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们八零后的一代都经历过这些吧!

喝牛奶的美女 收藏 0 240
导读: 我喜欢夜晚一个人坐上公交车在这个城市穿过的感觉,这个时候整个城市已经逐渐安静下来,路边的霓虹灯闪烁着,但是很安静,没有了白天的嘈杂和热闹,夜幕下的郑州似乎更加美丽,也多了一分的神秘,黑夜掩盖了白天的赤裸。 一个人独处在公交车里,车上除了司机就是我,司机不时的回头向后望望,呵呵,我微微眯上眼,听着 moonlight shadow。到玉凤路,车稳稳停住,上来一个学生样的小伙子,提着两大包东西,后面跟着的女孩拉着只大箱子,提着一个水桶,里面是锅碗瓢盆之类的,显然是搬家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喜欢夜晚一个人坐上公交车在这个城市穿过的感觉,这个时候整个城市已经逐渐安静下来,路边的霓虹灯闪烁着,但是很安静,没有了白天的嘈杂和热闹,夜幕下的郑州似乎更加美丽,也多了一分的神秘,黑夜掩盖了白天的赤裸。

一个人独处在公交车里,车上除了司机就是我,司机不时的回头向后望望,呵呵,我微微眯上眼,听着 moonlight shadow。到玉凤路,车稳稳停住,上来一个学生样的小伙子,提着两大包东西,后面跟着的女孩拉着只大箱子,提着一个水桶,里面是锅碗瓢盆之类的,显然是搬家的,在郑州搬家太正常了,我就搬了两次家了。说着话,两人已经坐下了,车继续前行,男孩舒了口气,女孩拿出纸巾帮男孩擦擦汗,偎在男孩肩头,男孩揽着女友,两人仰脖躺在靠背上,疲惫后的惬意是无法描述的。

看着他们,我想起刚毕业时的我,彼时我怀揣着一百万个梦想,混斗在江南,深深的被杭州的美景迷惑,当时的那种意气风发让现在的我竟然有点羡慕的情绪,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收入不高但是获得挺踏实,因为当时并不考虑未来。因为未来是未知的,现时是现实的。花了一个月找到了份和我专业相关的工作,那时候天堂脚下的一个叫三墩的小村落,里面住满了去天堂追梦的人,拖家带口的、成双成对的、形单影只的,我当时属于成只的。我和大学的兄弟住在他高中同学那,一室一厅,我们三人分摊五百块钱的房租。

这间位于四层的阁楼有一个大阳台,前面是开阔的沼泽性质的小湖泊,我想大概美景可以化解人们内心的焦虑、思念,等等一系列的情绪。我们每天各自迎着朝阳去上班,披着晚霞下班,我们都很快乐。两个月后我搬离了那个四层的小阁楼,自己找了个低矮黑暗的民房,不过里朋友还是挺近,我们几乎每天都可以小聚,其余的时间就在这台功勋卓著的DELL前度过,偶尔我还去打篮球。这是在杭州的第一次搬家,也宣告了我的小小的独立。

两个月后,因为一个朋友要来杭州发展,我提前找了个一室一厅,依然带了个大大的阳台,我也换了工作,公司离我们的住处很远,几乎穿城而过,我们要倒两次车才能走完一程。从未坐过位置,不过杭州的公交车硬件和环境还是不错的,只是人多,在杭州我们要和五百万人竞争,不管是工作还是公交车甚至是西湖!经历了无数次在公交站台上,目送挤不上去的K17远去,等待下一趟K17。有时我也会很幸运的挤在公交车的车门边,仰着几近扭曲的甚至被固定在车门玻璃上的面庞,庆幸的看着挤不上车的同胞们的失落的表情。在这里我们度过了09年的冬季。

思绪游离间,环顾了下公交车,司机,情侣,我。我一看就知道俩人刚毕业,白天刚找的工作,趁着晚上有时间,人少的时候搬家的,难道他们也是去陈寨的。呵呵,这夜色,这空荡荡的公交车,我忽然有了种占有感,白天的时候这辆车无立锥之地,现在好像这车里所有的空间都只属于我们四个人,虽然是硬座,但是舒适感很强烈。当别人在家团聚的时候,当别人在夜生活里歌舞升平的时候,当别人在冰冷的写字楼里加班的时候,我独自在公交车里往家里赶,明天又是今天也是昨天。

虽然才来郑州半年,说实话在郑州生存并不容易,郑州市个典型的高消费低收入的城市,更悲惨的是基本没有周末。而且房租一个劲的飙升,所以换换工作,在郑州搬家太正常了。现在陈寨的房租已经涨到300多了,想当初在杭州300多的单间大部分人是不会考虑的,因为可以更舒适一点。

我想他们也是不舍得花钱找搬家公司的人搬,全部自己搞定,想当年我从杭州搬家到萧山,硬是请了两个兄弟,坐三趟公交车,花费两天的时间完工。而上个月在郑州搬家,从郑汴路搬家来陈寨,没别的,一个电脑桌,我把它大卸八块,和女友提着它的各个部分,顶着烈日,挤公交搬来的,在这个通胀时代,请搬家公司,是绝对伤不起的!看着他们辛苦又甜蜜的样子,我既尊敬他们,又有点羡慕,那就祝福吧。车到站,我下车回家了,回到我新搬来的号称家的地方,在DELL前写个几个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