下吧!”沈晓东说。之后,他们继续填阵地上的缺口。

他们是那样真挚,无私,相互竭力帮助,他们传递着战友生与死的友情,他们在传递着生与死的温暖。因为,他们早已经意识到即下来的战事,他们是不会活着离开这里,还有这片阵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